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92.老婆,跟我回家……(第二更,加更)

“你不是快结婚了?”甄珠轻笑,与陈启明在一起酒会上认识,当时他就看着她几乎挪不开眼。

甄珠开始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陈启明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宋家落魄也比他现在强太多,若不是他长的还不错,甄珠根本懒得搭理他。

可是后来…耘…

宋清远带着甄艾不管不顾的私奔,她放纵买醉,偶遇陈启明,那个男人抱着她一脸痛惜的说,像她这样漂亮的女人,不该被人伤害踝。

他的话戳到了她的心窝子,竟是没控制住在他怀中痛哭失声。

两人在一起将近两个月,她渐渐觉出了陈启明的好,他细心,又温柔,而在床上,却又强悍的不像样。

甄珠婚后与宋清远只有寥寥数次,尝过其中滋味的她,渐渐有些失控。

其实……陈启明不如宋清远也好,他就不敢对不起她。

只是让人恶心的是,他还有一个未婚妻。

陈启明抱着甄艾,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她的长发,不是没想过和甄珠长久的在一起,只是苏岩……她毕竟没有任何过错。

陈启明不是个心狠的人,也不是完全丧失良知的人,他沉溺于甄珠的美貌和性感,沉溺于偷.情带来的刺激中无法自拔,却也不忍心,伤害善良的苏岩。

“你以后别再来见我。”

甄珠一把将陈启明推开,若不是宋清远,她何至于会看上陈启明?虽然他在外人眼里算是青年才俊,但是在甄珠眼中,陈启明根本排不上号。

“你放心……”

陈启明心中一急,赶忙抱住那让自己魂牵梦萦的香软身体,他压下去,复又缱绻吻她的唇和胸尖儿:“我不结婚,我有了你,怎么还能娶别人……”

甄珠就媚眼如丝的望着他,摇曳着柔软的腰肢回应他的撞击:“陈启明……”

她娇声唤他,陈启明几乎要醉死在她的媚人中,他失控的发了狠的用力要她,甄珠放纵的迎合,不管不顾的叫出声来:“启明……启明……”

“我不许你娶苏岩……”

他仿佛被蛊惑了心智,着了魔一样连声应她:“我不娶苏岩,我只要甄珠,我只要我的珠珠儿……”

********************

宛城新一任商会会长竞选,在这短短的一周,落下帷幕。

陆臻生依旧以超高票数连任。

当天,无数镁光灯闪烁聚焦在陆家众人身上,却有人敏锐发现,陆氏的少总陆锦川,竟是神色沉郁,消瘦了许多。

与陆家其他人的春风得意比起来,陆锦川的沉默和游离,就显得格外入眼。

“少爷。”陆成有些担心的看他,少夫人失踪,这已是第九天。

他们的人一直盯着宋清远,可是宋清远整日不是在宋氏就是回家,偶尔去其他的地方,也不过是应酬或者是谈事,没有一丁点的不同寻常。

“我没事儿。”陆锦川摆摆手,走到露台边,望着不远处的天幕,点了一支烟。

这事叔叔婶婶还不知道,他不愿意让叔叔婶婶担忧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她。

若她……

陆锦川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那一个揣测,可是思维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他无能为力。

这几天,他常常做一个梦,梦到那一个下午。

他兴冲冲的回家接她,她却冷漠的仿佛不认识他,她站在宋清远的身边,他叫她若若。

她回应的时候,眉眼弯弯,那样的笑容,他恍惚儿发现,他竟从来都没有见过。

曲终人散,晚上十点,宾客渐渐散去。

陆锦川拿了外衣出去,预备上车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花园深处,传来一声细碎软语:“……若若别动,我这就过去。”

他只觉整个人都被钉住一般,脖子也仿佛僵硬到不能动弹,他有些机械的回过身去,浓郁的夜色之中,他看到一抹熟悉至极的身影。

太阳穴里犹如被扎入了钢钉,不停的被人翻搅着一样疼。

他攥着手指站

在那里,牙关咬紧到口腔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他看到她。

她的妻子,甄艾,穿碧青色的长长裙子,披着男人的西装,低头温婉的安静站在那里。

他看到他。

他妻子的初恋情人,宋清远,穿着白色的衬衫,远远的向着她走过去,他口中唤着她的乳名,而她,抬起头,对他轻轻一笑。

眼前的一切都在闪,他的双腿不受控制,他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他走过去,几乎是疯了一样挥拳就往宋清远的脸上砸去。

宋清远却仿佛早有准备,有些狼狈的躲开,却还是趔趄了一下差一点跌倒在地。

他身边很快聚集了数人,却竟然有些挡不住那个疯狂的男人。

陆成不知去了哪里,这边这么大的动静,他竟一直没有出现。

宋清远扶住甄艾的手臂,微风中,他侧过脸去,在她耳边轻喃:“心疼了?”

陆锦川被人一脚揣在背上,几乎跌倒,站起身,目光却犹如烈火,直直烧在甄艾脸上。

她的泪夺眶而出,他的名字抵在舌尖上,几乎快要嘶喊出声。

宋清远在她身边低笑:“若若乖……不想他受伤,就什么都不要说。”

没人能想到,他敢在这样的场合动手,没人能想到,他竟然敢对陆锦川动手。

可是一个男人已经癫狂了,他还怕什么?

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没了她,他生不如死。

“甄艾!”

几个人围住了陆锦川,他静默站着,眸光灼灼钉在她的身上,他叫她的名字,对她伸出手来:“老婆,跟我回家。”

他的声音低沉,伴着隐忍的暗哑。

甄艾忍不住,一下哭出声来:“锦川……”

她想要迈开腿,手臂却被宋清远死死攥住,他的眸光,在镜片后犹如凶狠的狼:“若若……想想我的话,想想岑安……”

她站着不能动,如果她过去,如果她失控,如果她跟他走,那么今晚,陆锦川不知道能不能走出这里,那么今晚,岑安不知道能不能从赵景予那里逃出一条命。

她不能过去,她不能跟他走,她甚至,只能站在宋清远的身边,看着他,羞辱他。

“老婆,跟我回家!”

陆锦川拔高音调,声音却依旧那样温柔霸道,暗色的夜里,夜风仿佛都凝滞,他眸光沉的犹如深海,快要将她所有的理智全都吞噬。

眼泪渐渐的收干了,她哭不出,她不能动。

“陆锦川,你赶紧走吧,别自取其辱。”

她轻轻的说着,唇瓣颤抖,她说出口的话,连她自己都失魂落魄的听不清楚。

她看到陆锦川忽然笑了,他眸子里的光芒尽数破碎,而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他扬手,手臂就那样虚空的重重用力在空中划过,仿佛是把什么东西彻底摔碎。

“去他.妈的!”他邪气的笑,低声咒骂一句,复又抬眸看着甄艾,仿佛要把她的模样,这此刻绝情的模样,刻在他的心上,记一辈子。

他的笑意那么凉,刺的她全身都僵硬麻木了,她愣愣站着不能动,宋清远的手臂围着她,温柔唤她的名字:“若若真乖。”

他侧过脸,轻轻吻她,她到底还是避开。

“求你……”她小声的哀求,手指尖戳破了掌心,鲜血淋漓的疼。

“甄艾,我真是瞎了眼,瞎了眼才会喜欢你!”陆锦川一字一句开口,他狠狠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拽下来,就那样不屑的丢在地上,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精美的盒子,用力掼在她的面前。

盒子摔碎,一枚硕大漂亮的钻戒滚落出来,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

ps:开虐了对不起大家,不过相信猪哥,男女主都在转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剧情马上进入大转折了,你们意想不到的!需要月票安抚受伤的心,被骂的猪好可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