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72.终于成了合法的一对儿……

她的心里渐渐有揪着的酸涩往外冒,他不会在意的,他——也不需要她的任何解释,她又何必,再去浪费口舌?

陆锦川上车许久,方才见她缓缓出来妗。

夏末黄昏,园子里的热闹还未曾褪去,那些花红柳绿却已经依稀有了渐渐凋谢的迹象,她穿米色及膝裙,头发乖巧绾在脑后,露出一张略施了粉黛的鹅蛋小脸。

正是最美好时光的年轻姑娘,却轻轻蹙了眉梢,薄薄的脂粉掩盖不住的,是眼角微微的红。

她个子不算高,但胜在骨架小人又纤细,行动之间轻盈若飘,仿佛是风末的一片叶,他一眼看不到的那一刻,她就会消失不见跬。

沉默上车,坐在他的驾驶座后面,陆成不在,是他亲自开车。

她微微抬头,总是清淡的眼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五官的轮廓一如既往的俊美,却不知为何,在此刻她的目光中,有了冷凝的弧度。

她想要倾诉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听了,他靠近一点的时候,她远远逃开,等到她想要试着接近他的时候,他却再不愿意相信。

甄艾的手指握紧,又缓缓松开,掌心里烙印出小小的印子,窗子外是光影流离,窗子内却是摄人的沉默。

他一路不曾开口,只是车子在陆家宅院里停下来的时候,他却亲自给她开了车门,然后递出手去。

甄艾抬眸看他,他的目光和她的只是一碰,就已经不经意的挪开了,她垂下眼睑,把微微汗湿的手递给他,陆锦川握住,然后薄唇缓缓勾出一抹笑来:“小心。”

她知道,他是做给叔叔婶婶看的,那么,她只能配合。

甄艾也淡淡的笑,声音低低:“嗯。”

他牵着她走进庭院,一路穿花拂柳,他是最体贴绅士的模样,而她,在他身侧,文静优雅,是最标准的淑女。

锦年远远看着,却对臻生说了一句:“怎么瞧着这两人不对劲儿?”

“孩子们的事情,我们最好还是别多管。”

陆臻生如此说着,可到底还是在晚饭后把这个亲侄子叫到了书房。

锦年让厨房端了水果过来,甄艾轻声道谢,锦年就笑:“眼看就是一家人,怎么还这么客气?”

甄艾脸上红晕更重,唇角的笑却有点挂不住。

“是不是锦川那臭小子欺负你了?”锦年忍不住问,吃饭的时候,虽然他们俩瞧着挺好,锦川又知道照顾人,时不时给她夹菜,但就是让人觉得两人不亲近,甚至连第一次来时都不如。

甄艾摇头,哪里敢让婶婶为这些小事操心,说真的,陆家长辈真是她见过最好的了,再没有这样和蔼可亲。

“是我惹他生气了。”甄艾开口,锦年了悟,想到前些日子锦川和赵家公子闹出来的龌龊,也不由得摇头。

虽然臻生说了,那赵家得罪了也就得罪了,但凭着他忽然和京里多年不见的挚友联络,锦年也知道,到底还是惹了麻烦。

暂时瞧着两家还算平和,谁知道以后呢?锦川年少气盛,那赵景予……锦年心里是真有些瞧不上,锦川让他给那姑娘亲自道歉,又留了把柄在手中,多少也能拿捏住他,暂时不想这些,却是这俩孩子,眼看就要领证了……

锦年看着甄艾总是不爱说话的样子,心里也有点着急,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就是沟通,话不说出来,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

陆锦川在叔叔书房待了一个小时才出来,锦年看他们叔侄俩表情还算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时间不早,陆锦川和甄艾要回去梅岭别墅,还有三天就要领证,锦年挽着甄艾的手又忍不住叮嘱一句:“你心里的话得告诉锦川知道,你不说,这样窝着,两个人都不好受是不是?”

甄艾沉默点头,“婶婶我知道了。”

只是看陆锦川,他的眉眼在不远处昏暗的光线里若隐若现,颀长的身躯靠在车子边,带着一点慵懒的情绪,似乎在看着她,却又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她一眼。

甄艾深吸一口气,缓步走上前,陆锦川淡淡一笑,伸手帮她拉开车门:“上车吧。”

甄艾定定看他,隔着浓重的夜色,远处的光亮照不透他们两人之间无形的隔阂,她想到他为她做的那些事,想到他一次又一次的主动低头,想到他……

毫不犹豫的说会娶她。

鼻腔中的酸楚忽地涌出来,她赶忙低下头,不想让他看到她的失控。

坐上车子,他专注开车,她坐在他的后面,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修剪的锐利有型的鬓发,一肚子的话在心里辗转反侧,那么迫切的想要告诉他知道。

这一路就显得那样的漫长,不说话的时候,仿佛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似的,更何况,还藏了心事。

回去别墅,陆锦川直接开了车门下车,却没有像在陆家时那样来给她开车门,甄艾抿了抿唇,伸手拉开车门,叫他名字:“陆锦川——”

他顿住脚步,回过身来,黑色的衬衫微微敞着领口,袖子只是随意的卷在肘上,手上拿了烟,刚刚点上,丁点的火光,忽明忽暗,他黑曜石一样的眼瞳深的瞧不清楚里面的情绪,却让她的心渐渐慌乱。

“什么事?”他微微抬眉,舒展开的眉眼里,透着淡淡的不耐,甄艾的心仿佛被什么重重一扯,到了嘴边的话,苦涩的往肚中咽。

“没事儿。”她缓缓摇头,唇角漾出苦笑,随即低了头下车,然后一步一步绕过他,径自回房间。

陆锦川盯着她的背影,纤细的一抹,淡的仿佛是水墨画的留白,他感觉到心脏被攥紧,说不出的烦躁情绪只往外冒。

正要开口叫她,她却忽然转过身来,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她的眉眼淡的瞧不清楚,眸子里的亮光却那样逼人。

“陆锦川,虽然你不想听我说,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去见宋清远,只是为了告诉他,我已经决定要和你结婚了,我已经要和过去的自己彻底说再见……”

甄艾觉得嗓子一紧,倏然咬住了下唇,她那样不爱说话不爱辩解的性子,真的决定开口,才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多么的难为情。

“就这些?”

陆锦川的声音自她头顶笼罩下来,甄艾有些慌乱的抬头,微红的眼眸,撞入他带了一丝笑意的眼底,她点头,然而又摇头:“还有,我说了以后不要再见面,让他和甄珠好好在一起。”

“不骗我?”

他的声音似乎更轻柔了几分,甄艾点头,声音轻轻:“不骗你。”

“以后,发生什么事,要见什么人,不要瞒着我,毕竟……”

他加重语气,却伸手按住她的肩,要她抬起头来望着自己:“我们马上要结婚,甄艾,这不是儿戏。”

这不是儿戏。

那么短的一句话,却让她几乎潸然泪下。

也许在宋清远的心里,无论他做了什么娶了谁,只要他心里有她就够了,就比什么都重要,可在一个女人的心里,男人许了多少承诺不重要,做了多少,才是关键。

她使劲点头,一点一点把自己埋入他的怀中,“对不起。”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要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微凉的夜风,将最后一丝燥热吹去,也仿佛,将两人之间的隔阂,吹的无影无踪。

甄艾困倦至极的昏昏睡着,白色吊带睡裙有些皱皱的卷在大腿,她两条纤细却线条优美的小腿被一条结实沉重的大腿重重压着,似乎是觉得不舒服,梦呓中轻轻喃了一声。

陆锦川却不放开,反而抬起手臂,把她抱的更紧,她微翘的臀抵在他紧绷的小腹处,刚刚借着她柔软小手发泄出来的某处,又有了蓄势待发的迹象。

陆锦川深吸一口气,将脸埋在她的肩窝,他从前竟不知道,一个女人身上不用香水的味道竟然会这样好闻。

甚至,一具算不上多么饱满xing感的身体,竟然也比那些所谓尤.物还要来的诱.惑动人。

只是,她仿佛真的太累,睡的太香甜,陆锦川只能深吁一口气,在她光滑的身上又摸了几把过过手瘾,方才翻身下床去冲冷水澡。

*******************************************************

领证当天陆锦川带她回去甄家,不管怎样,生身父亲还在,甄艾无论如何也要和长辈有所交代。

陆锦川原本就不是出手寒碜的人,该出的一切他也不会因为看不上甄慕远这个人就不出,因此,陆家给甄家的聘礼还是十分可观的,就算在整个宛城论起来,也是数得着。

甄慕远一大早天没亮就起来,上上下下都被他支使的团团转,为的是务必要让新女婿上门时样样满意,不丢了甄家的脸。

一向被他忽略的长女能嫁入陆家,这可比小女儿当时的婚事更让他兴奋,只是甄慕远自是无比开心,可甄太太这几日却是夜.夜失眠。

甄珠的婚姻一团糟,虽然她上次的举止得到了宋家长辈的一致认可,可宋清远那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却根本依旧不把甄珠放在眼里。

当初甄珠嫁入宋家,她不知多么的扬眉吐气,总算能把前头那个甄太太和她的女儿踩到脚下,可这不过几个月的时间,那不起眼的小贱人竟然就得了陆锦川的青眼,还马上就要嫁进陆家了……

甄太太真是气的几乎吐血,可这样的大事跟前,甄慕远才不会理会她的心情,只不停的嘱咐,交代,一定要做足了礼数,不能让女婿受一点点的委屈,务必事事都安排完美。

甄太太心中再憋屈,却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敷衍他,这么多年下来,她可是清楚的很,甄慕远这人为了钱为了光鲜的身份,把她们母女两个卖了也不是什么惊人的举止。

瞧着他一看到陆锦川时双眼放光恨不得跪舔的模样,不要说甄艾觉得难堪,就连甄太太也觉得丢脸。

好在陆锦川虽然素日里性子冷傲,为人不留情面,但今天以这样身份上门,多多少少还是要给老丈人留几分面子,因此倒也没有直接下他的脸面。

甄慕远早早让厨房准备着,预备好好招待女儿女婿,但甄艾实在没心情在甄家吃饭。

原本就少的可怜的父女之情,早在父亲几次三番的决绝之下,消减的干干净净。

而且连陆锦川都不知道,甄艾早就存了心思,嫁人之后,不会再和甄家有所来往。

陆家给的聘礼,如果父亲不去滥赌或者挥霍无度,足够他安安生生度过晚年,这也算她这个女儿身上最后一点被榨干的好处吧。

甄艾开口推拒,甄慕远脸上的笑就有些挂不住,自家女儿这还没嫁呢,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他从前待她不算好,可这么多年,也没让她缺吃少喝不是?

“并非小艾不想在家吃饭,只是算好了吉时的,若是耽搁了就不好,所以还请伯父体谅。”

陆锦川亲自开口铺了台阶,甄慕远立时就觉得扬眉吐气,笑的热络起来:“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亲自送了两人出去,甄艾不想听父亲谄媚的话语,先走开了几步,甄慕远却拉了陆锦川说话。

陆锦川眉目之间透了些许的不耐,但到底还是控制着没有翻脸。

甄艾站在远处等他,隔着葱郁的花树,他看到她一角玫红色的裙摆,因着今天去领证,他特意要她穿的艳丽一些,却不想,平日里最爱素净的她,穿上这样的颜色,竟是那般妩媚。

想到今晚的洞房夜,陆锦川觉得嗓子微微有些发紧,小腹深处也氤氲出了一团燥热。

甄慕远罗里吧嗦说了一堆,陆锦川只听到一句重点,他看中了一个好项目,需要钱。

他淡笑,能用钱打发的都是小事和无关紧要的人,他可以为了甄艾放低自己的底线,但不代表,自己就要一直做冤大头。

“需要多少,你去找陆成就行。”

陆锦川毫不犹豫的答应,让甄慕远高兴的直搓手,连声夸赞着甄艾有福气,陆锦川却回头定定看他一眼,脸上笑意收的干净:“伯父,这是最后一次我对您有求必应。”

甄慕远一惊,他可不想就这样算了,他还打算着以后和陆家合伙做生意呢,他今天许诺的两千万,与这些比起来,可算不得什么。

但是瞧着陆锦川脸色难看,他到底不敢造次,心里想着,以后见了我你小子可是要恭恭敬敬叫爸爸的,我一个老丈人想和女婿做生意,他敢不答应?

到底还是好言好语的送了陆锦川上车,甄艾没有开口与父亲道别。

调转车头的时候,甄艾隔着玻璃回头看了他一眼,刺眼阳光下,他的鬓边银丝丛生,那一张脸,渐渐失去了年轻时的英俊倜傥,而有了苍老和垂败的气息。

甄艾缓缓转过身,眼眶刺痛,为母亲一辈子的悲剧,为自己从此再无亲人。

若是妈妈还活着,看到她嫁人,该有多好?

温热的大掌覆盖在她冰凉手背上,然后握紧,甄艾转脸,看到他专注开车的俊魅侧脸,上天是公平的,谁知道前面等着她的,到底是山穷水尽,还是柳暗花明呢?

******************

执意要像是一对普通人一样去民政局排队,领表格,付款,拍照,然后九块钱领到两本红通通的小本子。

陆锦川原本少爷心性,不知多少年没过过这种平民生活,原本不乐意的,毕竟少爷他实在太帅,这样耽搁下去,今儿的结婚率就要狂降了,而且他身边的小女人,俏丽站着不动,就有好多男人时不时的偷偷看她。

要少爷他心头不悦,生出一种自家宝贝被人偷窥了的愤怒来。

好在现在公务员办事效率提高不少,两个小本本到手,陆锦川赶忙拉了甄艾离开——

其实,她还想像别的情侣那样,一人拿一个小本本站在一起拍一张合照呢,可陆锦川想的却是,今天终于名正言顺睡你了……

回去别墅,只忙里偷闲休息了一小时,就又要为晚上的庆祝做准备。

虽然还没办婚礼,但这也是大事,两家长辈要来,亲戚朋友要来,陆锦川的狐朋狗友不可缺,甄艾的岑安也是一定要到的。

若说还有让人觉得白璧有瑕的,却是甄珠和宋清远夫妇以及宋家也要过来。

世家都是如此,不管私下里闹了多少的龌龊,明面上却是一丁点笑话都不肯让外人看的,尤其甄艾从前和宋清远的那些事,虽知道的人不多,但到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宋氏夫妇若是不来,倒像是真有什么猫腻似的。

甄艾的礼服是陆锦川亲自选的,是他最喜欢的碧青色,十足的中国风,最衬甄艾的气质。

也不用绾头发,只是随意从两鬓耳上挑出两缕,松散的用一只钻石发卡从后系住,漆黑及腰的长发行云流水一般披散下来,正正遮住若隐若现的后背。

陆锦川瞧着她按着他的喜好打扮完毕,这才觉得满意,他换了正装,牵着她的手下楼。

偌大的厅里,早已宾客如云,甄艾穿不惯高跟鞋,可这条裙子不穿带着踩水台的恨天高根本撑不起来,她下楼时走的小心翼翼,手心都出汗,陆锦川微微侧过头取笑她:“瞧你紧张的,怕什么,我一直在你身边呢,摔不到你。”

甄艾心里知道,可到底还是忐忑的,今晚的自己,一言一行都是焦点,她其实是不习惯的,但瞧着他兴致那么高涨,她也只得应下。

岑安站在人群最前端,甄艾一抬眸就看到她,她想要对她笑一笑,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咧开唇角,岑安却笑的那样灿烂,宛若,回到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她。

仿佛瞧出了她的异样,岑安对她眨眨眼,却是率先用力鼓起掌来,随即,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席佑晨他们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更是热闹的不得了。

两人和长辈们见过礼之后,陆锦川被几个兄弟簇拥着去喝酒,甄艾就拉了岑安说话,陆锦川临走时还不忘记叮嘱她一句:若是累了就先回去回去休息,不用顾忌太多。

甄艾脸都红了,席佑晨阴阳怪气的调侃陆锦川变身妻奴,陆锦川也不在意,只是笑着与众人勾肩搭背的喝酒去了。

这一幕落在旁人眼中,却是各色心情不一。

ps:马上会发生重大变故,亲们可以猜一猜,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