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3.你闺房里的床足够大呢。

“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蛊惑了锦川!只是若我是你,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早已一头碰死,你若是和锦川解除夫妻关系,我们陆家也不计较你的过去,但若你再纠缠不放……”

“管家!耘”

陆锦川怒不可及,薄唇锋利的弧线已经隐含怒火,他冷冷一笑,眸光森寒望向崔婉,一字一句,却是不留情面:“以后没我的允许,闲杂人等谁都不准进我陆家的大门!现在——好好儿送向太太出去!”

管家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崔婉怒极反笑,陆锦川待她一向不亲近,但这样毫不客气的下她面子,却是头一次。

都是因为这个甄家的小狐狸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蛊惑了她崔婉的儿子踝!

只是如今儿子正在兴头上,护她护的厉害,她少不得暂时忍了这一口气,待以后找到机会,她必须要替儿子清理门户!

“我生的好儿子,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就要赶我出去,我倒是要问一问陌锦年,她怎么教导侄子的……”

崔婉捂住脸啜泣出声,指了身边的人就要打电话回去陆家……

“向太太闹够了吗?”

“锦川……”

甄艾却是适时的拉住了他的衣袖,她微红的眼望着他,对他轻轻摇头:“算了……”

天已晚了,若真是这样让婆婆离开,不管究竟谁对谁错,她和陆锦川都免不了一场非议。

中国人最重孝道,尊崇的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就是再怎样错的离谱,做晚辈的若是忤逆不孝,也要被人诟病。

崔婉就是说话再难听,对她再不客气,她这个媳妇,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婆婆被赶走。

更何况,如今的陆家不知被多少人给盯着,说穿了两个字——名声,束缚着所有的人,毫无办法。

陆锦川洗了澡出来,甄艾还坐在书桌前发呆。

“不开心?”他自她身后环住她的身体,沐浴后身体上清冽的味道扑面而来,将她整个人环绕包围。

甄艾摇摇头,淡淡强笑:“没有。”

“去洗澡?”他的眼眸里有了升高的温度,甄艾却打不起精神,她推开他的手,站起身:“我去客房……”

虽然知道了宋清远设的那一场骗局,虽然她还是干干净净,可两人之间,那些无形的隔阂,却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消弭干净。

如果宋清远没有骗她,他还会不会转变态度?更何况还有云卿……

他身边的那些女人,逢场作戏也好,真心喜欢也罢,又该怎么办?

他看着她站起身,有些疲惫的脸上透出几分的落寞和无助来,他知道他们两人的问题还有很多,可是他希望,所有的事都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

他喜欢她,心里有她,如他们从前所说,他是愿意好好经营与她的婚姻的。

“甄艾,我们谈谈。”

他拉住她的手,两人干脆在地毯上坐下来,面对面望着彼此。

甄艾只是看他一眼,就低了头,不见到还好,见到了,就会去想那些不能想的画面,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这样温柔?

他握着自己手指的那一只手,握着别的女人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温度?

那样美的云卿躺在他的床上的时候,他的唇是不是也缱绻的拂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想起这些,头都要炸裂了一样的疼,却无法问出口。

至远至近东西,至亲至疏夫妻,有的时候原本看起来最亲近的两个人,却反而有很多的话,却怎么都没办法对最亲的那个人说出口。

“我很累……”

她又想逃避,眸光躲闪着就要起身。

说起来她身上的很多地方,都和母亲一样,不爱去解释,不爱去问,也或许是如此,当年母亲才会一个人郁郁而终,至死都没有对父亲问出口,为什么会背叛他们的婚姻?

她们都是不爱将心里话说出口的人,也或许是因为面对陆锦川,总是感觉还没有到那种彼此无条件信赖的地步。

“你如果一直这样什么都不说,甄艾,我问你,我们之间再怎样继续下去?”

他不许她动,强势霸道的将她桎梏在自己面前:“甄艾,我们是两个独立存在的人,我没有办法在你什么都不说的情况下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心里想什么,重要吗?”

甄艾有些迷茫的望着他,在他的心里,她这个妻子,甚至还不如他的情人位置重要。

“你会在意吗陆锦川?”

她笑,那笑容里的落寞却让人动容,她不是喜欢情绪外露的人,就算难过的时候,也多是强忍着。

“甄艾,你以为我是闲的太无聊才会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是无事可做才和你结婚玩一玩?”

“那么你外面那些女人呢。”

她笑容淡淡的,却透着萧索的味道:“陆锦川,她们又是什么?”

“以后没有她们。”

他只是这样简短一句话,却并不解释太多,甄艾抬起头看他,“云卿呢?”

陆锦川有些讶异:“云卿?”

她怎么知道云卿的存在?随即却又释然,也是,之前因着和她闹别扭,与云卿在一起根本是光明正大从未曾避讳过,她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对啊,云卿,那么美丽的一个女人,谁都知道她是你最宠爱的……”

甄艾咬了咬舌尖,锐利的疼袭来,她不想问的,却还是忍不住:“甚至连我的消夏园,你都给了她……”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他蹙了眉,有些讶异的望住她:“我怎么可能给她?”

“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你见过她?她来找过你?”

他的表情腾时就变了,眸子里的愠怒根本掩藏不住。

甄艾觉得自己的心脏被针刺着一样的疼,要她死死掐紧了掌心方才能控制住自己快要失控的情绪。

“见过,我和安安一起逛商场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她……”

她不想再说下去,这算什么呢?一个做妻子的和自己的丈夫谈论他的情人……

她就算是再罪该万死,再下贱,也不该承受这样的屈辱。

陆锦川眼眸暗沉,片刻之后,他方才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鬓发:“我知道了,这些事你别管,我来解决……”

“你想怎么解决?”甄艾将他的手指轻轻推开,“算了陆锦川……”

她所求的并不多,只希望以后的日子可以简单一些,又何必,一定要让两个人的相处,变的这么艰难呢?

她可以做一个聋子瞎子甚至哑巴,不去管他的任何所作所为,只要不争吵,没有打骂,这样的婚姻相处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时间不早了,先不说这些事,你先休息,对了,中药还要喝掉。”他站起身,静默看了她一眼:“我去睡客房,你好好睡一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他说完不再多做停留,转身出了卧房。

甄艾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房间里瞬时就安静了下来,她却依旧盘膝坐在地毯上。

眼前总是出现他方才的神情,在她提起见过云卿的时候,他的惊讶和愤怒。

他是在愤怒什么?担心她这个做妻子的会欺负他美丽动人的小情人?

不知怎么的,许是对于其他的女人她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所见过的,听说最多的也是云卿,她的心里,怎么都绕不开这个人,想起来都会觉得心脏上沉甸甸的压着什么,甩都甩不脱。

一个人躺着,却是大半夜都在失眠,那么怀念山里的岁月,从来不知道睡不着是什么滋味。

那么多的事要处理,那么多孩子要关心,她的心里装满了事,也就没有功夫来伤春悲秋,而一旦回到宛城,回到这些漩涡的中心,疲累的感觉纷沓而来,让她恨不得能插翅飞走,逃离这里……

只是,到底她的头上还顶着陆锦川妻子的名头。

甄艾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仿佛是天亮的时候,隐约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她睁了睁眼,又睡了过去,而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铺满了卧房的木地板,那样温暖明亮的光芒,让人昨夜黯淡的心情,仿佛也好转了起来。

她坐起身,下

床去洗澡,出来吹头发的时候,陆锦川推门进来了。

秋日天气暖和,他穿烟灰色的针织衫,休闲的仔裤,那么高大英俊的男人,偏生却是慵懒不羁的气质,只是,在他的身上,那些狂浪也变的不再让人讨厌。

“中药喝了没有?”他问,目光却停留在她浴后皎洁白皙的脸容上。

甄艾有些许的不好意思:“我刚睡醒……”

转而想到什么,慌地转身询问:“妈呢?”

陆锦川听她提起崔婉,脸色就变的不好看,他懒洋洋坐下来,把玩她卡头发的夹子,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犹如骨瓷一样的色泽,完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理她做什么,快点穿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不好吧。”甄艾也不太想和崔婉打交道,只是,她到底是他的母亲,再不想,也不能。

“什么好不好的,我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

甄艾就低了头梳头发,不再开口。

他总是这样强势,不过,随便他吧,反正她从来也不是一个喜欢自己做决定的人。

“你别多想,我的意思就是你不用理会她,她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反正过几天她就走了。”

见她似乎不高兴的样子,陆锦川放了手里的东西,走过去给她擦着湿发,解释了一句。

“我自己来。”甄艾把毛巾拿过去,拿电吹风吹干了发梢,打开衣柜找出门的衣服。

“我给你挑。”

他从前最厌烦陪女人逛街,真是搞不明白哪里来这么好的兴致,买衣服竟然能买一天都不觉得累,可现在却觉得,给甄艾挑衣服,让她穿的漂漂亮亮的,也真是一件十分让人愉悦的事情。

今天天气比较暖,他又喜欢她穿裙子。

层叠的浅灰色纱裙,长到脚踝,和他的上衣色调吻合,他选出来放在一边,又选上衣,他穿的休闲,她自然也该是这种风格,就挑了套头的浅色毛衫,搭配一双圆头的平底鞋。

她人比较瘦,这样层叠的纱裙穿在她身上一点也不显臃肿,反而依旧仙气飘飘的感觉,只是不穿高跟鞋的她,站在他面前,才刚到他的下巴。

陆锦川却喜欢这样的身高差,他只要低下头就能亲到她的额头,而这样抱着她的时候,也是恰好的舒服。

时间不早不晚的,干脆就去茶餐厅,中式的粥和小汤包子,店里也有西点,做的十分漂亮的样子,他琳琅满目的点了一大堆,看的她直摇头。

“别点这么多,吃不完浪费。”

想到山里的孩子们,吃到白米饭都是开心的,甄艾更觉得心痛。

“没事儿,你每一样都尝一尝,哪个好吃就吃哪个。”

甄艾却不这样做,只是喝了粥,又吃了两个小小的汤包,陆锦川是从不吃点心的,把她剩下的汤包吃掉,别的都没有动。

甄艾让店员把余下的食物打包,“……我们可以把这些没有吃过的东西拿出去给那些乞讨的人。”

商业步行街上,乞讨的残疾人很多,不管真假,只要能帮到一个需要帮助的,也算是做了好事。

陆锦川站在路边,看着甄艾走向一个乞讨的断了腿的小孩子。

她把那些精美的盒子打开,莞尔轻笑的望着那个孩子,她蹲在那里,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弄脏了她也不在乎。

陆锦川微微的眯起眼,阳光那么的浓烈刺眼,他却觉得只有他的女人是最醒目的存在。

他喜欢她,喜欢她的模样,喜欢她的性子,喜欢她那一颗柔软的善良的心。

她把点心分完,方才转身向他身边走。

人群之中,那个有着长长黑色头发的女孩儿,没有化妆,却依旧美丽,她走路的动作十分轻快,陆锦川忍不住的迎过去,握住她的手。

仿佛他慢一步,她就会在明媚的阳光下,犹如小美人鱼一样变成泡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我们去哪里?”

上了车子,甄艾忍不住询问,想到婆婆还在家,他们出门的时候,婆婆站在花园里远远看过来的目光,甄艾就觉得犹如芒刺在背。

“你之前不是说想回消夏园看看吗?我们今天就回去,在那住一星期。”

他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着,因为阳光太烈,他戴了墨镜开车,视线也直视着前方,甄艾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蓦地,一颗心也跟着暖了起来,仿佛是因为……今天的阳光吧。

不过才三个月没有回来,可在看到消夏园的围墙上爬满的那些绿色时,甄艾还是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来。

她几乎是小跑着到了铁栅门那里,等着佣人开门的间隙,就扒着栅栏踮着脚往里面瞧。

秋天的消夏园格外的美丽,虽然它的名字已经昭然若揭了它的意义,但是甄艾却最喜欢它的秋天。

母亲喜欢木樨花,园子里多是桂树,秋天一到,香飘万里,晚上入睡的时候,仿佛都是和花香一起。

园子的中央是一个小小的人工湖,却通着护城河,一年四季的活水,夏天有荷花,秋天却只剩下枯荷,甄艾向来是不许佣人清理的。

红楼梦里黛玉喜欢那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她也喜欢。

到了下雨的时候,坐在二楼的栏杆那里,望着湖面上的雾气腾腾,听着几点雨打残荷的声音,仿佛整个人都静谧了下来。

她的少年时光,青春的美好和惶恐,期待和寂寥,都融入这一步一景之中,是她的毕生难忘。

三个月没有回来,幸而这里面依旧如往日一样整洁,她出嫁前的闺房还保留着原貌,想到晚上又要住在这里,甄艾的激动一直没能平复。

“既然喜欢,咱们就在这里多住几天。”

甄艾心里感激,虽然希望一直长久的住下去,可也知道这几日时间已是难得。

消夏园位置偏远,陆锦川每日都要去公司,实在太过于不方便。

“能住一周就够了。”甄艾的手抚在木樨花的树干上,树木的纹路那样深刻,她心里忍不住生出怅惘的情绪来。

这是母亲最后的归宿,是她想要永恒留住的所在,这个愿望,不知道是否可以实现。

晚餐是在园子里的凉亭吃的,有一道鱼,是用园子里湖中养的鱼所做,十分的鲜美。

饶是陆锦川这样不爱吃鱼嫌麻烦的,也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甄艾就十分的骄傲:“我们这里的鱼是一绝,没有人不喜欢的,我妈那时候常常给我做,你今天吃的,还不及当时我吃到的三分之一好吃,只是可惜……”

可惜再也吃不到了。

甄艾提起往事,情绪就有些低落,陆锦川搁了筷子,牵着她在园中散步消食。

直到月到中天,她的心情渐渐的好起来,他方才拉着她往回走:“……我刚才问过佣人了,这里的客房十分简陋……”

甄艾扭头看他,灿烂星子下,她的眸子却是比星子还要亮:“在山里的时候,你不是地铺都睡了吗?”

他就笑,笑起来的模样有些坏,却又迷人,他直接屈身靠近她,把她就近按在身边的一棵大树树干上,甄艾感觉到他滚烫的气息逼近,有些慌乱的侧过脸去:“陆锦川……别,有人……”

他已经含住了她的嘴唇,轻轻吮吻,声音性感的带着沙哑,侵袭着她的耳膜:“地铺吗……我看你闺房里那一张拔步床特别的大,就算是我们两个睡在上面打滚儿也足够了。”

“……你别胡来。”她气喘吁吁,心却是高高提着的,月光这么亮,若是什么时候佣人走过来,正好能把他们这行径给看个正着,甄艾可没那么多脸去丢。

ps:我在考虑要不要炖本文的第一次大肉,快点都来爱我~~给我开船的激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