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5.真希望这一夜不要太快结束……

“甄艾,甄艾……”他吻她的唇,吻她嫣红的胸口,声音里是带着浓浓情.欲的暗哑。

陆锦川微红的眼眸紧倏,绷紧的肌肉如铁一般坚硬,他双掌箍住她纤细柔软腰肢,不知餍足的一次一次全力攻城掠地,甄艾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了,脊背贴在柔软的床单上,摩擦的火.辣.辣疼,她哭都哭不出,手臂一次一次无力从他肩上滑下来,他粗重喘息,粗壮结实的大腿沉重压制着她纤细小腿,自上而下重重的要她。

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顶出体外了,她半个身子几乎要从床上滑下来,长长的头发拖在地板上,却摇曳不停,她闭了眼睛,神志仿佛已经浑浑不清耘。

手指尖酸软无力的垂落在地板上,却又被那人捉在掌心将整个人拉回怀中。

他似是渐渐失控了,手上的力道也有些没轻没重起来,到最后结束,腻在她身体里不肯出来,两人手脚交缠着抱在一起,她软的犹如面人儿一般,身子却又烫又湿,陆锦川自后往前抱着她,亲吻她微湿的后颈,手臂却缠着她的细腰,箍紧在怀中踝。

“别闹……”

甄艾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不是身上实在粘腻的太难受,她真恨不得就这样睡过去不醒。

“再躺一下,我抱你去洗澡,嗯?”

他亲吻她雪白的肩,细嫩的臂上有他情动时失了分寸弄出来的红红印痕,他低头吻上去,满是疼惜:“还痛不痛?”

甄艾连睁眼瞪他都没劲儿,只是胡乱‘嗯’了一声,闭了眼睛昏昏沉沉就要睡过去。

他低低的笑声就在她的耳畔,扰的她心烦:“……你别闹,我困……”

“那不洗澡了?”

真是不想起来洗澡,可是这样睡……会不会太邋遢?

她浑浑噩噩的想着,却已经进了梦乡。

听不到怀里人回答,陆锦川探过身子去看她,却已经听到微重的喘息——她睡着了。

无奈摇摇头,干脆起身拿了纸巾过来,先给她随意清理了一下身子。

她许是太累,睡的香甜,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锦川却不得不加快了动作,她不穿衣服,还带着这样一身靡丽的痕迹呈现在他的面前,小小少爷好像又要开始亢奋了——其实,真希望这一切还没结束,这一夜,能再长一点。

起身去冲了凉水澡,方才回来抱着她睡觉。

待到两人再一次醒来时,昨夜忘记拉上的窗帘那里已经透进来满屋子的阳光,白花花的刺眼。

甄艾怔怔仲仲的发了好大一会儿呆,方才明白过来这是在哪里,昨夜,又发生了什么……

“刚睡醒就这样勾.引我,妖精!”

陆锦川睡眼惺忪,头枕在臂上,眯了眼睛看她,唇角却挑出一线笑来。

甄艾不明所以,好一会儿才傻乎乎的顺着他视线看去——

原来自己竟然还光着身子呢!

腾时就羞的脸色通红,胡乱拉了被子裹住自己,却忍不住的抬脚去踹他:“不要脸……流.氓……”

他真是无奈了:“你不会别的骂人的话了?”

甄艾狠狠瞪他:“你出去,我要去洗澡……”

“你去啊,我又不是没看过。”他坐起来,毫不在意的展示自己迷人的身体。

甄艾想瞪他,又不好意思,憋屈的自己脸都红了。

“不然我抱你去……”他一张俊脸凑过来,忍不住又亲在她嘴角边。

“陆锦川!”

看来真是有点恼了,眼睛里都带了水光,知道她脸皮薄,也就不再逗她,干脆拉过被子蒙住自己:“好了我不看,你赶紧去吧。”

甄艾见他果然躲在被子里不动,这才试探着探出手臂拉过一边掉在地上的浴袍胡乱裹在身上,然后弯腰就要下床……

这一动,方才察觉到腿软的竟然连站都站不起来,整个人差点跌在地上,吓的她低低叫了一声。

结果还是被他抱进了浴室去,虽然到底疼惜她,没有再胡来一次,但终归这个澡洗的也不安分,不知道被他偷了多少香。

两个人都不想出去,让佣人把饭菜

拿进房间,吃完了饭一个抱着软枕懒洋洋的看书,一个坐在地板上开着笔电处理公事。

微风缓慢的吹进来,书桌上的几本书被吹的哗啦啦的响,甄艾靠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回头去看他,他正好也抬眸看她。

一双笔墨晕染一样的锋利邪气眉眼,透出几分柔和至极的笑来,那样矛盾的两种气质,却偏生融合的这般好。

甄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扭过头继续看书,可视线定格在那一页上,却是久久都没能动弹。

仿佛一切都透出不真实的感觉来,恍然若梦一般,她有些怅惘的看着窗外的绿色,恍惚儿又想起,年轻时的母亲,是不是也有过这么美好的岁月?

陆锦川将邮件看完,简要回了几封之后就关掉了笔电。

待在家中不出去,穿的都是简单舒服的家居服,那样暖的色调,仿佛时光也变的温柔起来。

“又发呆。”他按住她的肩,低头嗅她的发香,从她卧房的窗子望出去,正是消夏园最美的一道景致。

极远的地方有枫树,此刻枫叶也没有完全红,那样浅淡的颜色由远及近过渡过来,渐渐渗入人的心里来。

她回头看他,却轻轻靠在他的臂弯上。

那是她极少表露出的对人依赖的一面,陆锦川感觉心头一暖,忍不住环紧她的肩膀。

从前他以为,那些锦上添花的热闹和喧嚣,才是他喜欢的,周.旋在无数的女人之间,不留情,不动心,才是他这样的男人该有的态度,却从不曾想到,有一天也渴望着能把心停下来,在一个女人的身旁。

就这样不说话,仿佛都是幸福的,幸福到恨不得时光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一天未过完,他的手机就此起彼伏的响,初时他不接,后来却是婶婶亲自打来。

甄艾这才知道,之前的几通电话,都是婆婆崔婉打来的。

心里沉郁叹了一口气,虽那么不舍,却也知道,必须还是得回去。

车子驶出消夏园时,她忍不住回头看,隔着玻璃,恋恋望着那围在矮墙里的秋色。

“我们过些天还来小住。”

他握着她的手,出言安慰,她轻轻点头,靠在他肩上,却握着他的手指没有放开。

陆家。

崔婉脸色有些憔悴,似乎刚刚哭过。

锦年最是见不得别人这样,饶是心里有些不喜崔婉的为人性子,可也有些不忍的劝道:“孩子们都大了,他们的事情,由得他们自己处理的好,咱们还是别多插手……”

“弟妹说的轻巧,不插手,不插手的结果就是这样!娶了这样的女人进门……我这心里怎么好受?”

说着却是看了锦年一眼,似无意却又有意的嘀咕一句:“若是你们秦至结婚娶妻,我看你愿意要这样的媳妇不……”

陆臻生最见不得别人说自己媳妇孩子,当下就要翻脸,锦年连忙看他一眼:“你先去忙你的事,我和嫂子说说话。”

陆臻生再不情愿,也不会下老婆的面子,当下站起来,却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我们秦至将来娶媳妇,就一个要求,他自己喜欢的,管是什么出身什么人,我们都没意见!”

崔婉直了直身子,低头撇撇嘴,却不答腔。

说的好听,真让你们娶个甄艾这样的,我就看看你们着急不着急。

“我说句不该说的,嫂子,锦川是在我和臻生身边长大的,我知道这个孩子,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可心里却有自己的计较,他既然决定娶甄艾,那就说明甄艾自有她的可取之处,说穿了,结婚是人家两个人的事,好或者不好,旁人又怎么能知道?”

崔婉却不认同:“我知道锦川和我不亲,我也没想干涉他,可是做母亲的,希望自己儿子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这要求不过分吧?那甄艾是个什么东西?和初恋情人私奔过……传出去,锦川的脸面还要不要?”

说来说去,又扯回了原点,锦年也有些无奈:“……嫂子,那您想怎么办?”

“离婚,必须得离婚。”

崔婉咽不下这口气,现在这世道还真是变了,一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还有脸赖在陆家不走,换做她们那时候,早恨不得一头撞死了!

“我的事情,从来都没想过让别人插手,更别提是您,向太太。”

陆锦川拉着甄艾进来的时候,恰好听到她这样一句。

在他面前闹一闹,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跑到婶婶这里来,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就是看不惯他和叔叔婶婶亲近,就是明里暗里指控叔叔婶婶没有管教好他,故意看着他往邪路上走。

可他陆锦川不傻,这么多年,谁是真心对他的,他心里清清楚楚,他也不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如果向太太想用生母的身份压他,那他也不介意好好掰扯清楚如今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是为了你好!你是我的儿子,我难道会害你?”

崔婉指着自己心口,几乎泫然欲泣。

“为了我好?一个真正为了儿子好的母亲会抛下不到三岁的孩子远走异国一去不回?”

陆锦川哂然一笑,黑眸冷凝望向她:“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既然你从未尽到母亲的义务,那么现在,你也没有权利过问我的事情。”

“锦川……你这是要母亲痛心死吗?”崔婉捂住心口,泪如雨下。

甄艾心中滑过不忍,因为她经历过母亲的疼爱,经历过失去的痛苦,所以此刻,她看到崔婉的眼泪,纵是再不喜欢她的刻薄,却也有些为她难过。

“妈……”甄艾缓缓开口,却又自嘲一笑,改了口:“您不喜欢我这样称呼您,那我还是叫您伯母好了。”

崔婉有些意外的看向甄艾。

“我知道,如果换成是我,或许会和您的想法一样,只是,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她低头,强忍着,泪却还是盈满了眼眶:“我想要和锦川好好走下去,把我们的婚姻经营好……”

她不是喜欢表露情感的人,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语,不要说陆锦川,就是锦年都有些吃惊。

“请您,给我一次机会。”甄艾抬起头,眸子澄亮望向崔婉,却是倔强的挺直脊背。

“小艾!”

陆锦川想要上前拉住她,他知道她性子多么的骄傲,知道要讷于表露自己的她开口说出这样的请求,她又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崔婉深吸一口气,目光审视望着甄艾,没料到这个女人,不声不响却这般有心机,这时候示弱,又把姿态摆的这样低……

瞧瞧锦川心疼的样子,崔婉忍不住冷笑,她还真是小看了她。

“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机会?一个名声不干净的女人,一次机会就能洗白?”

“够了!”

陆锦川再按捺不住,看到她脸色发白的那一刻,他终是伸手把她拉到身边:“你不需要和她说这么多,这是我和你的事,你是我的妻子,谁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也不需要谁来承认这个事实!”

甄艾咬紧了唇,一次次的羞辱,她不是一个没有尊严的人,相反,她骨子里那些承袭自母亲的傲然和清高,让她根本无法忍受。

“嫂子,容我多说一句吧。”

锦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甄艾的态度已经够好,现在的年轻人,几个敢直面自己的过错?更何况,两个孩子现在有心好好相处,这是好事。

“您这些话,说的也太刻薄了一些,怎么说小艾现在是陆家的媳妇儿,两个孩子想好好在一起,我们做长辈的,也不能揪着一点过错就不放。”

“弟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崔婉不情愿,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做不了儿子的主,“也好,我就给弟妹面子,这些事先不提。”

崔婉说着,却是话锋一转:“锦川,还有一件事,你向叔叔的生意重心这几年准备转向国内,我这一次回来,不打算再回法国去,过段时间,你向叔叔和向衡也会一起回来……”

“关我什么事?你们向家的事,不必要告诉我知道。”陆锦川冷冷打断,不耐烦听她再啰嗦下去。

崔婉却反常的耐了性子:“你这孩子,你和向衡都是我生的,怎么和你无关?以后向衡回来,你们兄弟两个齐心协力,总好过外人……”

“我不需要。”陆锦川却是干脆拒绝:“叔叔婶婶,秦至,我们有的是齐心协力的人,更何况,向家的生意

,人家也未必乐意我插手。”

崔婉连着被儿子拒绝,脸上也挂不住:“你就不能听我的话一次?果然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

眼看着两人又要剑拔弩张,甄艾拉了拉陆锦川衣袖,对他轻轻摇头。

眼看话题又要扯到她身上,甄艾实在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陆锦川脸色难看,但看到甄艾小脸煞白的样子,只得敷衍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崔婉眸子锐利钉在甄艾身上,上下游移一番,忽地一笑:“也好……还有,我看甄艾太瘦了,这样的身段……怕是不好生养,该好好调理调理!”

陆锦川差点又要动怒:“姑姑开了药方了,这点不用你费心!”

崔婉一笑:“那好,那我可就等着抱孙子了!”

她的目光落在甄艾的小腹上,一闪而过,却那样的让人不舒服。

及至回了家,甄艾的心情还没能好起来,而更让她郁闷的却是,云卿竟然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到了他们现在所住的别墅外。

甄艾还记得,那天陆锦川说,这些事情他来处理,不要她操心,可如今看来,好像他的善后工作做的也不算太好。

陆锦川不见云卿,云卿却执意不走,陆锦川就对管家发脾气:“她不走,你们不会想办法把她弄走?”

他自来信奉好聚好散,当初也和她说过,与她根本不可能,只是逢场作戏,更何况,若不是被甄艾给气的,这戏也不会有做的机会!

谁知道这女人越来越难缠。

陆锦川自认自己前几天已经和她说的很清楚,钱,房子,车子,他无所谓的东西,给她也就给她了,只要她云卿以后和陆锦川划清界限,她照旧还是那个风光的交际花,他也不会因为自己睡过她,就不许她去攀附别的男人……

如果是个识时务的,现在拿到了实打实的好处,以后还有阳光大道可以走,都该偷着乐了,可却偏偏,这云卿是着了魔了。

“算了,你去见见她吧,说不定是有什么事呢。”

甄艾看他眉头一直皱着的样子,就劝了一句。

她当然希望陆锦川不去见云卿,做妻子的,哪个不希望丈夫对外面的女人心狠绝情?

只是,这云卿显然是有备而来,她这样执拗不肯走,就算是动了粗打发了今晚,以后还是照样是个祸患。

甄艾心里叹了一声,起身上楼:“我先去洗澡……”

“你和我一起。”

“还是不了。”甄艾对他淡淡一笑:“我知道你能处理好的。”

她转过身去,缓步走上楼梯,陆锦川看着她单薄的背影有些寂寥的消失在视线里。

他无法形容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为什么女人该有的那些情绪,在她的身上,永远都看不到?

她甚至,还愿意自己单独去见云卿……

是真的相信他,还是,心里的在意毕竟还没有那么重?

他一个人静默站了一会儿,到底还是点了一根烟,转身出了客厅。

ps:猪哥明天有加更,一万字~~~快来爱我~~~顺便求一下五月份的月票,给猪哥留几张啊~~不想名次太难看(┬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