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0章 你是哥哥!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冷酷而陌生的男人声音,就像是一盆冰水,无情的将她全身淋了个湿透。

陆吉祥错愕不已。

她仰起头,满脸震惊的看着他:“哥……”

冷铮的反应很沉静,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刀削般的冷峻容颜,一双深黑的眸,就像是寒霜般的毫无温度。

“咳!”

这时候,阿狼终于回过神。

“冷先生,这是个误会。”他说着话,一边走上前,准备将女孩儿从男人的怀里拽回来。

奈何,陆吉祥抱得很紧。

“不,你就是哥!你就是哥!”

她固执得让人头疼,双手紧紧地箍着冷铮的腰身,整个人都像是要挤进了他的怀里。

冷铮的脸色不大好。

“小姐,请你自重!”

这是在青龙会的地盘上,所以他忍耐。

如若换了平时,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早就被他扔出去了。

阿狼也是头疼得很。

他拽住陆吉祥的手臂,试图将她从冷铮的身上扒拉开。

可是,陆吉祥偏偏就不肯撒手,她抱得很紧,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冷铮有些微的动怒倾向。

他忽然伸出了手,一把揪住陆吉祥的后衣领,准备将她生生拎起来。

女孩儿一声尖叫。

“怎么回事?”

霎时,威严冷沉的声音溢来。

阿狼急忙转过身,恭敬道:“三爷,陆小姐认错人了,一直抱着冷先生不愿意松手。”

“噢?”

廖易风挑了眉。

他看着眼前的一幕,精明的眸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冷铮看到廖易风出现了,立即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三爷。”

他恭敬的喊了一声,任由怀里的女孩儿抱着他。

“这是怎么回事?”廖易风看着他问道。

冷铮皱眉,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丫头,脸上的表情很冷酷:“三爷,这位小姐认错人了,麻烦您给她解释一下,我今天是带着诚意来的,关于您在码头上的那两批货”

“哎!”

还不等冷铮把话说完,廖易风抬手阻止了他。

“货的事,我们先不谈。”廖易风说道。

冷铮闻言,倒是不好再说什么。

“阿狼!”

廖易风出了声,指了指搂着人不肯撒手的陆吉祥,边道:“把人弄开,冷先生是客人,不要怠慢了。”

说完,转身就慢悠悠的回到了屋里。

“是。”

阿狼得到命令,立刻走上前,动作强硬的将陆吉祥从冷铮的怀里拽了出来。

陆吉祥挣扎,大叫起来:“你给我松开!”

阿狼自然是不会听她的话,手上的力气有些重,痛得陆吉祥龇牙咧嘴。

这时候,冷铮才终于得以看清她的整张容颜。

不知怎的,冷铮的眼神儿在接触到陆吉祥的那张脸时,有片刻的愣神。

“哥,救命啊!”

陆吉祥大叫。

冷铮敛了下眉,没有理会她,提步走进别墅内。

阿狼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你让他去拿刀砍人,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是,你让去制服一个在撒泼的女人,他还真是有些没法子。

最后,他也怒了。

“陆小姐,请你不要得寸进尺,如果你是‘非暴力不肯合作’,那就不要怪我了!”

这时候,陆吉祥基本上也是精疲力尽。

“我不闹了。”

她放弃了挣扎,气喘吁吁。

阿狼见状,不由得舒了口气。

“他叫冷铮!”

他忽然开口说道。

“啊?”陆吉祥抬起脑袋,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阿狼拧起眉头,说道:“刚才那个人叫冷铮,白虎帮的二当家,你确定认识他?”

“冷铮?”陆吉祥的脸上有些迷茫之色,但很快,她摇了头,坚定道:“不,他不叫冷铮,他叫陆荣景,他是我的哥哥!”

“他是你哥?”

阿狼有些吃惊。

“是啊。”陆吉祥点头,眼神儿有些暗淡:“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所以我不会认错的,他就是我哥!”

“从小就一起长大?”阿狼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盯着陆吉祥,说道:“陆小姐不是内地人吗?怎么会和冷铮从小一起长大?”

“你什么意思?”陆吉祥气呼呼的瞪着他。

她认为,阿狼这句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他在质疑她!

阿狼深吸了一口气,答道:“据我所知,冷铮从小就作为白虎帮的继承人而接受训练,他是地地道道的港城人,怎么会和陆小姐在一起长大?”

陆吉祥睁大了双眼。

“乱说!”她斥责:“我哥他是内地人,他不是什么白虎帮的继承人,他是人民警察,他还得过英雄勋章,市长亲自颁给他的!”

阿狼闻言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人民警察?真是笑话,现在全港城的警察,哪个不想抓住他?”

“你!”

陆吉祥被气得说不出话。

阿狼叹了口气,说道:“陆小姐,这里是青龙会的地盘,所以他冷铮不敢对你怎样,但我阿狼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他是不会救你的。”

他以为,她是在演戏?她是在乱认亲戚?以求别人能把她就出廖宅?

“你不相信我的话?”

她指着阿狼,咬牙切齿:“我现在就证明给你们看!”

说完,大步朝着别墅走去。

阿狼愣了愣,回过神后,赶紧跟了上去。

此时,别墅客厅内。

廖易风端坐上位,手里拿着茶盏,正在慢条斯理的喝茶。

冷铮则是坐在下首,双手放在膝前,背脊挺得笔直,他的声音不卑不亢:“廖先生,这件事情是有误会的,并非家父授意,而且我已经查清楚了,事情缘由是因为几个混混之间发生了口角冲突而”

他话还没说完呢,陆吉祥已经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门口的小弟满头大汗:“三爷,对不起,小姐她非要进来。”

廖易风挥了手。

他笑眯眯的看着女孩儿,开口道:“小丫头又发什么脾气?”

这是一只笑面虎!

陆吉祥没看他,而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冷铮。

他的眼,他的眉,他的鼻子,他的嘴巴,所有的一切,分明就是和记忆中的哥哥,一模一样!

“你就是我哥!”

她很确定的开口。

冷铮瞥她一眼,很淡定。

倒是廖易风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慢悠悠的说道:“丫头,你知道他是谁吗?”

“阿狼说,他叫冷铮,是什么白虎帮的二当家。”陆吉祥回答道。

廖易风点头,转而又看向冷铮,问道:“冷先生,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

冷铮答道,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你胡说!”陆吉祥闻言,立刻跳了起来,抬手指着他就道:“陆荣景,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既然你没有事,为什么不回家?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说着说着,她竟忍不住的开始流泪,几度哽咽。

“哥,我都想死你了,为什么你要这样?”

她无比的伤心,好不容易找到哥哥了,他居然不肯认她。

冷铮诧异的看向她,语气很陌生:“小姐,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的什么哥哥,我自小在家中便是独子,并无任何兄弟姐妹。”

陆吉祥不说话,低头一个劲儿的抹泪。

廖易风状似沉思。

这时,阿狼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廖易风的脸色忽然变得奇怪起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陆吉祥,接着又看向冷铮,启声道:“码头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既然是个误会,那便不必再深究下去,替我向你父亲问好,改日一起喝下午茶。”

冷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廖易风点头道:“我会转告给家父的,廖先生,告辞。”

廖易风‘嗯’了一声,道:“阿狼,送客!”

阿狼得令,带着冷铮往外走。

陆吉祥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眼巴巴的看着冷铮,像是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冷铮回头望她,正要开口,却听廖易风的声音传来:“冷先生,她叫吉祥,是我的干女儿,初到港城,哪里都没去过,我这里也挑不出什么适合的人手,只有将她暂时拜托给你了,希望你能承我廖某的一个人情,替我好好地带着她在港城里玩一玩。”

冷铮眼皮儿一跳。

他看向廖易风,微微有些为难:“廖先生,这……”

“怎么,不肯卖廖某一个面子?”廖易风笑意吟吟。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冷铮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会照顾好她的。”

他应承下来。

廖易风点了点头,接着又冲着陆吉祥道:“好好玩!”

陆吉祥的心里正觉得奇怪呢,这个廖易风居然肯放她离开!

难道,他就不怕她在中途逃跑了?

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她现在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冷铮的身上。

别墅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跑车。

陆吉祥看了几眼,不认识这是什么车。

“上车!”

冷铮拉开了副座车门。

陆吉祥看他一眼,乖乖的弯腰钻入车内。

“记得系好安全带。”冷铮嘱咐一句,关了车门,绕过车头以后坐入驾驶座内。

陆吉祥低头,将安全带系好,待她再次抬起脑袋的时候,冷铮已经发动引擎上路。

阿狼目送他们离去,而后回到别墅内复命。

“三爷,冷铮已经走了。”

“嗯。”

廖易风斜倚在躺椅上,微阖着双眼。

阿狼稍微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需要属下派人跟着他们吗?”

“为何要跟?”廖易风轻笑,道:“宋家已经坐不住了,既然那个丫头是颗定时炸弹,还不如放她出去。”

阿狼忽然明白过来了。

“三爷是想把绑架宋家人的罪名推到白虎帮的头上?”

“这事瞒不了,宋顾那老狐狸一猜就知道是我。”廖易风说道,缓缓睁了眼:“不过,那丫头今天所说的那些话很蹊跷,你得去查一下,冷雷霆到底有几个儿子!”

“是!”

阿狼应下。

……

而此时,另一边。

跑车在路上奔驰,他们距离廖家别墅的距离,愈来愈远。

直到没了影,陆吉祥才舒了口气,笑眯眯的转头看向冷铮,道:“哥,你刚才装得真像!”

冷铮没有理会。

陆吉祥依然笑得开心,她继续说道:“你怎么会来港城啊?呃,还有啊,你为什么会成为什么白虎帮的二当家?啊,难道你是临危受命,来当卧底了?”

‘吱’的一声。

跑车忽然停到马路边。

冷铮扭头看着她,眼中含有厉色:“你给我说话注意一点,我不是什么卧底,更不是你的什么哥哥。小姐,别以为廖易风把你推给我,我就非要不可,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

陆吉祥张着嘴,无比惊诧的看着他。

“哥……”她出了声,有些小心翼翼:“现在已经没有别人了,为什么你还要装?”

冷铮咬牙,已在怒的边沿。

“我不是你哥!”

陆吉祥闻言沉默了一下,她很伤心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肯承认?”

冷铮懒得再和她废话,重新启动跑车上路。

他的车技很熟练,单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窗边,黑发随风飘动,英俊的容颜,薄唇抿得紧紧的。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若不是因为顾忌着廖易风,他现在就想把身边的这个女人丢下车。

但是,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他很烦她,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奇怪的是,他又想了解她,了解她口中的那个哥哥,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随着沉默,冷铮很快将车驶入了一个别院里面。

这里是港城的繁华地段,不远处就是水港,若是站在顶楼上,你还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

“冷哥。”

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冷铮没什么表情的下了车,他没说话,眸色沉沉。

男子正欲继续说话,冷不丁的,竟然看到跑车副驾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

他很惊讶,张着嘴,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给她收拾一间客房。”

冷铮说道,一边往屋里走去。

男子忽然回过神,连忙道:“冷哥,蕊蕊小姐”

他话还没说话,一道俏影已经跑了出来。

“阿铮!”

曾蕊蕊就像是蝴蝶一样的轻盈,张开双手就要扑向冷铮怀中,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躲开。

“你来做什么?”他皱紧了眉。

一个女人就够烦了,现在又来一个!

“我是来找你吃饭的呀。”曾蕊蕊在笑,而且是那种特别幸福的笑容:“我最近跟着江嫂学了一道菜,想做给你吃!”

冷铮很不耐烦。

“哥,她是谁?”

适时,陆吉祥的声音传来。

曾蕊蕊这才发现,冷铮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带来了一个女人!

在她的记忆中,这是绝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你是谁!”

曾蕊蕊的表情几乎是瞬间就变了。

她背对着冷铮,看着陆吉祥的眼,就像是淬了毒的利箭。

曾家是港城内数一数二的名门大家,曾蕊蕊是曾家的二小姐,因为受宠,从小就张扬跋扈,除了在冷铮面前时是个乖乖女以外,她其实就是个小太妹,心肠坏得很。

“我是他的妹妹。”陆吉祥倒是友好得很,她说道:“你是哥的女朋友?”

女朋友?

曾蕊蕊想笑了。

“错!”她扬了声,嗓音有些尖:“我是阿铮的未婚妻,我和他从十五岁就订婚了,一直到现在,阿铮就只有我一个女人!”

“噢……”陆吉祥若有所思。

十五岁就订婚了?

“你到底是谁?”曾蕊蕊直指着她。

这个曾蕊蕊就是一只野猫,野得很,曾经抓到过一个偷偷暗恋冷铮的女孩儿,结果,她硬是把人送到了地下赌场里,让那女孩儿受尽侮辱,以至于最后含恨自杀!

当然了,冷铮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不过,这和他并无直接关系,他选择了没有理会。

但如今,他是受人之托,那个人是廖易风,青龙会的老大!

“蕊蕊!”

冷铮出了声,沉沉的:“她是廖易风的干女儿,初到港城,过来做客的。”

“她是青龙会的!”

果然,曾蕊蕊听到这话,脸上有错愕。

她看向冷铮,急道:“你怎么把青龙会的人带来了啊?冷伯伯知道吗?”

“父亲还不知道。”冷铮摇头,看了一眼陆吉祥,接着又道:“先别告诉他,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说完,转身进了屋里。

曾蕊蕊狠狠的瞪了眼陆吉祥,跺了跺脚,跟在冷铮的身后离开。

这下,院子里变得寂静了。

陆吉祥有种跌落谷底的感觉。

所有人都在告诉她,这个冷铮是从小就生活在港城里的本地人,他虽然和陆荣景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不是他的哥哥!

因为,哥哥不会对她这么冷漠的。

“小姐。”

刚才的那名男子走了过来,礼貌道:“恕我冒昧,请问您对您的房间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陆吉祥摇头。

她想了下,又道:“你有电话吗?”

男子稍微一愣,随即点头:“有的。”

“借给我一下。”

“好。”男子将手机递给她。

陆吉祥低了头,正输着手机号,手机却忽然被人凌空夺走。

她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冷铮。

“你要给谁打电话?”

他问道,一边将手机还给男子。

“不用你管!”陆吉祥出了声,有些微怒:“你到底是谁!”

“我是冷铮!”

冷铮答道,末了,又补充一句:“你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这里是我的私人住宅,我不希望有其他人来打扰!”

言下之意就是,他认为她是在透风报信咯?

陆吉祥气得不行。

“我没有给廖易风打电话!”

“我知道。”

冷铮点头,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以绝对的身高俯视着她:“不管你给谁打电话,都不可以!”

陆吉祥深呼吸。

她在不停的告诫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那你能放我走吗?”

她问道。

“不行。”冷铮摇头,目光很锐利:“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廖易风,那我就有义务要保护你的安全,至少,我要把你完完整整的送回去!”

他会保护这个女孩,因为,他不会给青龙会任何理由来诋毁白虎帮的名声!

陆吉祥已经说不出任何话。

敢情,她这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了?!

满桌子的粤菜。

陆吉祥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碗米饭便放下了碗。

曾蕊蕊的心情很好,不停的在给冷铮夹菜。

“我想给我的父母打个电话。”

陆吉祥忽然出声说道。

冷铮吃饭的动作一顿。

“你父母在哪里?”曾蕊蕊开了口,看着她的目光很不屑:“我们又没有捆着你绑着你,你想打就打呗,干嘛要说出来!”

陆吉祥抬起眼,平静的看着她:“我没有手机。”

“麻烦!”

曾蕊蕊嘀咕一句,准备将自己的手机拿给她。

然而,冷铮忽然出声:“不准打!”

陆吉祥瞬间瞪大眼,有些怒:“难道给我父母打电话也不可以吗?”

冷铮没有看她。

他转而望向了曾蕊蕊,声音没什么起伏:“把手机收起来。”

“噢。”

曾蕊蕊是最听冷铮的话,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绝无异议。

她将手机收了起来。

陆吉祥起身离桌,上楼回了房。

待她离开以后,曾蕊蕊不解的问道:“阿铮,为什么不能给她电话啊?”

冷铮一边吃着饭,一边淡道:“我还不知道廖易风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能让她通风报信。”

曾蕊蕊瞬间就明白了。

“阿铮,我知道了,那个女人就是廖易风派来试探你的!”

冷铮皱了下眉,终究什么都没有解释。

……

到了晚上,陆吉祥在浴室里洗澡。

她最近一直就很烦恼,她终究怎样才能和外界取得联系?

她到这里都已经三天了,宋锦丞找不到她,肯定会非常担心的。

她必须想办法。

‘咔哒’一声。

外面忽然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陆吉祥关了水,正好听到这道声音。

“谁?”

她戒备的出了声。

外面没有任何回应。

陆吉祥有些害怕,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翼翼的拉开浴室房门。

她往外一看,没差点当场晕过去。

蛇!

外面的地板上,居然蠕动着两条红黑相间的蛇!

“啊!”

她失声惊叫,猛地一把关上房门。

而此时,楼上书房,冷铮也听到了女孩儿的尖叫声。

他没在意,继续看着电脑。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听到楼下的汽笛声,好像是有人离开。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正好看到曾蕊蕊开着她的跑车使出别院。

不对!

他心中警惕起来。

“阿伟!”

他出了声。

门外立刻走进来一名黑衣男子。

“曾蕊蕊刚才在做什么?”他拧眉问道。

阿伟答道:“冷哥,蕊蕊小姐一直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

冷铮没说话。

他沉默了一下,果断往外走。

“冷哥?”

阿伟诧异的看着他。

冷铮没有理会,径直来到一楼客房门前。

‘咚咚咚’

他敲响了房门,边道:“陆小姐?陆小姐?”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冷铮沉着气,继续出声道:“陆小姐,如果你再不出声,我就要进来了!”

然而,还是没有声音。

冷铮拧动把手,缓缓的推开门。

屋子里的蛇听到动静,纷纷撑起了身子,嘶嘶嘶的吐着猩红的信子,目光挑衅的看着他。

冷铮倒抽凉气。

他赶紧用视线扫了一圈屋内,最后发现浴室门是关着的。

他放了心,重新退出门外。

“阿伟!”

“冷哥,怎么了?”阿伟应道。

冷铮扶着额头,道:“找人来抓蛇。”

“啊!”

阿伟大惊:“蛇?哪里有蛇?”

“就这屋里。”冷铮指了下客房,说道:“是响尾,抓的时候小心点。”

“哎。”

阿伟领命,立刻去找抓蛇人。

一个多小时后,两条大蛇被关进了笼子,阿伟抹了把虚汗,有些后怕:“这可是毒蛇啊,咬一嘴就能要人命的啊,这蕊蕊小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冷铮笑得有些森冷。

“把蛇放好,改日我要亲自还给她!”

说完,推门走进房内。

他来到了浴室门前,轻轻地抬手敲门,边道:“陆小姐,我们已经把蛇抓走了,外面很安全,你出来吧!”

里面很安静,只能听到低低的抽泣声。

冷铮耐着性子。

“我进来了?”

说完,推门而入。

可是,当他看见那个蜷缩在墙角里的可怜女孩儿时,当她抬起了早已泪流满脸的小脸,乌黑湿润的眼眸,令他那颗原本刀枪不入的强硬心脏,忽然就软了。

有些东西,你是逃不掉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