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93.我还是舍不得你。

陆锦川转过身,毫不犹豫的踩在那一枚戒指上,大步的走开。

那几个人还作势要拦,他一脚踹上去,困兽一样低吼:“滚!”

宋清远摆摆手,几人沉默的让开一条路耘。

甄艾看着他的背影,额上的伤忽然开始剧烈疼痛,她扶住额头,痛苦的闭上眼,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踝。

“锦川,锦川……”

她不停沙哑叫他的名字,可车子的引擎声渐渐远去。

她想要爬起来,却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她低低的哭,嘶哑的哭,却没有眼泪,没有一滴眼泪。

宋清远把她抱起来,她拼了命的在他怀中踢打着,恶狠狠咬着他的皮肉,宋清远只是沉默,沉默的抱紧她,一动不动。

可那总是清俊温和的眼瞳,却是寂寥的犹如枯井。

总是不愿意去相信,总是不愿意去接受,总是告诉自己,她还爱着他,只是恨和怨遮住了她的眼睛。

可直到此时,他方才痛彻的认识到,他是真的把若若弄丢了,彻彻底底的把若若给弄丢了。

他抱着她又怎样?他拥有她的人和身体,又如何?

他丢了她的心啊,那么好,那么干净那么纯粹的一颗心,他竟然会弄丢了!

车子刚刚疾驰出去数百米,陆锦川忽然狠狠踩了刹车,他重重一拳击在方向盘上,挂了彩的眼角有血丝渗出,要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是阴森可怖。

菲薄的唇有些狰狞的微扬,他调转车头,竟又转回方才的地方。

是他太失控,不够冷静,所以才会着了宋清远的道。

也是他被嫉妒冲昏了头,才没有仔细去想甄艾表情里的异样。

她不是那种朝秦暮楚的人,她的性格也决定了,那些话,那样的举动,绝不是他的本意。

他不能再这样冲动,必须要冷静下来。

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他预料不到的事情,他不能自乱阵脚。

这是自小叔叔教导他的,不管别人做什么,不管面前迎接他的是什么,就算再突然,就算再没有把握,也必须要做到稳如泰山。

你若是自己乱了,原本别人只有三分把握搞死你,也变成了六分,七分。

陆锦川拨陆成的电话,却一直没有信号。

今晚是陆家的庆功宴,又是在这样的上流场所,没有人想到宋清远一行人敢在这样的时候发难,陆成一向小心谨慎,但人总有弱点,尤其在自己的主场,自然的就会有所松懈,难免着了别人的道。

幸而来时还有别人,就算没有陆成得用,但身手也不错。

陆锦川折转回去的时候,偌大的庭院里已经人影寥落,宋清远一行人的车子,堪堪向大门处驶来。

也是他回来的及时,竟是正好赶上。

黑色的路虎嘎然而止,正停在大门的正中央,堵住了宋清远一行人的去路。

陆锦川的人此刻也正赶到,虽只是三四人,但好在都是强中手,也不惧怕。

“少爷。”

宋清远的司机回过头,眼神中有了一些不安:“是陆锦川的车子。”

宋清远微一扬眉,而坐在他身侧一直沉默不语的甄艾却是倏然抬起头来,她眸光闪烁,定定看着前方的黑色车子,一颗心就要破腔而出,他的名字缱绻在她的舌尖上,几乎要隐忍不住。

锦川,锦川……

他纵然生气万分,却还是放不下她,是不是?

想到那一枚他贴身放着的戒指,想到他方才愤怒成那般模样,甄艾只感觉一颗心犹如刀绞一般疼的难忍。

陆锦川紧紧握着方向盘,买的对戒,一直贴身放着,他想要在见到她的第一时间,亲手给她戴在手指上。

却从没想到,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境。

“若若乖,坐在车上不要下来,我们很快就回去。”

宋清远伸手,想要去摸她的鬓发,甄艾却闪身避开,她有些怜悯的望着宋清远,他的眼神里藏着可怕的癫狂。

“清远哥哥……”

甄艾忽然轻轻握住他的手,宋清远全身倏地一颤,他的眸子里似乎有了短暂的清明。

“不要再继续错下去好不好?”

“若若。”他含笑,抬手,细细抚摸她的眉眼:“我只要你爱我。”

甄艾只觉眼眶一酸,他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她却永远无法满足他了。

“清远哥哥……看在我们曾经爱过一场,看在我们十年的情分上,你放我走,好不好?”

宋清远一点一点将她推开,“若若,这是你逼我的。”

他拉开车门,不顾她伸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袖,直接下车,随即又将车门重重关上,吩咐司机锁死了车门。

“陆锦川,若若不愿意跟你走,你还这样纠缠不清做什么?”

“我接我老婆回家,用不着你在这里唧唧歪歪。”

陆锦川根本就不看他,径直往甄艾所在的车子那里走。

甄艾坐在车上,她听不到外面两个男人的对话,只是看着陆锦川走过来,而一直坐在副驾驶上沉默不言的那个面目普通的男人,忽然拿出一把枪,隔着车窗对准了陆锦川的头部。

甄艾只觉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去,下意识的失声大喊:“不要!”

她拼命捶打车窗玻璃,举着枪的男人漠然回过头来:“甄小姐,只要你离开车子,我立刻一枪打爆陆少的头。”

“你敢!”

陆锦川这样的家世,她不认为宋清远会有这样的胆量。

“你敢伤他,陆家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宋家!”

“宋家?”那人轻蔑的笑:“宋家算什么?你以为我是宋清远的人,他还没这个能耐。”

甄艾只觉心跳犹如擂鼓,她怔仲抓紧车座,满眸的惶恐:“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那人却不再多言,握紧手里的枪,打开保险:“甄小姐,好好儿听话,他今晚还能留一条命。”

车门打开,陆锦川的脸容英气逼人,剑眉星目,菲薄的唇,脸上几点血渍,却丝毫无损他的俊逸,反而添了几分粗犷的男人气概。

锦川。

她轻轻的笑,在心里念他的名字。

一眼对视之间,仿佛是沧海桑田的转变。

她与他之间,那么多的障碍,那么多的鸿沟,跨不过去,无能为力。

甄家的不知廉耻,婆婆的满心厌恶,是她心里无法跨越的障碍。

纵然度过千难万险与他在一起,这一段婚姻,也会将他们两人折磨的筋疲力尽。

没有认识她之前,他的人生顺风顺水,认识了她之后……

甄艾忍不住的自嘲一笑,她总是带给他那么多的麻烦。

譬如现在,乌黑的枪口,正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甄艾深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她的面容,在夜色里,是疏离的平静。

年少时喜欢张爱玲的文字,用一句太通俗话的讲,仿佛她书里的每一个女子,每一句话,都含着苍凉孤寂的味道。

十八春里,曼祯对世钧微微一笑,轻声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金锁记里,那个被母亲连累一生的中国闺秀长安,她的恋人永远离开时,她坐在阁楼上抽着鸦片时,会不会心里也在淌着眼泪?

甄艾不知道,她无法穿过几十年的荒凉时光,去勘探那些闺秀们心里所想,但此刻,她仿佛感觉,自己就站在旧上海的月光下,如那些女人一样,被命运无情的操控着,只能随波逐流。

就如此刻,她注视着车窗外那一轮黄黄的月亮,旧旧的挂在树梢,冷漠的望着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每一段悲欢离合。

在它眼中,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不能阻止,它每天的起起落落。

“你怎么又来了。”

她问,那声音里的漠然,仿佛是冰冷的刀刃。

“老婆……”

“陆锦川,你是不是以为我和你上床了,就非你不可

了?”

ps:我们少爷没有那么蠢的,只是可惜,剧情走势已经决定了……小虐怡情,别急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