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七章 温馨时刻,真假三叔?

轩辕玄霄在小木屋的四周转一下,他要看看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危险存在。妍儿说的对这里他们已经有近十年没来了,都有人能生存,有其他生物也不奇怪。等他确定周围没什么危险的,当他再回到小木屋发现上官雪妍却不在了,他问墨儿,儿子也说不知道娘亲去了哪里。

看着平躺在大石上的人,墨儿说不知道她在哪里的时候,自己先想到的就是这里。这里离小木屋很近,又是谷中唯一的一条河水,谷中的小动物都会来这里喝水。以前的妍儿就喜欢来这里看那些小动物,有时候还回向水里投石惊吓他们,或者是躺在大石上面小息。现在又看见她躺在哪里,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依旧那么的随意。

墨儿的有些性格像极了她,穿什么衣服就像什么,不同的场合就会有不同的一面。她穿上宫装那就是宫宴上尊贵的、并让人敬畏的圣王妃,面对那些不坏好意的刁难,脸色不变。她会给她们最痛的回击;回到府里穿上平时的衣服,她就是后宅里的妇人,做着相夫教子的事;武林大会是上她又是那个杀伐果断的一宗之主;回到医谷她就是个孝顺的女儿;现在她又安静的躺在那,像一副静止的画作。自己喜欢如此多变的她,自己虽然知道她有一些事在瞒着自己,可是她依旧是自己的妍儿。

轩辕玄霄走上前,抬脚坐在大石上,伸手扶起上官雪妍的上半身,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这样她也会舒服一些。

上官雪妍早就知道有人在靠近自己,听脚步和空气中那熟悉的气息自己就是到是他。所以就没在意,包括他在那里站立了一会才走近自己。只是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坐在自己身边,给自己调整一下睡姿。

上官雪妍的头枕在他的腿上,自己也动一下身子,让自己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大石上。

他们就那样一个坐着,一个躺在,不说一句话,可是却知道彼此的心意,此刻他们只愿岁月静好。

当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逛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父亲抱着母亲坐在大石上。母亲闭着眼躺着,父亲低头看着母亲,脸上有着他们不曾见过的神情,还伸手轻柔的拨开母亲脸上那一缕顽皮的发丝。此时此刻他们小兄弟两人不知道为什么都不忍心上前去打扰,于是他们席地而坐,看着那大石上的一对父母。

宸也看着那‘拥抱’的二人,女人我知道这是你想要的,慢慢享受吧,也不枉我们穿越一场。

上官雪妍再睁看眼的时候,天已经黄昏了,她才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而且睡得很好。

“你醒了?”上官雪妍的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一直就这样坐着?”上官雪妍坐起身问他,那他不是自己睡多久,他就坐了多久。长时间不活动,腿一定麻木了。

“嗯,怕打扰你睡觉。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轩辕玄霄淡淡的说,他伸手板直弯曲的那条腿,就要下大石。

上官雪妍伸手拦着他要下去的动作,自己跳下大石,然后蹲在他的脚边,给他按摩舒活那条腿的血液。

轩辕玄霄只是静静的感受她的手与自己腿的接触,看着她那认真的神情,心中一时无限幸福翻滚。

“你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走,我们去看看那人是谁,然后回府。”约有半刻中的时间,上官雪妍起身说。

“好了。”轩辕玄霄站起身,走了两步,腿上感觉不到一点麻木了。

上官雪妍当然知道他没事了,自己的手法自己当然清楚,一般人可享受不到这待遇。

“娘亲,这里很多野兔,野鸡,我和大哥能不能打点回家,娘亲给外婆熬汤喝。”远处的轩辕云墨兄弟两看见母亲醒来,也跑了过来。

“我看是你们想吃了吧,还要打着你外婆的借口。去吧,小心点。”上官雪妍听后只是点了一下轩辕云墨的头,就同意他们去打猎。

“你们要注意安全。”轩辕玄霄在他们身后说。

“知道了,爹爹。”轩辕云墨的声音从树丛中传来。

“他们就是听你的,凡是也不问我了,知道只要你答应我就不会反对。”轩辕玄霄看着跑着离开的儿子,哀怨的看着上官雪妍说。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地位真低。

“他们知道你那是疼他们,我能做的也就是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以后的很多事都要你去教授,他们会知道自己的父亲才是最厉害的。”上官雪妍笑着和他说,孩子最崇拜的始终都会是父亲。

“那也要你给我机会才行,我可是看见墨儿的书房里,什么书都有。他要是都看过,我都要拜他为师。那些书一定是你给他准备的,你是不是都看过。”轩辕玄霄突然想起墨儿的那个大书房,那里面的书可比自己原来的书多的多,种类也繁杂。

“略有涉猎。好了,我们快去看看那人。”上官雪妍略带心虚的说,难道她要告诉他,其实那里面的书,大部分是自己默写的嘛。

轩辕玄霄看着那大步离开的人,然后在后面无奈的跟着她离开。

上官雪妍他们回到小木屋的时候,那人已经醒来了,呆愣的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死寂,就像一座雕塑。

也许是听到上官雪妍他们的脚步声,空洞死寂的眼神,突然看着他们。

上官雪妍他们站在那人的不远处,和他相望。看着那人眼中的很多情绪,惊喜,震惊,绝望,最后是欣喜。

“带……我离……开这里。”那人突然爬到上官雪妍他们脚下,抓住轩辕玄霄衣袍的衣角,声音喑哑断断续续的说。

“我们为什么带你离开这里?”轩辕玄霄没用什么力气就拽出了自己的衣角,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轩辕玄霄知道他们现在等于在和这人谈判,他们必须夺得主动权。

“只要……你们带我……离开,我……可以为你……们驱使。”那人先是低头看着自己,然后抬起自己的双手说。

“为我们驱使,就你这个废人,我可不缺人用。”轩辕玄霄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看着他。他是故意的刺激那人的。

“我可以为……你们看病制药,我是……医谷的人。我是谷主的三弟,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信我。”那人又上前抓住轩辕玄霄的衣服说,这次显得很激动,甚至有点癫狂的样子。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听见他的话,看看对方。心中都在想,眼前这人要是三叔,那现在谷中的那人是谁,要是三叔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你是医谷的三老爷,为什么会在这里?”上官雪妍蹲下扶着他坐好,然后轻声问。

“我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这里。毒妇,是那毒妇,不对,不对,还有那奸夫。是他们害我到如此地步的,老天开眼,让我跌下千丈崖没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报仇。”那人突然又哭又喊的,有点疯癫的征兆。

上官雪妍出手打晕了他,他在这样下去,自己真担心他会疯了不可。这人也许是自己的三叔,自己现在也认不出他了,不如先带他回去,让爹认认。

“他要是三叔,那谷中的情况就比我们预料的复杂的多。那人隐藏的真深,在谷中至少也有几年了,竟然没人发现他的真面目,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国的势力也牵扯进来了。”轩辕玄霄叹息着说,他现在不希望也其它国的势力牵扯进来,要是处理不好就会引起战乱。可是这里是西越的领地,当然也不许其它国的人在这里指手画脚。

“慢慢查吧。”上官雪妍也叹息着说,更多的是可怜三叔。还好奇他空中的贱人、奸夫是谁,难道会是三婶。要是那样也说的通,最了解自己的人,除了敌人就是枕边人。那假的三叔就是隐藏的无论多好,也不可能瞒过三婶,除非三婶知道他是假的。

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只有回去以后慢慢了解了。

上官雪妍等儿子们打猎回来,他们就御剑出谷了,还带走了那个也许是自己三叔的人。

“大姐,你们回来了,你们这是打猎去了,怎么不让我和你们一起去。”上官雪枫看着外甥手里的野物,不满的说。

吃完午饭大姐一家就不见了,自己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爹说他们出去在谷中看看,很快就回来,结果一去就是一下午。看看那野鸡还有野兔,这哪是去谷中看看,这明明是打猎去了。

“雪枫先别说了,你去通知爹要他老人家尽快上药庐来。还有你让颂嬷嬷找人烧点热水,多烧点,然后送来药庐。”上官雪妍看着抱怨自己的弟弟,开口打断他的话。

“大姐,你说什么。哦,通知爹去药庐,为什么?”上官雪枫还在伤心大姐和玄他们打猎玩不带自己,没听清楚上官雪妍说的话,于是迷糊的问。

“先去叫爹,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快去吧,很重要的事。”上官雪妍留下一句话,带着轩辕玄霄走向药庐。

“快去呀,真是要事。”轩辕玄霄抱着那一团的黑物,路过上官雪枫面前时脚步停也没停的说。

“你抱得是什么东西,真臭?”上官雪枫用手在自己鼻子前挥挥问。

回答他的只有轩辕玄霄那伟岸的背影。

“墨儿,你爹那抱得是什么东西?”上官雪枫转移目标问。

“大哥我们先去洗澡,然后去看看外婆。舅舅你快去找外公吧,娘亲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说。对了,舅舅您顺便把它们拿去厨房吧,这可是娘亲打算晚上给外公外婆炖汤的哦。”轩辕云墨把那些拿回来的猎物塞在上官雪枫的手中,给他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就笑着跑开了。

“舅舅,您只要喊来外公就能知道父亲抱的是什么。”轩辕少泉看似好心的提醒他,其实是再说,你还不快去。

“怎么,大的小的都欺负我,还有没有天理呀,我不活了!”上官雪枫看着最后离开的轩辕少泉,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猎物,大声喊了一声。最后只能提着手里的猎物走向百草院,他命真苦。

而进了药庐的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正在忙碌着,主要是上官雪妍在忙,轩辕玄霄在一边看着。

等轩辕玄霄把那人放在木板床上以后,上官雪妍已经开始给他治疗了。在山谷的时候,她只是想着不要让他死了,也只是吊着他的命,这人经过刚刚的大喜大悲,差点就去了。现在自己不但要给他保命,还要给他续命,真要是三叔自己怎么说也要治好他。

上官雪妍拔了那人身上的银针,想了想,最后喂他一个续命丹,这可不是普通的丹药,自己也是第一次拿出来。这可是真正的丹药,自己依照丹方炼制,也是可以续命的。

“爹,您先等一下,妍儿应该快出来了。”轩辕玄霄看见岳父过来,走上前说。

“她在给谁看病?”上官博着急的问,他被自己儿子着急的找来,偏偏儿子又是一问三不知。

“那人自称是您的三弟,妍儿想让您过来看看他是不是三叔。”轩辕玄霄简略的说,他觉得就是说他们去了千丈崖底遇到了这人,岳父也不一定信他们。

“三弟?他不是在闭关炼药吗?怎么会伤到让丫头救治的地步?”上官博疑惑的问,他知道这些年三弟几乎闭门不出就在府中炼药,那些杂事有长老和执事在管理。

“爹,此三叔非彼三叔。爹您还是看看这人是不是三叔吧?”上官雪妍喂下那人丹药,对自己的父亲说。

“丫头,你这话什么意思?”上官博不明白的问,但是却抬脚走向了木板床:“这人谁呀,伤的够重的。怎么看着有点眼熟,三弟、三弟。老三,老三你这是怎么了,我们也就才几个月没见,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丫头,他……老三。”上官博起初看着那躺在木板床的人,只是觉得可怜,等上前看清楚人,先是觉得熟悉,仔细看在之后,就失声叫了起来。这是自己的三弟,可是怎么会这样子,都几乎没人样子了,躺着这里就像一个死人,要不是自己从小就认识他,自己还真人不出来。

“爹,三叔的性命现在是保住了,后面我也会慢慢医治的,三叔您就放心交给我吧。再说您也没完全好,要注意自己的身子此时。”上官雪妍扶着自己的父亲,保证的说。这人是自己的三叔,自己没理由不治好他。

“交给你,爹放心,你的医术现在可比爹的要好多了。对了你们是在哪里遇到他的,老三怎么变成了这样了?”上官博扶着木板床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问上官雪妍。

“千丈崖底,我当年在哪里生活了一年,这次回来想去看看。没想到,到了哪里就遇到了三叔,听他说了身份之后我也不确认是不是他,于是就带了回来。”上官雪妍也是简短的说了一下。

上官雪妍说的简短,可是在上官博的耳中却不简单。他抬头看着上官雪妍,丫头去了千丈崖底,还回来了。她是怎么去的,而三弟又是什么时候在崖底的。他早就知道丫头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也没想过,她竟然可以自由来回千丈崖。她的功夫高到什么境界,或者是她知道什么通往千丈崖的密道?

“你三叔有没有说,他是怎么在哪里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在哪里的?”上官博没问出其他的疑问,只是问一些关于老三的事。丫头依旧是他的丫头,这是他坚信的。

“三叔,没说,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我听说他是三叔,就打晕了,给他留了一口气。不过看他的伤势,怎么说也得有五到六年了。”上官雪妍说出自己的推测。

“这不可能,我三个月前还见过你三叔,那时候他还好好的。”上官博反对的说,不过看着三弟的伤势他又觉得丫头说的是对的。

“爹,您确定您三个月前见过得是三叔?”一直没说话的轩辕玄霄问。

“当然了,我还能认错不成。玄霄你什么意思?”上官博不明白轩辕玄霄为什么这么问。

“爹呀,玄的意思很明显,这个要是真三叔,现在三叔府中的那个就是假的,那就是个冒牌货。对吧,大姐?”上官雪枫好像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摇着折扇说。末了还看了轩辕玄霄,用看我聪明吧的眼神看着自己大姐。

“爹,您要确定这就是三叔,雪枫说的只能是唯一的解释。”上官雪妍忍着心中的笑意说,雪枫这个弟弟,有时候真的比墨儿还小。

“这……,雪枫你去叫你二叔过来。”听他们这么说,上官博也不敢确认这人是不是自己三弟了,只能叫二弟过来看看。

“怎么又是我!”上官雪枫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爹,三叔要醒来还需要时间,至少也要到半夜。让玄霄在这陪着您,先在这里等二叔,我去做晚饭。”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上官雪枫对父亲说。

“你们都走吧,我自己在这里等你们二叔,没事的。”上官博被他们说的可能性给惊着了,他不敢想象要是现在的三弟是个假的,而真正的三弟在千丈崖底受尽苦楚,自己都不知道。等三弟醒了自己怎么面对他,以后怎么有脸面对死去的爹娘。自己是哥哥,应该保护好弟弟。可是却让三弟遭受如此大的灾难,是自己的错呀。

上官雪妍看出父亲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也不再说什么,只能先行离去。

“妍儿,你不用担心,等我回去换件衣服就在外面守着父亲。”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在为岳父担心,可是他不想让她担心,自己可以做的就是在外面守着岳父,让妍儿可以放心。

“嗯,我先去做饭了。”上官雪妍只是会心的一笑说。他总是让自己感觉到暖心。

他们夫妻走出药庐,分别去不同的院子。

在上官雪妍做饭的时候,上官二老爷和儿子在上官雪枫的带领下也到了药庐。

他们到了药庐,轩辕玄霄拦着上官雪添和上官雪枫,只是让上官腾进去。有什么事还是想让他们兄弟先说着吧。

“三弟呀……。”上官腾进去没多久,里面就传出来他伤心的叫喊声。

外面的轩辕玄霄和上官雪枫知道里面那人才是他们的三叔,而现在三叔府中的那人真的是冒牌货。

“怎么回事,三叔也在里面?”上官雪添不明白的问。

上官雪枫看着轩辕玄霄一眼,就给上官雪添解释了一下现在发生了的事。

“大哥的意思是,现在有两个三叔,一真一假。真的在五年前被假的害的落在千丈崖下,今天无意间被大姐和姐夫救了回来?这几年我看的三叔是个假的?”上官雪添听完想一想问,是他理解的这样吗?

“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上官雪枫拍打着手说。

上官雪添知道事情的真相深思,三叔是假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年三叔做事总是感觉怪异了,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他们正说着话,就有府中的小厮提着热水过来。

“爹,热水送来了,你和二叔先去休息一下,我让人给三叔洗澡。”上官雪枫指挥着那些下人倒好水,然后进去说。

“不用了,我们给你三叔洗,让他们都先下去吧。”上官博打发走他们,自己抱着轻飘飘的三弟走向浴盆哪里。

上官腾跟在自己大哥的身后,他们三兄弟很久没在一起了,谁也没想到他们会是以这种方式相聚在一起。

他们两兄弟给老三洗完澡,换好衣服,抱去了隔壁上官博在药庐的居住的卧室。

“大哥,老三怎么还没醒?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上官腾看着被他们折腾怎么久都没醒来的弟弟问大哥,他以为三弟的伤是大哥治的。

“丫头说,他不会这么快醒来,怎么还说也要到半夜。你不用担心,他的脉搏很正常的。”上官博还是比较信任上官雪妍的,三弟伤的太重了,要是自己也只能束手无策。不过现在有丫头在,自己就放心了。

“大哥,你说三弟的伤,不是你看的?你怎么放心让侄女给她看,侄女的医术哪能信,她太年轻了,这你是胡闹吗?来,我看看。”上官腾先是责怪自己大哥,放任女儿给三弟看病,最后挤开大哥自己给三弟把脉。

“二弟呀,你这是守旧思想,认为年纪大就会医术很好,可是丫头她的医术却比你我不知道好了多少。我这一身的毒,我们不是没办法解吗?可是我现在好了,丫头已经在昨天就给我解了。还有你大嫂的病也好了,今天人也清醒了,你要不信可以看看。”上官博语先是重心长的对自己弟弟说,然后伸出自己的手让他把脉看看。

上官腾虽然不信,觉得这是侄女刚回来,大哥心疼她的原因。可是也伸手把把大哥的脉搏,这一把让他都吃惊了。大哥这是真的好了,那脉搏恐怕是比自己的跳动还要有力。

“大哥你的的毒是真的解了,难道真是那个小丫头解得毒。那她的医术到什么地步了,大哥你这毒我们可是研究了三年都没办法解掉,真是她解的?”上官腾略带着怀疑的问,他不相信。那孩子才二十几岁,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医术,可是大哥的毒又真解了,让他又不得不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