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4.把自己交付于他——请你,这一生不要辜负我。

“……你别胡来。”她气喘吁吁,心却是高高提着的,月光这么亮,若是什么时候佣人走过来,正好能把他们这行径给看个正着,甄艾可没那么多脸去丢。

“什么胡来?”他舔吻她玉白的耳垂,笑的邪气:“你是我老婆……我亲我老婆怎么了?耘”

甄艾感觉脸颊烫的厉害,秋夜的风明明是微凉的,她却觉得整个人都着火了一般滚烫难受。

想躲开他的亲吻,可他这个人在这方面向来强势霸道又贪心,甄艾躲不开,搞的自己反而狼狈的不得了,干脆就安静下来,任他为所欲为。

想着他顶多也就亲亲,却不料这人实在太放浪,高大挺拔的身子压在她的娇小上,手掌却从她背后腰际衣服下摆那里探进去,直接就摸到了她文胸的搭扣上。

甄艾吓的魂飞魄散,反手就去推他,一双眸子澄亮逼人,瞪着他时却带着羞恼:“陆锦川你发什么疯!踝”

他正在兴头上,哪里舍得离开怀中的香软,粗喘着压制着她的身躯,滚烫大掌却将她箍的更紧,他低头,咬她娇小的下颌:“怕什么?都知道我们在这儿,谁敢过来?”

他就是想要她,恨不得就在这里把她给就地正法!

甄艾死命的反抗,“不行!陆锦川!绝对不行……”

他从不知道这个小女人骨子里还有小野猫的一面,这样连踢带打的竟然要他有些招架不住。

知道她骨子里保守,如果他真的要这样打野战,她一定会恨死他!

为了以后的长远幸福,也为了赶紧安慰一下屡屡受挫的小小少爷,陆锦川只得压了欲火,把她从怀中放开。

“流.氓!”甄艾狠狠啐他一口,眼眸亮的摄人:“我说你怎么忽然这么好心带我回来消夏园小住!原来打的这样主意!”

一定是因为婆婆在家,他想要耍流.氓也不能尽兴,所以才把她给骗了出来,亏得她上午还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我打什么主意了?”陆锦川特别怀念她牙尖嘴利的时刻,比起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甄艾,这个要鲜活的多了!

“亲自己老婆就成流.氓,那全天下男人都是流.氓了!”

他笑的太坏,嘴角勾起来一边的样子,邪里邪气的,甄艾才不搭理他的狡辩,狠狠瞪他一眼,扭身就要走:“消夏园空房间多的是,客房里布置的也不差……”

“你敢……”

陆锦川从后面捏住她的手腕:“敢让老公去住客房?”

他干脆利落的又把她给按在树干上:“我看还是就在这里直接把你就地正法好了!”

“陆锦川!”

甄艾真是要被气死了,可她跺着脚发脾气的样子,在他眼里也是一种饱含情趣的可爱。

忍不住俯下身子,贴在她耳畔轻喃:“……夫妻之间性.爱和.谐是有助于身体健康的,姑姑可是这样和我说的……”

“胡扯!”甄艾简直要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了:“我不和你说了,你这人满肚子都是坏水……”

“我就是对着你才这样……”

闹到了房间里,甄艾好容易把他赶出浴室,方才能安安生生的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那家伙不知道在哪里泡了澡,裹了条浴巾大剌剌的躺在她的床上,枕着她的枕头,盖着她的被子,一双墨色晕染一般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仿佛已经把她给看的精光了。

“谁让你睡我的床!”甄艾气急,甩手就把毛巾往他脸上丢过去。

“哎呦!”

毛巾堪堪砸在他脸上,竟是没躲开,陆锦川大叫一声,然后捂了眼惨叫着在床上打起滚来。

“你少用这招骗我!”甄艾才不上当,也不看他演戏,直接走到一边吹头发。

却好一会儿都不见他过来***扰,甄艾到底没忍住,关了吹风扭头看他,却见那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窝在她的床上,一只手捂着眼,脸上的表情却是隐忍的痛苦。

“打到眼睛了?”甄艾放下吹风,走过去几步,小声询问了一句,却有些懊悔。

刚才的毛巾沾了水沉甸甸的,要是真的打到了他的眼睛,怕是痛的不轻。

陆锦川也不说话,只是对她摆摆手。

甄艾心里信以为真,就有些慌神起来,赶忙凑过去想要看他伤的怎么样:“给我看看,是不是痛的厉害……”

她掰开他的手指,想要看清楚,陆锦川却捂着眼睛不松手:“你别管,我没事儿……”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仿佛还带着鼻音,甄艾吓了一跳,这人不会被她给打哭了吧!

“陆锦川……给我看一下!”

甄艾却倔强劲儿上来了,死活掰着他手指不肯松开。

仿佛他拗不过她,只得放下了手,甄艾低头凑过去看他微红的眼角:“……还真是有点红……”

她话音还未落,一具结实滚烫的男人躯体却把她整个人给压了一个结结实实。

“陆锦川……”

男人干脆利落的攥住她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然后从上往下俯视着她:“才刚结婚,就想谋杀亲夫了?”

“骗子!你就会骗我!”

甄艾气的眼睛发红,这该死的男人每一次都能把她给骗的团团转!

她难道就那么好欺负?就活该每一次被他当成猴子一样戏耍?

“我哪里骗你了?”陆锦川指一指眼角,那里果然红的厉害,他惩罚似的低头咬她白嫩嫩的脸颊一口:“下手还真狠啊你!真把我打出个好歹来,你下半辈子怎么办?”

“陆锦川……”甄艾被他咬的这一下有点痛,眼泪忽地就涌了出来,把陆锦川心疼的赶忙把她抱在怀里又是哄又是亲:“……好了好了,是我不好……”

“我不要和你睡一张床!”

甄艾的嗓音里还带着鼻音,两个人都刚刚洗完澡,陆锦川和没穿没区别,甄艾的浴袍也是短的顾上顾不到下。

乱了一阵,她都要走光了,赶忙扯了被子盖住自己,一双翦水双瞳从被子上偷偷瞄他,却带着微嗔的怨气。

“今天恐怕咱们俩谁说了都不算了……”

“为什么?”

甄艾有些不明白,大眼睛里藏着询问,眨巴眨巴望着他,那是一种她不自知的清纯诱惑,要他忍不住的下腹紧绷,而原本就高高抬起头的小小少爷,更是嚣张的不可一世,连浴巾都支了起来。

“你摸摸就知道了……”

他的声音里染了***的暗哑,掌心更是滚烫灼烧,甄艾心里察觉到一丝不妙,可微凉的小手却已经被他抓住按在了那硬的如铁的巨大上。

“不要脸……臭流.氓……”

她慌乱的想要抽回手,陆锦川哪里肯放?倾身把她压下去,浴袍的带子却已经被他伸手拉开。

甄艾柔软却又凸凹有致的娇小身子,就那样横陈在了他的眼前。

消夏园的装潢是十足的中国风,甄艾的这一间闺房,就犹如古时候的大家小姐一样,尤其是这一张床。

传了那么多年,母亲说,外婆小时候家里就有了,是江南的匠人们,做了整整三年才完工的。

宛若一栋小房子的大床上,鸳鸯戏水的枕巾红的犹如女儿脸,身下的薄被是碧色的天水荷叶,她的肌肤白的犹如骨瓷,而乌发和长眉却是墨色晕染,唇被贝齿咬到微红,恍若枝头成熟的果子,等着他的采撷,而那峰峦之上的粉色两点,更是要他***蚀骨的温柔乡。

“甄艾……甄艾……”

他呢喃着她的名字,拉长的尾音是缱绻在舌尖上的旖旎,甄艾羞的红了脸,想要遮盖住自己的身体,可他却怎么都不肯?

她只能闭了眼,长睫慌乱的翕动着,那不安,像是双腮上渐渐弥漫的嫣红,入骨入肺,让人心动。

“别怕。”

他轻吻着她的锁骨,柔声的轻哄,她的眼睛却湿了起来。

青春期对情事刚刚懵懂的时候,不是没有偷偷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脑海里总是那个清俊温和的男人,她的清远哥哥,就算在梦中,也是温柔的让她动容。

这一生或许从来没有想到,竟会有一天,她在自己的闺房里,身旁的那个男人,是她从来最讨厌的那一类。

答应嫁给他的时候,为自己做过心理建设,他将成为她的丈夫,这一切,该是顺

理成章,可真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心里忐忑。

他的手掌拢住她的柔软翘挺时,她的脑海里却无法自持的总会想起那天那个拿着漂亮性感文胸的云卿。

也许她再怎样的淡然,骨子里也不能免俗,她在意云卿的存在,那么那么的在意。

“陆锦川……”

她叫他的名字,眸子里却落下泪来:“我没办法……”

她哭的有些哽咽,没办法接受她的丈夫,不久前还在别的女人身边,做着如此刻这样亲密无间的事情。

“怎么了?”他的眸子里满是***,却在她的眼泪下,生生按捺住,手指从她的胸前游移开,落在她单薄的肩上,轻轻拍着:“甄艾,你到底在怕什么?”

她长长的睫毛蝶翼一样垂下来,在几乎透明的脸颊上投下浓密的阴影,心里那些话,像是快要破茧的蝴蝶,蠢蠢欲动。

“我不知道,我没办法,你有那么多女人……”

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口,泪不停的往下掉,把他的心都淋湿了:“……我劝过自己,可是还是没办法,陆锦川……”

她抬起头看他,湿漉漉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情绪:“我以为我不介意,可是不行……”

“甄艾……”他喟叹一声,把她的身子捞起来抱在怀里,两个人不着寸缕的贴在一起,是亲密无间的姿势:“你能这样说,我之前多少怨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他抚了抚她的头发,诚恳的剖析自己:“我从前是个欢场上的浪子,你若要介意,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介意的过来,是,我不否认,你和宋清远跑了之后,我生气,在外面胡闹过,和云卿,也是真的有那种关系,我不骗你,哪怕你接受不了以后再不理我,我还是不会隐瞒这些,只是甄艾,我今儿就给你保证,你和我好好儿的,我陆锦川以后就你一个女人,但是前提,你别再整这么多糟心的事儿出来气我……”

“我气你?明明是你,总是欺负我,从第一次见面就欺负我,一直到现在……”

她哭的气噎,捏了小拳头狠狠捶他。

她这么一点力气,对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一样,陆锦川也不当一回事儿,干脆就当作按摩了,“好,好好,是我欺负你,都是我不好,那今晚换你欺负我……”

“你想的美!”甄艾扭身从他怀里挣开,卷了被子滚到一边,只让自己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你睡另一个被窝,不许碰我!”

“你才想的美!”

别的时候陆锦川都可以纵容她,宠着她,但是这次,他还非得强势霸道一次了。

甄艾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被子又被他给扯开,“陆锦川……”

“乖……小艾听话。”

他倾身而下,直接吻住了她嫣红的唇,四目相对那一刻,她从他眼眸中看到那么明显的炽热欲.望,那是最真实的,毫不掩饰的,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渴望。

她是初次,所有的反应都是生涩的,但却那么敏感。

他的手指拂过哪里,她的哪里就会变的滚烫粉红,那一具原本白的如瓷的身躯,此刻绯红密布,却是别样的诱人。

她很害怕,整个身子都在瑟瑟的抖,陆锦川不停的吻她,含了蛊惑的声音在她耳畔缠绵旖旎:“别紧张……小艾,小艾……看着我。”

看着此刻亲吻你的人是谁?看着此刻,与你最亲密无间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告诉我,谁在吻你,甄艾……”

她的眼眸里满是潋滟的水汽,这样亲密的接触,早已要她羞的全身绯红,连那一双白玉一般的耳,也是红的珊瑚珠一样娇艳欲滴。

尖细的手指用力的攥住他紧绷结实的手臂,指甲戳在他的皮肉里,锐利的疼,却犹如最烈的春.药,他的眼眸渐渐的红起来,身下的昂扬已经濒临爆发。

“甄艾,告诉我,我是谁?”他的舌尖采撷她胸口颤巍巍的果实,要她整个人都哆嗦着颤抖着几乎哭出来:“锦川……陆锦川……”

她念他的名字,用颤抖破碎的声音,却是最迤逦委婉的腔调。

“甄艾……”

他的手掌拢住她娇嫩的ru,将脸埋在她雪一样的胸口,沉下身子,挺进她的滚烫柔软。

可她那么的小,那么的娇弱,他的尺寸又实在太过于可怕了一点,竟是怎样都不得进入。

她却已经痛的掉下泪来,手指尖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整个人都在颤:“陆锦川,陆锦川……我疼……”

知道她娇弱,也知道她这样骨架娇小的女孩儿第一次一定会吃点苦头,可到了这样的时刻,再多的心疼也实在抵不住对她的渴慕,他想要她,迫切的想要她,他要占有她最宝贵的,从此要她成为他的专属,再也无法逃开。

“忍一下,小艾……马上就好了……”

他的额上滴出汗来,她痛,他却是比她还要难受,明明已经渴望到想要不管不顾侵占她的地步,却偏生还要拼命的克制,陆锦川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难受过!

他试探着进入,她痛的几乎痉.挛起来,哭的一脸眼泪,声音都嘶哑了:“陆锦川……你别进来……我疼死了……”

他只得停住,灼烧紧绷的那处几乎憋的快要爆炸,可她哭成这样,他怎么都没办法继续。

“陆锦川你出去好不好……”

她哀求他,疼的脸色都发白了,唇也有些微白的颤抖,陆锦川眼眸亮的摄人,全身肌肉都紧绷如石,结实手臂上,血管都绷紧凸了出来,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他哑着声音劝哄:“小艾……再忍一下。”

他缓慢撤出,滚烫的唇却沿着她玲珑的曲线一路向下,直到覆在她最私密害羞的地方。

“陆锦川……”

她惊的几乎叫出声来,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要她整个人被抽去了筋骨一样软的如水不能动弹。

魂魄仿佛都已经出了躯体,她死咬着嘴唇,却还是能模糊听到断续破碎的呻.吟……

那是她发出的声音?她几乎不敢去想,那样羞人的声音,是从她口中发出。

抬手想要推他,可手指尖都软的没有力气,脸颊发烫的厉害,忍不住用冰凉的手背去贴在脸上,酥.麻的感觉一浪一浪的侵袭着她,她再忍不住,手指cha进他浓密的乌发中,终是抽噎着哭出来:“陆锦川……陆锦川……”

那样陌生的感觉,是平生从未体尝过的美妙。

而那颤栗的余波还没有完全消逝,却有更重的刺激再一次袭来,他微湿的健硕身躯压在她的身上,而那早已受尽委屈的小小少爷终是借着方才的余韵得偿所愿。

身上的男人还未来得及舒服的叹一口气,紧跟着来的紧致和收缩却差点要他缴械投降!

“天!宝贝儿你放松点……”

陆锦川深呼吸几次,微微平复了一下自己,低头咬了她的耳垂说着羞人的情话:“怎么这么紧……你是想要我的命吗?”

甄艾一双眼眸早已迷离,重重刺激要她魂飞魄散了一般,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潋滟着双瞳迷茫看着他,湿透的黑发贴在她雪白脸颊上,却美的让人心悸!

他沉下身子,复又重重挺进,甄艾感觉到撕裂的疼,指尖失控的在他手臂上划出几道长长血痕:“陆锦川……”

她哑着嗓子唤他名字,泪雾迷离之中望着离她那么近的那一张脸,不要辜负我,这一生,请你,不要辜负我。

ps:还是被吃掉了,好吧,早吃晚吃都是吃,先甜一甜吧~~~求爱抚啊~~不然还要虐的,哇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