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81.小艾她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呢

许是在山里日子清苦,营养跟不上,昨天又刚去溪里洗了衣服,回来时还淋了雨,所以今天发作起来,简直痛的快要了她这条命。

甄艾拿了卫生棉和干净的内.裤,暖壶里还有一点热水,她凑合着清洗了一下,换了干净的衣服,却还是没有觉得好受一些耘。

电饭煲里有昨天剩下的粥,甄艾按了煮饭键,喝一点热粥会好一点。

秋雨下的不停,隔着窗子去看外面灰蒙蒙的天,原本这个时候该来学校的孩子们,却还是不见踪影。

老校长说,如果雨一直下,孩子们不能来,基本上就要停课了。

甄艾挂心着孩子们的课程,山里的孩子,原本课业上就很薄弱,功课落下这么多,到时候考高中的时候怎么办踝?

本来家长们都不愿意孩子念书,好几个学生都是她和老校长还有另外一个老师去家访,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家长才答应孩子继续上学的,到时候考不上,怕是都要回家务农。

甄艾心急如焚,偏生身体格外的不争气,小腹里仿佛坠了铅块一样,要她蜷缩着弯着腰,直不起身子来。

再撑一下,最难熬的前两天过去就会好起来,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也幸好孩子们今天都不来,不然,还真是没办法去给他们上课。

电饭煲里的粥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甄艾想要下床,可不过刚一起身,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她手指胡乱抓着想要拉住什么,可却只触到了冰凉的空气。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有人不停在喊她的名字,甄艾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有人在喂她喝热水,温热的液体涌进体内,好似疼痛缓解了一些,可不过片刻,那痉.挛着的疼却又袭来,甄艾忍不住的呻.吟出身,额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

女医生皱皱眉,“经血一直下不来,所以她才会疼的昏过去,我们这里设备太简陋,还是送到县里去吧。”

甄艾一直都有这些毛病,母亲去的早,没有人教导她这些,那时候来了例假,她什么都不懂,以为是很丢脸的事情,只敢一个人偷偷的哭,也不知道忌冷水,也不知道不能洗头发,所以落下了病根,每一次来例假几乎都痛的只能躺着。

后来宋清远不知怎么发现了她的毛病,找了中医给她开药,断断续续的喝了两三年,方才好了很多,也是因为如此,她断了药,大意起来却没料到这一次会发作的这么厉害。

而且,经血一直下不来,污血憋在体内,再这样耽搁下去,她非得活活疼死。

“这可怎么办?不要说咱们没车子,下着这么大的雨,山路这样难走,有车子也很危险啊。”

老校长急的不得了,甄艾来这里快一个月,又肯吃苦又能干,对孩子们好的不得了,谁不喜欢她?老校长也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疼着呢。

还是另外那个男老师脑子转的快:“我看小艾家里条件很不错的,对了上次不还有人来送东西给咱们吗?听说是她老公的人,不然我们联络小艾的老公吧……”

甄艾很少提自己的私事,山里人淳朴,也不多问,谁都没有多想她跑来这里支教的原因,自然也不知道她和陆锦川之间的那些嫌隙。

直到翻了甄艾的手机,方才发现她存的极少的几个电话里,根本就没有她老公的。

老校长无奈,只得给她联络比较多的那个号码打电话。

陆成接到甄艾的电话,听到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说着蹩脚的普通话时,简直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当时就急的声音都变了。

挂了电话就往陆锦川的办公室冲,他这会儿正在开视频会议,陆成也顾不得那么多,推开门就直接开口:“少爷,少夫人出事了……”

陆锦川戴着耳机,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是看他脸色惶急的很,他取了耳机,视频还没来得及关:“发生什么事了?”

“少爷,是少夫人那边学校的校长打来电话,说少夫人一直昏迷不醒……”

陆成话还没说完,陆锦川却已经蹙了双眉沉了脸,他扔下耳机疾步就向外走,视频对面的几个董事面面相觑,却是赶忙识趣的关掉了视频。

陆锦川一直冲到门外,方才有些微微回神:“陆成,你仔细,给我说清楚,她到底怎么了!”

“打电话的人说的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少夫人大概是生病了,一直昏迷不醒……”

“准备车子,快!”陆锦川一边吩咐,一边拿了手机去拨甄艾的电话。

“有没有医生在,她到底是什么情况?”陆锦川整个人已经冷静了下来,他现在再着急,也没有用,不如先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然后他这边直接从县城调派医生过去,也能节省大部分时间。

“……月经不调,经血一直不能下行,所以才会肚子痛的昏厥过去……没有药,也没有设备……我只是个普通医生,头痛感冒还能看一看……”

那个女医生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听筒那端的男声,沉稳而又有力的传来,让她有些慌乱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女人中很多见,现在的人体质差,又贪爱吃凉的,痛经的女孩子比比皆是,只是甄艾这一次发作的比较厉害罢了。

“我明白了,麻烦您先帮我照顾着她,我很快就会带医生过去。”

陆锦川挂了电话,直接吩咐陆成:“……离那里最近的县城医院最好的妇科大夫,务必现在第一时间赶过去,陆成你现在就去安排。”

他说完,又打了电话,席佑晨家中是医药世家,他亲姑姑是妇科方面的圣手,陆锦川与席佑晨自小一起长大,也随着他称呼席蔓菁一声姑姑,他亲自开口央求,席蔓菁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陆锦川亲自开车过去接了席蔓菁,“姑姑,这次要辛苦你跟我跑一趟了。”

“锦川的事,姑姑怎么会拒绝?”席蔓菁年过五旬,没有子女,对席佑晨视若己出,也非常的喜欢陆锦川,这几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和自己的也没什么区别。

席蔓菁听了陆锦川的描述,不过略一沉思,吩咐助手带了医药箱,就上车来:“具体情况,还要我见了她才知道,不过你放心,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陆锦川一直吊着的那颗心,这才稍稍的放下来了一些。

身为一个男人,自然不知道普普通通的生理期也会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可是,那个女人她自己,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

陆锦川想到她那张总是沉静倔强的小脸,只觉得心口里憋着一股酸胀的滋味儿,她从来都是这样,什么都不肯说,不管是委屈,还是疼痛,宁愿烂死在她的心里,也不会吐露一个字。

车子驶到山脚时,雨下的越发大了起来,视线受阻,车子不敢开的太快,陆锦川心急如焚,却也不能表露,只是坐在那里挺直了脊背,一双手却不受控制的紧紧攥了起来。

席蔓菁看着他紧锁的浓眉,不由得抿唇一笑:“锦川,是不是心里很担忧?”

一个人有担忧在乎的东西,才有人情味儿,才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的人,席蔓菁从前一直认为陆锦川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因为,他从来不会打心眼里去关心一个女人。

陆锦川回眸,“姑姑,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有些女人会这样倔强,遇到什么事情,从来都不愿对别人开口。”

“那个别人,是不是也包括身为丈夫的你?”

席蔓菁看看面前的男人,年轻,英俊,他的人生路还有那么的长,真好,年轻真好,还能去爱,真好,不像是她,失去了毕生的最爱,活着,也仅仅是活着罢了。

陆锦川沉默不语,只是浓眉锁的更紧,而眼眸里的光芒,也有了微微的黯淡。

“锦川,如果一个人足够的信任你,而你,也给予她足够的安全感,她会对你有所隐瞒吗?”

席蔓菁笑的很柔和:“我看得出来,你对你的小妻子还是在乎的,锦川,人活一辈子,遇到喜欢的人太难了,你可不要像姑姑这样,只能一辈子遗憾。”

陆锦川有些动容,席蔓菁的眼睛有些微红,可岁月长期的侵蚀,她已经淡然了很多,并没有像年轻时那样,提起来就会掉眼泪。

席蔓菁的丈夫,和她一样都是医生,二十年前作为国际救援队的队长远赴非洲支援友国,在战火中永远长眠在了那一片土地上。

而他临走的时候,席蔓菁正在和他闹别扭,赌气没有送他,最后的回忆,留下的永远都是遗憾和痛惜。

“姑姑,您不知道。”陆锦川轻轻摇头,窗外的雨雾渐渐小了,视线也逐渐的清晰,大山里的一切,如梦一般的缓缓浮现。

陆锦川唇角的笑意那么淡:“她不爱我,不,她根本都不喜欢我。”

所以,没有用,完全没有用的。

“那么,你努力了吗锦川?”

席蔓菁轻轻的问,你努力过吗?为了你喜欢的那个人,真正的,用心的努力过?

*************

席蔓菁让众人避出去,在给甄艾做了一番检查之后,要她脱了上衣,然后伸手按在她小腹上。

“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席蔓菁自有自己的一套按摩手法,她的手指柔软而又有力,按在甄艾小腹上几处穴位上轻轻揉动,渐渐的,那一团蕴积在小腹深处的寒气仿佛渐渐的消散开来,有怡人的暖弥漫全身,甄艾只感觉身下一热,一直淤积在体内的经血,终于下行流出,甄艾忍不住舒服轻叹,席蔓菁慈爱一笑:“小姑娘不知道保养,再耽搁下去,以后还有苦头吃。”

甄艾有些不好意思:“辛苦您这么远跑来……”

席蔓菁不让她起身,按着她躺下去:“再多躺一会儿,我让锦川给你灌了暖水袋,你睡一会儿,起来把我带来的中药热热的喝一碗下去,这几天就不会疼了。”

甄艾乖顺的点头答应,肚子里的疼痛缓解,人的精神就松懈了下来,柔软温暖的被窝里躺着,睡意就逐渐的袭来。

陆锦川拿了暖水袋进来,席蔓菁给他使了个眼色,自己却出了房间。

甄艾听到他的脚步声靠近,闭着双眸,睫毛却微微颤了颤,藏在被子下的手指微微蜷缩,攥紧,心跳仿佛也开始加快。

“给,先暖暖肚子。”

他把暖水袋塞进她的被子里,温暖的感觉隔着薄薄衣衫贴住肌肤,甄艾不由得一缩,却终究还是没有将他的手给推开。

陆锦川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自然而然的将温热掌心贴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按摩。

甄艾觉得有些不习惯,身子动了动想要躲开他的动作。

“别乱动,姑姑说了要我给你揉一揉,淤血散的才会快。”

他瞪她一眼,声音十分的严厉而又认真,仿佛她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甄艾闭了眼,没有再动,可身子却是一直紧紧绷着。

陆锦川感觉到她的异样,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缓缓抽回手,见她自始至终没有睁眼仿佛已经睡熟,他站起身,静默的看了她一会儿,方才放轻脚步转身出了房间。

席蔓菁正在让助手配药,晒干的药材散发出好闻的味道,一样一样的按照比例配好,熬成药汤,是她从不外传的秘方。

“小艾睡着了?”席蔓菁温声的询问,陆锦川点点头,“姑姑,她……没事吧?”

席蔓菁却是微嗔的瞪他一眼:“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爱惜自己,小艾以后只要注意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再吃我配的药调养个大半年,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不过……”

席蔓菁神色微微一变,却是带了一抹调侃的笑意望向陆锦川:“你们这都领了证也有两个多月了,怎么小艾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呢?其实她这些毛病,结了婚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倒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姑姑……您说什么呢?”

陆锦川却是傻了一样望着席蔓菁,一脸的惶然:“您说小艾她……”

席蔓菁微怔:“是啊?我方才来时给她检查身体,她还是个女儿身呢。”

陆锦川站立在那里,犹如身在梦中一般,席蔓菁又说了什么,他根本听不清楚,耳边只是乱糟糟的嗡鸣。

席佑晨说,锦川你别不相信,宋清远这么喜欢甄艾,他们未必就没有上过床。

季维安说,锦川你何必这样?离婚不就得了,反正她的心也没在你身上。

宋清远说,甄艾我到现在都记得你在我身下疼的直哭的样子……

她的背叛,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他的皮肉里,搅得他日夜不得安宁,看到她,他觉得难受,看不到她,却更是觉得牵肠挂肚。

他甚至想,不如回到从前,还周.旋在女人堆中,不动心,不用心,不伤心,岂不乐哉?

所以他又去交了新的女友,当然也包括仍旧对他痴恋的云卿,跟这些女人在一起,是在她身边没有的轻松。

他不用去考虑他的话他做的事会不会让她们难过,他亦是不用担心,会不会又惹了她们生气或者讨厌。

只是,再怎样的寻.欢作乐,他却仍是回不到从前的快乐。

与云卿*的时候,更多的,却是想到她和宋清远恩爱的情景,他纠缠于这个结子上,无法自拔,只要一想到她的过去,就仿佛如鲠在喉,怎么都没有办法释怀。

席佑晨曾说锦川最是一个不计较的人,哪怕他曾经的女朋友跟了别的男人,他也不过一笑置之,可事到如今,他方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那么斤斤计较的人,只是,对象只限于她甄艾而已。

他想要占有她的全部,她的所有第一次,自然也包括,他那么想要据为己有的,那个干净的甄艾自己。

“锦川……你怎么了?”

席蔓菁有些讶异的询问,陆锦川忽然转过身上了车子,他不打招呼,直接发动了引擎驶出学校小小的院子,席蔓菁有些不明所以,到最后却也只是轻叹了一声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她已经捉摸不透了,而现在的爱情,也早已不如他们当年的简单和透彻。

陆锦川不知将车开了多久方才停下来,雨后的深山,空气清新入肺,他点了一支烟,将呛人的烟雾深深吸入肺中,直到自己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从来没有问她,为什么那天要跟着宋清远离开,他亦是从来没有问过,甄艾你和我结婚,到底有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心里也有些喜欢我?

他凝着远处空荡荡的山谷,她的名字盘旋在他的舌尖,是缱绻情思的轻喃,甄艾,甄艾……

甄艾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的不见五指,她坐起身,开了床头的灯,橘色的光芒瞬间洒满房间,她有片刻的失神,这一觉睡的时间太久,久到她生出一种恍惚的错觉,仿佛不知今夕何夕。

恍神之间,房门却被人推开,甄艾抬眸,刘海散乱下来挡住她的视线,却仍清晰看到他的脸。

昏暗的光线遮不住他的俊魅,一如既往的略带着几分邪气的容颜,此刻却有了温暖的认真。

“肚子饿了没有?”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自顾自的摆好杯盘:“姑姑让你先喝点粥,等半个小时后再把药喝了。”

甄艾看他递过来的粥碗,热腾腾的,散发出的香气钻入鼻端,却要她鼻腔蓦地一酸。

她低头,不能控制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陆锦川放下碗,伸手把她抱住,甄艾拼命挣:“你别碰我,别碰我……”

她哭出声来,仿佛他身上还沾着别的女人的香气,她不想嗅到,不想碰到。

*******************

ps:其实男主没有那么坏啊……要被骂死了,慢慢来吧,他的设定本来就很花,给他们时间一起学会怎么去爱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