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8 杀戮!

这女人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这是盘桓在众人心头唯一的念头。

整个帝都,无数双暗中明里看着的眼睛,此时都已经满是惊诧,看着那阴沉天空之上的惊天之举,都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她不退反进,竟是直直的朝着那天劫而去!

她不怕死吗?还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她是不是…。”傻了?

最后两个字,被死死的堵在喉间,无人应声。

原本的一点乞求凤长悦死在那天劫之下的希望,在看到凤长悦居然完好无损的收回手臂,并且神色轻松的时候,就完全烟消云散了。

看着那少女明亮的神色,以及那通身不可忽视的越发凛冽的气势,无数人心中咆哮——

这是玩儿我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不仅仅在十几岁的年纪成为了灵宗,更是能够如此轻松的应付天劫!那一道惊天闪电,挟带着雷霆之力狠狠劈下,却是在碰伤上凤长悦的拳头之后,轰然消散!

那一道天劫,就那样在阴沉不已的半空完全炸开,分散成了无数的星星点点。

那场景真是美得很,也让人无语惊惧的很。

所有人都浑身僵硬,再看凤长悦的时候,全然是看着怪物的神情。

这样的实力,已经不容他们置喙!

他们可以肯定,如果此时,凤长悦愿意,只怕就是以一挑十,只怕也是会稳赢!

原本就心思有些活络的人,见此越发的心中动摇,脚步一退再退。

清远感觉到身后一些人的动作,回头看去,当即皱起眉头,含着几分不屑和不悦:“你们这是做什么?一切都不过是刚刚开始,难道你们就要打退堂鼓了?”

被他看到的几个人脸色尴尬,一阵青一阵红,讪讪不语。

他们想要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了吗?

再说,这样做的可是不止他们几个啊!怎么他们就这么倒霉,正好被清远看到了!

若是私下偷偷溜走,虽然会被人说,甚至取消,但是反正也不会是他们几个而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岂不是当真要被人看不起了?

这可是直接打脸啊!

他们原本也不过是因为伽陵学院遭遇危机,才临时凑合在一起的,其实彼此之间,倒是交情不深,甚至有的还有仇。此时不过是都在隐忍,但是清远这样一开口,立刻让那几个人恼羞成怒。

“我们做什么关你屁事?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我们宗派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了!?”

其中一个男人脸色不好,语气强硬的开了口,显然十分不满。

清远的脸色也一下子拉下来。

这话,他们说出来,难道是要直接撕破脸了吗?

“哼,老夫才没有那个闲心去操心你们的事儿,不过是看不惯某些人畏首畏尾,言而无信临阵脱逃罢了。”

清远向来实力强大,即使是面对这些人,也依然强硬,说话更是不留情面。

那几个人顿时噎住。

旁边不少人目光闪烁,显然也是心思各异。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中间的一个男人冷笑一声,开口:“清远,这话我们可是当不起。伽陵学院的事情,还是你们说出来的,我们不过是附和罢了。那时候你们怎么说的?伽陵学院苍离失踪,遭受重创,正是进攻一举灭掉的好时机。我们信了你才来的,然而现在的情况,你又怎么解释?”

他看了凤长悦一眼,正迎上那少女淡然而犀利如刀的眼神,顿时一个寒噤,快速说道:“我们不比你们,可是没有那个实力去和灵宗强者抗衡!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心里打得什么主意,不过是想要我们先试探一番,而后给你们解决一些问题,最后乐享结果的,不还是你们吗?我还就告诉你了,这伽陵学院,我们就是惹不起!我们也不会来凑这个热闹!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说完竟是转身就要离开。

清远的脸色一沉:“哼,真是好骨气!也不知是谁,先前说伽陵学院手段怎么过分,和他们的仇多么深刻,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竟然就要溜了!哈!真是好胆量啊!”

那几个人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嘲讽,不屑说道:“我们来此,不过是因为以前曾经被伽陵学院的人教训过,心中不平罢了。但是如今想来,也不过是愿赌服输,输了也没什么可说的!这事儿,你们谁喜欢搀和,谁就搀和去吧!我们可是不奉陪了!”

说哇,不去看其他人各色脸色,反而是冲着凤长悦拱了拱手:“我们就此撤离,以后也绝对不会再犯伽陵学院,还望海涵。”

说完,竟是真的一转身,就真的离开了。

清远也不好当面冲上去让人家留下来,虽然这情形十分难看,但是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得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们走远。

而这一闹,倒是让不少人都动了心思。

而后,竟是又有一些人纷纷灰溜溜的离开。

一时之间,场面异常尴尬。

杨雄冷哼一声,肥胖的脸上满是不屑。

“孬种。”

冯云山脸上倒是带着几分嘲讽:“管他们做什么,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一番话虽然不重,但是也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楚。

那些离开的人当即加大了步子离开,脸皮或涨红或青白。

凤长悦眉目冷清,手一招,原本死死钉在地上的射天箭,顿时脱离开来,朝着她的手中飞来,正巧落在她纤细的手掌之中。

足足有大半个人之长的紫金色的射天弓在她手中握着,垂在身侧,显得她越发的纤细。

然而此时此刻,却是再也没有人敢小觑于她。

经此一箭,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凤长悦,也是个不好惹的。

不,准确而言,是非常不好惹!

她可是灵宗!

想到这些,剩下的人,脸色也纷纷沉肃下来,虽然没有离开,但是心里面,到底是和最开始不一样了。

凤长悦抬眼看去,虽然走了一些人,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有很多人留在这里,没有放弃。

走的毕竟是少数。

何况,这还只是最先出现的人,暗中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盯着他们,盯着伽陵学院,等着她死,等着伽陵学院灭亡。

平素那些和伽陵学院关系不错的势力,此时竟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当然,大难临头,那些人不愿意为了他们赔上整个门派,也是正常。

她原本也没有怎么指望那些人。

此时没有搀和一脚,已经是不错了。

她抬起手,轻轻吹掉了射天箭之上的雪花。

“下一个,还有谁?”

死寂。

没有人傻,会在这个时候冲上去。

杨雄忽然看向清远,笑了起来,眼睛都被挤得看不见了。

“清远,据说你快要突破灵宗了?不如,你先?”

闻言,冯云山难得的附和:“是啊,清远,你可是咱们这些人里的佼佼者,看你方才对那些临阵脱逃的人那般义正词严,想必,是很想要自己上去打一场的吧?”

清远浑身一僵。

半晌,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大家可不要被这小女娃哄骗了,现在的情况是咱们大家围攻伽陵学院,为什么一定要上去单打独斗呢?不要忘了,只有咱们联手,才能报仇,才能彻底灭了伽陵学院!”

他冷冷的环视一圈,冷笑:“伽陵学院屹立千年,总是会有些好东西的吧?等他们都死了,想要什么,大家不都好商量吗?”

这话立刻让众人心动。

是啊,他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其实和伽陵学院有仇怨的人,虽然多,但是仅凭这一点,还是不足以煽动这么多人的,真正打动他们的,还是伽陵学院里面的珍宝。

谁都知道,伽陵学院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必定藏着不少好东西啊!

有的甚至是他们一辈子也得不到的!

若是拼一回,说不定就可以…。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这个男人一定要尽快除去,否则必留后患。

“哈哈哈!清远说得对!老夫也来凑个热闹!”

“不错!这伽陵学院,我看还是见者有份吧!”

“你们不敢上,老夫来!”

忽然传来几道声音,雄浑有力,斗志满满,立刻将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见到来人,众人都是心头一跳:怎么这些老家伙也都来了!

凤长悦见到那几人,也是心中骤然一沉。

虽然不认识这几个人,但是…。

这三个人,居然都是灵宗!

她能感受到左边的那男人是一星灵宗,而右边的两个,竟是丝毫感觉不到水平如何!

如此情况之下,几乎可以肯定那两个人的境界都在她之上了!

而从众人突然变得忌惮的神色,也可以看出,这三个人,的确是身份不凡!

就连最开始清远和蛇女出来的时候,那些人都不会露出这般神色!

而后,凤长悦就发现,这三个人竟是长得极为相似,竟像是三兄弟一般。看上去年龄也都三四十岁,但是周身气势,却是十分厚重凌厉,显然实力的确不凡。

“闭关太久,却是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啊!原来现在的女娃子都这般厉害了吗?小小年纪,竟是已经成了灵宗?”

中间那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凤长悦,语气轻松,显然是调侃,并未将凤长悦放在心上。

旁边两人也看了凤长悦一眼:“也没什么特别的,大概有什么机遇吧?也或者,苍离那老家伙,将一身功力都传到了她身上,也是不一定啊?”

众人闻言都是面色一变。

是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这个年龄的少女,即便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应当会成为灵宗啊!最大的可能,应当就是苍离临危受命,将自己的灵力都给了这丫头!如此,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瞬间,不少人心里都是舒服了不少,看向凤长悦的目光,也减少了很多敬畏,多了几分不屑。

这样得来的力量,虽然会让人在段时间内飞快突破,但是却会影响甚大,甚至可能会让人再难进益,一生困死在这一阶段。

显然在他们眼中,凤长悦肯定是这样才变得这么强悍的。

凤长悦没有什么心思去解释,射天箭回到手中之后,两者变得越发的暴动,里面流窜的力量,几乎烫伤她的手。

这其实很是奇怪,按理说,她身体里有天堂火庇护,再怎样,也不会产生灼烧的痛感,然而那几乎刺骨的疼痛,却是越发的叫嚣的厉害,让她无法忽视。

然而眼下的情形,又没有时间去仔细体会化解,只得暂时强忍。

“要打就打,哪儿那么多废话!”

话一说完,她便再度扬起了手中的射天弓和射天箭!

无人看到,她的眼眶已经逐渐变得有些泛红,而眼眸深处,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挣扎,想要出来一般!

不过是一念之间,她心头忽然闪过一丝炽热,无尽的战意和杀伐的气息骤然而起!

这一次,射天箭尚且没有射出去,尾部竟然就开始了变形!

那紫色的瑰丽羽翼逐渐展开,恢弘霸道的力量,忽然从中逐渐散开!

嗤!

尊贵无双的紫色羽翼,逐渐染就的紫红色一点点的晕染开,像是沾染了无数血液,在水中逐渐消散开来一般,一股浓郁的杀气,突然从中爆发出来!

同一时刻,正在金色手镯之中,被金色雾气包围的小白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双仿若亘古未变的尊崇金色眸子,熠熠生辉,令人心颤!

“不好!”

凤长悦脑海之中,骤然炸开一片璀璨!

她的眼眸,顷刻间殷红如血!

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