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3.一笑一尘缘93

在星华和千离朝各自怀中女人露出的猥琐笑容里,帝和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平时没有吃饱喝足的汉子俩,今晚也许能放开手脚的改善一下‘膳食’了。

帝和忍不住摇头暗自感叹,啧啧啧,他太重要了,没有他,四海六道八荒里的姑娘们失去了情圣不说,就连他的兄弟们亦过得不好,只有他出手相助,他们才能成为真正的宫中男神。星华也就罢了,他对自家媳妇儿向来没辙,飘萝是他的心头肉,疼到极致。可是奇葩千离竟然也被他媳妇儿也训得不敢造次,委实让他吃惊和鄙视,他不是很有能耐的么,一句话就能让神女仙娥们哭哭啼啼,到他家这口子身上不管用了。一天到晚跟在他闺女屁股后面晃荡,不像个男人。

星华只手轻扶飘萝抱着的酒坛,免得清酒洒到她的身上,见她醉意不浅,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散去,今晚大概要让她叫破嗓子去了,心里念着待会儿回宫的夫妻生活,抬头看向树上的千离和幻姬凡。

树上的一对儿比石头上的这对可要热烈很多,飘萝迷迷醉醉的抱着酒坛子不肯放,一口一口的喝着,在星华的怀里倒也算乖顺。幻姬虽然嫁了一个酒量好得从来没醉过的夫君,可她自己的酒量却差得很,没几口下去人就晕了,偏生她醉了之后还从来不肯承认自己醉,千离不让喝偏要抢着喝,喝不到就喜欢撕扯千离的衣裳,解不开他的衣裳急得用仙法,千离不得已的禁了幻姬法术,搂着手脚都不安份的她在树上心里又爽又无奈。

“这小子的事,你怎么想的?”星华问千离。他俩的人都醉得迷糊了,再这儿待下去,她们俩没事,他们的心里可能要被痒疯了去。帝和的事,今夜不会有主意,但他说的非小事,总得有个法子应对才是謦。

千离抓住幻姬一只朝他衣襟里钻的手,感觉到她在朝自己的怀里拱,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语儿,乖。”目光投到树下石头上的星华脸上,回他的话音里不禁带了三分温柔,“白幻熹曜天灵复原需要九九八十一天,灵尊被他伤得那么重,三个月之内必然不会好。”

“三月后呢?”帝和问。

“你杀白幻熹曜灵尊的时候,她可见了你的真容?”

“自然。”

千离又问,“那个女子呢?”

“哪个?”

“你拐去帝亓宫睡觉的。”

帝和对千离的用词有些不满,‘拐’这个字有损他情圣的光辉,“何为拐?这种事只有你干得出来,万人迷的本尊一招手,多少女子前仆后继,定叫你们羡煞。你们莫看猫猫话不多,在异度不晓得多迷恋我呢,不过是见到你们害羞罢了。”

星华扯了下嘴角,他可真没看出来诀衣喜欢帝和这小子,对他倒是不掩鄙夷和嫌弃,“说正事。”

“见了。”

千离搂紧幻姬,得空道了一句,“那便会是你们二人回异度。”

“如何不去?”血魔在异度掀起血雨腥风让他作乱就是,左右不过是另外的世界,若无万年前的天破大劫,他和那个世界毫无关系,如今得以脱身,能不去那儿再好不过。

“尚无良策。”

帝和亦晓得留在天界不是易事,能回来三月他已有惊有喜,前路未知,乐过眼前便是真。

“虽不晓得何时要与你二人分别,但有句话,我今夜先说了罢。”帝和声音缓缓的,轻轻的,像是不经意间的跟千离星华在说一件很小的事,“若那日来临,请尽力把诀衣留下。”

千离面无表情,他对自己女人之外的女人实在没兴趣,也难以关心到,不过,帝和开了这个口,他会尽力而为。当年,他媳妇儿和他非亲非故,他舍命相救,恩情生世不忘。

“麒麟。”星华的声音稍显低沉,“她不是珑婉,你莫要太自责了。”

“哎。”帝和倒是想起了,“珑婉转世到了哪儿,你晓得么?”

星华无声摇头,茫茫天地,寻无可处去。

千离抱着幻姬从树枝上飞了起来,看着草地上坐着的帝和,“夜深了,回了,有事吱一声。”

跟着,星华也抱着飘萝腾云驾雾而起,“你也早些回宫陪诀衣。”

帝和大声道,“她不是我媳妇儿。”

空空的天地间,只有他的声音飘荡夜空,连一只鸟儿都没回应他。

帝和无奈的从草地上站起来,“她真不是我媳妇儿。”

原本没有媳妇儿在天界实在算不上丢脸的事,大家都是神仙,无情无欲,不动凡心是修行的最根本,那些绝断七情六欲的神仙可比沾惹十丈红尘情爱的神仙要得人心。可百万年前,佛陀天的世尊风风光光的娶了媳妇儿后,大家的心里开始出现了艳羡,位高权重法力高深也就算了,娶的世后娘娘竟然美艳不可方物,闭月之姿,惊艳众生,更气人的是,世尊竟然还当爹了。想想,人家是上古神兽,达佛陀天之大尊位,一切皆在意料之中,旁人忘之难以企及。

可让人睡觉都要被嫉妒醒来的是,不是上古神兽的帝尊,竟然从有命的天兽变成了生生世世无绝命的大神,霸气的逆改天命也就算了,他一生传奇,不差多一个惊世憾俗的事迹了。可他竟然也娶上了媳妇儿,还是娶的天外天女娲后人,生了三只小崽子,有一只是他梦中奢求的女娃娃,人生的赢家赢了众人太多太多。

于是,在天界,有媳妇儿是一向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更是一件衡量男神有没有魅力和本事的事。帝和不晓得,在他不在三十三重天的万年里,佛陀天里还有一个男神娶了妻,只是尚未生子。

说完‘她真不是我媳妇儿’这句话后,帝和摇着扇子放慢了脚步,不晓得为什么,此话如果改成‘我也回宫陪我媳妇儿睡觉去’好像要威风很多呀。

帝和腾起祥云朝帝亓宫里飞去的路上想着,要是娶个不管他平时去哪儿玩的媳妇儿就好了,必要的时候,抱出来嘚瑟嘚瑟,不需要她的时候,放在宫里生孩子,他则继续游山玩水,如此想来,生活岂不是美哉悠哉。

*

星空下的琉璃金翠大殿顶上,一个仙韵飘飘的身影静静的坐着。

诀衣双手托腮看着远方。如做梦一般,竟然从异度世界回来了,甚至来不及担心自己可能要变成珑婉。异度呢?从此和她没有牵扯了吧,还没告诉渊炎她回了自己的世界,找不到她,他定寻的很着急。

看着繁星,诀衣越发觉得天界美好,深夜坐在屋顶上看星星,不必担心有妖魔鬼兽潜伏在暗处等着机会偷袭她,虽然帝亓宫的床她睡不着,可南古天这座帝亓宫里的鸟语花香让她喜欢得紧,夜莺的声音似乎比别处的鸟儿叫的更为动听。目光不经意的瞟到了帝和的寝宫,殿中的夜明珠早已拂灭,那小子现在指不定睡得多香呢。

也是,这里是他的老窝,在这儿睡觉怎么可能睡不踏实呢。回了佛陀天,他的幸福生活要重新开始了,待明日和其他几位大神尊商议出结果,她即回九霄天姬宫去。

‘想不想我告诉你在什么时候偷袭我,最可能成功,猫猫?’

脑子里像是忽然劈过来一个闪电,诀衣想起了帝和的这句话。每每偷袭都不成功,叫她好生没有面子,人人皆道九霄天姬诀衣为女战神,战神还能给一个色痞制服,真不想承认那会儿的人是自己。

诀衣忽然放下双手,挺了挺背脊,盯着帝和寝宫的眼睛开始有了神采。

对嘛,他难得回天界,又是在自己的寝宫里,睡觉定然很沉很安心,此时若是偷偷潜入他的房间给他一个措手不及,定然要报先前偷袭失败的耻辱,他不是还挑衅她么,他不告诉她什么时候偷袭最可能成功她也知道,睡觉时。

一道紫光划过夜空,诀衣进入了帝和的寝宫。

看着没有一道结界一个神卫的寝宫,诀衣愈发肯定自己的判断,在南古天的帝亓宫里,帝和很放心,为此才会不加任何防备。想来也是这个理儿,能入佛陀天的人不多,敢闯德尊神祗大宫的人更是难出一二,要那些结界做甚,真有危险,他醒来不就收拾干净了么。

免打草惊蛇,诀衣瞬间闪身进入了帝和的寝室,看到纱帘后面的大床,嘴角微微勾起,她可不会傻得一步步靠近过去,以他的修为,不能给他一丝察觉的可能。

再捏诀,诀衣到了帝和的床边,连床上的人躺成什么姿势都没来得及看,一巴掌呼了下去。

偷袭……

不成功?!

诀衣看着空空的大床,没人。

“这混蛋……”

明明跟她一起回宫的,居然又跑出去了,不用多想,肯定是去找天界里那些爱慕他的神女去玩了。

“没偷袭到混蛋,手疼吗?”

诀衣倏的转身,惊讶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的帝和,他……

帝和唇角噙着笑,看着诀衣的双眸里都是清清

的笑意,她还在屋顶上的时候他就在祥云上看到她了,正想飞过去和她打招呼,不想她忽然钻进了他的寝宫。一眼,他就晓得这只小野猫儿肯定想偷袭教训自己,她瞧他不爽可一点儿没藏过。还以为多狡诈的猫儿呢,原来就是偷跑进来打他一巴掌呀。

偷袭不成,反而被人当成笑话看了遍,诀衣拉不下面子,知道自己有错也不肯道歉,瞪着帝和,微微蹙眉,很小的哼了一声,像是小奶猫发出的声音,迈腿开走。

帝和挡在诀衣的跟前,“手疼吗?”

诀衣冷冷的看着帝和,疼不疼跟他有什么关系?

“没打到我,不高兴?”

诀衣撇开眼,早知是如此,她就不来了,人没揍到,还要看他这么贱兮兮的笑脸。

“来来来,让你打。”

帝和挺着胸膛贴近诀衣,“打吧。”

诀衣被帝和逼得不禁后退一步,他贴得实在太近了。人和人相对,尤其是男女间,谁最先退第一步,翻身无望。此时的诀衣还不懂这个道理,后退的她被帝和逼到了床边,一个不小心,后仰坐到了他的床上。瞬间的,站了起来,与帝和的胸膛直接紧贴在一起,若非她躲得够快,额头差点儿撞到帝和的下颌。

“你让开。”

无处可退的诀衣抬起下巴直视帝和,忽觉两人的高低差得有点儿大,削了她不少的气势,这种感觉颇为不舒服。

“不让你打,你偷袭本尊。”

“让你打吧,你又赶本尊。”

帝和含着三分戏谑的笑意,问道,“猫猫,你到底是几个意思?”

“想回去睡觉的意思。”

“噢?”帝和挑眉,“是么?”

与帝和贴身的感觉让诀衣不自在,他的言语更是让她的心里没底,忽的抬起手想推开他,却在碰到他胸口的时候身体不知怎地朝后面的软床倒了下去。

“啊。”

诀衣整个人被帝和压在床上。

“猫猫……”

帝和俊脸停在诀衣鼻尖三指之上,“你想我陪睡,直说就好,本尊与你也算是生死之交,你这点小希望,我是一定会帮你达成的。”

“你要脸吗?”诀衣问。

“你看你这姑娘,激动得忘神了吧,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我的房间找我,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拉着我到床上,现在问我要不要脸,你说我要不要脸?”帝和故作为难状,“还是我不要脸一回,叫神侍们过来瞧瞧?”

“你敢!”

帝和忽然笑得肩膀都在颤抖,“猫猫果然是我的知己,你怎么晓得我从来没有不敢的事呀?”

“……”

帝和张嘴要喊的时候,诀衣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行了,他不要脸,她要,本想推开他的,不知道怎么变成把他拉到床上,丢脸死了。

被诀衣捂住嘴巴的帝和双眼看着他,眸光显得特别的亮,此时再近身看着她,发觉她真是漂亮极了。

无声的床上,诀衣捂着帝和,两人四目相对了很久,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脸,渐渐的,诀衣的脸开始发红。帝和撑在诀衣身侧的两只手缓缓的捏成了虚拳,这姑娘真是不能看久了,看得清晰了,竟然觉得比飘萝和幻姬还要美是怎么回事?

诀衣放下手,“你起开!”

“睡不着吗?”

“我素来一夜好梦。”

帝和轻笑,“在屋顶上梦到什么好事?”

“……”

诀衣使劲推了一把帝和,“起开!”

“正好,我也睡不着,陪你倒屋顶上看星星,如何?”

“我现在想睡了。”

“我睡不着,你陪我。”

诀衣有话到了嘴边没说出来,看似拒绝他的话,听起来会像她在吃那些个神女仙娥们的醋,想想还是罢了,他回天界想找谁玩与她着实没什么关系。

在帝和寝宫的屋顶上,诀衣发现能看到更多更美的星辰,风吹过来,自己的香气没闻到,倒是清晰的闻到身边男

人的萨灵香,在宁静的夜里,显得特别舒服。

“猫猫。”

“嗯?”

“孤身在异度的时候,你最想念的人是谁?”

诀衣慢慢转过头看着帝和,为何忽然问她这个?

帝和斟酒入身边的酒杯中,“没有吗?”

“有。”

当时她还处在惊讶自己身份当中,孤独一人在未知的世界里,不是害怕,而是彷徨,不是无助,而是孤单。直到有一天,听到帝亓神山里苏醒了一位大神尊,心才慢慢放下来。他还活着,真好。这句话,是她第一次听到他醒来的真心话。不死,便可期望。在那些不知他生死的日子里,她最为思念的人,就是他了。

“你回来了,那个人肯定很高兴。”

“你怎么知道?”

“当你很努力的思念一个人时,他会感觉到。而且,能让你思念的人,天界里恐怕也是唯一了。”

看着帝和一饮而尽杯中酒,诀衣许久没有说话,她的思念,他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还是感觉不到,我不在乎。”

帝和轻轻的,笑了一下。

“男的?”

诀衣出其不意的一脚把帝和踹了下去,话忒多了。

帝和飞上来,坐到诀衣的身边,“留着力气明天见到他踹他。”踹他做什么,她思念的人又不是他。

过了会儿,帝和好奇的问,“你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你?”

这次,诀衣的脚没踹到帝和,早有准备的帝和闪到了诀衣的另外一边坐着,笑眯眯的看着她,“我在这边哟。”

诀衣瞟了眼,太贱了。

“来,说说那个你喜欢而不喜欢你的人。”委实挺有眼光的,居然在她如此绝色容颜的诱huo之下还能保持清醒,难得,甚是难得。

是啊,她那么喜欢他,可是努力也无法钻入他的心,只能看着他身边的美人儿一扎一扎,现在她到了他的身边,发现自己对他无能为力,想隔断所有,可他总时不时出现来逗她。

“不记得他一点好吗?”帝和问,“那就说说他让你最不喜欢的地方吧。”

诀衣问,“我为何要告诉你这些?”

帝和只是笑,很淡的笑容,眼睛深处藏着诀衣看不懂的哀愁。她看不到他的心,不知道他正在想一个姑娘,一个他回到天界也不晓得要去哪儿才能见到的姑娘,他睡不着,是真的睡不着。他想去西海找珑婉,可珑婉不在西海,他茫然得不知道在哪儿去寻。

长长的沉默后,诀衣拿起酒壶,直接喝了起来。

酒香醉了人,诀衣的声音飘到了帝和的耳朵里。

“我曾经思念的那个人,重情义,法术高深,笑容特别的温暖,他像个大英雄,我总觉得有一天,他会踩着金色的祥云从高高的天空落下来,走到我的身边,很温柔的对我说,娘子,我们回家了。”

他缺点很多,多得数不清,可我还是只记得他所有的好。帝和,你听得见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