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78.他的女人,若有似无的挑衅。

她爱奢华,可她更爱陆锦川这个人,她想的是长长久久,而不是短暂的欢愉。

女人报了这样的念头,自然就是贤良淑德的多,云卿也不例外。

陆锦川见到她的目光在那古琴上流连,已经猜到了她的心意,其实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张张嘴的事,可不知怎么的,他看到这把琴,却又想到她妗。

记得那时候去接她下班,她在培训中心里教小朋友弹古筝,穿着白色衬衫长发披散下来,神情静默认真,手指纤长拨动,琴声如珠玉滚盘,他那时候就想,有一天他要把她豢养在他的私人领地里,只让这一份美好,为他一个人而绽放。

这把琴,于她才是良配跬。

云卿见他失神,嫣红的唇不由得微微抿紧,她的素手轻轻扯住他的衣袖,将他游离的情绪拉回:“锦川,人家给你说话呢……”

微嗔的语调,是在耳畔蓦地炸响的一声惊雷,陆锦川眼波微动,那一丝一缕的柔情却已经荡然无存。

他陆锦川不是什么拿不起放不下的人,而对于女人,也并非只她不可。

“喜欢?”

陆锦川注意到云卿眼底喜悦的光芒,见她点头,就示意一边的陆成举牌竞拍。

陈启国是摆明了和他争,价钱很快飙到了一千六百万,云卿心底有些忐忑,她虽然喜欢,也想据为己有,更想以此证明自己在陆锦川心中的身份地位,但私心里,却也不希望陆锦川吃大亏。

这样的心理,仿佛自己已经是他妻子了一样,云卿心内不由摇头低叹,只愿他能多疼惜她一些,也不辜负她这样投入的爱一场。

“锦川,算了。”

云卿的眉眼闪亮望着他,陆锦川能辨认出那里面的意思,到底有几分的真假,说真的,云卿对他确实是一片真心,平日里,更是从未曾有过任何要求。

陆锦川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你喜欢的,当然要弄到手。”

示意陆成继续加价,陈启国眼瞅着价格已经飙到一千八百万,就施施然一笑,对陆锦川道:“君子不夺人所好,陆少喜欢,那就让你好喽。”

陆锦川眉目不兴,眸底情绪也是淡然无波:“陆成,两千万。”

其实已经无人竞价,一千八百万就可以到手,陆锦川这一句,虽然狂妄,但到底不至于被陈启国方才的话给下了脸面。

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陆锦川向来不愿意多费其他的心思,他也不介意用这样的方式,直接去打对方的脸。

陈启国果然脸色难看至极:“陆少真是财大气粗。”

陆锦川站起身,扬眉一笑:“陈总谬赞了。”

陈启国‘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甄珠坐在宋清远身侧,却辨不出心中的悲喜。

按说,陆锦川这样不给甄艾面子,她心中该是高兴才对,她就喜欢看甄艾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不到的下场,可是看着陆锦川为自己的女人一掷千金,而宋清远……

她方才看上的一件珠宝,被人八十万就拍到了手,宋清远却根本连竞价都不曾。

同为女人,却因为嫁的男人不同,境遇也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根本不敢想,如果有一天甄艾重新得到陆锦川的宠爱,会多么的让人艳羡!

为什么,她没有什么地方比甄艾差,却得不到宋清远的喜欢,为什么,她自认为自己甚至比甄艾还要懂事识大体,可宋清远,陆锦川,这些男人一心一意在意的,却还是她?

如果甄艾真的有足够的能力让她折服,她败也会败的心甘情愿,可偏偏,在她的眼中,甄艾除了沉默寡言,除了安静温和的性子,还有什么足以说道的?

她又怎么能甘心?自小就默默存着要把她给踩在脚下,让世人只知道甄家的甄珠小姐不知道甄家大小姐的她,又怎么能就此罢休?

只是宋清远……

甄珠忍不住抬手按在依旧平坦结实的小腹,只要甄艾心里还有宋清远,只要她甄珠坐稳宋家少夫人的位置,至少在这一点,她永远都赢过甄艾。

她需要一个孩子,她迫切的需要一个孩子。

甄珠看向身侧的丈夫,他有着最温和的眉眼,最怡人的气质,可唯独她身为她的枕边人知道,他的心又有多么的狠辣和决绝。

所以,她在万般艳羡嫉恨着甄艾的同时,却又那么的可怜她,可怜她不过像是一颗被人操控的棋子一般,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有能力掌控。

云卿自始至终都抱着那一把古琴眉开眼笑,一直到车子在她公寓下面停住,她还在爱不释手的把玩琴盒上面那些精美古朴的花纹。

“我还不知道你喜欢这些东西呢。”陆锦川见她十分开心的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初注意到她,也不过是因为她身上某些地方很像甄艾的缘故,可现在相处的久了渐渐发现,她与甄艾,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的,只是没想到,她们喜欢的东西,竟然也一样。

“小时候我有家庭教师,钢琴啊古筝毛笔字啊,这些都是要学的……”

云卿说着,素白的指节在檀木纹路上微微一顿,她面上的神色有些怅然若失,不过是数十年的时间,一切已经是天翻地覆的转变。

昔日那个坐在琴凳上专注弹琴的少女,谁能想到她今后会变成让男人取乐的一朵交际花?

如果她的父亲还活着,如果她的家庭没有败落,是不是她就可以如甄艾一样,至少与锦川的距离也没有那么的遥不可及?

是不是,她就不会卑微的只是希冀,希冀他偶尔可以想到她,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女人叫云卿?

云卿的长睫垂下来,心头酸涩难忍,如今有多么的欢愉幸福,仿佛就预示着以后会有多么的伤心和寂寞。

她渴盼着长久,可却清醒的知道,她这一辈子都得不到一个男人长久的爱。

陆锦川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情绪的转变,他径自下车,甚至还调笑了一句:“学这么多有什么用,云卿美人儿有这张脸不就够了?”

云卿兀自笑了一笑,那笑却带着惨淡的悲凉。

是啊,在男人们的眼中,她有没有那些才华,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取乐罢了,最重要的,还不是这张脸和这具身子?

云卿啊云卿,事到如今,你又何必瞧不上自己的脸和身体,如果不是这张脸,锦川又怎么会多看你一眼?

她下车,眼底已经带了妩媚温顺的笑意,走进电梯,她靠在他的臂上,轻轻呢喃:“锦川……今晚别走。”

他很少在她的公寓里过夜,更多时候,他需要她的身体,做完爱发泄出来,不管多晚,也会穿上衣服离开。

情人与老婆,仿佛在这个时候才体现出了那些天差之别。

这世上的男人大多都能不辞劳苦的从情人床上爬下来大半夜的往家赶,却没有几个,会在和老婆欢愉之后,惦记着情人那里枕席还是寂寞的。

她的手臂缠在他劲瘦的腰肢上,脸贴在他宽厚的脊背上磨蹭:“锦川,陪陪我,好不好?就一个晚上,就今天一夜……”

她的声音带着哀婉的祈求,陆锦川站在那里笔挺的身影却没有一丝的松动。

公寓的门打开,云卿给他摘掉西装,顺势就褪掉自己身上长裙,只贴了胸贴穿着隐形内.衣的雪白身体贴上去,蛇一样的在他胸口磨蹭摇曳。

“锦川,锦川……”

她喃喃的唤他名字,手指从他的衬衫尾端钻进去,沿着那结实精瘦的劲腰往下抚弄,探入他的皮带里,去握他让她心跳加快的热铁昂扬。

陆锦川却没有兴致,隔着衣衫按住她滚烫小手,眉宇微蹙:“云卿。”

云卿停了动作,咬了下唇有些哀戚的看着他,他的目光却从她脸上掠过,然后毫不停留的移开。

云卿抽回手,双手环胸有些黯然的站立不动,陆锦川点了一支烟,将心头的烦躁压下来,他闭了闭眼,抬手捏捏眉心,只觉额头有些生痛,身体仿佛也疲累至极。

“去帮我放水吧。”

他的嗓音有些暗哑,可在说出这几个字后,云卿一双眼眸深处霎时有了浓深喜悦。

水温宜人,有力的水柱冲击着全身的穴位,陆锦川舒畅的吁出一口气,长臂展开搭在浴缸边缘,云卿不着寸缕跪坐在他身后,柔若无骨的小手一寸一寸给他按摩肩膀。

水气氤氲,熏的她双腮也有了嫣然的红色,双瞳里更是含了妩媚水光,云卿缠在他的身上,唇沿着他结实的肌理寸寸往下亲吻,直到最后,柔软小舌勾缠住他渐渐硬挺的欲.望……

陆锦川眉尖微蹙,伸手拽住她长长发尾,用力将她向腿间按去,云卿嘤咛一声,却是乖巧顺从的越发伏低了身子,纤细的腰肢水蛇一样塌下去,臀却高高的翘起来,陆锦川看的心头起火,动作越发粗鲁了几分,云卿有些受不住,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看他,陆锦川却忽地动作一顿,竟是伸手把她从身下推开……

云卿讶然,水眸里渐渐有了泪光:“锦川……”

这样的时刻,他竟然会把她推开……云卿心里的难受,几乎快要决堤,第一次,失控的在他面前哭出声来。

陆锦川到底还是有了一丝不忍:“云卿……”

他摸一摸她的头发:“你不必这样。”

他没有那么多的恶趣味,也不会因为地位的不对等就不把女人当人看,云卿是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委屈自己。

云卿却只是柔媚一笑,低头伏在他的膝上:“锦川,是我心甘情愿的……”

只有这样的时候,只有这样的亲密无间,只有这样的抵死缠.绵,才能让我有片刻的失神,我是你的,我是你陆锦川身边的女人。

***********************************************

岑安约了甄艾出去吃饭。

甄艾知道,她一定是因为慈善会的事情,害怕自己心里难受。

陆锦川一掷千金,为了云卿拍下那样贵重的古琴,早已传遍全城,她就算是消息再闭塞,也几乎知道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岑安看着她从出租车里出来,宛城的秋天很长,也很暖,甄艾穿一件浅米色的兔绒短毛衣,下面是包臀的烟灰色毛线长裙,一头长发扎了一个马尾,平底的复古巴洛克风鞋子,肌肤是吹弹可破的莹润,也不化妆,只是唇上涂了唇彩,整个人一点都瞧不出嫁人的迹象,只像是一个还在念书的大学生。

岑安摸了摸自己的脸,夜以继日的工作,让她整个人憔悴了很多,却又充实。

说真心话,如果让她现在的生活和甄艾的换一换,哪怕甄艾再怎样衣食无忧和富足,她也是不愿意的。

她宁愿自己挣钱满足自己的衣食住行,也不想成为别人豢养的一只金丝鸟,她也知道,现在的生活,也并非是甄艾自己想要的。

“你没事吧?”岑安今日是忙里偷闲,主编忽然良心发现给了她两天假期,她想到这些日子外面的传闻,什么难听话都有,不免有点担心她。

瞧着她虽然瘦了一些,但看起来气色还算不错,岑安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甄艾摇摇头,点了自己想吃的东西:“你今天不忙了?”

岑安点头:“好不容易休息,赶紧约了你出来,对了,等会儿陪我逛逛街,我已经两个月没有买新衣服了。”

甄艾自然是点头答应,她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就预备这几天和陆锦川说,如果他答应,那么以后她也会忙起来,与岑安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今天就干脆什么都别想,就好好的陪着她一整天。

甄艾调整好了心情,岑安也不愿意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两人聊了一些美食,又说起了大学时住校的趣事,岑安提起当时同宿舍另一个女孩儿,她们三个那时候关系还算稍微亲近的。

“苏岩工作也调动过来了这里,我上周刚和她有过联络,她已经订婚了,婚期也快到了,上次她还说,要让未婚夫请我们两个一起吃饭呢。”

甄艾听她提起苏岩,也不由得心头一暖,想到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女孩儿,去打热水也总会帮甄艾打一瓶回来的善良姑娘,甄艾立时就点头应下:“好,到时候你电话我,我一定会去的,等会儿咱们再一起挑个礼物送给苏岩吧。”

岑安自然是满口答应,吃完饭两个人就去逛商场。

岑安工作的杂志社就在市中心的商业圈子里,附近的商场衣服都贵的离谱,岑安以前是不去的,但因为这次主编交代了,要她必须准备一两套拿得出手的衣服,所以岑安就拉了甄艾去商场专柜。

甄艾也预备买一套新的内.衣,爱去的那个牌子就在电梯出口最醒目的地方,两人走过去挑选,导购小姐十分热络的给她们介绍。

甄艾正和岑安讨论哪个颜色好看,忽然就听到了一把好听的女声:“请帮我把这一套包起来……”

那声音总感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甄艾不由得转过头去,却正看到一袭鹅黄色V领连衣裙的云卿,袅娜的站在那里,嫣然的对着导购小姐微微一笑。

甄艾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胸衣,薄薄的一层,若隐若现的镂空,只是看着就让人脸红,更不要提穿在她的身上。

云卿的身材并不是现在女孩子们一力追求的瘦成纸片人,她腰肢纤细,胸和臀却丰.满性感,那样的曲线,足以让任何男人沉醉着迷。

甄艾轻轻放下手里那一片薄薄的布料,保守的三分之二罩.杯,平淡无奇的款式,她这个人,就像是此刻自己挑选的文胸一样,平淡无奇,毫不起眼。

而云卿,她那么的美丽,诱人,陆锦川又怎么会不舍得一掷千金的哄她开心呢?

“怎么了?”岑安见她放下来,讶异询问。

“没有喜欢的。”甄艾淡淡说了一句,拉着岑安离开,导购小姐微微撇了撇嘴,却还是照样热情微笑。

云卿在甄艾过来那一刻,就已经看到了她。

她原本想装作没有看到,就此罢了,却不料在甄艾转身欲走那一刻,她又改变了主意。

“先稍等一下,我看到一个朋友。”

云卿低声说抱歉,示意导购小姐先将包好的文胸放在一边,然后拿起包包朝着甄艾离开的方向走过去。

“甄小姐。”

她没有叫陆太太,也许这样的自欺欺人,会让她自己觉得好受一点。

云卿摘了墨镜,对着甄艾轻轻点头,微笑:“真的是你呢,我还以为认错了人。”

岑安自然知道她是谁,不由得蹙了长眉:“你干什么?”

她想要挡在甄艾面前,仿佛生怕云卿会忽然对甄艾动手似的,倒是把云卿搞的忍俊不禁:“我只是看到甄小姐,过来打声招呼罢了……”

“那你现在招呼也打过了可以走了吧?”岑安对这样的女人没有一丁点好感,明知道人家有老婆还要贴过去,就算是男人先犯贱,你也要立场坚定啊。

“我可以和甄小姐说几句话吗?”云卿依旧十分礼貌客气的样子,甄艾饶是再怎样息事宁人的性子,也有些隐隐的恼了。

“我和云卿小姐不熟,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安安,我们走吧。”

甄艾淡淡看她一眼,唇角笑意若有似无,云卿知道,那是根本未曾将她放在眼中的笑。

她也不在意,抬手抚了抚鬓边头发,柔柔开口:“甄小姐留步,我只是说一句话而已,耽误不了太久,其实,我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消夏园原本是甄小姐的陪嫁,只是现在,锦川让我搬过去,我也没办法拂了他的好意……”

甄艾脑子嗡嗡的,云卿说了什么,她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听的太清楚,只是知道,消夏园再不是她的了,他预备要他的情人搬进去住,自此以后,那里面,要烙印上别人的痕迹,再也不是她避世的乐园。

ps:大家别急好吗?总要把该铺垫的情节铺垫完,不然以后的故事怎么继续啊是不是?已经差不多快虐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