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官家老爷(一)

崔乐蓉回到杨树村,也已经是下午了,萧易中午自己做了点吃的,反正他也不咋讲究,早上崔乐蓉出门的时候也已经是和他说了这事儿,早上的早饭里头还到特地多做了几个馒头,中午的时候热一下也是能吃的,她也严格规定了吃了午饭之后得好好地休息一会再忙活田里面的事情。

萧易对吃食也不讲究,中午的时候就给自己煮了点面条热了两个早上做的馒头,凑合着吃了一顿,歇了半个时辰之后这才下了田,那蚂蟥一除之后下田也就没有那么的麻烦了,甚至也不用担心蚂蟥咬了牛出个什么意外了。

崔乐蓉回来的时候瞅见的就是萧易挽着裤脚在田里头犁田。

村子上今天买到了猪血的人家也已经把是稻草扎丢了下去,而没有买到猪血的人家也是在想着办法,想着看买到的人家手上还有没有多剩下的猪血,又或者是去稍微远一点的镇子上去看看能不能买到。

“回来了啊?”萧易一眼就瞅见了自家媳妇,急忙喊了一声。

“恩。”崔乐蓉应了,也走进了一些,“你中午吃了个啥?”

“就一个人,哪里还有啥讲究的,就随便吃了点东西,早上还有你做的馒头呢,我热了两下了点面条吃了。”萧易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趟着走了过来,“阿爹阿娘哪儿咋样了?我看你的脸色好像不是特别高兴。”

“阿爹哪儿不用担心个什么劲儿,倒是我那好奶奶好叔叔又起了幺蛾子。”崔乐蓉见一旁田埂上摆着水壶和碗,给萧易倒了点水递过去,水还有点温热。

萧易接过来就喝了一口,现在这日头还不怎么算难过的呢,要是等到夏天的时候那才叫一身的汗水,基本上晒了没一会就要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的,“又咋地了?”

“觉得我们这法子就不该告诉别人去,觉得咱们断了财路了。”崔乐蓉耸耸肩道,“反正他们的那些个想法一直都是十分的奇怪,我也不知道应当要怎么说才好。”

“要是就咱们自己挣钱那才叫真的断了财路了呢!”萧易也是被那个奇葩的想法给气乐了,“就咱们自己挣钱的别人看在眼里头能不记恨着?这往后还要不要在村子里头过日子了?说出来也实在是不怕被人笑话的,咋地就不能看看长远的呢,光是看着眼前有个啥用啊!”

萧易觉得那一家子也真是够了,突然发现这崔二叔哪儿其实也是和萧家没啥子两样的,都只顾着眼前不顾着以后,就算是现在能挣到钱了但在村子里头的口碑坏了,到时候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人会帮衬着自己了,和整个村子上的人对着干那有个啥意思?除非是不打算在村子里头住了这样做也就算了。

“你说,咱们这样一来也算是送了个人情,最多就是晒干的蚂蟥多了之后卖不上啥价钱了,可到底也是省事儿了不少了不是,光是盯着那一丁半点的利益也没用啊,你看咱家几亩地最后晒在院子里头的看着是有不少,但等到晒干了基本上也就分量不是太足了,能挣点是点,不能挣也没啥。你说咱们这村子上有多少人呢,干出那样的事情来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够把人给生生淹了,咋地就能那么的想不开哩。”萧易也摇了摇头说道。

“要是人人都像是你这样想就好了,可惜啊,有些人可不像是咱们所想的那样,在他们的脑子里头哪里会想到这些,想到的基本上也就是如何能够让自己赚得更多的利益,算了,有一句话也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嘛。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村子上的人还有里正对我二叔也算是已经厌恶的厉害了,毕竟做人做事不能只管着自己吃肉不给别人喝汤,我阿爹也已经放出了话了,往后就不和我二叔那边多走动了。”崔乐蓉说道。

“我觉得这事儿也是个好事儿,你也知道我二叔那个个性的,一般地有好处的时候才会想着我们家,我阿爹那么多年下来就是因为习惯了给予,但有时候也还是要学会不给予的,毕竟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人天生就是欠着别人的,我们做好了自己的本分,别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是我二叔一家子也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什么都是想着依靠着别人的。而且咱们没想过靠着人升官发财,可也不希望总是有那么一个人在背后拖着后腿不是?”崔乐蓉说着,她是觉得和二叔这样子不往来了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她家二叔一家子那都是个精明的,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吃亏,就算是离了他们家也不可能会吃到什么亏的,所以她也是放心的很。

“说的也是。”萧易笑了笑,“只要阿爹能看开了就成,我看啊也不用担心阿爹看不开的事情,你说就算是家人之间,这一次又一次地闹腾了,那还能够有多少的情感在呢,感情这玩意早晚也是能够消磨完的么,再加上阿爹也算是对二叔仁至义尽了。”

“可不。”崔乐蓉点了点头也算是认同了萧易的这种说辞,“咱们家还有几亩田没犁呢?”

“还差三亩,没事儿,明天犁一下后天就差不多了,现在插秧的事情可以晚两天也没事。”萧易说着,“现在时间还早着呢,我也得再忙活一会,你先回了家去,晚点我就回来了。”

“那你今天想吃啥?”崔乐蓉问着萧易,“你昨天买的肉还剩下一些,要不给做个水煮肉片?家里头空心菜豆芽的也都有,反正那辣椒也没剩下多少了,吃完了咱们就得等着自家种得那点种出来才能吃了,我留着点,下一次咱们去镇上买条鱼回来,给做水煮鱼吃。”

崔乐蓉也是用灵泉水给泡了辣椒籽,现在已经撒到了地里头去,说实在话她还真是没有自己拿辣椒籽来种过辣椒,以前种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在街上买的辣椒苗来种的,不过多少还是有点信心的,反正菜都是这样种出来的,问题应该不大。

“成。”萧易点了点头,他对于那水煮肉片还是十分喜欢的,但就像是崔乐蓉所说的那样,辣椒不多,只能省着点吃。

“差不多就成了别紧着干活,反正早两天晚两天也没事儿,咱们这也算是不错了你看咱们村子上的人基本上还都在忙着弄那些个蚂蟥的事情呢。反正那苗子也在不会跑。”崔乐蓉道,她觉得村子上的人还得好几天才能开始犁田呢。

萧易想了想崔乐蓉这话,倒也的确是如此,就他们家现在才开始犁田了,其他的人家那也还在想着怎么去是弄猪血那事儿呢。

崔乐蓉和萧易打了招呼之后就回了家,早上出门的时候倒也是把家里面该打扫的打扫了个干净的,萧易午饭的时候也是把碗筷都洗了个干净,崔乐蓉回家看了一圈之后发现自己似乎还真没啥可干的了。

现在院子里头晒满了那悬挂起来的蚂蟥,说实在话要是有点密集综合症的人看到那个样子还真是有点觉得恶心的,密密麻麻的一串一串的,经过昨天和今天两天,那些个玩意也算的上是风干了不少,只要日头好的话再晒几天就能够完全把它给晒干了,到时候也就可以收起来也可以入药了。

崔乐蓉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自己能干点啥的,干脆趁着现在日头还算是不错,把家里头的棉被拿出去晒了,等到日头差不多的时候,崔乐蓉就去淘米做饭了。

中央村和杨树村的人这一段时日也都沉溺在买猪血扎稻草扎准备弄蚂蟥的事情上,这事儿原本就是纸包不住火的,崔乐蓉也是能够理解,这谁家没个亲戚的,这事儿原本就是个瞒不住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临时想起这件事情之后却还引来了个大人物。

萧易是个勤快人,整天也是个闲不下来的,所以趁着天气好,那是一天都不落下就把家里面的田给犁完了,而且犁得还是十分得仔细。

这秧苗虽说长得还是很不错的,但也还没有到插秧的时候,所以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也算是闲了下来,萧易原本是打算去帮着崔老大犁田的,结果去了却是被拒绝了,崔老大现在也是闲的很,近来身子骨又好,所以就让萧易去干自己的事情,被拒绝的两个人干脆地就开始上山了,采草药的采草药,砍柴的砍柴,两个人也没啥空闲的时候。

在两人第三日上山回来的时候,萧易和崔乐蓉在家门口看到了站着的萧大同,而萧大同的脸上也是一脸的喜色。

“你们两人是总算回来了,可等了我好一会了!”萧大同看到这夫妻二人也是忍不住笑了,“你们这两人还真是半点都没有休息的时候的,忙完了田间地头的事情都没个闲的。”

“这哪里是能闲的啊,我们家里头就两个人的,该干的活也还是得干的。”萧易笑道,“叔,你今天来找我们啥事儿啊,看我们都没在家你在这儿也等了好一会了吧?”

“不碍事儿不碍事儿,也没等多久。”萧大同摆摆手,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那也是带着笑半点也没有等待之后的气恼,“我今天来啊,就是来和你们说个事儿的,我们说你们两个人啊,可是要出了名了。”

“叔,你这是说啥呢?出了啥事儿了?”崔乐蓉看着萧大同,总觉得萧大同今天的情绪好像是特别的开心,还有点止不住的笑意,这阵仗都快赶上中彩票了,可现在这个年代里面可没有彩票这个玩意。

“进去说进去说。”萧大同急忙道。

萧易和崔乐蓉这才发觉他们现在还站在院子门口和人说话呢,这也的确是做的有点不对了,急急忙忙地开了院门进去了。

萧易和崔乐蓉把东西放下也没整理,先去了厨房洗了手,这才提了一直温着的茶壶和碗走了过来,碗里面放了几朵的野菊花,这也还是去年的时候崔乐蓉从山上摘来的给萧大同泡了一碗菊花茶。

萧大同喝了一口,这也觉得这两口子那还真是个会过日子的,这花茶可比那茶叶茶好喝多了,闻着还有点清香味道,喝一口也还有着几分的余味。

“叔,到底是咋回事儿啊?”萧易等到萧大同喝了茶水之后这才问出了口。

“你们两口子不是先想出来用猪血和稻草扎来弄蚂蟥的事情么,现在附近几个村子基本上也都是知道了,这事儿传着传着也就到了官家老爷的耳朵里头去了,你们说这可不算是个大好事儿么!”萧大同道,“今天官家老爷都来了,这原本是还想着把你们两人给叫来的,可这一来你们两个人却是上山去了。”

萧大同原本还是很高兴的,这可是个长脸的事情啊,说出去他这个当里正的人脸上也是有脸面的很,但也多少是有点惋惜的,要是当时这两人在的话那就更好了,到时候说不定官家老爷也是会更加高兴也未必呢。

“啊?”萧易一听这官家老爷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也不是个啥大事儿啊,咋地就让官家老爷都来了呢?”

“你个呆子,别说咱们这平安镇有多少村子多少田地了,你说这蚂蟥蜇人难受不难受的?现在有这样的法子了,官家老爷能不关心着么?而且官家老爷听说你家还打算在鱼塘里头养鱼,我看还是十分在意的,说是明天还要来呢,到时候你们两口子可别到山上去了让老爷过来的时候又是扑了个空。”萧大同对于憨厚的萧易那也是十分无奈,这可是一件十分张脸的事情啊,之前还不在意,也觉得这两口子想着在稻田里头养鱼这事儿有点不着调,可现在他也是想着这事儿要是能成才好呢,要是成了他这个当里正的那也是脸上很有面子的。

“啊?”萧易越发觉得不能理解了,当初村上不是基本上都没人看他们的么,里正也还是有劝过他们呢,咋地现在又像是对他们充满着信心一样?

“别啊了啊,我就是来和你们说一声,明天别上山了,在家歇一天,事情是忙不完的,你们两口子也应该要缓缓才对!”萧大同殷切叮咛着,就怕明天像是今天这样官家老爷来了结果却是扑了空。

“成。”萧易点了点头,里正都已经是这样说了,他还能够咋说的,当然也只能是点头认了决定明天不管有啥事儿都不忙了,先把那官家老爷给应付过去再说。

萧大同得了萧易和崔乐蓉这两人的一个应承心中也是觉得有些安心了,他把碗里头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大步流星地走了。

等到萧大同走了,萧易还是有点摸不准头脑,他看向一脸淡然地站在一旁的崔乐蓉,“阿蓉,你说这是咋回事儿?官家老爷怎么就来了呢?”

“大概是和民生有关系吧?”崔乐蓉知道萧大同所说的那官家老爷应该就是县令了,但对于他们这地界的这个县令她也没有接触过,自然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性子的,“你也不用想太多,官家老爷么,对于这种能够上点政绩的事情一般都是十分在意的,毕竟要想往上升官,那肯定是要政绩的,这政绩不外乎就是这些了。”

萧易点了点头,但还是觉得有点摸不着的头脑,后来想了想还是有点憨厚地笑了,摸了摸脑袋道:“我这辈子还真没见过官家老爷呢,要是明天说错话了你说咋办?”

“能咋办?你放心吧,在他们的眼中咱们就是个平头老百姓,只要不是骂了他们,就算是说错点啥基本上也是不会和咱们计较的,毕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好歹也是要做个样子的嘛,再说了,咱们这一次多少也能够算是有点功劳了,你都没瞧见里正那笑都快咧到耳朵根了么,可想而知咱们所做的这点事情也算是个好事儿人家心里面也是会觉得高兴的,这一高兴了当然也就不会计较咱们得体不得体的事情了。”崔乐蓉道,“里正叔现在也是高兴的厉害,反正这事儿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在村子上当里正那也是要有个颜面的不是?现在能够见到官家老爷,他这心里面肯定也美着呢,觉得长脸了。”

崔乐蓉虽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到底是如何的,但也还是知道这事儿对于他们来说压根就没啥不好的,毕竟先带起头来的是他们么,而且这事儿也不能算是完全没有半点的效果的,事实证明也还是有挺有效果的。

“对了,咱们要是明天见到官家老爷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咱们捎带上一句小安。”崔乐蓉道。

萧易一听崔乐蓉说了这话就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家媳妇的意思了,这还是想着让小安在老爷面前涨涨脸了,不过说起这事儿也的确是不错,能够让小安在官家老爷面前长长脸这也算是个大好事儿。

“成!”萧易重重地点了点头。

在萧易和崔乐蓉刚刚才得知了官家老爷到来的事情的时候,村子上的人那是早就已经把事情给传了个遍了,就他们这么点大小地方来了那么大又豪华的一辆马车还带着衙役,这对于村子上的人那是多么叫人觉得吃惊的,青天大老爷啊,就他们这一大半辈子都没咋见过的人也是不少的。

这青天大老爷一来,整个村子上的人都咋呼起来了,一听到官家老爷是为了诱捕蚂蟥的事情来的,那一个一个也算是完全打开了话匣子,说起来的时候那也顺带地夸了萧易和崔乐蓉两口子好些话,还领着人去看了看那新犁好的田,虽说两人都不在,但听到官家老爷说明天还会再来一趟的时候村子上的人那也都是十分的高兴,能够多见一次官家老爷,而且还能够多说几句话,这事儿说出去那也完全是十分长面子的事情啊,谁家不稀罕的?

但这也可算是多家欢喜一家愁,这愁得当然也就是萧远山一家子,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官家老爷来都来了,却是冲着萧易两口子来的,而且明天还会再来,言辞之中对于这两口子也还是有几分的赞赏的,这完全就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萧远山和王氏的脸上,就连萧守业也是觉得脸面多少有些无光了,想他堂堂一个秀才呢,原本在村子里面也可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可偏生人家老爷来的却是找泥腿子的农户也没有来寻了他,这让萧守业的心中哪里能够高兴的。

“哎呀,那真是看不出来啊,原本还以为萧易是那田里头被踩的泥,怎么也没有想到倒是还在青天大老爷的面前开了眼了,人家大老爷还特地上了门来,这在咱们这平安镇上也算是独一份的了!”

风氏忍不住就朝着萧守业冷嘲热讽起来了,对于这种事情风氏干的不用太熟,之前王氏不在的时候,她还能够借着嫂子的名头可劲地磋磨着这两口子,现在王氏一回来之后她就不干不成这事儿了,所以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那当然是要狠狠地磋磨一下的。

事实上除了拿这事儿来打击萧守业外,风氏也还真是觉得十分的意外的,她可是真没想到那萧易两口子能够让青天大老爷特地上了门来的,这事儿要是在之前告诉她,她也是肯定不相信的,别说她了,就算是村子里头的别人听了也肯定是不相信的。

“我说老四啊,当初要不是你耍了那样的一个计谋逼着人萧易娶了一个你不要的女人,说不定今天在官家老爷面前长脸的人可就是你了啊,老四你说是不是?”

风氏笑眯眯地问道,看着萧守业那一张脸色变得铁青起来,那心中是更加觉得高兴,之前和萧易两口子闹就没占到什么好处,风氏也已经学乖了,现在那两口子还在官家老爷的面前开了脸,那自己是更加不能去得罪了人的了,既然不能得罪了那两人,那么现在也就只能拿老四来说说笑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