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00.只要你一天是我陆锦川的女人,那就不能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眸光不自禁的落在她脸上,如玉的白皙脸庞有些消瘦,眸子却是盈盈如水的明亮,伸出来的那一只手,皎洁修长,而蹙起的眉尖,仿佛将一缕淡淡的悸动,落在了他的心上。

顾仲勋拎着男童的手臂不由得收回,那孩子受了惊吓,瑟缩着哽咽着抱紧了他的大腿,可哭声到底还是减弱了。

甄艾眼见那孩子稳稳站在地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到底没能忍住,一双明眸闪闪望向顾仲勋:“您不该这样对他,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这样会吓到他的。”

顾子铭藏在父亲腿后偷偷去看甄艾,一边抽噎着一边拽紧了爸爸的裤腿,“爸爸……”

顾仲勋低头看他:“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顾子铭咧嘴又要哭,顾仲勋眼睛一蹬,顾子铭就紧紧闭了嘴巴,小孩子想哭又不敢再哭,憋的脸都红了。

甄艾心有不忍,“您别吓他了……踺”

“你就是甄小姐?”顾仲勋微微抬了眉毛,甄艾立刻意识到,这个气质非凡的男人,就是她未来的雇主,那位名叫顾仲勋的男士。

“是,我叫甄艾,您就是顾先生吧?”甄艾说着,目光却投向顾子铭:“这个小朋友就是我以后的学生是不是?”

顾子铭好奇的看着甄艾,却脱口而出:“我不要老师!你出去!”

“顾子铭!”顾仲勋一声低喝,作势又要动手,顾子铭哇的大哭:“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我要去找我妈妈!我要找我妈妈,呜呜呜呜……”

“顾子铭,我说了你再哭我就把你丢下去!”

顾仲勋伸手拎了顾子铭的手臂,甄艾急忙去拦,顾子铭挣扎间却一脚踢在了甄艾的胸口。

“你没事吧?”顾仲勋急急将顾子铭放下,“管家,去叫医生过来!”

甄艾蹲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六岁的男孩子,发起脾气来力气也不小,她被这一脚踢的胸口发闷,几乎站不起来。

“真是抱歉,都是我管教不严……”

顾仲勋是真的动了怒,厉声喝到:“顾子铭!你现在就去书房跪着,今天不许你吃晚饭,什么时候你知道自己错了,我才会放你出来!”

孩子似乎意识到自己错了,咬着嘴唇低着头,却时不时有些愧疚的偷看甄艾一眼。

“算了,我没事儿,您别责怪他了。”甄艾强撑着站起来,摆摆手,却走到顾子铭身边,她蹲下来,依旧温和的轻声询问:“你叫顾子铭是吗?”

顾子铭有些抗拒的想要后退,却在触到甄艾那样温柔目光的时候,忍不住有些愣怔了。

顾仲勋与前妻离婚时,顾子铭才两岁,他对妈妈的印象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可莫名的,顾子铭觉得,如果妈妈还在他身边的话,一定就是这样看着他的。

“可不可以告诉阿姨,为什么要哭闹?”甄艾试探着将手按在孩子的肩上,小小的孩子瑟缩了一下,却到底还是没有避开,他抽抽鼻子,胆怯的看看顾仲勋,却小声说道:“我想出去玩,爸爸不让。”

“因为你还太小啊,你出去玩不安全,爸爸才不让的对不对?”

甄艾拿了纸巾给他擦眼泪:“可是顾子铭虽然现在还太小,却也是小男子汉了,所以以后不可以这样哭闹了知不知道?”

顾子铭下意识的乖乖点头:“阿姨,你是新老师吗?”

甄艾微笑:“对啊,以后我要教子铭练写字,好不好?”

“老师会陪我玩吗?我每天都一个人,好无聊。”顾子铭一双大眼闪亮起来,抓了甄艾的手不肯放。

“当然了,子铭好好练字,练完字老师就陪子铭玩。”

“老师那我们快去书房……”

“子铭,你先乖乖回房间,爸爸和老师还有事情要谈。”

顾子铭似乎一下泄了气,甄艾却拍拍他的肩:“乖,老师待会儿就去找你。”

“要拉钩。”

“好,拉钩。”

甄艾十分有耐心的哄着他,顾子铭这才有些不情不愿的跟着管家离开。

“真是不好意思,闹了这样的笑话,这孩子让我惯坏了。”顾仲勋似乎有些不

安:“医生已经过来,甄小姐不如让医生检查一下……”

“没事儿。”甄艾觉得这会儿已经好了很多,就觉得没有必要再检查,“小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我这会儿已经不疼了。”

顾仲勋见她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这才作罢。

两人在会客室坐下来,顾仲勋简单说了孩子的情况,他工作忙,平时没时间陪他,就想找一个家庭教师,在顾子铭放学后辅导他作业顺便练字,以前找了许多家教,都被顾子铭的不配合气走了,向衡说起来她的时候,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只是没想到子铭却好像很喜欢她。

“您也看到了,这孩子很淘气,恐怕您以后要多费心。”

“我很喜欢子铭,我也相信我们会相处的很好的。”

“那如果甄小姐没有异议的话,就每天下午四点过来辅导子铭的作业,周末的上午九点过来教他练字,好吗?”

甄艾自然无有不应。

双方说定,甄艾又去看了顾子铭,陪着他玩了一会儿,这才告辞离开。

顾仲勋执意要派车子送她,甄艾百般推辞,到最后实在过意不去只得应下。

她这边的动静,很快就传到陆成那里。

消夏园的佣人早已换了一批,陆锦川买下园子之后,就将之前的佣人遣散,反正那些人本来也不得用,甄艾住在那里的时候,没少受到冷落。

陆成斟酌再三,到底不敢隐瞒,说给了陆锦川知道。

“离婚协议没有签,她还是我陆锦川的女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以后不许她再出门!”

陆锦川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话,出去办公室就摔了手机。

陆成无奈,却也只得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第二天一早,甄艾要去顾家的时候方才得知自己不能出去,她当下就发了脾气,可那些佣人都是陆锦川的人,谁又敢自己做主放她出去?

甄艾看他们低着头站在那里,就是没有一个人过去开门,终是没有办法,只得去打陆锦川的电话。

“如果你是想要继续去那什么顾家做家教,我告诉你甄艾,门儿都没用!”

陆锦川接通电话,直接毫不客气的开口。

“我不知道哪一条法律规定的,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可以出去工作。”

甄艾强压了怒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平和的。

“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是我陆锦川规定的!只要一天没有离婚,我就不允许你出去勾三搭四!”

他的用词,要她倍感羞辱,眼眶一酸,几乎要哭出来:“陆锦川!你别这样欺负人……”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鼻音,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

陆锦川死死握着手机,胸腔里的酸意几乎快要泛滥,他无法遏制自己,他无法接受她与别的男人走的太近,哪怕他已经想过要离婚,哪怕他决定不要她了!

“那你就乖乖待在消夏园,一直到我们签离婚协议那天吧。”

他硬着心肠,冷言冷语的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切断电话那一刻,仿佛听到她隐约一声带着哭腔的唤他名字,陆锦川握着手机,在窗子前站了许久,直到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锦川。”

傅思静把手里的茶盏放下来,有些担忧的喊他名字。

陆锦川回过身,面色已经恢复了大半平静,他没有去接那杯茶,也没有看傅思静一眼,只是拿起外套向外走时,淡漠的说了一句:“有什么事,陆成都会帮你解决,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傅思静静默的站在那里,光洁的额头展露出来,简单的马尾,黑色的大衣,要她看起来干脆利落而又气质斐然。

状似随意的打扮,却处处都用了心思,但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不失望是假的,可傅思静安慰自己,不要着急,等到他离婚再说吧,至少,她是绝不屑于做第三者的。

开车途中,电话又响,陆锦川看到是甄艾的号码,有些心烦的摁断。

她没有再打来,或许已经妥协,陆锦

川靠在车座上,只觉浓浓疲惫侵袭而来,他甚至想要不管不顾的睡上三天三夜,然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之前都是一场梦,这世上,也根本没有一个叫甄艾的女人。

*******************************

顾仲勋接到管家电话的时候,有些讶异:“……没有来?稍等一会儿,我打一个电话。”

甄艾正不知如何给顾仲勋打电话解释,却已经先接到了他的电话。

听到他的询问,甄艾只觉难为情,她最重承诺,自己答应的,却第一天就食言,她真觉得太难为情。

“对不起,我很抱歉,是我的错,我的一些私事……”

甄艾的声音有些沙哑,顾仲勋最是冷静克制的人,却不知怎么的,竟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有没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你的?”

甄艾苦笑:“多谢您的好意……现在大约没人能帮到我。”

那么大一笔钱,她找谁去张嘴?

事到如今,她真是有些搞不明白,陆锦川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这样的讨厌她,为什么又一定要她还清楚那些钱才肯离婚?以他的出身,绝不会把这些钱放在眼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就恨她到这样的地步,宁愿用这样一场婚姻把她困死,也不给她自由,不给她新生的机会?

“甄小姐不如说出来,指不定顾某就可以帮到你呢。”

顾仲勋觉得自己有些多管闲事,可,也许是初次见到她,她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不错,更也许是因为,他在担心找不到第二个像她这样让子铭喜欢的老师。

“我需要很大一笔钱。”

或许是他气定神闲的语调蛊惑了她,也或许是他这样一切都在把握之中的态度鼓动了她,她竟是对一个初次见面的还算是陌生的男人,说出了这样的请求。

“真是……很丢脸,我大约是实在不知怎么办,竟然会对您说这些……”

甄艾揉了揉自己有些乱的鬓发:“顾先生,不如您另外找人……”

“我想我大约可以帮到甄小姐。”

顾仲勋听着听筒那边的沉默,唇角缓缓溢出一丝笑来。

他这个人,大约也是宛城另类的存在了,做的生意是再无第二人问津的冷门——化学系的大学霸,国外念的博士,自己创业,公司企业直接承接国家的化工方面的机密业务。

没有对手,整个市场都被他自己的企业垄断,自然也就没有利害关系,理所当然的就不用去考虑朋友和敌人的关系,所以在整个宛城,他很少出入商会圈子,而了解他熟识他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他知道甄艾的身份,他与陆家没有生意来往,也没有利害关系,他也不忌讳陆锦川这个人。

可是,如果他要出手帮甄艾,那大约也就是站在陆锦川的敌对面了。

只是奇怪,方才他竟然没有想那么多。

“顾先生……”

甄艾的声音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低响起那一刻,顾仲勋身体里有一个声音小小的响起,就这样做吧顾仲勋,遵从你自己的心。

甄艾坐在徐律师的办公室里,一杯温水捧在掌心里,只喝了一半,徐律师就匆匆折转了回来。

“少夫人……”

徐律师有些为难的看着她:“陆少说,他待会儿会过来见您,与您面谈。”

甄艾一下站起身,长睫闪动,眸光烁烁望向徐律师:“我说了我不会和他见面……”

她只是带了支票过来,只是想要和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怎么?不过是刚找了下家,就连我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的面都不想见了?”

陆锦川推开门,干净的下巴高傲扬起,他冷冷睨住甄艾,薄唇里吐出冰冷的字眼:“徐晨出去。”

徐律师立刻悄无声息的出去,还顺手关上了门。

甄艾转过身,不去看他,目光只是静静望向窗台边那一盆青翠的吊兰。

陆锦川看着她那一抹料峭的背影,不过是半个月时间未见,她竟然又瘦了这么多。

“见面谈也好,那就一次把话说清楚。”

甄艾沉默的转过身,将桌子上的支票推过去,她没有抬头,只是垂着长长的睫毛望着桌面,“这是你要的那一笔钱……”

陆锦川伸手拿过来,直接撕成两半丢在她面前:“甄艾。”

她有些愕然的抬头,清透的眸子里含着凄惶望着他:“陆锦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姓顾的凭什么给你这么大一笔钱?甄艾,你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你是不是忘记了,离婚协议我们还没有签,夫妻关系还没有解除……”

“陆锦川,够了。”甄艾忽然轻轻开口,她望着他,凄婉一笑:“你明明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甄艾,你的那些破事,我没心思去听,我只告诉你,你这般费尽心思的想要和我离婚,预备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我偏偏不会成全你。”

“陆锦川……”

“就算你还清这一笔钱,离婚协议,我也不会签。”

“陆锦川!”

甄艾怔然看着他,如水的眼瞳里,泪雾渐渐弥漫,她的手指抓着桌子的边缘,却在不停颤抖。

他漠然站着,看着她的泪往下落,知道不能离婚才会这样伤心是不是?

纵然知道她不爱他,纵然一直都知道,可在此刻,他的心情,仍是不可遏止的荡入谷底。

“你到底要怎样?你到底想怎样?”她含泪看他,整个人瑟瑟站在他的面前,仿佛他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让她灰飞烟灭。

陆锦川笑,笑的痞气而又慵懒:“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如果我没兴趣了,金山银山我也可以不屑一顾,但若是有人给我争了抢了,就算是一根草,我也得据为己有。”

甄艾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一辈子困死了她?

蓦地想到那些传言,想到那天在茶楼听到的交谈和对话,再想到此刻的他……

“宋清远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你杀了他还不够,还要祸害我一辈子是不是?”

她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问出口这个问题,因为她从来都不信是他做的。

陆锦川脸上的笑一点一点的凝住,他定定看她,那样的眸光,忽然要她无法直视。

在她心中,他从来就是坏事做尽的恶棍,在她眼里,他陆锦川这个丈夫,又算什么?

“对,就是我做的,宋清远他该死,这样死,还便宜了他!我本来想一刀一刀宰了他,只可惜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够了陆锦川。”

甄艾怔怔跌坐在椅子上,她低头,不再看他一眼:“我们离婚吧,算我求你。”

“陆成!”

陆锦川忽然沉声低喝,陆成闻声快步进来:“少爷。”

“少夫人病了,以后要在消夏园好好养病,不许任何人打扰,也不能随便出去……”

“陆锦川!”

甄艾绝望望着他,他却已经转身向外走,甄艾站起身,追了几步:“陆锦川……”

“锦川我们该走了吧?要不然宴会要迟到了。”妩媚的女声忽然在门外响起,甄艾下意识抬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却分外漂亮。

那女人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转而却是明了的骄矜一笑,甄艾看着陆锦川挽住那女人的手臂往电梯里走,她的心似乎被人硬生生的扯出了身体撕碎,疼的几乎就要窒息过去。

ps:少爷~~~你要守住身,表忘记你和小艾已经上过船了!!!你再这样作~~~大家就都不给我票票了……还有,明天猪哥加更!!快来爱我!号外:昨天更新错了,100章本来是预发的明天的章节,结果我一时大意点成立刻更新了,所以剧情连不上,今天应该会删掉,等明天重新更新时,大家看过的不要订阅就行了,再次给大家说声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