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68.这会儿再让我停,命都要交代给你了

就如此刻,他的大掌按在她不赢一握的腰间,仿佛一掌就能攥住她的全部,而她的xiong尖儿,正颤巍巍的抵在他结实的胸前,仿佛是欲说还羞的青涩引.诱。

甄艾羞的要哭出来,使劲的推他:“陆锦川你欺负人!你就会骗我!妗”

“你倒是说说看,我哪儿欺负你了,嗯?”他坏笑,腰腹微微用力,甄艾只感觉那坚硬如铁的某处紧紧的抵着她,忍不住的往后一缩身子,却又被他的大掌用力往怀中方向一扣,她的鼻尖撞在他铁一般的胸口,立时酸胀疼痛袭来,要她眼泪汪汪瞪住他,美眸里全是气恼和委屈。

“说不出来?那你再说说,我哪儿骗你了?”

陆锦川扣住她的臀邪肆的轻轻磨动,甄艾直羞的脸如滴血,听得他这般问,她更是又气又恨,“陆锦川!”甄艾几乎要哭出来了:“你就是骗我,就是欺负我!我说了不结婚不可以,你答应了的!可你现在还这样欺负我!”

“宝贝儿……”陆锦川低头去吮吻她的眼泪,呢喃轻哄:“我不是给了你时间么,是你自己不愿走,其实你也不舍得走是不是?跬”

他的吻技实在太厉害,从她近乎透明的薄薄眼睑一路往下吻,舌尖却在她的唇畔轻描勾画,偏偏又不去碰她近乎粉色的唇,甄艾平日多冷淡的性子,被逼到这样的地步,也已经狼狈不堪……

更何况,拥住她的男人手臂如铁,滚烫欲沸一般的体温几乎要她无处可逃。

“陆锦川!你放开我!我们说好的!”

“宝贝儿,你这样可就不对了,是,我是答应过你不结婚不可以,但是今儿也是你自己选择留下来,所以,咱们俩谁也别说谁……”

陆锦川在她耳畔呵气轻笑,直接把她按在墙上,大掌却体贴的护在她脑后生怕她磕疼了。

“小艾,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墨守成规,彼此快乐不行?”他低头吻她的耳垂,那是甄艾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地,他灼热的唇一贴上来,她整个人都颤栗了一下,而颈侧细嫩的肌肤上,也敏感的起了一层的小颗粒。

陆锦川的手指犹如拨动琴弦一般,沿着她细嫩的大腿一路往上滑动,几乎要撩开她短短的裙摆探进去侵略她的隐秘……

“陆锦川……”

甄艾终是再也忍不住,她低头,狠狠咬在他的肩上,隔了一层薄薄T恤,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因为疼而微微的抽.搐。

就这么一个瞬间,她竟然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宋清远不知和甄珠睡了多少次,她为什么还要守着?说起来,每一次她出事,在她身边的都是陆锦川,宋清远在哪?

他除了给过她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之外,还给了什么?

无休无止的等待,一次再次的伤害,背叛,欺骗,隐瞒……他把她当成了什么?他和甄珠上.床的时候,考虑过她的感受没有?

甚至到了如今,那承诺也早就变成笑话了,她想他的时候,他正陪着自己的太太,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毕竟,他已经这样做了。

何必呢,何必呢甄艾?

她的眼泪滴出来,轻轻落在他的肩上,烫的他肌肤生疼。

陆锦川不老实的手指渐渐顿住,他想要松开她,可她的声音忽然小小的在他耳畔响起:“陆锦川,你敢和我结婚吗?”

她感觉他扣住自己后腰的手指倏然就收紧了,她的心竟然跳动的那么厉害,她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害怕,还要紧张,还要……忐忑。

空气似乎被什么东西黏住了,太静太静。

甄艾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他不说话,不给她这个荒谬的问题答案。

原该是放松的,毕竟,她安全了不是?

可一颗心却莫名的有点往下沉,甚至有难言的酸涩仿佛被挤出来了一样,渐渐弥漫在整个心房。

“甄艾。”

他的声音忽然在她耳畔响起,醇厚的,低低的,却又带着轻佻的笑,甄艾下意识抬头,他的唇却恰恰好的压下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这是第一次他们的距离那么近。

近到她能清晰看到他墨色晕染的瞳仁里,有着小小的,仓惶的,却又脸颊绯红的她。

陆锦川觉得

甄艾的鼻尖微微凉,仿佛是小时候最喜欢的那只小狗跑来他怀里撒娇。

他的笑意渐渐在嘴角氤氲开来,却是收了邪气,没了不羁,多了那么一点叫做认真的东西。

既然这一辈子必须要结婚,那不如就挑一个自己感兴趣的。

“当然,如果你想,现在我们就能做合法夫妻。”

他轻咬她的下唇,唇齿厮磨之间,他的声音暗哑却又暧昧,低沉的只有她能听见。

既然吻了,那就不能再轻易放开。

陆锦川话音落定的那一刻,再不迟疑的深吻下去,甄艾只感觉他的手指插在自己浓密的黑发中,固定,用力,头皮处感觉到轻微的拉扯,那疼痛却更像是一种刺激。

他将她按向自己,贴近,不留一丝缝隙,吮住她饱满的唇勾勒描摹她的唇线,他的气息清冽却又好闻,甄艾竟然觉得不讨厌,甚至,不抗拒。

他吻她长而浓密的睫毛,吻她小巧灵秀的鼻,吻她微微汗湿的鬓边,吻她修长的颈子,吻她一泓秋水一般的锁骨,吻她细白的胸口……

“甄艾,给我,把你交给我好不好?”

他的大掌在她单薄的后背游移,一点点的点起火来,他的声音暗哑,却有着浓浓的情yu,他的眸子里烧着一丛火,纵然她未经情事,却也能明白,那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渴望和占有。

他是个阅尽千帆的男人,对付一个生涩的她简直易如反掌,只是这样一个吻,这样几个暧昧的动作,他的手指甚至连她的胸都没碰到,可甄艾却已经要站立不稳了。

“陆锦川……”

甄艾气喘吁吁,眸若翦水,两腮绯红,朱唇微肿,她简直美的让他发疯!

“乖……这会儿再让我停,这条命都得交代给你了!”

陆锦川眸子里升了火,眸光钉牢在她脸上唇边,无法挪开。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能不能别这么心急……”

甄艾是真的,打骨子里没办法去接受婚前的xing行为,就算是过去和宋清远在一起,她也不会答应。

“我实话实说甄艾。”

陆锦川眼神太危险,仿佛她已经被他的目光给扒光,不着寸缕的站在他面前一样。

“我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干你,已经快疯了……”陆锦川一把握住她汗津津的小手按在自己昂扬的某处,他狭长的眼眸眯起来,声音嘶哑:“一碰到你,就成这样,从前不得不忍,这次真的不行了!”

他这话说的粗俗,可甄艾却觉得脸热心跳,忍不住的推他:“你说的什么话啊!”

“怎么,难道你不懂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赞美就是无时无刻都想上她吗?”

陆锦川感觉到甄艾的小手想要挣开,忍不住“嘶”的倒抽一口冷气——他刚才差点失守!

“我,我不和你说了,我肚子饿了……”

“我这儿更饿!”陆锦川简直太邪恶了,一丁点的矜持都没有,甄艾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难道脸皮都不要了吗?

“陆锦川!”

一见她小脸垮下来,陆锦川心里只得叹了一声,看来要真正睡到她,还得等到洞房那天了,这小女人,看起来娇娇弱弱的,若真是把她气的狠了,以后又要看那张冷冰冰的脸。

陆锦川一点都不喜欢那样的她,看到就觉得心情不好。

“那我们各退一步。”

陆锦川又实在娇气,这把火不撒出来,他今儿一定会掀房顶!

“什么意思?”甄艾看着他,目光里戒备忽地加深。

“我今天可以不和你做,但是你也得帮我……”

陆锦川按紧她的小手,甄艾立时察觉他那里又有了变化。

裙子依旧好好的穿在身上,只是鞋子早已不知被他仍在了那里,甄艾手指头都酸了,又羞又气却又没办法扭过头狠狠瞪他,只能眼泪汪汪的趴在床上,任那个男人为所欲为。

陆锦川嫌她手法太笨,干脆把她翻过去按在chuang上,将她两条晶莹如雪的大腿并拢在一起,手掌却从她胸和床之间挤进去,隔着衣衫,霸道拢住那细腻的柔软。

甄艾被折腾的头发披散了一chuang,哭的声音都嘶哑了,陆锦川低头拂开她脸颊上汗湿的发,吻她的小嘴,甄艾红着眼呜咽着恶狠狠张嘴咬住他,陆锦川吃痛低呼,却被刺激的到了极致……

新换的裙子,皱巴巴的不成样子,而裙摆那里湿漉漉黏答答的一片,贴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可甄艾却不想动,她没力气动,也动不了,那男人大半个身子都压着她,兀自微微喘息着。

中午该起来吃饭的时候,甄艾也不愿意起床,陆锦川只是给她身上略微收拾了一下,她还没洗澡,却就蒙着被子不肯说话也不肯理人。

陆锦川知道她脸皮薄,也知道她这个人一向保守又性子淡漠,这次是真的折腾的有些过分了,赔着小心哄了她好一会儿,最后没办法威胁她要喊韵梅进来服侍她洗澡,甄艾这才通红着一张脸掀开被子,却是咬着下唇瞪着他:“你以后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

“好好,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

不这样,还可以换个其他的花样嘛,难不倒少爷我。

甄艾见他应了,这才脸色和缓了一点:“你先下去,我洗完澡就去。”

韵梅在下面张罗着上菜,一抬头看到陆锦川双手插兜吹着口哨下楼,眸子亮晶晶的满是笑,不由得扑哧一笑,少爷这样子看起来也太得意了吧!

“今儿的菜卖相不错,管家,好好奖励厨房的人,嗯……上上下下都包红包。”

陆锦川心情甚好,大手一挥,做了散财童子,韵梅等人都开心极了,一声一声赞着少爷真好,甄艾下楼时都吓了一跳,怎么大家都这么高兴?脸都笑开花了……

“小姐,少爷心情好,要给我们都发红包了!”不等甄艾询问,韵梅已经大嘴巴的说了出来,甄艾一愣,旋即一张脸腾时涨红,盈盈双目凝向坐在那里气色极好的陆锦川:“陆锦川……”

“快过来,菜都上齐了。”陆锦川生怕她恼了又不吃饭,慌忙转了话题,甄艾狠狠剜他一眼,到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再耍性子,就下楼来吃饭。

陆锦川这一餐饭吃的心满意足心花怒放,对面一直脸红似火的小女人却是咬牙切齿时不时狠狠的瞪上他一眼。

“行了,再多吃点,下午带你出去。”

甄艾不想和他出去,头也不抬冷冰冰的拒绝:“我想睡觉,不想出去。”

“行,那你下午睡觉,我晚上再带你出去。”

“我今天都不想出去!”甄艾心里忽然又涌上委屈,丢了筷子不肯再吃饭。

陆锦川却一点都不恼,怎么说在一起也大半年了,他还不知道她?标标准准的一个大家闺秀,又保守又有点清高,骨子里还带着傲气,最看不惯他这样纨绔子弟。

今儿被他闹成这样子,没有彻底翻脸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就耐着性子哄她:“成,你什么时候想出去了就什么时候出去。”

甄艾抬头,对上他笑吟吟的目光,他望着她,仿佛她真的是他掌上的珠宝,目光里的宠溺那么明显。

这么年轻的男人,这么优渥的出身,他原本的生活,肆意,潇洒,无拘无束,谁不捧着他?可为了她……

甄艾忍不住又想起从前他们俩的几次冷战,细想起来,每一次都是他先低头,每一次,都是他包容了她。

心不由得有点软了:“那……明天吧。”

陆锦川的眸子一闪,似乎未料到她会这样回答,竟是点点惊喜流淌而出,甄艾忍不住瞪他一眼:“饭吃好了你一边看电视去,别打扰我。”

陆锦川果然就去一边看电视,甄艾低着头吃饭,可唇角却不自觉的微微弯了起来。

下午甄艾去午睡,陆锦川去公司,甄艾四点多醒来的时候,却正听到车子的引擎声响。

午睡起来,人总是懒洋洋的觉得乏力,甄艾揉揉太阳穴,起身下床,也不穿拖鞋就往窗边走,白色的棉质睡袍长长的尾摆拖在柚木地板上,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圆满。

拉开窗帘,往下看去,正看到他挺拔的身影下车,似乎感受到她的存在,陆锦川抬头往窗子这里看了一眼。

甄艾不知怎么了,忽然心跳的那么快,竟是小孩子一样缩回了头,陆锦川嘴边噙了笑,他已经看到了探出来的那一颗毛绒绒的小

脑袋。

进来房间时,甄艾正在梳头发,陆锦川坐在一边沙发上,就看着她,不说话。

甄艾从镜子里能看到陆锦川,梳着头发的手微微一顿,目光却忍不住在他俊魅的眉目之间流转。

甚少认认真真的打量他,甄艾心里想着,却不由得心里一叹,怨不得从前她避世在消夏园都能时不时听到这个人的传闻,这样的模样,家世,手段,怎么会不让万千女人趋之若鹜呢。

在他身边久了,渐渐的那些成见仿佛也消散了很多,更何况,他是真的待她很好。

那一夜的事,他们都不再提起,甄艾知道,骄傲的他一定不愿再回想在赵景予那里受到的屈辱,而她,更不愿去回想,想起来,就会觉得有酸楚的愧疚在弥漫。

她陷入沉思中久久不动,直到一双手轻轻按在她的肩上,才倏然回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