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38.2宫里的人,没一个简单的

一时激愤,兰芽待得仰望冷宫殿顶,心情反倒平复了下来。

细细思量,月月到冷宫来又何尝只是大包子一个人所能促成的事?这里里外外的人:吉祥、废后,甚至皇上,兴许都安了这个心。

兰芽便没有进去,只吩咐大包子,让他将月月带出来。

大包子一怔:“公子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入内一见?”

兰芽轻笑一声:“你们都有本事将月月带来,又何必非要我也踏足其内了?凡”

他们将月月带来,还不是等于已然将她牵扯进来?!

大包子听出兰芽口中冷意,倒也只是淡然一笑:“兰公子不想进门,我也明白这内里的意思。兰公子跟吉祥这些年总存着心结,兰公子不想见吉祥也是有的。只是我也是为兰公子着想,毕竟这冷宫不只是吉祥一个人的住所,好歹还有吴娘娘。謦”

“就算吴娘娘是冷宫废后,可是好歹吴娘娘是皇上的元配皇后,这后宫上下无人心下不敬重。兰公子就算不必给吉祥面子,总归也不好连吴娘娘也不见。”

兰芽静静凝视着大包子。

从去草原到现在,前后两年多的时间,再回转来,原来他们这茬人都长大了。从前这一群小孩儿,如今都泯去了年少的天真。

便是这次去辽东之前,大包子在她面前还是自称“奴侪”,至少也是“下官”的,而这一次回来,他已经当着她的面,一口一个“我”地来自称了。

兰芽便点了点头。

也好,人总要长大。

“包良,你说的有理。可是你这说辞未免太低估了吴娘娘。吴娘娘又岂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小肚鸡肠之人?反过来如果吴娘娘真的是那样的人,她又怎会重开宫门迎纳吉祥?”

大包子被问住,无言以对,便也只能点头:“好,我这就去带月月出来。”

不多时,煮雪抱着月月出来,遥遥看见是兰芽,便欢喜得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深深一礼。

兰芽控制着,伸手扶起煮雪,只哽咽着能说出一句话来:“辛苦你了。”

月月愣愣望着兰芽。

兰芽走的时候,月月还不到一岁,这一别就是一年,月月怕是都不认得她了。

兰芽心下对月月实在歉疚,伸手将月月抱进怀里,柔声说:“月月,是我,是……”

煮雪急忙用手肘拐了兰芽一下,兰芽便也会意,只能忍住难过,低声跟月月说:“叫——公子。”

此时此刻她真是恨死了自己这不男不女的身份,不能听自己的孩儿叫一声娘,甚至也不能听月月喊自己一声“姑姑”。

月月瞪大眼睛望着兰芽,良久良久,才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公子”。

可是叫完了,随即就转头去望煮雪,想要回到煮雪的怀抱里去。

小孩子都是怕生的。

兰芽闭上眼,可是她不是生人啊……

煮雪轻叹一声,上来接过月月,低声提醒兰芽:“咱们走吧。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兰芽便也回神,拥着煮雪和孩子一同转身的当儿,她回眸望了一眼冷宫。

那立在门内的吉祥,乌洞洞的目光追来.

回到灵济宫,兰芽直接将煮雪和月月接进自己住的观鱼台。

煮雪一愣:“这是你与大人的寝殿,你干嘛把我带来?”

四下一看,竟然已经都没有了大人从前的那些物件儿,煮雪便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兰芽定定凝视煮雪:“大人不会再回来了。”

“你说什么呢?!”煮雪有些要急。

兰芽捉紧了她的手,轻轻按了按。

煮雪这才转过弯儿来,却跟着也是红了眼圈儿:“那你呢?”

兰芽笑了:“我还能怎样呢?我自然会留在这京师,留在灵济宫里,留在皇上眼前儿。唯有这般,皇上才能安心。”

煮雪深深垂下头去:“那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得开?”

“什么时候?”兰芽摇头一笑:“除非皇上驾崩之后。”

煮雪咬牙:“那还要多少年?!你就不能自己跑了?”

兰芽静静凝望煮雪:“我若跑了,皇上又如何肯放得过大人?又如何肯放得过大家?唯有将我攥在掌心,才能叫皇上安心。”

她轻叹一声,遥望窗外,北方天际:“建文一脉,三代颠沛流离,在自己的疆土上却无家可归。这样的日子,够了,我不会再叫它重演。“

“可是代价却是你!你难道要一生都要坐在这没有尽头的牢狱里?”

兰芽却淡然一笑:“值得。”.

煮雪忍不住,将月月塞给兰芽,扭头奔进卧房去大哭了一场。

听着那呜咽的哭声,月月悄然抬眸望着兰芽,怯生生地问:“姨娘她怎么了?姨娘是哪儿疼吗?”

兰芽

将月月搂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法顶:“月月啊,你记住,这世上不是所有的哭泣都是因为疼,也不是所有的疼都要哭出来。有的疼啊,你只能悄悄地都埋在自己心底,永远不能让敌人看见。越是疼得狠了,却偏偏不能掉眼泪,只能笑。”

月月太小,这样的话她必定听不明白,所以兰芽这话实则都是在说给自己听。却没想到,那小小的月月却在兰芽怀里扬起小小的俏脸:“是,月月记住了。”.

歇了个下晌,用过晚饭,煮雪这才平复下来,跟兰芽絮絮说着这一年来宫里的事儿。

头一宗自然就是皇上忽然改了性情,开始大宠六宫,后宫中许多嫔妃得了玉露,传出了喜讯。

头一遭儿的恩惠就在僖嫔邵氏头上,她这一个月内就将临盆。到时候若是个公主还好,若是个皇子……那就又是一场不敢预估的宫内混战。

更何况,即将出世的皇嗣又不止僖嫔一个的孩子啊。

兰芽听得也是忍不住挑眉。

皇上心,海底针,太难猜。

反过来便更加觉得皇上对于吉祥母子的态度更值得玩味。

兰芽便问:“月月是怎么去的冷宫?你怎么也不拦着些?”

煮雪便也叹气:“冷宫的干系,你早嘱咐过我,我心下自然也是百般的小心。若依着我自己的意思,月月自然是怎么也逛不到冷宫去的。只是我也没想到皇上是当真那么喜欢月月,月月在宫里简直是皇上的膝上宝,皇上宠爱得宛若己出。”

“皇上的这份儿心意,下头的人自然也都看得明白。于是每次我带月月去乾清宫,都轮不到我自己再带着月月,御前那帮子人都抢着哄月月玩儿。大包子尤其如此,每次去都趴地上心甘情愿给月月当马骑,月月便格外喜欢大包子……”

说到这儿,煮雪有些哽咽了。兰芽便也明白,月月格外喜欢“骑马”的缘故,何尝不是孩子在冥冥之中还记着自己从草原逃生而来,一路都是在马上呢?

兰芽便也叹了口气,“皇上也不拦着?包良终究是御前的人。”

“皇上非但不拦着,反倒还说月月与他有缘,说他小时候也是喜欢这么玩儿,那时候都是身边儿几个耿耿忠心的老人儿才这么驮着他,整夜整夜地满地爬……”

兰芽微微皱眉,想起公孙寒。想起“寒”这个御赐的名字的由来。

只是即便是那样的老人儿,皇上还是该整治就给整治了。

所以说这世上最重是君恩,最薄的亦是君恩。顺王者生,逆王者死无葬身之地。

曾经的恩宠都换不来善始善终,从前的公孙寒如此;现如今的大人也是这样。于是决不能坐以待毙,必定要提前绸缪,否则悔之晚矣。

煮雪继续道:“那天皇上要问我的话,就叫大包子陪着月月出去玩儿。皇上的话问了许久,大包子和月月就也出去了许久。等我终于回完了皇上的话,出去寻大包子和月月,才听得段厚低低对我说,叫我赶紧去冷宫吧,此时说不定撵上去也还是晚了。”

煮雪现在说到这件事儿还在懊悔:“是我对不起你,也是我对包良没防备住。”

兰芽却轻轻摇了摇头:“不怪你。也未必怪包良。这个主意倒不像包良自己想的,八成是吉祥的主意,大包子执行罢了。”

兰芽说着却随即还是摇了摇头:“实则就算是吉祥的主意,也不打紧,以她现在的情势也翻腾不起什么波浪来。我倒更担心是皇上自己的主意。不然他拉着你问那么长时间的话做什么?”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