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9.永远错失了她(第一更)

宋清远一路走的飞快,自己亲自开了车,直奔甄家而去。

助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瞧着他一路神情凝重,嘴唇紧绷,似是心急如焚的样子,也不由得跟着提心起来。

副总平日里情绪不爱外露,他跟在他身边这些年,几乎是亲眼看着他一步一步从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走到今天变成这样一个沉稳内敛而又手段阴狠的人耘。

虽然如今的宋氏在他带领下明显业绩逐步回升,可助理却还是有些怀念曾经的他,那个笑起来温和俊秀的年轻男人,而不是如今这个,带着一身阴郁的气质,就连笑,都给人一种阴森感觉的成熟男人踝。

只是,这样的话,他哪里又敢说?跟着他这么多年,对于一些事,也比外人知道的多一些,副总的青梅嫁了他人,而他娶的,是青梅的妹妹。

只是这心里,到底还念着旧情人,又怎么能笑的舒心?

想到那个赢得了公司里股东一致赞叹的少夫人,助理也忍不住的为她叹息一声,做到这样地步,却还是得不到男人的疼惜,也不知,她后悔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车子疾驰向前,宋清远一直专注开车,助理忍不住再次打量他的神情,那样浓烈的焦灼和担忧,是掩都掩不住的。

甄家。

医生已经先到,做了一些止血处理,伤口太深太长,必须要缝合。

“甄先生您要做好心理准备,令爱这一次,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甄慕远这一下,正好砸在她左侧额头,恰恰与上次在临垚时栽倒留下的疤痕重叠。

原本那一道小小的疤痕已经淡到快要看不清楚,可如今,怕是以后她都要留刘海遮挡了。

甄慕远佯作伤心万分的样子,抬手抹泪,甄太太也跟着哭,医生劝了几句,就要助手准备一下,待会儿要进行缝合手术。

宋清远赶到的时候,医生正在甄家临时收拾出来的干净房间里给她缝伤口。

打了麻醉,她昏昏沉沉睡着,似乎感觉不到疼,只是那一双秀气的眉,自始至终紧紧的蹙着。

窗外的枝叶已经不如先时那样浓密,宋清远伸手攥住面前的树枝,渐渐的握紧,直到那尖锐的枝杈,快要戳穿他的掌心。

是不是上天怜悯他爱的太苦,所以给他这一次机会?

她与陆锦川重修旧好,他有所耳闻,外人都说,陆少这些日子脸上的笑,比之前两个月加起来还要多。

天知道他有多害怕,害怕甄艾会爱上陆锦川,害怕他的若若,终究彻底的遗忘掉他,爱上另外的男人。

他可以容忍许多,羞辱,低谷,隐痛,痛彻心骨的伤心,可唯独永远无法忍受,将来会彻彻底底的失去她。

怎么能忘记?

情窦初开的少年时光,总有一个单薄纤弱的少女影子,缠.绵在他的脑海中,要他不受控制的,只能安心等着她长大。

她十八岁,成人礼,那一天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喝醉了,喝醉的她,流露出从不曾有过的青涩性.感。

就那天夜晚,他是真的决定把她最宝贵的东西夺走,他等的太久,太辛苦。

可最终,看着她甜甜沉睡,万般信赖不设防的样子,他到底还是隐忍了最后一步。

再等一等,等到她嫁给他那一天。

可谁知道呢?

这一等,就永远的错失了她。

多少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忽然从噩梦中惊醒,不能自控的念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他把她发给他的每一条简讯,每一封邮件,所有的电话录音,都留着,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在每一个寂寞快要把他吞噬的夜晚,拿出来一遍一遍重温,仿佛,这样,只有这样,才能依稀的找到她还在爱着他的痕迹。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他绝不会在她十八岁那年放过她。

如果时光可以再重来,他亦是绝不会,放任她和陆锦川见面,相识,以至于到如今,她的心渐渐偏向于那人。

甄太太缓步出来,饶是她想看甄艾的凄惨下场,但想到自己女儿,还是心里难受。

可事到如今,她却不得不硬下心肠。

反正,甄珠与宋清远,已经绝没有缓和的可能,那么如今,又何必要女儿执着于这样一个人?

“清远……你进去吧。”

宋清远定定看了甄太太一眼:“若若的伤,当真是甄慕远弄的?”

甄太太回头看了一眼室内,几不可见的轻轻点头。

宋清远眼眸一倏,双手不自觉的捏紧到青筋毕露,冲腔的怒火几乎快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再等等,宋清远,总会有一天,这些欺过他,伤过她的人,都要一个一个去死。

“我先进去。”

宋清远的声音有些僵硬,甄太太心思细腻,自然察觉出他的异样,她心里又是喜又是悲。

若是他这样倾心相待的人是珠珠儿,该有多好?

伤口缝合完毕,已经用绷带细细裹好,虽止了血,可依然有隐隐血迹渗出。

宋清远在她床榻前坐下来,静静望着面前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失血的缘故,她的脸色有些过分的惨白,却越发显得一双眉眼漆黑如墨。

宋清远近乎着迷的看着她,忍不住轻轻抬手,想要将她微蹙的眉心拂开。

却在指尖快要触到她的那一刻,到底还是生出忐忑。

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中,竟是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她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一心垂系着他的若若了。

*******************************

“好好的一个人,不明不白的会消失了?”

陆锦川派人出去寻找,直到暮色垂垂,却依旧还是没有音讯。

佣人们只知道下午时候,少夫人有些神色不对劲儿的出去,也没有让司机送,管家有些担心,让韵梅去问,少夫人只说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韵梅要跟着去,少夫人也不答应,只得作罢。

却没想到,这一去,竟然就没了音讯。

陆锦川火冒三丈,下午回来之后听说她出去立刻就给她打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到最后,甚至还关机了。

他当时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现在听到陆成传回来的消息,他更是坐立难安。

她一定是出事了,若非如此,怎么会好端端的失去音讯?

想到下午她打来电话时,两人之间丝丝缱绻的绵绵情意,陆锦川更是觉得心如刀绞,恨不得立时找到她,将她牢牢困在自己身边,再也不放开一秒!

再也无法这样等下去,站起身就要出去亲自寻找——

“锦川……这么晚了你去哪?”

崔婉下楼来,卸了妆的一张脸,露出掩藏不住的疲态和苍老来。

陆锦川每一次见到她,都是打扮的华贵逼人,珠光宝气,却从未曾见过这样的母亲。

原来洗去铅华,摘掉那些华贵首饰,他的母亲,也早已一只脚迈入暮年,连她一向引以为傲的一头华发,鬓边也有了微微的银白。

莫名的喉头一酸,停下脚步。

崔婉见儿子脸上神情不同往日,竟是难得一见的露出几分松缓,也不由得缓和了语调:“锦川,怎么这么晚还要出去?是公司里有事?”

崔婉说着,亲昵的去拉儿子的手。

陆锦川却还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亲近,一闪身避开,崔婉的脸上,就有了受伤的神色。

“小艾下午出去,现在还没有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我得出去找她……”

陆锦川一边说,一边低头看腕上的表,已经快晚上九点钟,她出去将近六个小时……

这六个小时的时间,不知道能发生多少事。

他不敢再耽搁,也不能再耽搁。

崔婉听他这般说,却是面色微微一变,似有些微惶,“这……该不会是因为我下午说了她几句,就生气……”

ps:还有一张~~六千字分开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