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74.几乎疯狂的占有欲

他定定站在房间里,足足有一分钟。

全部的灯都被他打开,明亮的光线笼罩下来,把他的身影拉长,模糊。

他环顾四周,空气安谧的过分,让他的心头渐渐浮起浓重阴影。

他看到衣架上随便挂着她今晚穿的那一套礼服,他看到衣柜开着,她的衣服有些许的凌乱,他看到她的梳妆台上,东西一如既往的摆放的整整齐齐,他松口气,也许她只是出去逛逛,也许,她还和岑安在一起跬。

他转身要向房子外走,回头那一刻忽然看到妆台上镜子边贴着的小小粉色便笺纸。

陆锦川只觉得心跳忽然快了几拍,他几步走过去,伸手把便笺纸揭下。

短短一行字,清秀婉丽,是她的笔迹。

离婚事宜,我会让律师和你见面谈。

甄艾。

甄艾!

甄艾!!

陆锦川忽然重重一拳砸在镜子上,玻璃哗啦啦碎成一片,他的手背一片鲜血淋漓。

别墅里灯火通明,所有佣人站在大厅里,大气不敢出,而韵梅,两眼通红,低着头拼命忍着,却还是啜泣出声。

一向吊儿郎当不正经的席佑晨脸色也端凝了起来,而陆成,一张脸更是绷紧的吓人,双拳死死握住,要用力咬紧牙关,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愤怒。

少爷这样待她,她却要玩这样一出,领了结婚证翻脸就不见人影,又留下这样的话语,不要说少爷从没受过这样的气,就是他陆成,若是遇到这样的事,也恨不得将那人一拳打死的好!

“锦川你先冷静,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宁淳的声音有些无力,没人能进他们的卧室,梅岭别墅到处都是监控,一会儿真相就会昭然若揭,宁淳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不敢想,甄艾到底做了什么。

管家一头大汗匆匆赶来:“少爷,监控都调出来了……”

他不敢往下说去,低了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姐,不,是少夫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少爷,在后园发现了一双鞋子……”

陆锦川看着来人,他手里提着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浅浅的银色,搭扣那里都镶着钻,是他亲自挑的。

可是此刻,那鞋子上沾满了尘土,脏兮兮的再看不出原本的面貌。

“扔出去!”他压低了声音怒吼,来人吭都不敢吭一声慌忙退出去。

陆锦川兀自沉默站了一会儿,陆成清楚看到,他太阳穴那里青筋暴起,双眼都通红了。

他心里难受,可却不敢表露出来,陆锦川向外走,陆成几人赶紧跟过去。

监控室的画面拍的不算太清楚,毕竟后园里光线很暗,可却仍能辨别出,那面对面站着的两个人是谁。

刚刚成为他妻子的甄艾,还有他妻子名义上的妹夫。

陆锦川自始至终不发一言,一直到最后,他看到甄艾离开,又折转回来,他看到宋清远给她披上外套,然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出画面。

直到最后,屏幕上定格着一片看不清的昏暗,他依然直直站着。

“少爷……”

陆成忍不住轻声唤,陆锦川缓缓回过身来,他眉目一点点舒展开,忽而淡淡一笑,“我没事,陆成。”

“宋家养出这样的狗东西,我这次决不手软……”

“陆成。”

陆锦川却定定看他,眼瞳里渐渐溢出讽刺轻笑:“她如果不想走,有一万种办法留下,这件事你别管,我来处理。”

“锦川……”

宁淳和季维安他们都有些担心,陆锦川却摆手一笑:“别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我在她身上栽跟头也不是头一次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打算怎么办?”

席佑晨问了一句,目光里浮现担忧。

陆锦川看了这个一贯的损友一眼:“长辈那边肯定瞒不住,当然是实话实说。”

“那……你准备怎么,怎么处理嫂……甄艾?”

陆锦川一双眼

眸仿佛渐渐染上了墨色,他抱臂站着,却垂下视线看着地面,过了许久,就在几人以为他不会回答那一刻,他的声音方才沉沉响起:“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当然要我和她来解决。”

*************************

陆臻生和锦年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彼此对望一眼,却都沉默了下来。

原本觉得甄家这个另类管得住锦川,性子又好,身家也清白,却没料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丑事。

只是瞧着陆锦川一反常态的没有怒火冲天,锦年反倒是担心了起来。

说起来他也不是没在女人身上受过挫,那时候二十来岁刚出头,天之骄子一样,正是心高气傲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时候,锦川看上一个小明星,好像还动了点真心,谁知道没过几个月,那小明星为了当女主,竟然和一线导演睡了。

许是身在娱乐圈看的清楚,知道跟着陆锦川也进不了陆家的门,不如趁着年轻往上爬,当演员的,哪个不想当主角拿影帝影后?

那样明晃晃的诱.惑,那女孩儿也没能抵挡的住。

锦年还记得那时候锦川怒火万丈,几乎没把那导演打个半死,连带着那小明星也丑闻漫天,那个圈子也再混不下去,这么几年连个影儿都不见了,下场不可谓不惨。

可这次,却处处都透着不寻常。

若说是长大稳重了,也不尽然,从他之前和甄艾在一起一直到结婚,不还是和从前一样,说风就是雨的性子?

锦年只怕他这样是憋着想法子报复呢。

虽然这件事暂时没能传出去,但到底亲近的人也都知晓,陆家的面子不保不说,锦川更是丢尽脸面……

陆臻生却没当一回事儿:“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就行,锦川只要不杀人放火违法犯纪,我们就别管他。”

“真的不管?”

“不管!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自己解决,我们就别搀和了!”陆臻生安慰爱妻,锦年见他如此,也只得作罢,但私底下到底担心侄子,还是叮嘱了他好一番。

宋家。

甄珠那晚跟踪甄艾,自是将一切都听在了耳中,甄艾离开之时,她没能忍住冲出去质问宋清远,冲动之下又在他脸上抓出了几个血道子,宋清远却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她忍气吞声乖乖回了宋家。

宋清远忽然的不告而别,宋家免不了一场***乱,甄珠身心俱疲,却不得不出来维持大局。

她不能就这样认输,宋清远那晚对她说,如果你再继续闹下去,宋家少夫人的位置你现在就会失去。

说真的,她甄珠现在还真不稀罕这个位子,嫁过来才知道这样的人家和甄家也没有什么区别,宋太太这样的势利眼婆婆,甄珠早已受够了。

只是,宋清远是她觊觎了那么久的人,就这样拱手让人,她总是不甘心。

更何况,私奔也好,她就不信陆锦川会眼睁睁看着老婆被人拐走。

再说,宋清远是宋家独子,他就算现在卸职,将来宋家还是他的,甄珠并不担心这一点。

好不容易安抚了宋太太,甄珠才算松了一口气,却不料短短半个月时间,风云突变,宋志文忽然在家里晚餐时宣布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

原来,他在外面早已有一个十九岁的私生子,宋清远不告而别,宋志文正好借机让这个私生子认祖归宗承继家业。

宋太太当场就晕厥了过去,甄珠惊骇之下脸色惨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公公这是要放弃清远了,纵然不放弃,好好的一份家业活生生被人分去一半,甄珠只觉心里犹如刀子剜着一样!

她不能坐以待毙,这不明来历的野.种也不过才十九岁,还成不了气候,如果清远这时候回来,一定能把他压下去,可是……

清远怎么可能回来!

甄珠急的一夜之间嘴上就长了燎泡,偏生陆锦川那边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甄珠实在熬不住,试着给宋清远的手机发简讯,给他发邮件,却都石沉大海。

其实她也知道,宋清远必然会换联系方式,可现在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已经牵扯到了身家利益,甄珠明知无望却也只能尝试。

临垚。

甄艾晚上睡的早,她前段时间一直失眠,直到天气入秋凉快下来,方才好转。

宋清远和她不住一个房间,他知道甄艾现在心里对他有芥蒂,但他愿意去等。

他了解她,知道她的心肠最软,只要他一直这样坚持下去,她的心总会回来。

更何况,如今的他,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的良心道义上,也会要她自己试着慢慢对他好起来。

他算准了一切,可却不知道,爱情又怎么能算计得来?

凌晨三点,他去收邮件,看到甄珠的名字,原本不愿去看,只是那一整页都是她的信,他犹疑片刻,拧拧眉,还是打开了一封。

他以为又是无意义的哭闹或是威胁或是恳求,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消息。

私生子,呵呵,这样的时候冒出来,意欲为何,明眼人一眼看穿。

他身为集团副董忽然不告而别,董事会定然对他十分不满,这样的关头,父亲抛出私生子,名正言顺的入了宋家再进公司,有父亲的支持,还愁不能上位?

他不怕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因为他总会不择手段的抢过来,可是,这种直接从他手里光明正大拿走的方式,他十分不喜欢。

十九岁,乳臭未干,能干什么?就算父亲偏爱,也成不了气候。

但归根到底,他得回去,他不回去,那小子就有这个时间去成气候,而他,不能给他机会,他才是宋家未来的主人,他才是那个要站在最高处的人。

只是,他可以回去,甄艾呢?

他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必须再一次的舍弃她,可这一次和结婚那次不一样,他回去面对风刀霜剑,宋家的,陆锦川的,而她,要留在他准备的安静港湾里,乖乖的等着他回来。

甄艾的心已经不属于他,他不能如从前那样自信的以为她会一心一意的等着他,所以这一次,由他来做决定。

甄艾觉得宋清远忽然变的奇怪起来。

之前他从来不为难她,她不愿意的,他一句反驳都没有,可是今日,他已经是第三次开口说,要与她住在同一个房间。

甄艾毫不犹豫再一次拒绝,宋清远却直接捏住了她的手腕。

甄艾被他扯着几乎是狼狈的站了起来,饭桌被掀翻,一地狼藉,宋清远却不管不顾拉着她直接往卧室方向而去,甄艾死命挣扎,抓他踢他,他却都毫无反应,只是沉默拽着她踹开.房门进去。

“宋清远你疯了!”

被他扔在松软的大床上,甄艾顾不得身上的痛就想翻身起来,宋清远却甩开外套和眼镜,直接过去压住她两只手腕按在床上,然后沉重的身子就覆了上去。

“宋清远!”

甄艾瞠大了眼眸凝住他,因为长期戴眼镜的缘故,他的眼睛有些许的变形,眼珠儿微微有些凸出,此刻狰狞瞪大望着她,甄艾只觉说不出的可怖。

“我是疯了若若,为了和你在一起,我甘愿放弃一切,可你的心却不再属于我,若若,你让我怎么甘心?”

宋清远的目光从她惊惶的双瞳滑过,一点一点往下,落在单薄衣衫包覆的柔美隆起,他将她两只手腕收在一起,腾出一只手直接撕开了她的衬衣。

甄艾一声尖叫,泪已决堤,宋清远的动作一顿,可也只是那么一顿,随即却是狠了心继续。

“清远哥哥……”

甄艾带着哭腔的呢喃轻轻响起,仿若是一种最柔软的力量,忽然狠狠击中他的心房。

宋清远唇角抽搐,眼底渐渐有泪溢出。

甄艾感觉到他压制着自己的力量渐渐减弱,她试探着挣出手来,慌乱的扣上衣襟,缩在墙角里怔仲看他:“清远哥哥,你别这样好不好?”

宋清远整个人颓然了一般瘫坐在地板上,“若若,我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能像从前那样好好儿在一起?”

甄艾不知如何回答他,只是将脸埋在膝上,默默落泪。

“我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是我对不起你!若若,你若是恨我,那就一辈子不要原谅我!”

宋清远忽然

站起身,他伸手拿过一边茶几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狠狠扎进自己的左手臂,血流如注,将他的白色衬衫打湿,他却咬了牙关吭都不吭一声。

甄艾没料到他会忽然这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跳下床扑过去,按住他血流如注的伤口,“清远哥哥,我们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宋清远却站着不动,他的眸光温柔的把她笼罩,干净的右手轻轻抚着她柔软的发顶:“若若。”

他再次唤她的乳名,那声音却是她记忆里才有的柔情。

“这一刀,抵不上我带给你的伤,若若,从此以后,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他轻轻的笑,低头,吻在她光洁额上:“对不起。”

宋清远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甄艾等了一夜,终是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两天后,她在电视上看到他,他身畔站着消瘦了一些的甄珠,他们挽着手臂一起出现,光彩照人。

红绸鲜艳,另一端是赵景予,他们握手,一起剪断红绸,合作愉快,掌声热烈。

镁光灯闪烁太刺眼,她看不清楚宋清远眸底的笑意。

甄艾默然起身关了电视。

他一走了之,将她置于这样进退维谷的境地,宋清远,你想没有想过,我以后怎么办?

她望着窗外渐渐凋零的秋,一转眼,就到秋天了啊。

她闭上眼,恍若是那风末的一片枯黄卷起的叶子,慢悠悠的落在了时光照不到的暗影里。

*****

陆锦川一支接一支的抽烟,那一段音频他没有听完就摔了手机。

房间里满是烟味儿,刺鼻,难闻,他耳边盘旋着的却都是那个男人让人作呕的一句: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在我身下哭泣的样子,你疼的整个身体都在哆嗦……

他喊她若若,那样柔软旖旎的一个昵称,是他从来都不知道的禁地。

手机在不停震动,陆锦川不看,黑色衬衫的袖子卷在肘上,他的长眸微微的眯起来,昏暗的房间里,那一串烟圈寂寞的慢慢消散。

震动声快要停止那一刻,他修长指尖按了接听,是岑安的声音有些慌乱的响起:“陆锦川,求你救救小艾……”

那么长的沉默让人的神经紧绷,整个人几乎窒息,岑安小心的托着甄艾的头,她额上的鲜血不停滴下来,岑安的裤子已经湿透。

“陆锦川!算我求你……”岑安的声音里含了呜咽,陆锦川握着手机,颀长身躯靠在墙上,光影把他的轮廓模糊,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的那么紧,却看不到。

“好。”菲薄的唇间,缓缓溢出一个字,岑安的泪瞬间掉了下来。

小艾,你永远都比我幸运。

送到医院的时间终归还是有些晚,医生说,她应该是血糖太低导致了起身时昏倒,头撞在桌角上才会流这么多血,伤势没有大碍,但是这个疤痕,却是消不掉了。

岑安在临垚陪着她整整一周,医院的事项是陆成安排妥当的,陆锦川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甄艾苏醒后,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更多的时间,却是在沉默发呆,或是看着窗外。

出院那一天天气很好,岑安穿了薄毛衣都觉得有点热,甄艾却裹着风衣,长发散乱下来,半遮住雪白的一张小脸,越发显的下颌尖小,她跟着岑安走出住院部大楼,刺眼的阳光让她有些恍惚,忍不住抬手遮住眼帘。

再放下来的时候,面前不远处的空地上,却已经多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路虎。

ps:求月票求咖啡各种求,好惨淡555555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