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9 钢铁一样的女人

不知道为何,她的心中突然充斥了一股极为凶悍的杀戮气息,激荡在她心中,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双眼血红,身体微颤。

然而那细微的颤抖,却是无人知晓,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杀戮和血腥而产生的兴奋!

但是她这番异动,却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为她双眼之中的赤红之色,仅仅是一闪而过,随后就变为了原来的样子。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凤长悦,到底有多么危险!

“哈哈!好!老夫今天就来看看,你这所谓的‘灵宗’,到底有多厉害!你又是否能够守得住,这偌大的伽陵学院!”

中间的男人一声大笑,便直接冲着凤长悦而去!

他身上灵力顿时沸腾,快速的流动起来!周身的气势也一下子起来!

众人纷纷惊颤,不愧是横行多年的于家三兄弟,出手竟是这般不凡!

早几年便闻言,这兄弟三人都已经突破灵宗,端的是厉害,只是他们平时不怎么出来,所以虽然名声很大,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见过真面目。

此时一见之下,看到那出手的气势,纷纷惊叹不已。

果真不愧是声名显赫的强者,这般实力,只怕就算是对上苍离,也不遑多让,何况一个凤长悦!

最关键的是,这兄弟三人,单打独斗是好手,但是联合起来,更是强悍。多年前的一战,三人便是凭借着极为厉害的结合阵法,三人合体战斗,实力远远超乎三个人相加。

这三人一起来,想也知道是为了伽陵学院里面的好东西。

众人虽然心里不忿,毕竟这几个人出现,就肯定会将最好的东西拿走,哪里还会留下什么东西给他们?

但是眼下这般情形,却是没有其他办法。不管凤长悦那灵宗的实力是怎么来的,终究还是灵宗。别说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就算是有,也没有几个愿意拼死上前。

拼死杀了凤长悦,却给别人腾了地方。他们可是不傻。

是以,当这于氏三兄弟出现的时候,众人虽然心中有些微词,但是总体而言,还是乐意的。

等将这凤长悦拿下,一切再说不迟不是?

当中的那个明显是老大,大笑一声之后便是直接朝着凤长悦而去,右手成拳,结实如同钢铁,挟带着无穷力量,破空而来!

在他拳头的外围,竟是迅速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虎头!

一声厉吼,突然响起!

凤长悦眸子一沉!眼睛之中已经没有其他,只剩下了眼前那朝着自己而来的巨大凶兽!

而后,她竟是不偏不倚,纤细的手掌紧握成全,也忽然朝着前方猛然一挥!

这是要硬碰硬!

众人都是心中一跳,这凤长悦,性子还真是怪异,面对那天劫是直接挥出一拳,面对这于氏老大,竟然也是这样简单直白的给出一拳!

她竟是当自己的拳头是钢铁做的不成!

想到这里,不少人脸上露出嘲讽之色。

原先那天劫降临的时候,不少人都以为凤长悦虽然是挥出了一圈,但是实际上,是绝对不会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去触碰的,肯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用了什么防御的灵宝也不一定。加上当时光芒耀眼,蹦出无数的火花,众人也没有几个看清的,所以心中更加不以为然。

而此时则是不一样。

那于氏老大,最为人称道的,除了三兄弟合体的实力,便是那一身钢筋铁骨!

一拳挥出,只怕天地都要变色!

甚至,早些年还曾经传闻,他用拳头生生打死过灵皇强者。

这样的实力,凤长悦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不少人脸上露出看好戏的神色,只等着看到那一直冷着脸容,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惊慌的少女,也变得惊慌一幕。

于老大也是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看上去纤纤弱弱的少女,竟然不退不避,径直朝着他的拳头而来!

看样子,竟是要用拳头分出胜负来!

他大笑一声,眼睛更亮。

他和其他人不同,并不会因为凤长悦的性别和年龄而小瞧于她,反而是因为方才在暗中观察了一会儿,此时对凤长悦的实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他们兄弟三人鲜少出来,一旦出来,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回。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脑子。

尤其是于老大,性格算是稳重谨慎,几乎少有失手。

他们虽然觊觎伽陵学院已久,但是也不会贸然出手。当看到凤长悦的时候,他们也是有些怀疑,怀疑伽陵学院还有后招,才一直没有站出来。

等看到凤长悦出手了,他们这才放心。

是的,放心。

凤长悦这般水平,虽然出乎众人意料,但是却也恰恰证明,伽陵学院现在,是真的没人了!

第一战尤为重要,他们派出来凤长悦,显然是为了打压这些人的气焰,省的那些人以为伽陵学院人人可欺。

事实上,也的确唬住了一些人。

但是这其中,却是不包括他们兄弟三人。

要说起伽陵学院,他们唯一忌惮的,还是苍离。

但是现在却是可以确定,苍离真的失踪了!起码,现在是不在伽陵学院之内的!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他可是没有那么蠢,一直在外面,任由那凤长悦拖着时间。

伽陵学院也不是吃素的,要是再等一段时间,伽陵学院缓过来,或者召唤回来那些曾经的强者,只怕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所以,他才选择直接对凤长悦出手!

“猛虎拳!”

他一声厉喝,拳头之上的虎头变得更加凝实,仿若实质一般!

而那虎啸之声,也经久不衰,敲在耳膜之上,震撼人心。

这一拳,他直接用了全力!

凤长悦眸色沉沉,一身紫金色铠甲在漫天雪花之中,显得格外明晰。

她的身形像是一把利刃,瞬间划开了那横亘在身前的雪花!

那般惊人的气势,顿时让不少人都心头一颤。

看着她纤弱的仿佛可以忽略的拳头,不少人又暗笑自己实在是太过紧张,她再强,还能强过于老大?

轰!

两个拳头,立刻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结实的,完全不留一丝余地的,猛烈撞击!

这般骇然姿态,也是让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这,凤长悦的拳头,该不会被撞碎了吧?

更甚至,那冲击力量那般强大,只怕是半条胳膊都要断了!

两人在半空之中,僵持了片刻时间。

于老二和于老三则是早在之前就已经悄然的朝着旁边散去,对自家大哥,他们还是十分信任的。早在之前,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能够早一步找到真正的好东西,老大负责去牵制凤长悦,他们两人就趁机溜进去伽陵学院。

反正这般情况之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那两个人身上,不太会注意到他们。

即使是有人阻拦,哼,凭着他们的实力,能够有几个出来拦住的?

两人分头行动,在即将靠近伽陵学院上方那弥漫的火焰之后,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狡猾的眼神,便是直直的冲着里面而去!

而此时,也终于有人看到了这情况,当即就惊住了。

“哎!你们…。那可是…。”

那可是神火!

然而这句话,却是被堵在喉间,再也说不出来。

看到的人纷纷哑了嗓子,震惊不已的看着那仿佛丝毫不受影响的两人,轻松的从那漫天火焰之中,穿了过去!

“这…。”

这怎么可能?

一个人忍不住拉了拉旁边人的袖子,呼吸都有些紧张。

“你看见了吗?方才那两人…。那两人竟然…。”

竟然毫发无伤的进去了!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被拉住的人也呆呆的看着,同样呆愣:“我怎么知道…。真是见鬼了…。难道,这就是真正灵宗的实力…。”

不少人此时也纷纷看过来,等清除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都是眸色一沉,神色各异。

不过,没有几个高兴的就是了。

看着那仍然在剧烈燃烧的赤红色火焰,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这是神火,他们自然知道。

在凤长悦出来之前,在这漫天火焰突然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意识到,他们面临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在短暂的吃惊之后,却也是没有过于担忧。

他们都知道,伽陵学院的凤长悦,是有着神火的。毕竟,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出现神火对决,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对于这些所谓强者,也都是新鲜事。

或者说,有几分意味不明的感觉在里面。

这些修炼者虽然不像是炼药师对于神火有着近乎执拗的执着,但是也都知道,拥有神火的人,实力会大大增加,鲜少能有同等级的人能成为敌手,甚至可以越级战斗!

这对于他们而言,自然也是极强的诱惑!

尽管凤长悦消失一年,有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她,但是在看到火焰的那一瞬,稍微有些了解的人,就知道那必定是凤长悦了。

不过…。他们倒是不是很担忧。因为在他们眼中,凤长悦还是一年前那个刚刚晋级灵皇的小丫头。

谁能想到,一年时间,她竟然生生跳了这么大的一个鸿沟!

想要进去,无疑是要先打败凤长悦!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偷偷尝试进去的原因。

开玩笑!那可是神火!虽然是最后一位,但是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招惹应付的!

可是现在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在看到那神火的时候,三人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别人会怕,他们却是不会!

因为,他们手上,恰巧有着能够对付的好东西!

想要越过一个神火结界,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在不少人的注视下,那两人竟是直接进去了!

看着那消失的身形,不少人心中都是愤愤。

此情此景,当然不难想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狡诈!

如此,等将凤长悦拿下,他们再进去的时候,哪里还剩下什么东西!?

“啊!”

忽然一声惊呼,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扭头看去,却是立刻让所有人傻在当场。

只见半空之中,原本拳拳相碰,正面抗衡的两人,在短暂的对峙之后,终于出了结果!

只是…。

那痛呼的人,不是于老大又是谁?

那看似承受剧痛,浑身颤抖却不能动弹的人,不正是他们以为赢定了的于老大?

而在他的对面,一脸轻松,哦不,一脸平静,却毫不掩饰浓郁杀气的死死捏住于老大的拳头,归然不动的人,却是他们以为会受不住落下阵来的凤长悦!

一片死寂。

唯有于老大那痛苦至极的喊叫声,虽然短促,但是却依然刺激着众人的耳膜。

于老大意识到自己竟然喊出了声,原本因为白了的脸色,瞬间变得发黑,而后抬眼看向凤长悦,却只感觉一股越发厉害的剧痛感传来!

从指间,直直传到了心脏!

他如何不知道那些人此时的想法,但是却是有苦说不出!

谁也不知道,在两人的拳头撞上的一瞬间,是多么痛!

他一向以自己的*强悍力量为荣,原本等着看到凤长悦即便不是粉身碎骨,却也会一再溃败的样子。却不想,拳头像是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让他以为自己的骨头会瞬间碎裂掉!

然而在那其中,又有一股炽热的几乎将灵魂燃烧的力量,陡然传到了心脏!

他甚至闻到了自己拳头烧焦的味道!

他心下惊骇,立刻就要收手,却不想,凤长悦的手像是铁钳一般死死的卡主他的手!

“想跑?没那么容易!”

她低笑一声,极冷。

而后,翻手一转!

咔嚓!

于老大的手腕,竟是生生被她掰断!

------题外话------

话说,其实二月君写到这里的时候,速度还是很快的,氮素,明天要考试鸟,偶去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