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6.你这样子……我真喜欢。(第一更)

夜色静寂,深秋的风已经带了凉意,云卿穿的单薄,抱紧了双臂瑟瑟站在风里。

他不会来的,甄艾在那里,又怎么可能容许他出来见她?

一双眼眸含了嗔含了委屈,却仿佛还隐隐的有着希冀亮光耘。

远远似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近,云卿心中不由得一喜,翘首看去,那人渐渐的近了,果真是他。

云卿眼里的泪簌簌就落了下来,她几乎忍耐不住想要奔过去,扑在他的怀中痛哭一场踝。

可双脚仿佛被钉住了,竟是不能动弹。

原来自己的心中是清楚的,清楚的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他和甄艾重归于好,其他女人在他眼中,不过是垃圾都不如的玩物。

云卿心里那么多的酸楚和委屈,却不得不在他走近之后,生生咽回肚中。

“锦川……”

忍不住呢喃他的名字,那一张明媚娇艳的小脸,却是憔悴消瘦了那么多,更增添楚楚可怜的气质,换做其他男人,兴许早已心疼无比,可陆锦川在离她三步开外的地方冷漠站着,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

“锦川……你到底还是肯出来见我,我,我好欢喜……”

云卿说着,眼泪适时而落,那样我见犹怜的模样,真是让人硬不下心来。

可偏生陆锦川只是低头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之后,吐出一串烟圈,漠漠望着她:“你别以为我陆锦川向来对女人都不错,就可以得寸进尺云卿。”

“锦川我没有……”

云卿瞠大了含泪的双瞳,怔怔望着他:“我只是太想你……”

“云卿,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陆锦川淡淡一笑,菲薄的唇扬起淡漠的弧度,都说唇薄的男人生性薄情,可云卿就是无法甘心,为什么偏偏甄艾可以要他这般纵容。

“还有,看在从前你一直乖巧懂事的份上,我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的太绝。”陆锦川吸一口烟,微抬了下颌,轻蔑看她:“只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锦川……”云卿微骇:“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克制住自己,可是……”

“之前你背着我对甄艾胡言乱语,我没有计较,现在又跑到我们家门口来,我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就是想我和她闹掰,继续与你胡来。”

“我没有,锦川,我从来没有这样想……”云卿苦笑,手指却已经攥紧到生疼,她心里恨到发苦,可面上的表情却依旧柔弱委屈:“我知道我不该肖想太多,所以一直以来,我所求的都只是能默默等着你偶尔来看我就足够,我不会破坏你和太太的婚姻——我也没有那个能力,不是么锦川?我只是卑微的想要继续留在你身边,我可以没有希望的等着,只是求你,不要和我分手……”

“你是肥皂剧看多了吧云卿——电视剧里那些女人当第三者时不都是这样说的?”陆锦川懒怠再和她继续啰嗦下去:“行了,别说这么多的废话,这是最后一次,云卿,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我不和你计较,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和甄艾面前,若你做不到,我也不介意破一次例,对女人下狠手。”

“不……锦川!”

云卿却是失控的一步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臂,精美的小脸上满是哀求和无助,若此刻眼泪能留住心爱的男人,她宁愿把自己哭瞎!

可她却更绝望的知道,陆锦川自来对不相干的人都无情到极点,她不是甄艾,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你都不肯答应?”

她瑟瑟的抓紧他的衣袖,仿佛他是她唯一的救命浮木,跟了他之后,云卿方才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样貌,身材,都比不上一个强大的男人做靠山来的重要。

她不愿意再如过去那样随波逐流,周.旋在无数的男人身边,夹缝里求生存,她不是那些早已习惯了欢场的女人,无所谓到底有多少男人,她曾经家世优越,这要她的骨子里,多少还是有着一些清高。

“云卿,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陆锦川有些嫌恶的蹙眉,他不喜欢女人的死缠烂打,因为他讨厌麻烦的事情。

如果说他破过例的话,那也只有甄艾可以,其他女人,他暂时真的没有这个耐心。

“锦川……”云卿凄然一笑,到底还是轻轻放开他的手:“你大概还记得,以前我和你相识,是

通过赵景予。”

陆锦川掐灭烟蒂,眸光微微一闪:“你什么意思?”

云卿擦干眼泪,咬紧了舌尖,比起回到过去那种放荡的人生,不如就豁出去为自己谋一次生机。

“跟着你之前,我一直都是赵景予手里的人调.教出来的,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人,多少身不由己。”

云卿笑的淡然,可那里面的苦涩,却清晰毕露。

“赵景予野心大的很,他来宛城,目的不是你们知道的这么简单,商会会长,连带垄断整个宛城的商业圈,都是他的目标。”

“这些我知道,赵景予是胃口不小,可有些东西,他也未必消化得了。”

陆锦川并不在意,他自小在陆臻生身边长大,叔叔经历的风浪多了去了,赵景予他还不放在眼里,哪怕他老子在京城势力不小,可陆家也不是没有靠山。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和宋清远联手么?”

宋家早已落魄,赵景予按理是不会看上宋家和宋清远的,这一点仔细想来,确实离奇。

“因为他知道宋清远与你是死敌。”云卿眸光湛湛望着面前的男人:“我可以帮到你锦川。”

陆锦川不屑的一笑:“云卿,你以为我陆锦川做事情会去靠女人?”

“我知道你不需要,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还真是女人出手更方便,赵景予当初将我引荐给你,目的不简单,你我若是真的彻底分手,我在他手里就是一颗弃子,但若是我还跟着你,那么他还有用到我的时候。”

云卿说到这里,自嘲一笑:“我知道你未必信我说的这些话,我也知道,这样背弃旧主的行为十分不堪,可是锦川,谁让我爱上你了……”

她低了头,长发蜿蜒在肩上垂下:“我爱上你了,所以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放弃,锦川……若是赵景予知道我的背叛,我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云卿,这是你自己的抉择,我没有这样要求你,也没有这样逼迫你。”

陆锦川说完,收回目光不再看她:“我不管从前怎样,以后,我和你不会再有瓜葛,你说的这些话,我也不会泄漏出去,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性命之忧,还有,你这么聪明的性子,以后必然也会过的不错,所以,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可是锦川……”

云卿忽地抬头看向他,那唇角缓慢溢出的,却是孤注一掷的倔强轻笑:“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打开包包,取出一沓纸张递过去。

那是一份复印件,全是赵景予与宋清远这一年的前景规划,以及,所有陆氏有份参与竞争的竞标案的标书复印件。

陆锦川有些微愕,这样的东西,不可谓不重要不难得,只是云卿怎么拿到的?

“赵景予嗜酒,一旦喝醉就狂妄忘形,他自认为我被他拿捏的死死的,所以这些事也没有避讳我,他与宋清远高谈阔论,我趁着宋清远去洗手间间隙偷.拍了下来,然后复印出来的。”

云卿这话说的不假,赵景予若不是酒后太狂妄无状,也不至于发生岑安的悲剧。

陆锦川握着那一沓纸,不可否认,云卿的投名状十分诱人,有了这些东西,以后每一次的竞标中,陆氏都可以轻松取胜,但是……

他不喜欢被人胁迫,哪怕是用这样对他极有力的手段。

“你拿去销毁吧,现在赵景予大概还不知道这些事。”

陆锦川略一沉思,到底还是将东西递还回去,云卿一怔:“锦川,你不要?”

陆锦川摇头:“商场如战场,可以耍阴招玩心机,但我陆锦川不是这种人,光明正大的来,我也不怕他们。”

“可是这样明明是一条捷径……”

“云卿,我不需要,你回去吧。”

陆锦川不再多言,转身欲走。

“锦川……”

云卿却自他身后环住他的窄腰,念着他的名字将脸贴在他的后背。

他刚欲推开,云卿却哽咽出声:“锦川……就当最后一次,你抱抱我,吻吻我。”

陆锦川失笑,却仍是决绝掰开她的手指:“云卿,你这样

下去,真是没意思。”

他不再看她,连那落入她眼眸中的半张侧脸,都是冰冷无比的。

云卿怔仲望着自己被推开的手,倾尽全力付出这么多,却还是抵不过那个人的低头吗?

她转过身,踉跄着脚步离开,却在转身的那一刻哭着笑出声来。

云卿啊云卿,你把自己逼到这样的地步,可他的心却还是硬的如铁,你为什么要这么傻,爱上一个这样的男人?

崔婉将车窗降下一条缝,微微眯了眼去看不远处的云卿。

方才回来时,远远看到大门敞开,站着两个人,竟是儿子和一个不相识的女人。

崔婉见机让司机将车子停在转弯处的树丛阴影中,见那两人交谈了足有半小时,而那女人,显然和儿子关系不一般,不然,也不会这样又是搂又是抱。

崔婉微微蹙了蹙眉:“去查查这个女人是谁。”

她对这个儿媳妇极度的不满意,恨不得早日逐出陆家为快。

这段时间的观察,她也瞧得出来,那女孩子心思极度敏感,又眼里揉不得沙子,儿子那边走不通,只有从她这边入手。

再说,就算是不得逞,也能恶心恶心她。

崔婉想到自己在儿子那里碰的钉子,以及儿子对她的关心和维护,就觉得如鲠在喉,这一口气,她怎么咽得下去?

当年嫁给陆家长子,风光一时,婚后生了陆家的长孙,她更是春风得意,后来丈夫郁卒,不知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却不料横空杀出她的初恋情人向维民,事业有成三十出头的未婚男人,却愿意娶一个寡妇,她来不及多想,只为了今后不在别人同情嘲笑的目光中度日,毫不犹豫选择远嫁。

她这一生,从不知道挫折两个字怎么写,年幼时父母给她卜算过,大师说她总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可不都应验了?

所以这一次,崔婉就不相信,她会摆不平一个落魄无势的野丫头。

果然苍天不辜负她对儿子一片苦心,这个女人的出现,让崔婉敏锐的察觉到,儿子和甄艾之间,也并不是无坚不摧的。

她的儿子她知道,本性这样风.流的一个人,就算暂时被乱花迷了眼,可也总有清醒过来的一刻。

崔婉微微一笑,等着一切风平浪静了,方才吩咐司机开车过去。

*********************************************************************************

陆锦川回了卧房时,甄艾已经洗完澡躺在了床上。

她睡觉前喜欢看一会儿书,他推开门时,她正靠在床头,翻着手里一本厚厚的书籍。

“晚上别看书,伤眼睛。”他走过去把她手里的书抽出来,甄艾安静看他一眼,也没反抗,只是沉默着没说话。

他觉得有些亏欠她,轻咳了一声圈住她的肩:“放心,她以后不会再打扰我们。”

甄艾勉力的一笑,笑容却有些牵强。

陆锦川皱了眉:“我就说不见她,你非要我见,我就不明白你性子这么拗,这不是自己找不开心吗?”

“你不见她我就能开心了吗?以后她总会再找机会见你。”

甄艾心里不舒服,她隐约的意识到,自己的吃味,大约是因为在意。

在意……她是不是,已经有些喜欢陆锦川了?

蓦地想到这些,竟是忍不住的心头一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只是平平淡淡结婚过日子的观点,有了小小的转变?

甄艾却有些忐忑起来,她害怕这样的转变,如果不在意,就不会受伤,不会难过。

可是嫁给陆锦川这样的男人,又怎会免不了受伤和难过?

甄艾觉得心里的滋味儿是说不出的难受,无法隐忍的就表露在了脸上。

陆锦川却以为她还在为云卿的事情生气,不由得有些不耐烦。

他这二十多年,顺风顺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讨好过哪个女人?又何曾这样低声下气过?

他自认为自己今晚已经做的够不错

,云卿摆出这样大的好处他都毫不犹豫的拒绝,还要他怎样?

更何况,以后生意场上有应酬,哪个男人在外面谈生意不逢场作戏?她若是一次一次这样闹脾气,简直要把人给累死!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已经和她分了,也和你保证以后不会再见她,也没有别的女人了,甄艾,这样你还不满足?”

他像是个骄傲的孩子,原本兴冲冲等着她的夸赞,却不料依旧讨不得她的欢心。

甄艾气的差点哭出来,他这样的态度,真比从前说那些刻薄话还要伤她的心。

什么叫她还不满足?

他做这些只是为了顾及她的情绪,并不是出自他的本意真心?

是不是如果她不开口问,他和云卿也根本就不会断?

“我也不需要你委屈自己满足我,你若是觉得心里舍不得,你大可以继续去找她!我保证以后一个字都不会去过问!”

她气的有些口不择言,说的都是违心的话语。

甄艾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有了最亲密的关系之后,却反而好似更陌生了,是不是男人都这样,到了手,就不再珍惜了?

他从前何曾这样不耐烦过?

“甄艾!”

陆锦川恨的咬牙切齿,他怒目瞪着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几乎要把这颗心都剖开给她看了,为什么她出口的话还是这么伤人!

有那么短暂的一秒,他几乎要脱口而出“如你所愿”四个字,可这么久的时间,与她的关系刚刚和缓,他舍不得,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死角。

不知要怎么忍,才能忍住胸腔里愠怒,只是在看到她压抑着却红了眼眶的时候,到底还是强压了躁动的情绪。

“我们能不能别吵?”他的声音忽然低下来,竟是有些疲惫的在她身边坐下。

他低着头,两手胡乱抓了抓头发,再抬起头时,眼底的笑都透着无奈:“小艾,这么久了,我对你的心怎么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答应你的,都会做到,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自己心里想什么都安到我的头上来,你明明知道,我根本没有什么舍不得!”

甄艾瞧着他这样,不免心里一软,“我,我没有想和你吵,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怎么一开口就这么大的火药味……”

他叹了一声,伸手去抱她:“好了,我知道,都怪我,如果我没有招惹她,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事,我可是长记性了,以后无论如何都不敢了……”

她知道他故意这样说讨她欢心,她也确实因为这些话而窝心,可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难过的想哭,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斤斤计较的人,仿佛一丁点的沙子都容不下。

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一点都不喜欢。

可他的怀抱那么暖,她竟是贪心的还想多待一会儿。

“好了……动不动就哭,林妹妹都没你那么多眼泪。”他抬手给她擦眼泪,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头,陆锦川瞧着她委屈又后悔的样子,心里再多的气,气她的胡言乱语,气她的不体谅,又怎么能发泄得出来?

“我还没洗澡呢,待会儿再抱你。”看她抓着自己的衣袖不放,陆锦川这颗心真是彻底软了。

他还真是没出息,只要她稍稍给他一丁点,他好像就愿意把整个世界都捧到她面前去。

甄艾松了手,看着他起身去浴室,她怔怔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脸又红了起来。

陆锦川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过来和她说话,却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双颊也红红的,不由有些紧张的伸手摸她额头:“……不烫啊,怎么脸这么红?”

甄艾哪里好意思说她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

在被子里翻个身,裹紧了背对着他小声嘟哝:“我有点热……”

“热还捂着被子。”他失笑,伸手把被子给她拉开,却正露出她身上薄薄短短的睡衣。

那样玉一样的一个人,细瘦的手臂和白嫩的小腿都露出来,一双大眼却小鹿一样惶恐的看着他,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再正常不过,当然受不了。

“妖精。”

他倾身下去,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

,眼底的火焰,却已经簌簌燃起。

“我看你就是故意勾.引我的。”他的手故作用力的在她细腰上拧了一下,甄艾最怕痒,一下笑出声来,闪着身子躲。

陆锦川有些气急败坏:“这样严肃的事情,你笑什么……”

甄艾简直有些乐不可支了:“你别碰我那儿,我痒……”

陆锦川无奈,“真是服了你了。”

甄艾见他松手,赶忙就要卷起被子盖住自己,想到昨晚,还有点心惊肉跳,没想到竟然这么疼。

“还想跑?”陆锦川干脆头发也不擦了,直接上床摁住她,他发梢那里滴下水来,正堪堪落在她的胸口。

棉质的白色睡袍被打湿,隐约露出里面微微起伏的山峦,甄艾一张脸,腾时就羞成了粉红色。

——她没有穿文胸!

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习惯,晚上不习惯穿着内.衣睡,要不是之前为了防“狼”,她早就不穿了,果然人的底线都是会无限拉大的,不过是昨晚刚有了亲密关系,今天立刻就不矜持起来!

“胸衣都不穿……”他的眸色一紧,低头隔着微湿的睡袍轻咬她的胸尖儿:“还说不是故意勾.引我?”

甄艾整个身子都烫了起来,忍不住捂住眼睛不敢看他,陆锦川却强势把她的手拉开,甄艾慌乱的闪着眸光不敢与他对视。

陆锦川唇齿之间却微微用力,甄艾忍不住的蹙眉喊‘疼’,陆锦川的唇却已经擦过她的唇角落在她耳畔,暧昧轻喃:“不过小艾……你这样子,我真喜欢。”

ps:嘿嘿,我不是故意的,上午再更一章……快来爱我,要鼓励要表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