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五章:轩辕天音出手,双龙斗!

空旷的大殿内有一瞬间的静默,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是愣了愣。

‘嗡嗡嗡——’

殿门前那道蓝色的水幕突然传出三声细微的震动之声,便见三道人影自水幕之外踏进了殿内。

“王上?”

当瞧见这突然出现的三人中的鲛人族王流光之后,殿内的数十名鲛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不过惊呼过后,接着便是一喜。虽然他们是二王子的人,比起那让人胆寒的白袍人,显然他们更愿意落在族王的手中。

鲛刹在瞧见流光出现后,便心知二王子已经败了,不过成王败寇,他鲛刹还是输得起的,当初他义无反顾的跟着二王子放逐出南海,是因为二王子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他本人对流光这位族王却并没有什么怨恨,甚至抛开二王子对他的恩情不说,他私心里一直觉得流光比二王子更适合作为鲛人一族的王。此时在见到流光出现后,他反而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而比之流光,他现在心里最恨的人却是这白袍人。

鲛人们所注意的是流光,但是自从流光三人出现后,那白袍人的目光却一直是盯着轩辕天音的身上。

“你还没说若是我们出现了,你当如何呢?”

一直被人这么盯着,轩辕天音自然是能察觉到,而她打从一进殿,目光也没离开过这古怪的白袍人。瞧着他盯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是知道自己是谁,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笑看着对面之人,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

白袍人双眼眯了眯,嘿嘿冷笑了声,沙哑着嗓子道:“出现了如何,不出现又如何?我要做的事,难道你们阻止得了吗?”

“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来吧。”语气一寒,白袍人在边说着,周身气息便是猛涨开来,只见他抬手一挥,一阵银白之光顿时自他掌心溢出,这熟悉的气息顿时让得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神色一变。

“神力!”

白袍人森然一笑,便作势要朝着三人出手,而轩辕天音和东方祁在认出他使用的是神力之后,心中就已经警觉,见他似乎要出手,二人拉过身边的流光就要退。

‘轰——’

一阵罡风掀起,却并没有朝着三人打去,那白袍人居然是虚晃一招,抬起的右手竟是反手挥出,打在身后那群鲛人身上。

这突然的变化让得所有人都有点预料不及,连轩辕天音跟东方祁都被骗了过去,更何况身后那群自流光出现后,就放松了警惕的鲛人们,所以当白袍人那带着神力的一掌挥过去后,那群鲛人顿时被强劲的罡风给震飞出去,而飞出去的方向却是后方的封印阵。

“不要!”

鲛刹一双虎目顿时染满猩红之色,想要伸手拉住他们,却跟他们隔了一段距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属下被罡风扫进了封印阵中。

‘滋滋滋——’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二十多名鲛人瞬间被法阵中的诡异力量给吸成了干尸。

“啊——”看着法阵中的二十多具干尸,鲛刹目眦欲裂,仰天发出一声悲鸣,响彻整个大殿。

“王八蛋!老子杀了你!”

悲愤欲绝的鲛刹在亲眼瞧见自己的属下变成干尸后,整个人都如疯了般,不顾身上的伤势,拎起骨刀就朝着白袍人扑了过去。

瞧着他的神色,显然是起了玉石俱焚的想法。

“哼,不自量力!”白袍人冷哼一声,在瞧见鲛刹居然朝着自己扑来,不怒反喜,“正好将你也扔进去。”

以此同时,清冷的低喝声也一同响起。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罩!”

‘轰——’

突如其来的金光将鲛刹瞬间给笼罩,同时也挡开了白袍人对鲛刹的致命一击。

“天道无极——九龙缚鬼术,缚鬼神绳,去!”

将鲛刹用不动明王金刚罩保护好后,轩辕天音手中印决再次快速一变,食中二指瞬间朝着金刚罩中的鲛刹一指,只见两指指尖迸出一束金光,直直射向鲛刹,在触及到鲛刹身体后,金光顿时幻化成金色光绳,如藤蔓般快速缠绕住鲛刹,轩辕天音抬手一拉,便将鲛刹瞬间给扯了过来。

“逞什么匹夫之勇?明知打不过还白白扑过去送死,这样就能对得起你那些死去的兄弟了?”轩辕天音一把将鲛刹扯到身边之后,瞥了双目猩红的鲛刹一眼,冷冷地开口骂道。“就算不拿你这条命去拼,他今日也一定非死不可!”

刚刚封印阵中发生的一幕,轩辕天音也是看在了眼里,对于如此残忍有伤天和的手段,轩辕天音同样不能忍,更何况…这个白袍人使用的还是神力。

只有跨过了炼虚合道境,三花聚顶破空飞升后的人才能将体内的灵力转化成神力,轩辕天音只见过一次用出银白色神力的人,那便是上次在古瑶城中自上界下来的那位地仙阶别的老头儿。

这神秘的白袍人是上界的那些家伙!

“嘿嘿…好大的口气,想要我死,你只怕还不够资格。”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白袍人冷笑一声,讥讽道:“若不是因为这里的天地规则,我不得不压制了自己的实力,就凭你们几个小辈,我只需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们。”

“杂碎就是杂碎,就算你将自己从头藏到尾,也掩盖不了你身上那股杂碎的臭味。”比口舌之争,轩辕天音除了在东方祁那里吃过亏,却还从来没输过谁,特别是她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后毒舌起来的姿态,更是叫人愤怒。

“你……”果不其然,白袍人顿时一怒。

“你什么你……”轩辕天音根本就不给他发怒的机会,立刻打断他继续毒舌道:“难道你不是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难道你不是杂碎吗?”

“你们这些自上界下来的家伙,都是一群杂碎,难道我有说错?”

轩辕天音张口一句杂碎,闭口一句杂碎,叫得对面的白袍人体内气血一阵翻涌,若不是脸上那张面具遮挡着,只怕此时面具后的那一张脸上的颜色绝对精彩万分。

重重的吸了几口气,白袍人目光阴寒冰冷的看着轩辕天音,咬着牙道:“你也只会牙尖嘴利做些口舌之争而已,若不是本尊现在的时间已不多,本尊今日非得将你的嘴里的牙一颗一颗的敲碎。”

时间不多?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疑惑,面上却不动分毫,轩辕天音朝着对面气得浑身发抖的白袍人勾唇一笑,且笑出一口白牙,道:“何必还等其他时候,今日天时地利人和,不如你来敲下试试?”

对于轩辕天音的挑衅,白袍人虽是气得呼哧呼哧的喘气,不过却也极力忍了下来,这古怪的行为,让得轩辕天音在心中却慢慢警惕了起来。

半晌,白袍人朝着轩辕天音古怪一笑,道:“虽然的确很想敲碎你的牙试试,不过本尊今日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放心…若是今日你能活下来,下次本尊遇见你时,定会记住找你试试的。”

话音一落,只见白袍人的身形突然开始变淡,然后在空气中如波纹般一荡,便消失了踪迹。

而就在他消失之后,整个大殿却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大殿中央的封印阵发出刺眼的红芒,然后一声巨响爆炸开来,法阵的封印破了……

‘呜呜呜呜——’

一阵阴冷寒风平地而起,风声响彻整个大殿之内,伴随着在殿内刮起的狂风,轩辕天音却敏锐的嗅到了风中那腥臭的气息。

与此同时,已经破碎的封印阵中突然爆发出一股黑芒,同时那另轩辕天音眼熟的诡异黑气也自封印阵中慢慢涌了出来。

轩辕天音神色一变,“果然是魔族!”

“魔族?”流光闻言脸色一变,双眼死死盯着那如同有生命般慢慢涌出来的黑气,倒抽一口凉气,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鲛人一族一直镇守的禁地中居然是封印的魔族。

东方祁眼眸微眯,看着黑气的中心,沉声提醒道:“小心,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昂——’

随着东方祁话音一落,黑气中心一阵翻动,然后一声让得三人都熟悉的吼声自黑气中传来。

“那是……”

轩辕天音眸子瞪大,震惊的看向诡异的黑气中心,而就在这时,一通身黑色的庞然大物自封印中一跃而出。

“龙?!”流光倒抽一口凉气,神色惊骇欲绝,之前在峡谷中他还震惊于轩辕天音抬手间就放出两条龙来,哪知道这禁地之中居然也封印着一条龙…。

以往很难看见龙的身影,今日却接二连三的看见,这是龙族开会了吗?

自封印中出来的的确是一条龙,或者可以叫它为龙魂。

轩辕天音双眸微眯,紧紧盯着将整个大殿都塞满的龙魂,瞧着它通体黑色,身形却呈现半透明的状态,这种模样,轩辕天音自然十分熟悉,因为神龙同样是这种状态,不过神龙却比这条黑龙要好太多,至少神龙的身体已经如实体无二,并不像它这样虚弱。

黑色龙魂的一双龙目呈血红之色,周身被那诡异的黑气所缠绕,单凭这两点,轩辕天音就认出了它的身份——魔族的魔龙。

轩辕天音盯着魔龙的龙魂,眸光微闪。为何那上界的家伙要打破这个封印,上界跟魔族不是同样斗得你死我活吗?他们没道理费尽心思的跑下来只是为了解除一个封印魔龙的的法阵吧,还是这中间还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魔龙一双血眸冰冷的扫过下方轩辕天音等人,然后仰天再次发出一声龙吟,只见它龙尾泛着黑光的一扫,整个大殿的殿顶顿时被它给掀飞,没有了这石殿的特殊禁制,磅礴的海水立刻涌了进来。

“这家伙想干什么?”流光挥手打出一道屏障,阻止了海水灌入的冲力,抬头看着上方的黑色龙魂问道。

轩辕天音冷哼一声,道:“它是想把我们当点心,刚刚那大殿空间太小,限制了它的体型,也限制了它的灵活,它自然会先将大殿摧毁,倒时候打起来它才放得开手脚。”

流光脸庞一僵,虽然他有点怀疑轩辕天音的话,不过当他看见那黑色的龙魂自出了大殿之后,整个身体又开始变大了几倍,顿时嘴角抽了抽。

一红一紫的光芒自轩辕天音袖中掠出,月笙和血玉神色凝重地护在轩辕天音身边,自魔龙出现,他们两个自然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龙威,只不过这股龙威中还散发着阴寒冰冷的煞气。

“阿音,这大家伙是什么龙?身上的气息好生古怪。”月笙紫眸警惕地看着对面,不仅古怪,他还感觉到那大家伙的气息将自己给压制住了。

“魔族的魔龙。”轩辕天音手中伏魔棒一现,对着身边几人道:“你们退开点,我先去会会它,月笙你跟血玉也退开,那家伙的血脉在你们之上,你们上去反而会被它压制得死死的。”

“喂,人类女人…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流光在听见轩辕天音要一个人去会会那庞然大物之后,顿时怀疑地看着她,“那可是魔族的魔龙啊,不如我们一起上吧。”

流光话虽是这样说,不过话里的意思却带着担心之意,轩辕天音闻言侧头瞥他一眼,嘴角勾了勾,“放心,若它还有身体,我或许还得惧它三分,不过一道龙魂而已,它再是魔龙,也只是一道残魂。”

话落,在轩辕天音欲踏水而上时,东方祁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轩辕天音不解回头看着他,只见东方祁眼眸深深,道:“小心点,别大意。”

轩辕天音红唇一勾,“放心。”

“还有……”东方祁抓着她手臂的手紧了紧,深深盯着轩辕天音双眸道:“不要将它打得魂飞魄散,若是可以…收了它,交给我可好?”

轩辕天音眸光微动,盯着东方祁认真的双眼,二人对视良久,轩辕天音浅浅一笑,道:“好!”

转身的同时,东方祁轻轻放开了手,轩辕天音眸中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随即便朝着魔龙所在的地方飞掠而去。

“喂,你要那家伙干什么?”一旁月笙凑到东方祁身边,好奇的问道。东方祁瞥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说,转眸将目光一瞬不瞬地看向轩辕天音的背影,眸底深处情绪翻滚,莫名。

……

魔龙猩红的双目看着朝自己飞掠而来的轩辕天音,双瞳微眯,沉声开口:“驱魔龙族的人?”虽是疑问,语气却已然肯定。驱魔龙族的传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它怎么也不会忘记。

轩辕天音踏空停在魔龙对面三丈之远,朝着魔龙一笑,道:“嗯哼,感觉很敏锐,可以问个问题吗?”

魔龙闭口不语,只是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她,轩辕天音也不恼,依旧笑眯眯地问道:“你是魔族的魔龙,为何会被封印在这次?是谁有本事封印的你?”

“想要知道?打过本尊再说。”魔龙冷笑一声。

闻言,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右手缓缓抬起,手中伏魔棒直指魔龙,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打败你再说了啊。”

“大言不惭!”魔龙冷哼一声,龙身在海中狠狠一翻,狠狠盯着轩辕天音道:“几十万年的沧桑变化,如今的小辈竟出一些狂妄之辈。”

“错了,几十万年的沧桑变化是不错,不过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轩辕天音笑吟吟地看着它,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凉飕飕的,“况且…好汉不提当年勇,以你如今的这种状态,我也不一定打不过你啊。”

“狂妄!”

一次次被轩辕天音出言挤兑,魔龙顿时怒了,仰天发出一声怒吼,然后龙尾狠狠一摆,瞬间带起滔天巨浪,朝着轩辕天音席卷而去。

轩辕天音瞧着这滔天巨浪,握着伏魔棒的右手一紧,然后对着席卷而来的巨浪就挥了过去,“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伏魔剑阵,万剑分浪!”

‘轰轰轰——’

金光闪烁,随着轩辕天音手中挥舞的伏魔棒,金光幻化出成百上千的金色光剑,齐刷刷地朝着席卷而来的巨浪斩去,顿时激起巨大的水花,而巨浪却也同时被金色光剑给挡了下来。

‘昂——’

见巨浪被挡了下来,魔龙发出一声龙吟,身躯再次一翻,一双巨大的前爪五指张开,指尖那锋利如铁钩的指甲散发出幽幽寒光,龙尾猛的一摆,双爪变朝着轩辕天音探了过去。

轩辕天音神色一动,周身突然泛起一阵金色光晕,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她的皮肤之下,居然有金光流转。

金刚不巧身——在这时,被轩辕天音运用到了极致。

然后轩辕天音脚下一滑,残影掠出,九天御风步顿时使出,就在魔龙双爪探来之时,轩辕天音身形化成残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然后下一瞬,又突然出现在魔龙的上方。

伏魔棒瞬间收起,一拳探出,拳上金光闪烁,带着强大刚猛的力道,狠狠朝着魔龙的背脊砸了下去。

“八荒拳!”

‘嘭——’

一声炸响,魔龙发出一声怒吼,扭头便是凶猛的一撞。

‘砰——’

来不及抽身的轩辕天音顿时被魔龙一头撞飞。

“噗呲!”一口鲜血喷出,轩辕天音小脸一白,倒飞出数十丈远在勉强稳住身形停了下来。

“该死的!”感受到五脏六腑一阵闷痛,轩辕天音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腹部,低咒了一声,“若不是有金刚不巧身护体,这一撞之下只怕就重伤了。”

而一撞之后的魔龙却显然更为震惊,它的力道它最清楚,即使那驱魔龙族的传人不死也得重伤倒地,为何她却只是吐了一口血,看起来根本就没伤到她什么。

驱魔龙族的传人除了术法高强外,身体素质不是一向很弱吗?什么时候她们的体质堪比妖兽了?

魔龙在震惊,远处的流光同样震惊不已,“这个女人还是人类吗?”流光抽着嘴角惊呼出声,刚刚那凶猛的一撞,别说她一个人类,就算是他挨上这么一下,只怕也得脱一层皮,可是那个女人呢?却如同小强般,依然生龙活虎的,这是什么怪胎啊。

月笙脸色难看的瞪了流光一眼,不屑骂道:“我家阿音怎么就不是人类了?你以为她跟你一样弱啊。”骂完,月笙一双紫眸冒火地瞪着魔龙,心道,丫丫个呸的,居然刚伤了我家阿音,等你被阿音收了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光是月笙,东方祁的神色同样难看阴沉,瞧着魔龙的眼神顿时冷如寒冰,眸底深处一抹红光极其快速的划过。

但就是这一瞬,远处的魔龙是察觉到了什么,顿时惊疑回头,“咦?刚刚是什么?好熟悉的气息。”

与此同时,轩辕天音却在魔龙转头时,再次出手了。双手快速合十,十指翻动,手印快速凝聚。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吼——’

浩浩龙威陡然降临,一声嘹亮的龙吟,带着浩然之气,响彻整个海底。

轩辕天音头顶上方空间震动,巨大的空间漩涡撕裂空间出现,金光四溢中,金色的五爪神龙破空而出。

“啊啊啊啊……”

流光双目呆滞,颤巍巍的抬手只是那方突然出现的神龙,发出一阵不明思议的啊啊声后,半晌,一张俊美妖冶的脸庞神色扭曲,震惊道:“神龙!居然是神龙……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轩辕神族的神女?!”

假的吧?

流光抽着嘴角暗想,这个女人怎么会是神女?有这么无耻又贪心的神女吗?

无耻贪心的神女此时双目喷火,狠狠的瞪着魔龙,抬手一指,喝道:“神龙,揍它,它刚刚差点撞死我!”

神龙:“……”

月笙等人脚下齐齐打了一个趔趄,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不可思议地盯着轩辕天音,她这是…告状?!

在神龙出现后,对面的魔龙顿时神色凝重起来,洪荒时期,它们两个一个是龙族龙神,一个是魔族的魔龙,虽然从来没有交过手,却也听说过对方,想不到时隔几十万年,居然在这种时候遇见。

神龙从出混沌空间后,自然也感觉到了魔龙的气息,如今一金一黑两条巨龙无声对持,双方同为龙魂,可是魔龙却刚刚破出封印,实力只是原来的十分二三,可是神龙不一样,神龙失去了身体,实力却保存了原来的七成,孰强孰弱,只看气息便知。

“想不到几十万年之后,我们居然会在这里遇见。”魔龙神色凝重的看着神龙,沉声道。

神龙金色龙目一眯,同样沉声道:“的确是没想到,不过…虽然你如今气息不稳,跟你打有点胜之不武,但你却打了本尊守护的丫头,即便是胜之不武,本尊也得打回来。”

“哼!即便是本尊实力不如从前,想要打败本尊,你也得付出点代价。”魔龙闻言双目一厉,说着龙尾一摆,便朝着神龙撞去。

神龙冷哼一声,同样不甘示弱的迎头而上。

‘轰隆隆隆——’

两条庞然大物的纯力量拼斗,顿时搅得整个南海都颤抖了起来。

一旁的轩辕天音看着斗在一起的两条巨龙,眸光闪了闪,随即狠狠吐出一口气,脸色挂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想单打独斗?做梦!

她可从来没说过要神龙跟它单打独斗啊,她最喜欢的可是以多欺少!

轩辕天音站在后方,嘿嘿一笑,然后抬手便是再次结印。

另一方的几人在瞧见轩辕天音的动作后,顿时齐齐嘴角一抽,他们就知道会这样!

只见轩辕天音双手缓缓凝聚手印,一股庞大的天地之威陡然降临,让得整个南海的海族们皆是齐齐惊恐起来。

另一边跟神龙斗得翻天覆地魔龙顿时察觉,眼角一瞥,在瞥见轩辕天音的动作后,顿时恼怒地吼道:“你们耍赖!”

轩辕天音闻言,边凝聚手印,边朝着它嘿嘿一笑,道:“耍什么赖,我可没说过让神龙跟你单打独斗!”说完,双手狠狠一合,手印凝聚成功。

‘嗡嗡嗡嗡——’

四周海水顿时翻起巨浪,空间也开始颤抖不稳。

“天罡伏魔阵,启!”

随着轩辕天音一声低喝,魔龙头顶上方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法阵,在瞧见法阵一出之后,神龙立刻抽身而退。魔龙整个儿被法阵罩住,此时想退却退不了了。

“这是…天罡伏魔经!”在察觉到法阵里熟悉的强大的波动后,魔龙顿时惊骇出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天罡伏魔经?

听到魔龙的惊呼声,轩辕天音眸光一厉,随即冷笑道:“的确是天罡伏魔经,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说罢,手印一凝,“给我收!”

‘轰——’

天罡伏魔阵成型,顿时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将魔龙给压得动弹不得。然后金色法阵将将收紧,阵中的魔龙也随着收紧的法阵被收了进去。

待得将魔龙收复,法阵化做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金球,朝着轩辕天音飞了过来。

一把抓住金球,轩辕天音狠狠的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搞定!”

“阿音。没事吧?”

见轩辕天音成功收复了魔龙,月笙等人立刻朝着她掠去,轩辕天音对着月笙笑了笑,然后就目光看向东方祁,把手中封印魔龙的金球朝东方祁一抛,道:“给你。”

东方祁接过金球,笑了笑,眼眸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你问我为什么?”

轩辕天音闻言默了默,随后道:“不问,我相信你!”

不看东方祁怔愣的神色,轩辕天音抬头看向神龙,朝它挥了挥手,道:“神龙,辛苦你了,你归位吧。”

神龙点点头,临走时若有所思地看了东方祁一眼,便退回了混沌空间。

待得神龙走后,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向流光,眸中满是算计,“鲛人族王,我替你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你是不是应该对我有点表示啊?”

流光脸色一僵,见轩辕天音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满脸都是快表示,拿值钱的东西出来的神色,顿时嘴角抽搐地道:“自然…自然是要表示感谢的…还请…还请随本王回宫再说吧。”

得到了流光的回答后,轩辕天音满意了。不错,这鲛人族王还是挺识趣,挺懂事儿的。

满意的轩辕天音却不知道,此时鲛人族王流光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心中默默流血的流光在无声咆哮。

什么神女?这尼玛简直就是土匪!

还是个见钱眼开的土匪!

------题外话------

我的内心同样是崩溃的,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总算写完了,我要出去吃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