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69.女人的爱情往往从身体开始……

她陷入沉思中久久不动,直到一双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才倏然回神。

“是不是很帅?”陆锦川轻笑,薄唇勾出诱人的弧度,他的气息擦过她的耳畔,随即却是渐渐游移到她的唇侧:“都看傻眼了呢……”

甄艾羞的两颊绯红,忍不住抬眸瞪他:“谁看你了,不要脸……妗”

陆锦川也不拆穿她,顺手接过了她手里的木梳,轻轻给她梳理头发跬。

甄艾的头发养的好,乌黑润泽又顺滑,轻轻一梳就通顺到底,发丝间有他喜欢的水果甜香氤氲而出,要他忍不住,低头轻轻亲吻了一下,甄艾的脸颊更红,忍不住低了头,陆锦川却放下梳子,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抵在妆台上,低头又对着那张嫣红微张的小嘴吻了下来……

“陆锦川……”

“乖,别说话。”他惩罚似的轻咬她的朱唇,却在她说话的间隙寻到了香甜的小舌,shun住,勾缠。

甄艾只觉得整个脊椎都麻了起来,忍不住抬手推他,却被他一把攥住按在身后,他的动作有些粗鲁,甄艾不由得低呼一声——“痛”,他干脆把她抱起来,转身轻柔放在床上,然后两臂撑在她身体两侧轻柔压下身子,复又深深吻了下去。

有微风吹过,阳光爬在脸上,是懒洋洋的舒服,甄艾缓缓闭了眼睛,她的身体从紧绷变成松软,两手却攥住他结实的手臂,掐出红红的印子。

陆锦川……陆锦川。

就这一刻,她仿佛,是有一点点喜欢他的。

再吻下去,势必又要再胡闹一次,陆锦川忍住下腹绷紧的疼,不知费了多大力气才让自己放过她微肿的小嘴,却到底又在她微敞的领口狠狠亲了几下,这才站起身来。

似乎有些意外他这次竟然这么好打发,甄艾张开眼眸,长睫卷翘,遮住里面的云缠雾绕,陆锦川却觉得整个人都要沉醉。

“今晚和我一起去叔叔家吃饭,正好……商量一下我们结婚的事。”

他忽然而来的一句,甄艾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她一下坐起来,双眸圆睁瞠着他:“结婚……”

陆锦川入鬓的长眉微微一挑,修长的手指把有些凌乱的衬衣扣子解开,然后脱掉丢在一边:“是啊,结婚。”

甄艾只敢飞快的看一眼他半luo的上身,长睫翕动着垂下来,掩饰住她的慌乱:“我记得你说过的……”

结婚?开什么玩笑,让我一辈子只睡一个女人,还不如阉了我!

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陆锦川拿了干净衬衣换上,眉目慵懒看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不结婚就不能碰,这样认死理,又固执,倔的像头小毛驴,他为了不为难小小少爷,只能结婚啊。

何况,好像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也并不觉得抗拒,也许,他算是真的喜欢她吧。

甄艾的手指不由得抓紧了裙摆,心内却是万种煎熬涌上心头。

她曾以为这辈子她只会嫁给宋清远,却未曾想过,有这样的一天,他娶了别人,而她,却和陆锦川这样的男人有了说不清的纠缠。

见她低头不语,陆锦川脸上的笑意似有微微的疏散:“甄艾,宋清远和你已经不可能了,而且,他也没你想的那么完美,既然我和你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不如我们就在一起。”

甄艾抬起头,黄昏的光影中,他的眉目之间竟然透出了三分的认真,甄艾只觉得那一双幽黑眼瞳几乎就要把她整个人吞没,她不自觉的开口:“可是陆锦川,我要的婚姻是从一而终没有背叛的,你,可以吗?”

“那么你呢甄艾?”

他却反问她,这一瞬间,凌厉毕现,她竟有些怕。

不过是短暂的迟疑,她已点头:“如果真的结了婚,我绝对不会背叛婚姻。”

“你可以,我就可以。”

陆锦川的笑意渐渐弥漫,他伸出手,甄艾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把手递给他。

“去换衣服,待会儿见了叔叔婶婶,别害怕,你平日怎么样就怎么样,叔叔婶婶都非常好。”

甄艾轻轻点头,起身的那一刻,仿佛心头有宋清远温柔的眼眸微微滑过,可却又仿佛,只是一缕过往的青烟。

甄艾第一次见到陆锦川挂在嘴边上的叔叔婶婶,竟是那样的一对璧人!

最初的紧张之后,甄艾就在陆太太温柔美丽的笑容中渐渐平复了心情。

虽然一个人独自生活许久,可自小母亲就培养她如何做一个淑女,她的礼仪,仪态,谈吐,都不会差,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刻板。

锦年看一眼陆臻生,微微颔首。

没有想到一向最让人操心的孩子,竟然会喜欢这样内敛端秀的女孩儿,她看得出来,锦川对她很上心,这,是好事儿。

有人拴住他的心,安定下来,她这个做婶婶的,以后也可以少担心一点。

再说了,陆家这样的门庭,不需要儿媳妇来锦上添花,只要出身清白,哪怕是小家碧玉,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不单单是锦川,包括她的两个儿子,也是如此。

甄慕远那个人是个混的,可这个女儿,倒是真不错,这大概得益于当年的甄太太悉心调教了,锦年不由得轻叹,若是她母亲还在,这孩子还不知道会多优秀。

只是想到思静,锦年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听傅太太说,思静心里还在等着锦川,大约就算是锦川结了婚,那孩子也不会死心。

这就是孽缘了,锦年又去看甄艾,锦川不知道给她说了什么,逗的她莞尔一笑,却是微嗔的看了锦川一眼,锦年注意到,她笑的时候,锦川特别的开心。

她终是狠下心,儿孙自有儿孙缘,那就这样吧,与其撮合一对怨偶,不如成全一对鸳鸯。

她是过来人,知道爱而不得有多么的苦。

饭后,锦川随便找了个理由把甄艾支开,就腻在陆臻生和锦年之间,有些得意的开口:“小艾不错吧?”

锦年瞪他:“那是,比你从前那些绯闻女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陆锦川慌忙向外看:“婶婶,你可别让小艾听到了!”

“怎么,还知道害怕了?”锦年取笑他。

陆锦川就故意苦了脸:“你是不知道她多倔,我好不容易把她哄到手,万一听到什么闲言碎语的,她一准儿翻脸……”

锦年忍不住笑:“知道怕就好,小艾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能辜负她。”

陆锦川双手合十:“我只求那小姑奶奶别动不动给我冷脸就阿弥陀佛了。”

“你就贫吧。”锦年摇头,复又说道:“那你们什么打算?先订婚……”

陆锦川头摇的像是拨浪鼓:“先拿了证再说订婚的事……”

“这么急?”锦年不解,陆锦川才不告诉她理由,只敷衍了几句,陆臻生却开口道:“我觉得锦川说的很对,还是先拿证的好,这样人家姑娘心里踏实。”

他当年可是犯过错的,心里爱死了锦年,却傻的从不知道说结婚……那傻丫头,那时候可没少受委屈。

事情这样容易就说定,陆锦川心里更是觉得婶婶待他太好。

他上次驳了她的脸面,拒绝了傅思静,原以为婶婶会恼了他,却没想到,她依然这样理解他,这样包容着他的任性和“胡闹”。

“叔叔婶婶放心,我会对她好的。”

不说未来,不问从前,就这一刻,他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世人都说他风.流多情,却没人知道,他心里多么羡慕叔叔和婶婶的岁月静好。

***********************************************************

大户人家有讲究,领证也要选个好日子的,最后订在下个月的初六,陆锦川还嫌等的太久问能不能再提前,大师都要生气了。

甄艾知道他的意思,偷偷又掐了他的手臂几下,陆锦川只得答应了下来。

这样算来,还得等小半个月呢。

虽然证还未领,但这两人要结婚的消息,却还是传扬了出去。

立时之间,满城喧嚣,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陆锦川那些豪言壮语,又不是只有甄艾一个人知道,所以这下子忽然出来这样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对甄艾这个

人好奇极了,都想知道,到底是多好看的女孩儿,竟然能让陆少愿意结婚,停住寻欢的脚步。

甄艾这段时间再也不愿意出门了,梅岭别墅外都有记者日夜潜伏,妄图得到第一手的重磅消息。

而此时,宋家的夫妻两个之间,也是气氛微妙。

电视上,陆锦川清清楚楚回答了记者一个“是”字之后,宋清远当时就把面前的茶几给踹翻了,甄珠吓的尖叫,佣人不敢作声,宋太太捂着心口几欲晕倒:“清远……”

他却似乎仍不觉得解气,抄起博古架上的青花笔洗就往地上狠狠一掼,碎裂的瓷片几乎要迸溅在甄珠脸上,她仓惶捂住脸尖叫躲开,却觉得此刻的宋清远,有着她从不知道的阴狠和狂躁。

他面目狰狞,甚至有些说不出的扭曲,甄珠死死捂住嘴,似乎她只要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宋清远就会将他面前的烟灰缸摔在她的脸上!

“清远,你这是怎么了?”宋太太骇的脸色惨白,颤巍巍上前询问。

宋清远却瞪着自己母亲,宛若吃人的恶兽:“你们都逼我!一个个都逼着我娶她!”

他的手指,狠狠指向甄珠,甄珠立时全身一颤,却不敢噤声。

“珠珠怎么了?珠珠一心一意对你,还把自己嫁妆都贴补了你……”

“有什么用?宋家还不是岌岌可危?我的每一笔生意都谈不成!还不是因为听了你们的话娶了她这个废物!”

宋清远的双眸血红,他望着甄珠,似乎恨不得将她撕碎。

这话出口,甄珠整颗心仿佛都在滴血,她就算是为他丢掉一条命,他的眼里大概也永远只能看到甄艾!

因为甄艾要结婚了,要嫁给陆锦川,所以他就发疯了,他疯成这样,她甄珠可没疯!

有本事就一心一意守着人家,有本事就不顾一切娶了甄艾,如今有了妻子有了家庭,再这样惺惺作态岂不是让人恶心!

“我是废物,那你是什么?宋清远你清醒一点吧!甄艾就要结婚了,你有本事去找人家陆锦川争啊!瞧瞧,人家不过是动动手指,你们宋家就要散架,如今就算是抢了你的爱人,你又能怎样?”

甄珠不管不顾的大喊出来,宋清远整张脸几乎都在抖动,他恶狠狠的望着甄珠,忽然伸手狠狠攥住她的脖子几乎把她整个人提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好事!甄珠我告诉你,一笔一笔我都在给你记着!”

“行啊,那你和我离婚啊!”

甄珠强撑着冷笑,脸色却已经变作煞白。

宋清远厌恶的将她一把推开:“会有这么一天的,甄珠你给我等着!”

他转身就向外走,甄珠倒在沙发上嘶声大叫:“清远你去哪……”

他步子都不停:“你管不着!”

“她要结婚了!她未来的丈夫是陆锦川!你是不是要把整个宋家都害死!”

宋太太一头雾水,可这句却是听懂了,她哀嚎一声,扑过去拉儿子的衣袖:“清远,你别糊涂,为了个女人得罪陆锦川……咱们宋家没活路了!”

宋清远却一根一根掰开宋太太的手指,他此刻稍微冷静了些许,可眼眸仍是红的摄人。

宋太太望着这样的儿子,只觉得心底恐惧。

“您如今别和我说这些,如果当初我娶了甄艾,宋家又怎么会惹来这样的麻烦?您要怪,就怪您自己当初太糊涂吧!”

他说完,再不看摇摇欲坠的宋太太一眼,径自去车库拿了车子,风驰电掣一般向外驶去。

他不知道甄艾现在的电话,但是还有她的邮箱,他把车开到高中校园外,徒步进去坐在那一棵香樟树下,他给甄艾发邮件,一封一封,逼她来见他。

直到等到她的回件,宋清远才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脱力了一样,倒在青翠的草坪上。

他闭目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几乎是一骨碌的爬起来,他绕着圈找当年他亲手刻下的字,却惊异发现,那一颗心里,甄艾的名字已经被人用什么东西划掉了。

宋清远只觉得一颗心仿若被人硬生生用手撕开,他哆嗦着去摸那些划痕,眼中渐渐有泪逼出。

是她,她是对自己彻底的失望了,放弃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她要抛弃他,要嫁给陆锦川了……

甄艾,甄艾……

可他怎么办?怎么舍得割舍?他爱她这么多年,从她十三岁那年就在等着她长大,他立誓这一辈子只会有一个妻……

是他的错,是他让她伤心了,是他让她失望了,等见到她,他一定要亲口告诉她,他有多爱她……

她不能嫁给别人,哪怕是陆锦川,哪怕陆锦川的后台多硬,他都不怕。

宋清远渐渐冷静下来,若若的性子他最清楚不过,她执拗,却又一根筋,她心里早已认准了他,就一定不会改,只要他努力挽回,他知道,若若一定还会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