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5 超市

“主子,京城方面的善后工作已经结束……”

霍夜冷着脸,站在主子席景鹤书房内,一板一眼地对此次完成的行动进行了报告,心中却很庆幸这次行动进行得十分完美,并没有辜负主子的期望。

尽管席景鹤离开京城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部署,就算在江州也在一直关注这件事情,可是到底没有主子在京城坐镇,他的手下们,多多少少都有点心里忐忑。更何况,还是要在席家那位帝王的眼皮子底下,对席家老二动手,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席景鹤听得认真,点点头——和他预想的一样。

他手下这批人,虽然已经锻炼了很久,却是第一次和席家的人正面对上,最后的结果,倒是没有让他失望。

“只是老主子那边,派人送来了警告。”霍夜犹豫道。

席景鹤冷笑:“不用在意,老头子只是做做样子,毕竟家中还有长老会。席老二既然敢对我伸手,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他轻描淡写地挑眉,却在谈笑间,决定了数百人的命运。

除了席老二,还有跟随他的所有人。

权力之争就是这样残酷,谁输了,就必须要有赔上一切的觉悟!

“主子说得是!”

霍夜眼中也随之闪过冷芒——席老二那家伙,居然敢在主子的车上动手,就算只是被“借了刀”,可该付的代价还是要有的。

类似于霍夜这批席景鹤的忠心属下,都是这种想法。

席景鹤收拢人心的手段过人,这些人虽然是从席家的暗堂选出来的,但是自从跟随席景鹤的那一天开始,便已经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他的人,而席家,在他们看来,只会是未来主子的手中物而已,而主子,才是他们要奉献一切乃至生命的人,对于席老二这种席家的蛀虫,他们是不会有丁点儿尊敬的。

甚至于,这次由他们亲自下手对付席老二的时候,手段之狠辣,除了席老二以及他的的家人,几乎无一活口。

“主子,席老二一家人都被送来江州了,主子要见见吗?”霍夜例行公事问了一句。

之前这件事情并未通报给席景鹤,是因为这是很常规的处理方式,席老二到底是席景鹤的血亲叔叔,他们还不能越矩,直接动手把人给弄死,所以送到席景鹤面前来,由席景鹤亲自决定,是再好不过的。

席景鹤皱了皱眉,却几分不悦:“谁让你们将他送到江州来的?”

他有几分怒意,心底到底是认为,江州是一片纯净的净土,不应该沾染上鲜血。尤其是他,不想在弄死席老二之后,再去见她。

想到明天元晞就会过来为他做一顿饭,他脸上的怒意便顿时如和煦春风化为暖意,眼中也染上淡淡的温柔。

“那要将席老二送回京城吗主子?”霍夜虽然不解主子为何会生气,可一抬头就看到长年阴晴不定的主子脸上,竟然挂上了浅浅的笑容!

就算只是很浅很浅的弧度,也足够让他觉得惊悚了。

席景鹤瞥到他的眼神,扫了他一眼,霍夜便立马收敛了神情。

“算了,来都来了,我去见见,我的二叔。”

席景鹤让人备车,亲自来到了关押席老二的地方。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污秽与肮脏在这里滋生,虽然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刑具,但是,无处不在的阴寒却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席景鹤是习惯了这种阴寒的,自从他为了母亲,拿着水果刀亲手杀死了席家岛上一个看不起母亲的佣人之后,这种阴冷,就与他如影随形,常伴他身。

大概是因为与她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习惯了阳光的温度与味道,猛地被这种阴寒包裹,他竟然有一种不习惯。

“主子?”跟在他身后的霍夜奇怪地问了一句,不解主子为何突然顿住了脚步。

席景鹤沉默,抬脚继续走向最深处。

越往里越像是无间地狱,四处都是狰狞的恶鬼,可席景鹤却是真正的恶龙,无人感近身。

顺畅地来到了最里面关押着席老二的地方。

席老二待遇好,是被单独关在一个地方,他的夫人和女儿,以及几个私生子则被关押在他旁边的地方,牢房隔着铁栏杆。

席老二的两个儿子并不在中国,留在席家岛,席景鹤不好在长老会眼皮子底下动手,才让他们逃过一劫,可是席老二的夫人女儿却没有这么幸运了,原本只是跟着父亲到中国来游玩一下,谁知道,却落入了别人的手中!

包括那几个私生子,席老二的夫人如果不是听到别人亲口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居然还这般的风流,平时装的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果然只是伪君子!

在中国就有这么几个私生子了,在国外那还得了?

席夫人抱着瑟缩在她怀中,瑟瑟发抖的女儿,躲在牢房的角落,冷漠警惕的看着每一个人,席家的媳妇儿,并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

只是她席老二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席老二却打死不说,也让她一时之间想不到到底以什么方法把自己和女儿救出去。

“哒,哒,哒”。

悠缓的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

有人来了。

席夫人猛地抬起眼,眯着眼睛看向来人,却赫然发现居然是自己的侄儿席景鹤!

“阿鹤!是你!快点!快点把婶婶从这里救出去!”席夫人的欣喜戛然而止,神情也随之变成骇然。

因为,她看到席老二抬起脸,仇恨又恶毒地瞪着席景鹤,如同地狱的恶鬼。

再看看席景鹤散漫悠哉的态度,她怎么会联想不到,这一切的局面,就是那个看起来温和孝顺的侄子做的呢?

她简直不敢相信,而怀中的女儿已经爬过去冲到铁栅栏处冲着席景鹤大喊大叫:“鹤哥哥你来了!你快点救我出去啊!”

席景鹤看也没有看她,只是走到了席老二的牢房前面,站定。

席老二的女儿,也是席景鹤的堂妹,还惶恐着,就被尖叫着的母亲拖回了原本的地方。

“嘘,不要出声。”席夫人连忙捂住女儿的嘴巴。

她的女儿则惊恐地看着席景鹤优雅地坐在被人抬过来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她不傻,这点局面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你会遭天谴的,你这个畜生,连你的亲二叔也下得了手。”席老二冷冷开口,阴鸷的眼神盯着席景鹤,恨不得将他拆骨扒皮似的仇恨得深刻。

席景鹤摸了摸下巴,倒不是很在意:“是吗?那我爸还活了这么久,为何没有做遭到天谴?”

席老二唾了一口:“他怎么没遭到天谴?他的天谴不就是生了你这么一个小畜生吗?”

席景鹤对他的污言秽语充耳不闻,只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倒是颇为愉悦地抚掌:“嗯,我喜欢你的说法,我是他的天谴!没错,他始终会终结在我的手里,就如同他弄死爷爷一样,万物都是有循环的,天理报应,便是如此。你说是不是,我的二叔?”

席老二嗤笑:“是啊,以后你也会被你的儿子背叛,亲手撬下王座,变成丧家之犬!”

这是他的恶毒诅咒。

席景鹤轻轻笑道:“可能要让二叔你失望了。”

他的目光微微闪动——她的儿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突然想起元晞,原本很期待看到自家二叔狼狈模样的席景鹤,突然就有些索然无味了。

“你应该感谢一个人,因为她,我改变了想法,不打算杀你。”席景鹤开口道。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席老二倒是挺有骨气。

席夫人尖叫一声,喝道:“席老二你说什么!你想死你就自己去!不要拉上我们母女俩!我还要带着我的茹茹活下去的!阿鹤!阿鹤!求求你放过我们!茹茹是你的亲堂妹啊!”

席景鹤无动于衷。

他连亲二叔都下手了,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妹妹。

茹茹则在席夫人的怀中呜咽哭了起来,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堂哥会什么会把自己家弄成这个样子,还说要杀了父亲,那还是鹤哥哥吗?

席老二看了看妻女,颓败地耷拉下脑袋。

那些私生子他不怎么在乎,反正一年到头都没见过几面,也没什么感情。

可妻女不一样,尤其是他的女儿,从小到大都是作为掌上明珠被他宠大的,连来一趟中国都要带上她一起玩玩,可想而知他对女儿的感情。

可是现在,女儿却因为他,要就此结束年轻的生命……

席老二艰难地对席景鹤低了头:“席景鹤,你到底是茹茹的哥哥,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够放茹茹一马,你杀了我都可以,放了她。”

茹茹大哭起来:“爸爸,鹤哥哥为什么要杀了你!你不要死啊爸爸!”

“茹茹!”席老二悲恸地望着女儿。

席景鹤看着这父女情深的一幕,却没有任何感触。

无趣。

“我的决定,不是你可以左右的。”席景鹤说罢,站起身来。

在席老二的大喊中,他转身离去。

不过,短时间内,他还是不会杀了这群人的。

暂且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

……

回了浅水别墅,席景鹤便将所有人都打发离开,做事煮饭的人,还是他的那些下属,一个都没留,整个别墅顿时冷清了不少。

可是席景鹤想到元晞明天就会过来,便心情愉悦,哪里感觉到丝毫冷清?

他要元晞亲手做饭,一开始元晞也是不答应了,可惜最后还是拗不过他。

席景鹤发现了,元晞看起来铁石心肠,很难动摇的一个人,其实很多时候都有点心软,吃软不吃硬,对她好,然后说点好话,她总是很难拒绝。

对他也是如此。

只要他现在将自己的位置摆在朋友的定位上面,元晞便无法拒绝他的很多要求。

发现这一点,席景鹤就如同终于找到了切入点,总归有下手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元晞就给席景鹤打了电话,说在他家附近的潮湿,问他要吃点什么。

席景鹤一句“等等”,挂了电话,开车直奔超市。

超市距离浅水别墅区不远,出了别墅区,车程不过五分钟,席景鹤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元晞,穿着素雅,就这样清清泠泠地站在人来人往的潮湿前面,如遗世独立的美玉,就算她自己没发觉,清风明月也入不了她的心,但所有人却都在窥探她的美丽,让他顿生怒气,下车大步走了过去,伸手就想揽住她,挡住那些人的目光。

元晞灵巧地躲了一步,避开了席景鹤的手。

席景鹤笑笑,也没有在意她的拒绝。

习惯了。

“等很久了?”他低下头,轻声问她。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她细腻如玉的美好肌肤,细致柔美的五官,看似来并不是多么猛烈而深刻的美丽,却有一种深入人心的力量,让每一个人见过她的人,都无法忘记。她的眸幽黑,里面如同沉淀着万古星河,绚烂而美丽,淡淡流光滑过,收敛了无尽的苍茫,也有能够看破一切的犀利。

元晞摇摇头。

她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道:“我直接买过去就好,你过来做什么。”

“开车接你,正好买点东西。”席景鹤避轻就重,自然是不会说,自己只是想和她一起走走而已。

两人一起往里面走。

席景鹤从未来过超市这种地方,他甚至很讨厌人多嘈杂的地方。可是有她在身边,他却突然觉得,这样的热闹似乎也不错,周围那些吵闹的人也变得可爱起来。

元晞倒是来过超市几次,跟着方妈去的,熟练地拉了一个手推车过来,推着走。

“我来。”席景鹤伸手揽过推车的活儿,十分自然。

他人高手长,探手便抓住,哪里容得元晞反驳,自然也就只有由着他。

席景鹤看她安安静静走在自己身边,总算没有时时刻刻都提醒两人的关系,忍不住勾了勾唇。

他偶然见过别人情侣逛超市的样子,高大的男子推着手推车,小女友则依偎在他旁边,两人的样子很幸福。

现在看起来,他与元晞,虽然元晞没有挽着他,可在别人眼中,着就是一对般配的情侣。

席景鹤心情大好,随手拿了不少东西丢进购物车内,也没看是什么。

“你拿这个做什么。”元晞神情古怪地看着他。

席景鹤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刚刚丢进去的一条围裙。

“家里面没有围裙,给你买的。”他顺口就说。

元晞看了看手中那条卡通又可爱的围裙,有点不愿意穿,可是看了席景鹤一眼,还是将围裙给放进购物车了。

席景鹤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眼中温柔缱绻,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你喜欢吃什么?”

接下来是正题,要买菜了。

席景鹤简单干脆:“甜的。”

元晞没有想到,席景鹤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喜欢吃甜的东西。

不过要尊重个人爱好,想了想各种自己会做的菜。

“糖醋排骨怎么样?”她询问他的意见。

席景鹤笑意晏晏,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认真说:“我喜欢。”

元晞心里一动,撇过脸当做没看见他的眼神表情。

“那就买点排骨。”她走到鲜肉区,认真地挑选起来。

席景鹤看到她的目光,专注得仿佛在对待什么十分珍贵的东西。

她以后,一定会是一位温柔贤妻。

逛了超市出来,席景鹤提着大包小包将东西塞进车里,才开车带着元晞回到了浅水别墅。

相较于元晞住的别墅区和新开发的江水一色,浅水别墅所住的人,权贵居多,且不远处就是小玉山疗养院,都是国家级的退休老干部修养的地方,这里的位置,可想而知的火热。

元晞家那套赵升送的别墅,周围住的人,则以富豪居多,毕竟要以赵升的身份,拿到开发很多年的浅水别墅,还是有点困难。

浅水别墅的环境以及安保都是一流,而且因为开发的年代早,反而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一些配套设施并不是选择推倒重建,而是在原本的基础上修缮,保留了那个年代的风格。

席景鹤的车牌整个浅水别墅区的人都知道,自然一路畅通无阻。

元晞进门的时候,听到里面静悄悄的。

“你家里面没人?”

席景鹤道:“我一个人。”

元晞看了看席景鹤,看不清他的命相,算不出他的家庭情况,更是不好开口问,最后只能将这些话给咽下去。

“我家人都在国外,外公在江州,我最近一段时间才住在江州的。”席景鹤紧接着解释了一句。

她想多了解一些,他便愿意多说一些。

元晞“哦”了一声,提着东西进了厨房,打算先将这些东西好好收拾一下。

首先摸出来的就是那条卡通又可爱的围裙,粉红色的HelloKitty,完全不是元晞喜欢的,可她还是套在了身上,席景鹤走过来一看,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说别的,这围裙与她清冷的气质,实在是太不符合,硬凑在一起,倒是有几分好笑。

元晞大概也知道别扭,抬头瞪了席景鹤一眼。

席景鹤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真切地笑过这么多次。

“我帮你一起吧。”他走过去,挽起袖子,也动作起来。

元晞没有拒绝。

两人一起,动作自然麻利快了很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