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25】抛千金买外宅

此事之后,瑾如辞行。二房没有说什么,秦嫣跟着瑾如整整一年半,该学的也差不多了。秦婉自是万分不舍,奈何瑾如坚持,众人只得垂泪相送。

沉欢一行人快快乐乐的去了溪河县,就连赤冰和傲古都显出几分兴致来。

赵氏因为茶铺生意不错,便和周鼎商量,不住在衙府官宅了,在溪河县置办了一处三进院的私家宅子,虽然不大,胜在温馨自由。

宅子距离溪河县衙不远,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入户石阶下本有青苔,因落了白雪,露出点点绿意,甚是好看,院东一株白雪压梅花饶是动人。

两只懒猫儿头碰头躺在扫干净的石阶下晒太阳,听见车轱辘响,立刻警觉地抬起头来张望,见人来了,倏然间跳开。一切,看起来那么宁静温馨。

周鼎的儿子周励也进了官府县学,一家的生活也好了许多。

沉欢看了一圈,心里安慰许多,这一世他们没有连累二舅一家,真是万幸。

一连几日,沉欢他们带着傲古和丫鬟们整天在农庄里玩耍,冬日的河里没有结冰,鱼儿真是好钓的时候,一钓一条大鱼上钩,乐得傲古嗷嗷叫,只恨自己不敢下水亲自噗通条鱼儿来玩。

溪河县的南春农庄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模样,在周仓和几个老农户的努力下,几乎将溪河县的大小农庄全都收入嚢中,如今也有三万亩地了。

周正宇在盛京一连开了三个米铺,固定官家每月的米粮,加上散卖的,加起来每月起码有2千两盈余。

在沉欢的同意下,周正宇在盛京招兵买马,招了三个副掌柜,自己做起了京城的大掌柜。每个二掌柜手下都配有三四个伙计,盛京的生意已经颇具规模。

至于卤大的酒店,沉欢没费心,就是让周正宇送两个十几岁的机灵小伙去学账房。

沉欢三兄妹和周鼎一家过了正月初十,秦钰准备回学院。周励也准备开始上县学。为了哥哥的安全,她让静能和小安一起跟着秦钰去学院,静能长得文静,若是不动武,倒像个小书生,他自己也甚喜欢学字,事情便定了下来。

鲁掌柜寻到的宅子在距离绸缎铺东面三条街的安曘巷子,正是余杭富人区。这个宅子本是一个珠宝商的府邸,他们因一家全部搬迁到盛京做生意,宅子便急着转让。但因是四进院子,比沉欢之前想象的要大,价格自然贵了许多,鲁掌柜也不敢拿主意,便来请命。

沉欢闻言,兴奋的跳下暖塌,“走啊,哥哥姐姐一起去瞧瞧。”

“好,刚好有个看门的在,随时都可以看宅子。”鲁掌柜笑着八卦道:“哦,对了,二姑娘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恐怕她想在豫州议亲是不可能的了。”

沉欢笑着耸肩,“三叔必定要在京官上做下去的,二姐自然也会搬去盛京,她本来就不大可能嫁给豫州人。只要这个消息不传到盛京,她的婚事基本无碍。”

鲁掌柜想想也是,担忧道:“吕氏如此贪婪,三房终究是祸害的根源。”

“所以,我要准备好,这也是置办宅子的原因,万一撕破脸的一天,我们必须第一时间搬出来,以保大家平安。”

新月她们已经兴奋的忙着取披肩大氅,沉欢再没说什么。

因沉欢觉得宅子还没定下来,就不想让二舅她们知道,免得说她败家,便只是悄悄的告诉了周励和周琴,两人自然兴奋的要跟去瞧瞧。

一行孩子们逐向周鼎和赵氏说上街去买十五的灯笼,便浩浩荡荡的去了。

鲁掌柜还是很有眼光的,安曘巷子的宅子西门外便是内运河水渠,推开院门便可乘船,很是方便,往日也就只有船只经过,非常宁静。东门位置靠余杭闹区的南市,隔着连条街,可以看到热闹,却不是很闹。附近都是富人聚集之地,地段非常不错。可价格比之前的三进院子预想多了三千两,一共要六千两。

沉欢看了一圈,很是满意,和门房谈了下,让他转达她的想法,如果可以五千两现银买下,就可以马上过手。

没想到宅子的主人闻言一口答应,很快到衙门办好地契文书的盖章画押,宅子便是沉欢的了。

鲁掌柜着手修缮,顶多三月、四月便可入住了。

留在府中的云裳忽然来了,送来了荣郡王的一个木盒包裹和一封信。信写的是周志在下个月便升任从七品上殿中侍御史,这个已经够惊喜了,她打开包裹的锦袋,里面是一个长条红漆雕花木盒。

这个木盒她见过,当初装着许中梁的调令盒子就是这个,她惊喜的打开,居然真是调令,荣郡王居然将五月外放的从五品江西员外郎之位给了周鼎。

周鼎和赵氏见了乐晕了。

“怎么会?怎么会?”周鼎也不敢相信。

沉欢倒是明白荣郡王的意思,他既然给了秦松涛一个爬上去的机会,必定要制造另一个可以抑制他的力量。

而他非常清楚,秦府最愿意和秦松涛斗的自然是长房。秦钰还太年轻,还没入围考试,没法给官职。如果太抬举周志,显得刻意,便将周志调任了一级,而将户部的要职给了周鼎。就算秦松涛知道,那也是他自己不要的职位,自然无话可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周鼎毕竟在官场多年,知道不可能这样的幸运无端端从天而将。

沉欢笑着道:“二舅只管当好官就是。户部的职位对二舅来说手到擒来,而且江西是个肥沃的地方,建立政绩很容易,二舅的顶头上司已经在任两年,二舅去说不定一年就会有机会提前接任升职了。”

周鼎眼睛发亮,“恩,我明白了。这是荣郡王为了你们才这样的吧?”

沉欢摇头:“荣郡王为的是他自己,他年纪大了,也要为儿子们着想。官场之上不是说抗衡之术吗?若是他的力量没有更新,都是衰败的元老们,总有势力会减弱,全都老去的一天。他将你们都视为未来权势的联盟,不是很好吗?”

周鼎若有所思,看了沉欢一眼,问道:“你一心想打倒你三叔?”

赵氏一惊,“欢儿,你还真有这份心啊?”

沉欢笑笑,“就算我没有这份心,不代表别人没有打倒我们的心。二舅、二舅母你们想想,我父母死的仇我还没报,吕氏又放过我们了吗?他们干出的一桩桩一件件的,哪样不是想致我们于死地呢?如我不这样,被打倒的就是我们。与其被人打倒,不如打倒别人?何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欺他全家。”

周鼎和赵氏惊愕的看着小小的沉欢。可她的话没错,细想起来,很可怕。

沉欢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小小的谋划,竟然发展到惊动荣郡王爷亲临,最终,她居然还帮了两位舅舅一把。

她不得不佩服荣郡王的火眼金睛,知道秦钰在仕途得到成就,才能让他们长房三兄妹有力量与秦松涛抗衡,同时他更加清楚如何为秦钰建立保驾护航的力量,将与长房有关的并有力量在仕途前进的二个舅舅提拔起来。

如此一来,就算以后他们能与秦松涛同进退,平起平坐,她沉欢今生也无怨无悔了。

沉欢很清楚,复仇的路很艰难,何况对抗的是秦松涛这样的高手。别人给她的是机会与援手,正真要走路的是自己。

沉欢当即让哥哥修书致谢荣郡王。她自然不期望荣郡王会有回音,但也要表示心意。毕竟在他们长房没有能力与秦松涛抗衡之前,荣郡王不会和他们有太深的瓜葛。

没想到四天后,荣郡王妃亲笔修书回了信,她的字迹娟秀,信笺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感觉很慎重也很客气,虽然只是客套话,但最后居然说让沉欢和秦婉有机会去盛京,一定要入府做客,还提到要让府中的孩子们向秦婉学习泡茶。这点让沉欢难以琢磨,难道真是因为姚老太看中了姐姐不成?

如此一来,沉欢倒要重新思量了。

哥哥已经回了学院,她就让姐姐回信,之后却再也没有接到荣郡王府的音讯,沉欢反而放心了,这样才正常。

他们在溪河县一呆就是一个月,秦府也没有人来问下。沉欢他们自然也乐得清闲。

可毕竟还是要回去的,二月头一行人便回了秦府,府里假装热闹的过了年,过年的时候沉欢见到了刚从庵里回来的秦嫣,她清瘦了不少,见到她也是淡淡一笑。虽然少了些雍容华贵,却多了分沉静,显得格外窈窕清丽。

沉欢也报以笑容,各自不语。

秦婉却心神不宁,宁逸飞回盛京已经两个月,没有一点音讯,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还是从此就丢下了。

沉欢也没有办法,只能吩咐周正宇找许中梁、燕权慎打听,看宁府有什么动静。

过了十多天,卤大急匆匆的让人通知她去见面。

沉欢担心是宁逸飞的消息,没有告诉姐姐,就说去铺子里巡视,带着云裳和傲古就出去了。

卤大一见面献宝似的推过来一个木盒子,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珠花,还有一套紫宝石一套黄宝石头面。

“看,这是我这几个月赚来孝敬你的。”

沉欢睨着他,“这几个月你该给我多少银两?”

卤大嘿嘿一笑,伸出无根手指头,“五百两。这是刚开始,还没有多少,以后就会多了。万事开头难啊,毕竟刚换主人,不过原来的大厨留下了,客人的口味没变,自然就没有流失的。我做了促销,所以赚得少了些,可你别嫌弃啊,这已经很好了。”

沉欢埋头翻盒子,挑了两三朵比较新颖的珠花,再帮丫鬟们也挑了几朵,收了紫色宝石头面,将其他的全部推还给他。

“你也老大不小了,一点孝心都没有。赚到的就一下子全花光了?我只拿我该得的,多余的我一分不要,要不我和你倒是弄不清了。你还想让我名声不好听吗?”

卤大缩了缩脑袋,“这……不过是提前给你的,要不是你慷慨,哪有我的今天啊。”

沉欢抓起筷子敲他脑袋,“你父母那边不用讨好吗?你就一辈子被你父母看死吗?如今扬眉吐气了,还不回去向父母谢罪去!”

卤大揉着被敲痛的头,却不敢反驳,喃喃道,“还就是你敢教训我。”

“哼,难道教训得不对吗?”沉欢柳眉倒竖。

“对对,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这样活着更加痛快。”卤大嘿嘿一笑。猛然想起,“哎呀,瞧我,忙着向你表功,忘了正事了。”他从怀里掏出两封信和一个锦囊递给她。

沉欢气得瞪眼,“你这个家伙,不知道事情的轻重吗?”

她忙拆开信,一封是许中梁的,信中说他得到消息,朝廷要扩大盛京树林的种植,这样一来农田定当少了许多,建议她看下盛京周围的农庄,如果可以拿下来,盛京的粮食定会涨价。另外,他打听到秦松涛回了盛京,马上得到皇上的召见,但是说了什么不太清楚。荣郡王府的事情,他打听不到。

另一封是燕权慎的。他说凌凤刚回盛京接管了漕运,谁知道不到一个月,兵部来报,北面突厥再次联合各部落以20万大军围我朝边境,凌凤不得已再次调拨更多的军队前往支持两位叔叔抗敌,而漕运接管的事情再次搁浅。如今是宁逸宏暂时管着,但是燕权慎担心如此一来,宫里便没有了荣郡王和睿亲王的人守护在皇上身边。另一则重要的信息便是宁逸飞第一次领命带领哥哥的一部分羽林军守护皇宫,暂时让众人放心了些。

最后一个消息虽然说得轻松,但是沉欢似乎放心了些,宁逸飞向来不喜欢朝政,这次他愿意正式接任羽林卫的职位,是不是代表他开始用心仕途了呢?

也许这对姐姐是好消息。

沉欢合上信想了想,让小二取了笔墨纸砚,亲笔修书给许中梁,告知她非常赞同他的想法,让他帮着留意盛京附近的农庄,一旦发现有好的,他可以全权负责找人出面洽谈,只要告诉她面积,农庄情况和转让价格便可。

另外,她写信给燕权慎,将荣郡王提拔二位舅舅的事情说明,让他心底有个谱,也给他信心,相信她是有能力与秦松涛抗衡的。另外,请他多关注宁府的事情,尤其是宁逸飞的事情。

最后一个锦囊握在沉欢手里,她看了一眼卤大,卤大贼眉鼠眼的冲着她挤眼睛。

“你长偷针眼了?”沉欢白了一眼,心里微微一跳,面上却漫不经心的解开锦囊。

里面是一份用淡黄压花手工纸封起来的信,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红色锦囊,摸起来像是钥匙。

她疑惑的看着卤大,“谁给你的?”

“是凌凤世子啊。”卤大炸了眨眼。

沉欢微愣,好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他的东西了,他这次回京来去匆匆,还以为顾不上她了。

打开信封却不是信,而是一个地址。

小锦囊里放着三枚房门钥匙。

沉欢皱了皱眉,“他怎么会给你这些,给你这些说了些什么?”

卤大耸了耸肩,“我算老几,世子怎么会给我?是给周正宇,他自己来不了,又担心交给驿站不安全,所以让我带回来的。好像没有交代什么。”他脑袋凑近一些,八卦的瞄了一眼地址,“这个地址我可知道,是盛京富商住的地区。”

沉欢摸着钥匙,心里猜不透究竟是什么?是铺子?还是……

“你什么时候回盛京?”

“回家孝敬父母两天就回去,酒楼刚开离不开人。”

沉欢点头,将地址另外抄了连同钥匙一起给他,“你去看下这是什么地方,这个钥匙又是什么?”

卤大激动了,“你相信我?”

沉欢白他一眼,“八千两我都给你了,还能不相信你吗?不过你这张嘴给我封好了,透露半点风声,你可仔细着。”

卤大顿时蔫了,嘟囔着,“干嘛总是对我那么凶?”

沉欢斜眼,“你就是欠骂。”

卤大嘿嘿一笑,“没事,你骂我还给我钱做生意,值了。”

他晴雨天似的,脸皮城墙般厚,惹得沉欢直翻白眼。

沉欢回府,将宁逸飞在羽林军担任了职务的事情告诉了姐姐,秦婉满心欢喜,不论他是怎么做,她心底总是相信他。

她的模样让沉欢看在眼里,烦在心里,托着腮帮看天。

姐姐正是情窦初开,这回真是动心了,不过对现在的沉欢来说,还真有点难度,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姐姐嫁入荣郡王府为正妻。

卤大的父母忽然上门求见沉欢,说是感谢沉欢将儿子教育得如此有孝心。卤夫人第一次得到卤大带回来的珠花礼物,激动得不得了。沉欢只是笑笑,赶紧打发了,省得让府里人知道她和卤大在盛京合作的动作。

卤大回了盛京很快就有了信,但是也是担心驿站不安全,将信交给了父亲的商队带回来,亲手交给沉欢。

沉欢看完卤大的信大吃一惊,凌凤送给她的竟然是盛京最旺的地段一座四进院的大宅子。卤大亲自进去看了,是个非常好非常大气的宅院,可能凌凤认为沉欢没有那么快到盛京落脚,细心的安排了人每周去打扫一次。

盛京的四进院可比余杭的四进院大多了,又是在旺区,没有个万八千是拿不下来的。凌凤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沉欢却能猜到。

她握着钥匙,心里滚烫。

如果她是九岁的心,不会有什么感觉,只有感激。

可她四十岁的心要如何面对这种热情。

为什么?在他眼里,她不过九岁才对。

但他肩上担着这么重的担子,还能时时刻刻的想着她,为她谋划得那么仔细,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他送盛京的宅子来看,他是多么的懂她,知道她心大,知道她一定会杀到盛京去,和秦松涛一较高下。

可她呢,给给予凌凤什么?

这份情,她似乎无以为报,也无从报答。何况,这份情来得奇怪,让她不解。

想不通,她也只有丢开了,就算她要去盛京,也不可能用他的宅子,这成什么了?

外面购买的宅子开始用了,她就有了一处好的落脚地。便也放手干起来,在豫州各地她又相继开了几间绸缎铺,人手便显得不足了。

沉欢想起赤冰带回来的两个姑娘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便去问了问。

赤冰训练的两个小姑娘因自小被人买了,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沉欢根据两人的性格,分别取名叫做甘珠,一个叫做春莺。

甘珠十五岁,春莺十三岁。甘珠是家传的武艺,父亲本是一个知州的护院,因知州获罪,父亲丢了差事,去了镖局,却意外身亡,死在异乡,尸骨都寻不回来。母亲只好带着她回母家,谁知被歹徒窥视钱财,谋财害命。甘珠身中数刀,但命大未死,母亲却也没了。

孤身一人的她,远途卖艺求生,直到被赤冰找到。她的性子很得赤冰的心,硬邦邦的和赤冰很像,喜欢将头发利落的梳起,短装打扮,根本不在意身上和脖子上的刀疤,显得格外的清爽干净。

她说要时时看着刀疤,才能让自己不忘记仇恨,要让自己做个嫉恶如仇的人。

而春莺年纪小,从小就卖给卖艺人家,也不知道家人是谁,家在哪里。她吃着百家饭长大,没心没肺。卖艺人常将她卖给这个卖给那个,她也无所谓,反正都不是亲人。她身上的技艺倒是跟了多家卖艺人学的,年纪虽小,却能集众家之长,练就一身好武艺。

也许是自小就流离失所,春莺的性子比甘珠开朗些,对她来说,能有饭吃饱,没有人拖着她去卖身就已经很美好了。在秦府,她很快乐,哪怕赤冰总是抓着她揍一顿,她也是嘻嘻哈哈的当做习武。

严师出高徒,春莺和甘珠经过赤冰几个月的训练,已经和静能、静悟对上招,还是时不时能赢上两招,弄得两人也急了,日夜加紧习武,怎么能输给小丫头片子呢?

这下沉欢身边热闹极了,她也非常喜欢两人,给她们置办和烟翠她们一样的衣裙,让她们跟着云裳学习大户人家的规矩。

主子身边本不需要留这么多人,年长的丫鬟有些担忧,尤其是云裳不是一直跟着沉欢的,便有些忧心忡忡起来。跟着沉欢一辈子她都愿意,毕竟是体面的,若是被放出去嫁人,哪有这样的自在,何况她也没有意中人,也不想嫁,何况仇还没报完。

沉欢见云裳闷闷不乐,便找她谈心。

云裳支吾半天,不得已道:“姑娘,奴婢想一直服侍姑娘。”

沉欢笑了,“原来是为了这事?我还不舍得姐姐出去呢。那边宅子已经拾捣好了,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就算你想出去,我也不肯的。姐姐就放宽心吧。”

云裳喜出望外,从此更是忠心。

沉欢将钱嬷嬷和紫菱都派到新宅子去了,那边买了四个丫鬟,四个小厮,都需要好好的调教。

买宅子的事情,沉欢没有刻意隐瞒,自然很快秦府都知道了。

这时,秦松涛已经升任翰林侍讲之职。

秦功勋生气地叫来沉欢和秦婉,劈头就问,“你们居然私下买宅子,是何用意?”

秦婉淡淡一笑,“祖父莫怒,哥哥眼看就要进浩阳书院,每年要回来温习三个月,需要个安静的地方。另外,我和妹妹商量过,我们的生意也比较繁忙,下人都住在秦府很不方便。何况三叔连连升任,来府上拜会的自然会越来越多,总是遇到我们下人来往,总是不好。为了不给秦府带来麻烦,哥哥和我们就商议着买下宅子,有时间就去小住。”

见秦婉说得头头是道,秦功勋也不能说什么。何况宅子已经买了,用的是长房自己的银子,他又能如何?

再说了,秦婉说得也有道理,秦府的各房如今的关系,秦功勋知道得清清楚楚。沉欢他们回来后,对二房的人就没好脸,不理不睬。三房对他和吕氏也是淡淡的。长房的生意也越老越大,下人来往频繁,的确不便。

只要不惹出事情来,也管不了那么多,往日里他们也会去周家小住的。

秦功勋不说什么,吕氏更是不能说什么了。

秦中矩悄悄的跑去看了一回,回来告诉吕氏:“那是个四进的宅子,比起我们秦府小不了多少呢。之前住着珠宝商刘氏,里面每个小院子都有小园林,过了二道门便是抄手回廊,回廊间处处是景,小桥流水环绕这各院都是白墙灰瓦,精致得很。”

吕氏听得双眼通红,心都揪痛了。

“这群败家的!五千两银子,居然就买个旧宅子。显得她钱多吗?”

可牢骚是牢骚,人家的银子,再败也轮不到她来多嘴。

“母亲,再这样下去,长房的银子都被挪出去了,我们也捞不到好了。”秦中矩也急了。

吕氏沉思起来。

经过这两个多月,秦功勋态度也好了些,见到二房的人也点头了。虽然还是爱答不理,却代表着有着转机。于是吕氏欲壑难填的心再次活动起来,尤其是看到沉欢他们买了大宅子,心里的不平和眼红病开始蠢蠢欲动。

秦中矩压低声音道:“父亲的身子越发不如从前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分了家,就麻烦了。母亲得尽快助儿子一臂之力才好啊。”

吕氏揉着太阳穴:“你父亲满心只想帮你弟弟光宗耀祖,一门心思帮他做大官。只要涉及到秦府名声事情,你父亲断是不能放过的,对这种事,他是一点情面都不肯留给我的。长房的三个又十分刁钻奸猾,差点就被他们得手,我们若是再失手,你父亲也不肯再信我,我也没法了。”

秦中矩闻言越发恐慌不安。

新宅子全部弄好的那天,正是个大晴天。

沉欢和秦婉带着一大群人去了宅子里,还特意请了二舅和舅母一同前来,同时为祝贺二舅还有一个月就调任升迁,就在新宅子里设宴。

新宅子的事情周励和周琴之前忍不住已经告诉父母了,听见了是一回事,看见了却是另外一回事。周鼎一家子喜气洋洋的乘着马车到了新宅子,下了马车,周鼎和赵氏看到长长的院子围墙,顿时目瞪口呆。

秦婉和沉欢欢欢喜喜的将他们迎进屋里。

大大的厅里摆了新鲜的瓜果,深春里的院子各处花团锦簇,甚至美丽。

“我的天啊,沉欢,你们这是该多有钱啊?可别把钱都花光了啊。”赵氏惊讶的问。

沉欢嘿嘿一笑,“还好,没多少钱。二舅你们可以常来玩,我都留了房间给你们的。”

周琴拍掌,“那感情好,我可有地方玩了。”

周鼎欣赏的看着沉欢,“听说都是你掌家?人小鬼大啊。”

沉欢脸一红,“哪里,哥哥要读书,姐姐现在要倾心研究茶,宫里上次看中了两种茶,姐姐说要多研制一些,想要根据各位娘娘的口味研制些养颜茶。我是个没事干的,就管这些杂事啦。”

“嗬,你这还是杂事啊?那么大的家业还不够啊?你口味要多大啊?”周鼎笑着敲了敲她的脑袋。

赵氏在院子里溜达一圈,感叹不已,“真不得了啊,这个院子都快赶上你们秦府了。你怎么不早说要搬进来,让你二舅在鎏金置办些家什送来。”

周琴翻了翻白眼,“人家这里的家具都是周正宇从盛京弄来的,哪里瞧得上鎏金的家什。”

赵氏闻言也笑了:“也是。”

沉欢抱着赵氏的腰:“二舅母常来玩就好了。”

“我看母亲乘着还没走,可以常来帮着调理下人,沉欢忙前忙后的,难免有遗漏的地方。”周琴跟着道。

赵氏点头:“这倒是的。可是,我们一走,你们万一有事可怎么好?”

沉欢笑着道:“二舅母尽管放心去陪着二舅上任。我身边一大堆人呢,你忘了还有傲古。”

懒懒的卧在一边的傲古闻言,神奇般的听懂了,潇洒的抖了抖黄毛,向大家显示唯我独尊,谁敢争锋的气势。

众人瞧它张扬的模样都笑了。

临走时,沉欢悄悄在周琴手里塞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低声道:“你们到了新地方需要打点的地方多,如果不够了,就差人告诉我。”

周琴忙推她,“这怎么行?母亲知道了也不会收的。”

“所以给你啊。往日里你也替二舅母掌家的,将银子偷偷惨进去用不难。你们好了,我自然就好了,万一我们在秦府呆不下去了,或者遇到什么,家业出了事,我们还有依靠不是?只是我直接给二舅母,我一个孩子的钱,她一定不要的啊。退一万步来说,就当你帮我存钱也好。”

周琴闻言犹豫片刻,秦婉也低声道:“你就收着,如今我们盛京的生意很好,这点银两不过一个月的盈余。放心好了。”

周琴见秦婉也这样说,就收了:“说好了,有难处一定要告诉我们。”

沉欢和秦婉点头。

送走了二舅一家,沉欢和姐姐站在门口说了两句笑,依旧转身回新宅子,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吩咐,今晚就住下了。

她没看见巷子口上,吴飞扬立在那里好久。

一脸痴痴的看着那个身影,仿佛魂魄都随着她的影子进去了。

他也不知道为何要来这里,只是知道自从离开秦府,他也就赖在余杭,不愿意随着父亲回到海南任上。不得已,母亲就陪着他在这里住下。而他派了人打听沉欢的行踪,他也知道过年前后,她一定会去周鼎家小住,从年前开始他就一直在溪河县、余杭到处转悠,希望有一天能遇见她。没想到看到她买了新宅子,他忽然有种沉欢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感觉。

这几个月里,他一直煎熬着,没有一天不想她。没有一天不后悔在叠翠厅的事情,没有一天不恨自己在宁逸飞面前出丑。

他恨自己提前逃了回去,他居然没有勇气站在沉欢一边为她鼓劲。

他是多么的后悔。

秦嫣没有如愿以偿的嫁给宁逸飞,还有凌凤、宁逸宏,都是他的对手。他很失落,如果他不走,护着沉欢,那他是不是会得到一点点她的认可,两人间多了点点可能性?

可偏偏他太懦弱,如今看来,他和她之间却一点可能似乎都没有了,他连再踏入秦家都没有理由了。

只要想到这里,他就想哭,心就在滴血。

如果发生事情的时候,沉欢眼睛里对他流露出一点期许和挽留,他一定会义不容辞的留下,可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自己也不知道万一街上遇到沉欢,他能说什么,沉欢能对他什么态度。可这些似乎并不重要,他满心热血就想让她知道,他一直在痴痴的等着她。

说不定,那天就能打动她的心,毕竟两人都还小,有的是时间捂暖她的心,不是吗?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见到她了。可惜,她还是看不到她。他没有勇气上前打招呼,只好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发呆。

跟着他的小厮忍不住了:“小爷,天色不早了,还是回去吧。要不夫人问起,不好说了。”

吴飞扬咬了咬唇,依旧盯着那扇门。可他依旧不舍,就像盯着一定能看到她再走出来。

小厮急了,上前拉他:“爷,这样盯着可不好。人家毕竟是姑娘家。”

吴飞扬无奈,只好转身,骑上马,回头又看了一眼,方才离去。

春莺从可以看到院子外面的角楼二楼收回目光,登登登的跑下楼直奔姑娘们在的茶室,低声说道:“姑娘,方才有个油头粉面的少年盯着你们瞧了半响,我看像是个小倌倌。也不知道打的什么歪主意,要不莺儿把他们抓来问话?”

沉欢和秦婉有些惊讶,还没等她们说话,甘露就已经撸袖子,倒竖柳眉道:“那你还啰嗦什么?先抓来拖到后巷子,一顿暴打,打断了腿再带来让姑娘审。”

一屋子的人顿时目瞪口呆。

云裳忙笑道:“我们姑娘那次出门没有人盯着看呢?只怕是路过,好奇姑娘们的气势罢了。不要理会他,免得刚搬进来便闹出误会来了。”

春莺闻言深以为然,烟翠抓了把蜜饯塞在她手里,她便蹦跳着出去继续盯着了。

甘露犹豫片刻,才将袖子撸回来,乖乖的坐在一边。

吴飞扬回到母家,神情黯然的靠在床上,呆呆的看着窗外,脑子里沉欢的模样一直盘旋在脑海中。

吴夫人听说儿子回来了,居然也没来打个招呼,道声好,又听小厮说他魂不守舍的,不由的担心,赶紧带着丫鬟嬷嬷就来了。

吴飞扬合着衣服,卷缩在床上,呆呆的,就像变了一个人。唬得吴夫人以为怎么了,赶紧上前来摸了摸额头。

“飞扬,你这是怎么了?”

吴飞扬不耐烦的撇开头,嘟囔着,“别管我。”

吴夫人心痛的坐在床边,柔声道:“有什么事和母亲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吴飞扬摇头,拉过被子蒙头,不肯说话。

吴夫人无法,只好走出去找到跟着他的小厮问:“究竟少爷怎么了?”

小厮自然不敢撒谎,将这几个月他总是到溪河县周家转悠的事情说了,也说了今天他终于发现了沉欢,并一路跟着去了沉欢的新宅子的情形也说了。

小厮见主母的脸色不好,生怕怪罪到他身上,忙道:“少爷这阵子早出晚归的,可都是为了想见见秦四姑娘呢,没见到反而还好,没想到今儿见到了,反而成了这副摸样。”

吴夫人大惊,拉着贴身服侍的陈嬷嬷的手急匆匆的回房,驱赶了年轻的丫鬟,紧张地对着嬷嬷说:“这怎么好?他居然还对秦沉欢那么疯魔吗?那个丫头对他那么狠,他怎么还惦记着呢?这样铁石心肠的女子,嫁给他又有什么好呢?简直气死我了。”

陈嬷嬷安慰道:“夫人莫急。”赶紧倒了杯热茶递给她。

“您先冷静下。您想啊,少爷这幅模样也不是一两日了,自打从秦府回来,他就是这般,恐怕这个结还必须是秦四姑娘才能打开呢。毕竟两人自幼也是有婚约的,多惦记着也很自然。何况少爷是那么心软温柔的人,对秦四姑娘痴情些,着紧些也很自然。”

吴夫人喝了口热茶,可心里还是不平。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xiaobing819819投月票。

看在度度上班还每日努力万更的份上,求月票、5分评价票、花花、钻钻、评论,啥都行,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