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97.其实,只是想笨拙的留住她。

甄艾却并不在意这些,她知道他的意思,她明白,他只是想快一点把事情解决掉,所以才会制止她离开。

他是想要和她的关系早一天解除,他是再也不想和她有任何的关联犬。

毕竟他陆锦川,怎么也不会要她这样一个妻子了。

“苏岩,没事儿,等解决了问题再走也不迟。”她对苏岩轻轻一笑,她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可苏岩却红了眼圈。

“小艾……踺”

苏岩拉住她的手,都要哭出来了,甄艾想,她看起来真的有这么糟糕,这么可怜吗?

“我没事儿……”甄艾想要再劝劝苏岩,可徐律师却有些尴尬的在一边低低咳了一声。

甄艾回过神,律师还在一边等着呢,她不能这样子,让人家看笑话。

“岩岩,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苏岩是请了假来送她的,现在甄艾要和徐律师去商谈离婚的事情,苏岩有些担心她,想陪着她去,甄艾却没有答应。

朋友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不该都围着她来打转。

这段时间苏岩一有空就来陪着她,和未婚夫几乎都没怎么见过面。

“岩岩,你今天不去公司,不如去找启明,你们好好聚一聚。”

苏岩虽然担心甄艾,但不否认这个提议打动了她,说起来,这一段时间,公司里忙碌,闲暇又常常陪着甄艾,这一周时间,和启明两个人连一顿晚餐都没有一起吃过。

苏岩忽然想起,陈启明这两个月都常常说忙,时不时就要加班出差,她这个做未婚妻的,竟然都没有好好关心过他的身体是否能吃得消……

一想到这些,竟有些归心似箭,启明这会儿大约正在公司里忙,不如她准备了饭菜中午给他送去……

一想到待会儿她忽然出现在公司,陈启明会是多么惊讶又兴奋,苏岩整个人几乎都有些难以自持,恨不得时间赶紧过的再快一点,好让她和未婚夫立时就能见到面。

苏岩脸上微微的红晕,和那一双漂亮的闪闪发光的眼眸,要甄艾心里那样的羡慕。

多好啊,能这样甜甜蜜蜜的恋爱,订婚,然后将来再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再往后,还会有一个漂亮的小宝宝……

甄艾真为她感到高兴,她和岑安,这一辈子,怕是离这些幸福很遥远很遥远了。

只希望苏岩,能好好的享受这些她们艳羡的平凡幸福。

“快去吧,我没事儿的。”甄艾轻轻笑,拉了拉她的手,“你们好好聚聚,别管我。”

“小艾……你一个人,真的可以?”

苏岩有些过意不去,甄艾现在正面临着这样痛苦的事情,她却还想着去找自己的未婚夫甜甜蜜蜜,苏岩觉得自己特别不够意思,特别的不仗义。

“苏小姐不用担心。”徐律师忍不住开了口,他们不过是端别人饭碗的律师而已,怎么在这小姑娘面前,和洪水猛兽似的?

“只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和陆少夫人商议而已,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事。”

苏岩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小艾你忙完,给我打电话。”

甄艾点头应下,看着苏岩去停车场拿了车子离开,甄艾这才转过身来。

她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看起来十分的镇定,徐律师不由得心中有些唏嘘。

没有见到她之前,还以为会是怎样一个女人,毕竟传闻里的她……实在名声有些差的可怖。

却没想到,面前站着的年轻太太,清水出芙蓉一般的让人觉得舒服,不骄不躁,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可怜兮兮,仿佛她已经做足了准备,只是安然的等待和接受任何好或者不好的结果。

态度就不由自主的变的有些和缓:“少夫人,您请上车。”

甄艾跟着徐律师往早已停好等着他们的车子那里走,她的步伐不急不缓,徐律师给她打开车门的时候,她甚至还能微笑平静的道谢。

车子发动的时候,甄艾询问了一句:“我们这是去哪里?”

徐律师很快答道:“因为我是陆少的私人律师,陆少又将此事全权托付于了在下,所以我们现在直接去我的事务所即可。”

是啊,他这样的人,不管是天大的事,都有专业的团队给他摆平,他甚至不用出面。

甄艾低下头,鬓边的长发丝滑的滑下来,她抬手挂在耳后,淡淡一笑。

不见面,也挺好的。

她压下了心头的酸楚,和那一丝一缕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期盼和希冀,沉默的平视着前方的车水马龙,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徐律师正低头看着面前的卷宗,手机忽然在口袋中震动起来,他拿出一看号码,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甄艾一眼,方才接起来。

“陆少。”

甄艾的手指忽地蜷缩收紧,她微微咬了一下嘴唇,忽略心口犹如鹿跳一样的心脏,转脸看向车窗外。

“是……我已经把少夫人带回来了。”

“是,是,我知道,一切都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

徐律师有些压低了声音,甄艾却影影绰绰听到几句,大约是陆锦川在询问有没有找到她。

他那么的迫切,迫切的想要和她解除夫妻关系,是不是,连一天都不能再等了?

甄艾不由得鼻子里一酸,虽然一切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想到,很快,很快她和他就要由最亲密的夫妻关系变成一对陌路人,她仍是觉得心里犹如刀绞一样疼。

毛衣上垂下来的流苏,不知什么时候缠住了手指,她茫然的收紧,直到那绒绒的丝线勒的手指上血流不畅,指尖青紫,她方才忽然醒过神来,赶忙松开。

手指上空荡荡的,她忽地想起那天晚上他丢下的戒指。

身为女人,谁没有憧憬过婚纱钻戒和婚礼呢?

他们领证之前,她心里隐约的也想过,会不会他送戒指给她?可他根本未曾提起过,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此刻想起来,不过是两三个月前的事,却仿佛已经成了上辈子那样遥远。

初冬的暖阳在茶色的玻璃窗上跳跃,她看到窗子上倒映出来一个女人一张苍白的脸,忽而想起那时候与他初初和好的时候,岑安与她一起在外面逛街时说的话。

小艾,你的气色真好,怨不得人家都说恋爱的女人最美。

她那时候还反驳岑安,什么恋爱,她又不喜欢陆锦川。

可如今此刻心里的酸疼却仿佛在嘲笑她,是真的不喜欢么?

还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

她恍然的望着那个失了血色脸色发白的自己,甄艾……

这不是你曾经渴望的结局吗?你又在怕什么?你又在幻想着什么?

你与陆锦川,已经不可能了,不可能了你知道吗?

彼此的不信任,彼此的不交心,婆婆的不待见,赵景予……

还有,宋清远的死。

看到他,你就会想起,可能就是这个人,与你最亲近的人,与你同榻而眠的那个人,他杀死了曾经你以为要共度一生的人。

或许她永远都不会开口问,或许他真的无辜,可彼此的心里,藏了这样的秘密,又怎么可以相安无事欺骗着走过一辈子?

甄艾,就这样吧。

车子停下来,却是在陆氏的集团大楼下。

徐律师见她面上有讶异神色,就解释了一句:“这是陆少的意思——陆少想要第一时间得知结果,而且我的办公室也在这里。”

甄艾微微点头,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好,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徐律师在陆氏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一行人走向电梯,预备去十二层。

等电梯的时候,不远处的专属电梯电梯门打开,有一个身材窈窕戴着墨镜的年轻女人缓缓走出。

甄艾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觉得这身影无比的眼熟,而她身后跟着出来的陆成一声唤,已经坐实了她的猜想。

“云卿小姐,少总的车子在外面等着了……”

许是注意到了她的存在,陆成后面一句话的声调就低了下来,可甄艾却还是清楚听到了“少总”两个字。

她收回目光,垂了眼眸,盯着

自己的脚尖,安静站着,一动不动。

就算心里再多的痛苦难受,也不要让别人看到。

她自小到大都是这样,从不肯轻易的把心事泄露给别人听。

宋清远与她说了无数次,她却也只是在几年后明确了与他的关系之后,方才肯偶尔吐露自己的心声。

岑安说,小艾你有时间不该这样倔强,什么都不说,藏在心里让别人去猜。

可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宁愿自己的心疼死,也不愿让别人看出来,同情她。

云卿一直低头按着手机,没有注意到甄艾的存在,陆成快走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而此刻,电梯门已经开了,徐律师和助手站在一边,请她进去。

甄艾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步伐平稳,她走进电梯,徐律师按了楼层,几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是说不出的凝重和让人不舒服。

到了办公室,有助理过来轻声询问:“您好,请问是要茶还是咖啡?”

那年轻女孩儿看着她时有些好奇,虽然极力的想要压制,却仍是忍不住往她脸上看。

徐律师看了那女孩儿好几眼,甄艾却无所谓的一笑:“清水就可以了,谢谢。”

那女孩儿慌忙不好意思的应下出去,徐律师在她对面坐下来,将拟好的离婚协议推过去:“少夫人,您请过目。”

甄艾没有接,看了徐律师一眼,缓声说道:“您叫我甄艾就行了。”

这一声一声的少夫人,听着特别的讽刺,她觉得很难受。

“我叫您甄小姐吧。”

甄艾点点头,也好。

她伸手拿过那几张纸,静默的一行一行往下看。

白纸黑字,这样简单的东西,却可以宣告着一男一女最亲密的关系即将解除。

甄艾感觉自己的双肩上好似压着两座山,她的手臂几乎都要抬不起来。

甄艾,你要镇定,镇定一点,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强逼着自己端正坐在这里,看他拟出的离婚协议。

前面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没什么好看的,重要的是最后他提出的一些要求。

甄艾的手指蓦地一根一根的捏紧,几乎将那纸张都捏的皱起来。

她原本素净平和的容颜渐渐有了难过的神色,而那一双澄澈的眼瞳里,也有了水汽。

他说,离婚之前,要先履行分居关系,他不愿再和她有任何瓜葛。

他说,不管离婚的原因是什么,过错方是谁,他都会给她足够的赡养费。

他说,离婚之后他不愿意再看到她。

甄艾忽然放下了那几张纸,她低头,有眼泪滴下来落在纸上,很快就晕开,她站起身,拿了纸巾:“对不起,很抱歉我失态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转过身去快步走进洗手间。

徐律师坐在那里,眉宇微微的皱起来,其实,陆少的条件非但不苛刻,而且算是十分宽厚了。

只是……他的最后一条要求,让他都觉得有些奇怪。

甄艾最快速度的让自己平复了情绪,她转身回来的时候,除却眼眸有些微红之外,整个人已经平静了很多。

徐律师有些歉意的问了一句:“少,甄小姐,您没事儿吧?”

甄艾摇摇头,伸手将离婚协议拿过来,翻到最后一页,却发现还有一个条款。

离婚之前,她要返还陆家给甄家的聘礼,还有甄慕远曾经以入股为借口诈骗的两千万。

总数额十分的清楚,叁仟陆佰陆拾陆万,三千六百六十六万。

甄艾看着那几个0,整个人都懵了。

这也是徐律师不明白的一点,陆少前面可以不计前嫌的给过错方赡养费,后面为什么自相矛盾的又要索取聘礼和借款?

而且,这样的行事,十分的不符合陆少一贯的个性和作风。

和一个女人,还曾是自己的妻子女

人,因为金钱纠缠不清,这可绝不是陆锦川的习性!

“甄小姐,甄小姐?”

徐律师见她脸色苍白异常,而两腮却带着病态的酡红甚至连耳朵都有些微微发红,不由得有些关切。

甄艾恍然回过神来,心脏那里的酸苦几乎快要把她整个人都给吞噬。

她知道,他这样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值得非议的。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自己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很清楚。

只是……她怎么可能有能力去偿还?

陆家给的聘礼,父亲根本没有让自己看到,她手里是有一些钱,可也只是从前妈妈留给她的一些,根本不足以支付这三千多万。

婚后他是给了她卡,也从不曾过问过她的花销,可是她这样性格的人,又因着自己一直都以为两人早晚会分开,更是根本不曾花过他一分钱,到现在那张卡,还在她的妆台抽屉里好好躺着。

她名下唯一值钱的,只有消夏园,可是……

当初父亲要变卖消夏园,她手里的房契地契早已变成废纸,后来,是陆锦川买下了消夏园,消夏园的主人,也早已变成了他,她根本,就和消夏园毫无关联了。

“您没事儿吧?”徐律师有些担心的询问。

甄艾摇头,唇角却是溢出一抹苦笑:“徐律师,我没有钱支付这三千多万。”

徐律师闻言蹙了眉,“您等一下,我给陆少打电话询问一下。”

甄艾点头,徐律师站起身拿了手机去露台讲电话。

甄艾怔仲的看着纸上那一串数字,三千六百多万,她从哪里去弄?

别指望父亲会帮她,到他手里的钱,他怎么可能再吐出来?

她还有什么?她除了自己银行卡里少的可怜的五位数存款之外,她什么都没有。

徐律师过了好一会儿才过来,他的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甄艾,态度却更谦恭了一些:“甄小姐,哦不,我还是称呼您陆少夫人吧,少爷刚才说了……”

没有钱偿还?那这婚自然是暂时不能离的,他陆锦川是商人,不能做赔本的买卖,等到她筹够了钱,他自然还她自由。

还有,既然婚暂时离不掉,那么两人还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彼此现在相看两相厌,还是先签了分居协议。

陆锦川不想看到她,那么她还是暂时住在消夏园好了。

甄艾看着面前的离婚协议变成分居协议,整个人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离婚协议,变成了分居协议,虽然从法律上来说天差之别,可从实际来讲,对甄艾来说,却没有分别。

总之都是分开,总之都是再不相见。

唯一要她意外的却是,他让她暂住消夏园。

是他对于她现在无家可归境遇的一种怜悯,还是什么……

她不敢再往深层想下去,陆锦川只是想和她划清界限,毕竟,如今的她在他眼里,根本就只留下嫌恶。

“少夫人……您看看这协议,如果没有要求,是不是就签字?”

甄艾低头去看分居协议,这份协议简单的多了,只是说明两人在婚姻存续期间开始实施分居,彼此互不干涉——

其实,从法律角度来说,分居就是离婚的开始,也就是说,从她签下字这一刻起,他实质上做什么,交女朋友也好,与别人同居也罢,都和她是毫无关系的。

她这个妻子的名分,也不过只是一个空头衔。

甄艾还能说什么呢?离婚她都不会多说一个字,多提一个要求,何况分居。

她拿了笔,在协议的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小小的两个字,甄艾,一如她的人一般,清秀内敛而又有些孤高透出在笔锋之中。

ps:少爷,别装了,你的心思我们都懂的!!!求月票求月票,无比怨念中……已经出前三了(┬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