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75.穿成这样,是来勾.引我的?

再放下来的时候,面前不远处的空地上,却已经多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路虎。

“小艾。”

岑安有些紧张的拉拉她的衣袖,甄艾却忽然低了头,她不敢看那辆车子,她害怕车子里走出来的人妗。

她转过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步伐很快,甚至有些趔趄跬。

岑安赶忙追她;“小艾,小艾。”

甄艾却捂住嘴跑了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人,她也不知道见了面该说什么。

此时的她,就仿佛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怪物,根本没法站在陆锦川的面前。

“事情总要解决的,你逃又有什么用?难道一辈子不回去?”

岑安那总是稚气的带着笑的双眸,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冷静。

都说苦难可以让人快速的成长,那么岑安,一定是最有力的证明。

她那么快就从噩梦中熬出来,一如既往的认真坚毅的活着,她努力工作,为梦想继续拼搏,哪怕这一路荆棘上,洒满了她的血汗。

岑安比她坚强太多,与她比起来,她就像是一只鸵鸟,遇到事情只会接受或者逃避,从来不敢去面对。

从前面对宋清远的结婚如此,此时面对陆锦川的到来,亦是如此。

“安安,你说,我怎么有脸再回去?”

甄艾声音轻轻,她自己尚且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又何况是陆锦川那样心高气傲的性子。

“正是因为错了,才更要努力想办法弥补或者接受。”

岑安握紧她的手:“小艾,我最苦的时候你一直陪着我,现在,我也会一直陪着你。”

“安安……”

岑安却俏皮一笑,对她眨眨眼:“有什么怕的,大不了就是离婚,陆锦川一个大男人,又不能吃了你。”

离婚……

甄艾的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随即却是释然自嘲一笑。

对啊,也许,他现在手里就拿着一张离婚协议书。

“我不陪你过去了小艾。”

岑安却松开握住她的手:“你们的事情,还是需要你们自己解决。”

甄艾回头看她,“安安,谢谢你。”

“小艾,做什么决定之前,好好问问自己的心,你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爱陆锦川?”

两人现在关系越来越亲密,之前一起聊天逛街时,没少彼此说彼此的心事,所以岑安一直都知道,甄艾的心里打着一个结,而甄艾也不止一次说过,她不会喜欢陆锦川,更不会爱上他。

岑安说完,甄艾沉默了片刻,终是轻轻点头:“我知道了安安。”

她转过身,单薄的身影被暖阳拉的长长的,一摇一曳,陆锦川坐在车子里,静静不动。

之前想过无数次,见了她会是什么反应,骂她,打她,仰或是看都懒得再看一眼,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这样平静。

平静的仿佛他根本没有喜欢过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平静的仿佛,他根本就未曾在她的身上倾注过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

席佑晨曾说,这样的女人,没必要再理会她,离婚,或者是暗地里整死,都不过是小事,可这一刻他却想,想看她在他的面前渐渐枯萎,想看到她,痛不欲生。

她在他的车子外站住,尖尖的小脸,微微蹙着的眉,从前,只要她有丁点的不高兴,他都愿意拉下脸来哄她宠她,可现在,他看着瘦成那样的她,额上破了一块的她,却攥紧了掌心,也要坐着不动。

季维安说,锦川你先动了心,所以这场战争里你输定了。

可他偏偏不相信。

她似乎有些踌躇,一个人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很久都不敢打开车门。

陆锦川知道,这个女人做了错事的时候,总会摆出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

就像那一次,她去见她的真爱,一样。

陆锦川示意司机把车窗降下来一点,甄艾咬咬下唇,缓缓抬起头来。

不管怎样,她都要像岑安说的那样,试着去面

对,而不是逃避。

他如果要离婚,她立刻就会答应,给甄家的一切,她也会想办法尽数讨要回来,还有父亲从他那里索要的钱财。

她什么都不会要——可其实她也知道,就算是全部还回去,又能怎样?陆家的颜面,也已经被她给丢尽了。

“上车。”

陆锦川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碰到她,远远的就仿佛嫌恶似的避开在了一边。

甄艾咬着唇的牙齿不由自主的一紧,却还是伸手拉开车门,坐上车子。

他在靠着那边车门的一侧,她在离他最远的一边。

甄艾一上车就嗅到了若有似无的熟悉的味道,她觉得鼻头一酸,差点没忍住掉下泪来,可到底,还是在最后关头忍住了。

到了机场换乘飞机,她只是沉默跟在他们一行人的身后,陆成他们待她依旧客气有礼,可她却觉得有什么已经变了。

临上飞机前陆锦川接到一个电话,她注意到他的表情明显变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好好在法国守着你老公和儿子吧!”

她只隐约听到一句,却揣测出了什么。

陆锦川自小无父,母亲在他很小时就改嫁去了法国,他跟着叔叔婶婶长大,这并不算什么辛秘。

方才那通电话,应该就是他母亲打来的吧。

甄艾心里想着,却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陆锦川自来就是招眼的存在,机场大厅里来往的年轻女孩儿都在偷看他,就连此刻有些烦躁不耐烦的样子,都帅的让人想多看几眼。

可甄艾却兀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没有注意到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还在想你的真爱?”陆锦川的声音低低醇厚,甄艾霍地一抬头,正撞入他幽深眼瞳中去,他讥诮看她一眼,伸手捏住她的下颌要她扬起脸来,他的手指按在她眉上疤痕处,唇角微微勾起:“可惜,你如今破相了,他未必还会再带你私奔一次。”

甄艾觉得那疤痕一阵刺痛,她眼眶酸涩难忍,却不愿掉下泪来,只是咬了嘴唇硬撑。

陆锦川看着她的表情,觉得没意思,放下手指,拿了纸巾随意擦拭了一下就丢在垃圾桶中。

甄艾沉默坐着,一张脸,却已经是雪一样白。

下飞机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他和陆成一行人步子很快,她在后面跟的趔趄,一上车,车子立刻就发动了,来不及系安全带的她差点撞在车前座上,陆锦川坐在那里,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却到底还是没有动。

车子停下,陆锦川却没有下车的意思,甄艾握着扶手的手僵持片刻,心底翻涌的那些话到底还是想要说出来。

两人在一起的气氛实在太难熬,就算是审判犯人也该有做出宣判的那一刻,她不想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折磨和猜忌之中。

“陆锦川,我有话说。”

她的声音细细的响起,那是专属于她的语调和轻柔,陆锦川坐着未动,长腿交叠的姿态要他看起来异常慵懒,可微蹙的眉宇却透出几分的不耐。

“陆成先下车。”

陆成迟疑了一下,却到底还是无声下了车。

甄艾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光线晦暗的车厢里,她的指甲泛出莹润的浅浅光芒,她苦涩的绽出一抹笑,声音轻缓:“陆锦川……”

她念他的名字,回眸看他:“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告诉我你到底预备怎么做?”

他唇角挑起,眸光中带了淡淡不屑斜睨着她:“你以为我会离婚是不是?”

甄艾的手心一下攥紧,长睫微微的翕动之间,有苦涩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如果你愿意离婚,我答应……”

陆锦川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晃了晃,他拿了一支烟点上,烟雾之后他的视线是冷漠而又疏离的:“我从来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甄艾,你想离婚,继续等着你的真爱,我不会成全你的,更何况,我若是真的离婚,岂不是坐实了我陆锦川被戴了绿帽子?”

他说到最后,冷笑一声,狠狠抽了一口烟看着她,烟雾喷在她的脸上,他笑,那笑容却让她觉得难过:“甄艾,我说过,我对喜欢的人向来不错,但我没告诉你,对于我讨厌的人,我会

让她生不如死。”

“我一天没有开口说离婚,你就是我陆锦川的人,甄艾,我要你亲眼看着宋家,宋清远,怎么被你葬送掉。”

“陆锦川……”

甄艾失控的喊出他的名字:“你没有必要这样费尽心思,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或者想要直接弄死我都好……”

陆锦川原本幽深的双瞳,骤地氤氲了浓黑的墨色,他抬手扼住她的下颌将她瘦小身体拉近自己:“听到我说要对付宋家,你就慌神了?甄艾,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有功夫惦记你的真爱?我倒瞧着,他也没把你看的多重要,身家利益跟前,你在姓宋的眼中算什么?”

甄艾摇头,下颌骨几乎要被他捏碎了一样疼,她没有想这么多,她知道自己这样的人连活着都是上天恩赐,她不愿再纠缠在他们之间,她宁愿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死去。

“如果你真的很讨厌我,为什么不干脆解除我们的婚姻关系,如果你不愿背负难听的舆.论,大可以不公开这个事实,陆锦川,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是枉然,但是我还是想要请求你,让我离开这里,让我一个人待在消夏园,我宁愿这一辈子老死在里面……”

“如果犯了错的人都会有一个这样好的下场,那么上天未必也太不公平了一些甄艾。”

他松开手,她整个人几乎是狼狈的跌了出去撞在车门上,昏暗的光线里,她的啜泣声一点点响起,仿若是什么东西狠狠拉扯着他的心脏。

甄艾,从前我有多宠你多纵容你,此刻我就有多么的想要你痛。

他拉开车门下车,“消夏园的主人是我,甄艾,如果你想要保住它,不如把你的心思用在怎么讨我欢心上。”

“虽然,我现在连看到你都觉得恶心。”

他重重关上车门,把她的哭声也关在耳后。

浓深的夜色里,他高大的身影静立在那里,短暂的停滞之后,他转过身,毫不迟疑的离开了别墅。

*****************************

梅岭别墅被封了起来,甄艾搬到了更偏远的一处小别墅中,山水之间,恍若隐世,几乎没有人烟。

陆锦川很少回来,偶尔几次深夜,她睡梦中听到车子响,可清晨起来,却依旧没有他的身影。

别墅里的佣人全部换了一批,从前还好有韵梅陪着她,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时间好像也没有过的这么缓慢。

现在身边的几个佣人,都是木头人一样,不会和她多说一个字。

宛城的秋天很长,这么好的季节,她却把大把的光阴都浪费在了梅岭别墅里。

甄艾有时还是可以出门的,她会去见岑安,两个人说说话,吃顿饭。

但是岑安很忙,她的工作越来越繁重,上司也越来越器重她,岑安说,她到年底,就要升职了。

甄艾想到自己,23岁的人生,一丁点的价值和意义都没有,仿佛全是虚度。

困在这一场再也没有出路的婚姻中,她的未来,还能怎样?

她想要出去工作,可陆锦川平日里连门都少让她出,甄艾干脆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宋家这段时间也不错,毕竟有赵景予的关系在,从前一个劲儿被打压的狼狈仿佛也缓过来了一些,听说宋清远刚拿下一个政.府的大项目,就是赵景予牵的线。

甄艾看着电视上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他自信的讲述着自己要规划的项目前景如何,他谈吐儒雅,让人如沐春风,在场的女士们几乎都被他折服,甄艾却忍不住的去想在临垚那时的他,忽然露出的那样阴狠可怖的一面,她之前,竟是一无所知……

这世上的人性,远比她想象中还要阴暗。

漫长的仿佛不会过去的秋天,那么长的白昼只能用看书练字来打发,而寂静的让人觉得骨头缝都冷的夜,又该怎样?

他们的新房封存在梅岭别墅那个美丽温暖的第二层上,这一处宅院里两栋小小的乳白色的别墅,只有她一个主人。

甄艾闲暇时整理衣柜,他的衣服也有,但是不多,她给他规整到一个独立的衣柜中,叠放的整整齐齐。

可更多的时候,这些寂寞的衣服,也等不到它们的主人。

晚上九点钟,甄艾搁下笔,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手腕,预备去盥洗室沐浴。

收拾了自己的换洗衣服进去,浴缸里放满了水,她倒了一些薰衣草的精油,这段时间睡眠不好。

关上门,按摩水柱冲击着她身上的各处穴位,渐渐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甄艾闭了眼睛,睡意袭来的她,没有听到外面的车子响,还有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陆锦川有些微醺的走进房间,只开了床头台灯的屋子,整洁而又显得空旷,有熟悉的味道萦绕鼻端,他解开衬衫袖扣,扯松领带,酒精带来的燥热稍稍褪去,却仍旧得不到舒缓。

回来只是临时起意,恰好又奔波一天需要洗澡换衣服,其实另外的公寓也有他的衣物,只是远在市中心,他醉酒之后懒得再颠簸。

床上铺着浅米黄色的格子床单,平整清新,一边有微微的皱褶,仿佛谁刚刚在上面坐过,窗子边的书桌上凌乱放着几本书,陆锦川扫了一眼,多是名人传记或是杂文随笔,他翻了几下没有兴趣,随手又扔回去。

窗帘半开着,秋夜的风吹进来,他沉默站着,不知多久,身后有轻柔的脚步和一声低呼响起。

他回身,正看到只裹了一条浴巾的她出来,许是因为习惯了他不回来,所以一向矜持保守的她连睡袍都没有穿,就那样披散着头发赤着脚,水淋淋的站在那里,瞠着一双漆黑水润的眼瞳,怔愣的望着他。

浴巾短小,堪堪只能遮住两处隐秘,却是若隐若现的诱.惑,陆锦川黑眸微倏,眸光定格在她胸口微微起伏的沟壑,唇角挑出一线笑:“穿成这样,是来勾.引我的?”

她的潋滟眸光腾时就含了雾气,几乎是手足无措的胡乱抓起衣架上的睡袍裹在身上,可那黯淡光线里莹润笔直的两条纤细长腿,却是依旧一览无余。

沐浴后的女人,肌肤吹弹可破,颊边的两片嫣然,仿佛是刚刚被男人狠狠爱过的娇媚,陆锦川觉得喉咙有些发紧,他想要转开视线,可眸光却灼烧的定在她露出的雪白肌肤上挪不开。

“你,你有事吗?”

甄艾努力让自己快一点恢复冷静,湿透的长发贴在背上,还没来得及从睡袍里拉出来,赤着的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刺痒的难受,她试探着动了动,轻声询问。

陆锦川‘哼’了一声:“这是我的房子,没有事我就不能回来?”

甄艾微垂了眼眸,不知怎么接口。

风吹进来,她冷的一颤,忍不住拢紧了睡袍,陆锦川淡淡看她一眼:“我衣服在哪?”

她蓦地一颤,想到那天他要她给她穿内.裤的情景……

那时候他纵然生气,却还耐着性子哄她给她楼梯下,可如今,不过短短月余,一切就都变了。

甄艾默然的打开衣柜,把他的干净内.衣,衬衫,西裤,袜子,一样一样的找出来。

陆锦川却已经径自解了衬衫,复又解开皮带,甄艾慌乱的低头,却引得他一声轻笑:“还装什么装?”

她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还真是把他骗的不轻!

早已经和宋清远滚上了床,在人家身子底下又是哭又是叫,到他面前了就摆出高洁的嘴脸,什么不结婚不能碰……

“说起来,你又不是没见过没摸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陆锦川睨她一眼,直接赤着身体从她面前走过:“给我放热水。”

ps:求月票啊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