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15章 两条老狗,打脸!

紧接着,天空中掠来两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两人双目亮如星斗,披风卷云而来,声势赫赫,气场威威,直接碾压全场围观群众。

而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廖家的两位太长老!这两个老头都是年逾四百岁的老不休,一人是皇阶修为,一人是半皇修为,乃是廖家的定海针,乾坤柱人物。

此刻这二人中,有一位手中还提着一名青年,青年面色苍白,浑身还显得十分狼狈,可不正是此前被轰飞出去,生死不明的廖庆凡么?却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勾搭回了自己的老祖?!这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这廖庆凡出场,谁也没看见,直戳指着场中一抹红,便还口齿漏风的说道:“七老太爷,就是那小贱婢!她还抢了孙儿给您拍下的升皇丹!”

为何口齿漏风?当然是此前被揍掉的牙齿,这会子还没镶嵌回去。

于是一众围观群众听着,顿时忍俊不禁,纷纷是捂住嘴巴不敢造次,生怕真的笑出声后,会被那廖家的两位强者给“咔擦”了。

那时候听说升皇丹被打劫的廖家太长老,顿时也没顾着看别得,就是急吼吼怒道:“小贱婢,给你三息的时间,直接交出升皇丹,然后在本皇面前自裁!”

可他的话音才落定,就听到一声不屑的冷哼,“廖老七,你很狂嘛。”

那廖家七太长老闻言,顿时脸色像是吃了屎,在兽城之中,竟有人指名道姓的跟他说话,这简直——

这位廖家七太长老正是要骂,可是定睛一看!

卧槽!

差点没把眼珠子吓掉了!

那赶来的廖家另一位太长老,目光在看到说话之人时,脸上也顿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表情,就像是扑街扑到了屎粑粑一样……

随后廖家两个太长老,同时从空中降下,纷纷走到说话之人跟前,很是抱歉的说道:“原来明大宗师也在这里,方才一时气急多有冲撞,不曾见到您老,还请见谅见谅……”

见到明泰,廖家两个如猛虎般冲来的老头,立即变成了家养的猫咪,都老老实实的给明泰见礼。

毕竟兽城谁都知道,明泰可是一名五级巅峰的炼药师,难保哪一日可就是六级炼药师了!再者明泰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白老城主的拜把子兄弟,两人乃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老头,谁要是得罪了明泰,那就是得罪了白老城主,那位半帝白印峰!

这白家的实力,那可是当之无愧的兽城老大,廖家这个老二再怎么富得流油,廖老二还是老二,怎么都不可能翻到半帝的头上拉屎,除非廖家出了个大帝,然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外明泰这等高级的炼药师,振臂一呼之间,天下自由众多英豪会为他卖力,那么若是得罪了他,肯定比得罪了白家还要惨。说不定他们廖家,在兽城都活不过第二天了……

“你们廖家很狂嘛,打劫人家不成反被打劫,你们这些老不休居然还出来帮忙,也不嫌丢人。兽城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完了。”明泰口气沉严,肃穆的神态显得十分威严。

纵使明泰此刻衣衫狼狈,然而他一身大宗师风范溢然,却让人不由发自内心的折服,根本不会在意他此时衣着如何。

因此廖家两位太长老闻言,立即是躬身下来,其中廖家皇阶连忙道:“明大宗师教训得自是有理,只是对方也有皇阶出手,这才让小辈吃了亏。别的也就作罢,然那升皇丹对我廖家意义非凡,却是要讨要回来。再说此等恶徒,在我兽城行凶,自是人人得而诛之。”

廖家皇阶娓娓道来,倒是言辞恳切,还颇为有道理。

“合着你的意思,是觉得老朽处事不对,你们这么做才是对的?照这样说,这兽城还是你们廖家说了算?”明泰口气一沉,言辞之间的威严,没有半点此前跟云芷汐斗火的和善。

廖家皇阶一听,顿时眼皮一跳道:“廖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升皇丹这个……”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不快滚,老朽都替你们廖家感到羞人,你们还好意思继续显摆。”明白根本没让廖家皇阶说完,直接挥挥手赶人道,一副赶苍蝇的模样。

廖家半皇听此,顿时不干的急道:“明大宗师您不能这样,那个升皇丹我们取走,完全不会碍着您……”

听到这里,明泰袖子一卷,不耐烦道:“怎么回事,让你们滚还不滚,难道还要本大师再说一遍么?莫非想要跟老朽切磋切磋?”

说罢,明泰那阵仗像是要出手了!

“别……明大宗师您慢聊,我们两兄弟这就走。”廖家皇阶急忙拉起那廖半皇,直接连拖带拽的,再挂上廖庆凡飞走了。

那声势,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云芷汐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呢,两条老狗就被明泰撵走了。

就是围观群众们,都感觉到讶异。谁都没想到这明泰大宗师,不仅是坦荡荡的认输了,还帮着维护了红衣少女!

可是红衣少女此前的作为,分明是跟白家过不去啊,还抢了人白家一头小灵雀,这怎么看明泰大宗师的作为,都是在以德报怨啊!

果然不愧是宗师级别的胸襟!当真是——没话说!

一时间,云芷汐这个当事人,也只好承情的朝着明泰拜道:“多谢老前辈解围,晚辈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不过既然要谢谢老朽,别光嘴巴说啊,弄点实际的。”不想明泰居然老不脸的说道。

“……”云芷汐满头黑线,心里嘀咕着,本来就算廖家的人全来了,本小姐也是不怕的好么,明明是你多管闲事。

“要不把你的火灵珠送给我?”这时候,明泰居然给云芷汐传音要求。

云芷汐这么一听,绝色的俏脸就是一沉,知道她有火灵珠的人不多,眼前这个明泰的老眼,倒是犀利得很,她……

“哈哈哈……别紧张,老朽跟你说着玩儿。”明泰笑眯眯的拍着云芷汐的肩膀,转口说道,“不知道你师承何处?”

云芷汐听言目光微顿,古界内的形式她灭了云雾山庄少庄主,而兽城之中可是有云雾山庄势力,她……

“如果不嫌弃,老朽收你为关门弟子如何?”明泰说这句话时,口气是认真的,真不是在开玩笑了。

而且明泰的声音不低,明显不介意被人听到。

可明泰这一句话,直接是令围观群众全都呆了眼,纷纷是呈现木鸡形态,久久不能回神……

要知道明泰虽身处在兽城,然而他的威名却远扬东南域,追随者甚多。

因为明泰是两域之中,炼药术最顶级的存在,若说在这两域内,有谁可能跨五成六级炼药师,那必然是明泰莫属了!

这样的顶呱呱人物,竟然是亲自开口的,要收人为徒,而且还是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是什么?

那就是尽得真传的弟子!

那么尽得明泰真传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东南域炼药术最高的存在!

刹那间,围观群众纷纷对云芷汐发出了,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取而代之!他们真不知道这红衣少女,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得明泰大师的器重,简直是——

上天不公啊!为什么人家打劫了白家大小姐,反而打劫出这么一段师徒奇缘。可他们呢,如果也敢打劫白大小姐,肯定是被剁碎了喂凶兽的命……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了!

当然了,人家的天赋也是拍马赶不上的。哎,所以说天才打劫,就他娘的是有特权啊……

麻痹的,还是等下辈子投胎,投个天才胎,再来改变命运吧。

然而!

就在所有人恨不得取云芷汐而带之,立即给明泰大宗师来三个响亮的,拜师磕头大礼的时候,云芷汐这个幸运儿,却是露出一脸为难的神色。

“你有师父没关系的,可以再拜一个,老朽不介意。”明泰一看云芷汐的神色,还善解人意的说道。

这下子,一群围观群众,齐齐绝倒在地,扬起了一片尘土……

卧槽!

他们听到了什么?

尊贵无敌,如此高大上的明泰大宗师,他说不介意跟人家共享一个徒儿?!

麻痹的!

这根本和共享媳妇差不多了啊!

明泰大宗师这胸襟,也太他娘的好了啊!

可是!

闻言的云芷汐脸色更为难。

这下子,明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顿时忿忿不平道:“你个小丫头别太不识好歹,老朽可是五级巅峰的炼药师,在整个东南两域,绝对没有比老朽炼药术更好的了,你还想怎样?”

听到这里,云芷汐伸手一拉,把这个老头子拉到一边,悄咪咪的跟他说道:“老前辈,不是晚辈不想拜您为师啊,可是晚辈都有两个师父了。其中一个师父,还非常凶,不听他的意思,我也不敢到处拜师啊。”

说实话,云芷汐还蛮喜欢这个白家的炼药师老头的,可是她并没有打算在兽城久待。然而一旦拜师,可不就意味着她要扎根在兽城很久么?

可是她男人还没找到,这样晃悠悠的在白家当米虫,真的好么?再说了,宗门的情况虽听伏和说来,目前还是平静的,但是她人不回去,宗门里牵挂她的人,肯定是会很担心的。她得先给宗门报个信,再看看天宇城什么情况……她可是很忙的!

当然了,云芷汐目光也很高的。如果明泰现在是个*级炼药师,那她也就勉为其难拜师了。

就她这想法,若是让别人听了去,必然要激心的捶胸顿足!卧槽,五级巅峰炼药师你还嫌弃!你他娘的怎么不去死……太气人了……

“什么?你拜了两个师父?”这下子,明泰的脸色不太好看了。谁能知道,这么好的苗子,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还登了不止一次。

明泰收徒的眼光是很挑剔的,否则这么多年来,他也不会一个徒儿都没有。他在瞅见云芷汐火控小灵雀时,就知道这是个拥有非凡火种的少女,其后斗火切磋,更是惊喜的发现,这个丫头没有辜负她的火种,是个炼药师的天才人物。

可是这么好的炼药苗子,却不能被他收为徒儿,那他这一生的炼药心得,又该要找谁去传……

想到这里,明泰没由来的一叹气,顿时挥了挥手,十分沮丧的拉着白青素离开了。竟然绝口不提,此前云芷汐绑了白青素一事,更是不讨要那小灵雀……他就这么安静的来,有意思的走了个过长,便是拂袖而去了。

唯独那白青素,直接是瞪了云芷汐一眼,便是追上明泰,挽着他的手臂陪着老人家回去了……

看着白家老头子,就这么萧索的离去,云芷汐轻轻的叹了一声。

“白家人倒是不错。”那时伏和看着远去的三道人影,也是叹了一声道。

“怎么?真看上人家白家大小姐了?”云芷汐眸光一转,调侃了伏和。

伏和淡然一笑,却是不做言语。

见神棍又开始装玄乎,云芷汐没好气的翻翻白眼,拍拍手招呼九婴离去了……

那时候,方拐过街巷之际,白青素就柔声说道:“明爷爷很喜欢那个姑娘?”

“可不是,真是可惜了。”明泰一脸痛惜,就像是媳妇被人抢了似的。

“那你怎不强留下她来,凭借我白家的实力,这一点还是可以办到的。到时候你再喂给她吃忘忧丹,她还不就是您的关门弟子。”白青素不解道。

“不可,这少女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王阶修为,想必她原有的师父定不会弱。而以她的资质,自然是任何老辈的心头宝,我们白家虽势大,但越要谨小慎微。不如留下一段善缘,来日也许有些用处。”明泰确实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但他是一个目光高远的枭雄。

若非云芷汐的修为不凡,若非她身边人的强悍,若她只是一个资质好的小辈,那么明泰一定会用白青素的办法来办事。

“当然了,若是她是个小子,我们小素儿还可以去色诱她。可惜啊,偏偏也是个小丫头。”明泰非常惋惜的感叹道。

“明爷爷——”白青素俏脸一红,显然不依起来,只是目中却也有着,一丝惘然的复杂之色……

……

兽城北面,廖家庄内。

廖家两位太长老,一脸吃了屎粑粑的模样,浑身气势很臭的回到了家中。

那时廖家的现任家主,廖庆凡的父亲廖善威,已经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两位太长老,事情如何?”虽知道肯定不大好,但作为家主,廖善威自然要知道一些情况。

“哼!”廖家那位半皇,闻言就是怒摔桌,直接将面前一方案几碎成粉末。

“峰毅,你仔细查查那小贱婢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请动白家那明泰老小子护着她,简直是气死老子了!”廖家的皇阶,同样是怒不可遏。

任谁风风火火出去,被打了一脸血的回来,都不可能心情会好。何况两家这两位老者,乃是成名已久的,在兽城威望响当当的人物!今日被如此打脸,自然是不爽至极。

“什么?!”廖善威听到这里,简直就有些懵了,怎么忽然闹出了白家那位来了。要知道明泰在兽城的地位,可不亚于白印峰。

一旁跟着廖家二老回来的廖庆凡,这时候将事情娓娓道来,廖善威这才算是听明白了,可是又不太明白了。

“既然这么说,那这伙人跟白家是有仇的,可这明泰怎么回事?”廖善威想不明白。

“谁知道他抽什么风。”廖家半皇很是不忿,最主要的是那升皇丹啊,对他可是非常重要的!

“那现在如何是好,有明泰护着这丫头,我们……”廖善威为难了。

“哼,她不是本地人,总是要出城的,到时候——”廖家的皇阶一语落定,其余廖家人都是眸光一定!

……

从东域到南域,有着相当远的跨度,仅有的传送阵,也把持在大势力手中。是故寻常的的修炼者,只能凭借已身之力,来跨越两大地域。

在这两域间,隔着五大湖泊。这五大湖水域面积广阔,彼此之间尚有江河勾连,形成一片广阔的泽国世界。

而兽城,则是背靠着玄天森林,稳坐在这五大湖中央的,一片冲击平原之上。是故它左为东域,右则为南域,乃是勾连两域的重大城池。

湖泊虽广,东南两域大部分人的的行走,不可能去劳动消耗上品玄晶的阵法,只能是乘船而行。路过兽城时,便在这兽城稍作停歇,补充食物等等。

是故兽城也是一座繁忙的码头城市,往来两域的船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这才造就了兽城的繁华。

而古界城联盟会和云雾山庄的势力划分,则是以兽城为界,兽城以北是为古界城势力,兽城以南则为云雾山庄势力。

那么五大湖的划分,也是以此为界点。

古界城和云雾山庄,听起来似乎只是一城一庄,然而他们却各自有着很大的领土范围。在东域,古界城算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但他们很少参与东域宗派间的势力争夺,他们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南域这一块。

这也难怪了,毕竟南域的修炼资源,要比东域富饶很多。是故在东域之内,大多数人对古界城联盟会的了解,反而不如南域之人。

这些年来,随着古界城联盟会的壮大,云雾山庄似乎有式微的迹象。但具体如何,非是这两势力之人,又很难说得清楚。

此时,云芷汐等人,正是用打劫廖家人的玄晶,在五大湖中的雷湖,阔气包奢华船坊游湖。

而这雷湖本身,北面隶属古界城,南面则是归属云雾山庄。

雷湖水波荡漾,身处大型船坊之中,远可观玄天森林山色,近可赏烟波浩渺,再听湖面上画舫中歌姬浅唱轻弹,真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这会子云芷汐没什么心情游湖,她的目光正盯着眼前的紫衣男子,而在这紫衣男子的肩膀上,正立着一只小灵雀,这雀儿看着云芷汐的目光有些恐惧,总往紫衣男子身后躲。很显然云芷汐的凶残,给小灵雀留下了心理阴影。

“你怎么还不走?”云芷汐就纳了闷了,小灵雀她已经归还了,这个紫衣美男怎么回事?难道要倒贴上门?

这若是放在以前,那也就算了,看在他长得美的份上,她留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不行啊,她可是有男人的了,而且她那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若是被他知道,在他身死不明,下落不知的时候,她还跑出来勾搭美男,她一定会被掐死的。

“把它给我,我就走。”紫衣男子伸手指着九婴,很显然这才是他的目的。本来他打算去东域的,可是却发现东域那片煞气已然消失,反而是出现在了这兽城之内。

“不给。”开玩笑,九婴可是她废了很大功夫弄到手的,怎么可能随便给出去。

坐在一旁的九婴,倒是一脸泰然,好像没什么所谓。其实它巴不得云芷汐将它送出去,毕竟落入谁的手,都比落在她手里好!

“它不能存活在这个世上,它必须死。”紫衣男子决不放弃,虽然他现在好像没什么谈判的条件了。

云芷汐:“……”

“主人,若是太为难,你就把我送出去吧。我没关系的,去哪都可以活。”九婴这时候,非常善解人意的,奶声奶气的提议道。

云芷汐闻言,凉凉的看了它一眼,看得它头皮有些发麻的,只得缩了缩脖子,乖乖闭嘴去了。麻痹的,它怎么就这么怕这个小弱鸡!

他娘的,还不是因为她有各种克制它的法宝!

该死的,好想农奴翻身把歌唱啊!

“你不把她给我,我会一直跟着你。”紫衣男子撂下狠话道。

云芷汐:“……”

这时候唯独伏和,正是一脸写意的,在一旁煮茶喝茶,看湖光山色,听歌姬浅唱,简直不要太惬意。

而在伏和的身边,则是两只喵儿,在哪儿窃窃私语。当然了,大部分都是小白喵在说,天机喵在听,有时候还不耐烦的打打哈欠。

“随你。”云芷汐不管了,反正不是她要招惹的,爱咋地咋地,免费多了一个皇阶高手跟随,想想也是蛮不错的。而且还是个土豪皇阶,最重要的是脑子直,非常的好坑。

说罢云芷汐就起身回房去了,她坑得神仙草在手,先要去将体内的伤势完全恢复,再看看那魂玉怎么回事。

因为不放心九婴和紫衣男子,云芷汐并未进玲珑仙境。

在调整好状态之后,云芷汐取出了神仙草,同时也好奇的,再度拿出了那块魂玉。

开启心灵之眼后,云芷汐可以清晰的看到,魂玉之中的魂珠。此时她在细看了一阵后,正是打算收回魂玉,然后吞神仙草疗伤。可就在此时!她却在这玉中的魂珠里,看到一丝金点?!

“嗯?这是什么?”云芷汐目光微讶,心灵之眼顿时专注的,胶着在这一道金点之上。

紧接着,这金点在云芷汐的眼中,慢慢的被放大了一些,然后其上的纹路开始出现在她的眼中。

那些金色的纹路,散着淡淡的金色,隐隐有火光萦绕,似乎十分不凡。但因为金点太细,云芷汐依然看得不清楚。

在皱了皱眉之后,她凝聚精神力,将更多的心神汇聚于心灵之眼,好专注的研究,这魂珠上的金点到底是什么……

然!

刹那间!云芷汐瞳孔一缩!

但见在她的眼前,一头冲天的金凤,桀骜不羁的冲她一瞪!

而这一瞪中!

有高洁的戾气,睥睨天下的桀骜,直冲入云芷汐的心魂之中!竟还含着一股恐怖的煞气,裂开她的心神,直取她的本心!

------题外话------

嗷呜!这两天亲爱滴们月票给力,本座的更新也算给力了,在出门在外这么虐的时间段里,不容易啊!请众位亲爱滴们,继续给力的撒月票,给鸡血嗷!么~

ps:特喵的!酒店的宾馆排斥520小说后台,居然登陆不上去,简直是虐死本座了!这里是请我们家四娃,小蹄子帮我发的文~简直不要太苦逼……

感谢榜在留言区,亲爱滴们可查阅,谢谢乃们的鸡血供应,么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