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凤羽神剑,崖下遇一团活物

被颂嬷嬷牵着的小阳其实心中很迷茫的,他只记得自己刚刚在玩游戏的时候,没抓住墨哥哥飞了出去,他心中很害怕,可是却哭不出来。还以为会摔得很疼,可是他却没什么事。睁开眼就看见那个这两天一直看着他们不出声的老奶奶抱着自己,说自己是他的儿子。这老奶奶是墨哥哥的外婆吧,听说好像生病了。前一天墨哥哥的外公说自己是他的儿子,今天墨哥哥的外婆也说自己是他的儿子。

自己以前跟着乞丐爷爷一起生活,虽说贫苦,但是那乞丐爷爷对自己很好,要的东西都是先给自己吃。乞丐爷爷饿死以后,他要不到吃的东西,就打算去偷银子。没想到第一次偷银子,就遇到了墨哥哥他们,他们对自己也很好,自己突然好想多了很多亲人,生活也好了很多。再也不担心吃不饱饿肚子的问题了,而且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自己以为就会这样下去,没想到墨儿的外公突然站出来说是自己的爹爹。爹爹,是不是就像墨哥哥和少泉哥哥他们的爹爹一样。爹爹是不是会对自己很好。可是他们以前在哪里,为什么不要自己,自己问过乞丐爷爷,他说自己是被捡来的。在自己没想明白的时候,这又出现一个人说是自己的娘,可是她什么看着自己哭呢?娘,自己知道,墨哥哥说娘是最疼自己的人,就像墨哥哥的娘亲一样,姨姨就对墨哥哥很好,自己也喜欢她。可是他们不是墨哥哥的外公和外婆吗,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爹娘了?

上官夫人看着被颂嬷嬷牵到自己身边的人,一直在无声的哭泣。是他,真是自己的洛儿,虽说他丢失的时候才一个月,看不出模样。可是自己就是知道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的洛儿,他像极了枫儿小时候。不但如此自己看见他就想哭,这是血脉相连的感觉。

“洛儿,我苦命的孩子,是娘不好,没看好你,让你刚刚满月就不见了,是娘不好,你不要生娘的气好不好?”上官夫人下床赤脚跪在地上抱着不知所措的小阳,说着那些小阳也听不明白的话。

小阳,任她抱着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吓着了。

上官雪妍看着母亲的举止,就知道她也是把小阳当自己的小弟了,难道小阳真是自己的那个小弟。看来自己要尽快确定才行,其实现在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爹娘认为他是就行了。

“娘,您先回到床上去,您的身子还没好透,不要受凉了,还有您现在也不能过于激动。我们既然都回来了,也就不会再失踪了,以后会经常陪着你们。”上官雪妍扶起自己的母亲,让她坐回床上,安慰她说。他们是不会再失踪了,可是自己也许以后不能长时间陪在他们身边,不过那时候的情况和现在就不一样了。

“娘,知道了,你放下吧。娘没事的,就是为了你们娘也会注意自己的身体的。”上官夫人依靠在床边说,嘴角带着浅笑,他们都在自己身边,自己还能有什么病。

“那好,爹您先在这陪着娘说说话,我们就先出去了。”上官雪妍知道自己的父母也许有很多话想说,毕竟他们也是十年没好好说过话了。有他们这些人在,爹娘也没机会开口。

“好,你们走吧。”上官博听后,立刻说。有点赶人的意思。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他们只是笑一笑,然后带着那些不懂事的人离开。

看着小姐他们离开,颂嬷嬷也跟着离开,她和不是什么不懂人情世故的人。现在真好,老爷夫人都好了,小姐和二位少爷也回来了。

上官雪妍他们坐在院子里,聊天喝茶。

轩辕云墨他们几个小人也坐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说什么。

“墨哥哥,你说那老爷爷他们是我的爹娘吗?要是他们是,我是不是就要留在这里,就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小阳坐在轩辕云墨身边低声问,语气中有着伤感。他有爹娘了,是该高兴的事,可是他好舍不得墨哥哥他们,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吧,外公和外婆都这么说,那就不会假了。”轩辕云墨也低声回答他,他现在一时不知道怎么去称呼小阳了。他一边希望小阳是,一边又希望小阳不是。希望他是,那是因为外公和外婆可以很开心,他们都可以很开心。可是要是小阳是外公的孩子,那就是娘亲的弟弟,自己就要喊他舅舅,这就生生长了自己一辈。一个早上还喊你哥哥的人,下午就长你一辈,这落差有点大,心里总是感觉很别扭。可是如果事实就是这样自己也会坦然接受的,小舅舅,是不是又多一个人让自己欺负了,可是这个小舅舅自己好像下不了手。

轩辕云墨低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伸手摸摸他的头,以后也许就不能了了。

一中午又过去了,对于爹娘都好的消息,上官雪妍在府中下了封口令,不许外泄,所以现在谷中之人没人知道谷主和谷主夫人的病都好了。即使有些人知道也不会宣扬,那样对他们不利。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千丈崖,这里就是自己当年跌落的那个悬崖。自己是从这一边落在下面的深谷中的,而玄霄是从另一边跌落悬崖的,这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吃完午饭,上官雪妍带着他们父子三人,避着谷中的人,从小路来到这里。那小路也是她以前采药的时候发现的,很隐蔽。这里和以前一样,四周依旧杂草丛生,下望深不见底,幽幽的大黑洞看着很吓人。

“我当年好像就是从这里被推下去,她怎么也没想到我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不但没死还回来了。其实我因该谢谢她的,要不是她的‘好心’我们也不会相遇,更不会有以后的事。”上官雪妍站在崖边,看着远方悠悠的说,话里的意味不明。

“你说的对,我们是该谢谢他们。”轩辕玄霄也看着远方说,自己要不是被人追杀,也不会落崖,也就遇到不到妍儿。现在自己大仇得报,可是害妍儿的人还在逍遥法外。就是妍儿不追究,自己也不会放过她。

“想不想下去看看,也不知道那小木屋还在不在?”上官雪妍眼中带着回忆和怀念。

“下去,怎么下去?跳下去?”轩辕玄霄震惊的问,难道他们跳下去,可是他不敢保证这次会和上一次一样幸运。

“除了跳下去,我们还能有其他的方法下去吗?放心,我当年能带你们父子安全出来,现在就能带你们父子安全到下面。墨儿,少泉娘亲带你们跳下去看看,你们怕不怕?”上官雪妍一副放心没事的表情,看着他们父子三人,还好奇的问自己的儿子。

“不怕,有娘亲在,娘亲不会让墨儿出事的。”轩辕云墨睁着大眼看着上官雪妍说,眼里尽是信任的神色。

“还是墨儿,明白娘亲。”上官雪妍在他的小脸上捏一下。

一只手从广袖里伸出,可是和平常的不同的是,她的手里握了一把剑。一把看着黑黢黢的剑,剑长倒是和普通的剑,没什么区别。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把剑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娘亲,这是……。”轩辕云墨看着娘亲手里的剑问,他是第一次见娘亲的手里拿剑,这是娘亲的佩剑吗?可是自己怎么从没见娘亲用过,还有娘亲把它放在那里了?

“它是凤羽剑,我的佩剑,平时它就在我的身体里。”上官雪妍握着手里的剑,缓缓的说。凤羽剑,宸说那是上古神剑,它上任的主人陨落之后,就被上神封印在紫莲戒里,等待它的下一人主人,没想到它会认自己为主。自己很少用它,上一世只是在一次和国外异能者的对战中用过,那也是自己唯一的一次用它,见识了它的威力之后,自己就再也不敢用它了。都说神仙打架移山倒海,那可是一点都不假,那天自己只是用一招,当时就风沙走石的,像是经过世纪大风暴一样可怕。

“妍儿,莫非练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所以宝剑才能藏在体内?”轩辕玄霄听后先是呆愣,然后想想问。他不怀疑妍儿的剑法练到那个高度,但是他怀疑这剑把真的是宝剑?看着还不如墨儿的玉箫雪柳剑呢。

“算是吧!”上官雪妍正在想如何应对他们下面的问话,没想到轩辕玄霄给自己找好了借口。这下好了,省了自己编借口了。

“娘亲,您现在拿它出来做什么,我们要用它下去吗?”轩辕云墨看着那把剑明明看着和普通的剑一样,为什么自己就感觉到了寒冷,还有自己对着把剑,竟然感觉到害怕。

“收敛一点,那是我的儿子,宸可是很喜欢他的。”上官雪妍发现儿子的不自在,于是握紧凤羽警告它。它现在看着普通,可是毕竟是上古的神剑,散发的威压墨儿他们也受不了。

上官雪妍之所以抬出宸,那是因为这凤羽挺害怕宸的,它不只一次被宸修理过。

“小墨儿,你娘亲就是要用那把破剑带你们下去,你不要害怕。”宸感觉得凤羽的小动作也狠狠的看了它一眼,欠收拾。

“墨儿,你们站上来,我们下去。”上官雪妍挥手让凤羽变大了一些,然后拉着儿子让他站在凤羽的剑身上。

凤羽剑的大小刚好够他们一家人站立。上官雪妍站在最前面,御剑,宸飘在最后面,担当保护的职责。

上官雪妍御剑带着他们向悬崖下面飞去,她控制好速度,飞行的比较缓慢,她想让墨儿他们多体会一下。其实她完全可以凭自己的修为就这样提着他们下去,不过她没那样做。她想让儿子感受一下不同的,也许今天过后这凤羽自己又会把它放在空间里,不在使用了。

“墨儿好玩吗?”上官雪妍问自己身后的儿子,自己知道他起初是害怕的,现在有的是兴奋。

“不怕,好玩,娘亲它可不可以往高处飞?”轩辕云墨开心的问,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一把剑带着飞起来。

“可以,不过那样万一被人看到了,娘亲就会很麻烦。”上官雪妍不想扫他的兴致,不过还是不得不说。自己不想引起恐慌,世人对未知的事物更多的是猜测和恐惧。

“娘亲,墨儿明白了,墨儿也不会和人说今天的事,这是我们一家人的秘密。”轩辕云墨懂事的回答他,他不想娘亲有麻烦。

上官雪妍听后什么也没说,这小子知道分寸的,自己不用和他说太多。

千丈崖,说是千丈也不过是夸张的说法。从上面望不见崖底,谁也不知道有多高。上官雪妍控制着剑,他们落在崖低的空地上。

轩辕玄霄看着那把消失的剑,往日的疑惑又浮现在脑中。当年他们是不是也是这么出谷的,自己当年是被她弄昏了,等自己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谷了,可是自己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出谷的。可是如果他们当年就是这么出谷的,那是不是说其实妍儿十年前的武功就很高。可是为什么自己见到的是心智不全的她,雪枫也说她自小就是有病。可是为什么那三天的她和以前会不一样,这之间有什么问题。那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也相信她不是装的,要是伪装的不可能没有一点破绽。一切的变故就在墨儿生产那天,可是自己那天一直都在她身边,没发现和以前又什么不同。

“玄霄,你在想什么?”上官雪妍收起剑,就发现轩辕玄霄看着那剑消失的地方在思索什么。

“我们当年就是被它带出去的?”轩辕玄霄上前一步靠近她问,他信任妍儿无论是谁,都不会伤害他,伤害墨儿。可是他不想她有事瞒着自己,那感觉很不好。

“是凤羽带我们出去的。”上官雪妍也没躲避他的问询:“玄霄,有些事我现在不可能告诉你,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们还有这西越就行了。也许,也许有一天吧,我会告诉你的!”她不想因为她的不得已她们之间出现隔阂,可是自己要说的事太匪夷所思了,说了他也未必会信。自己说了之后他会不会把自己当做什么妖物看待,从而躲避自己。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依旧对宠爱有加,自己会不会怀疑他对自己另有所图。自己虽然知道他现在对自己很好,可是人心易变,自己可以掌握很多事情,唯独不敢说自己可以把握人心。所以自己宁愿什么都不说,也不想遇到那样的场面。

“好,我等那一天的到来。我们走,墨儿他们哪去了?”轩辕玄霄看见她眼中划过的忧伤,难道是因为自己的问话吗,其实自己也没什么意思的。他不想让她伤心,于是不再问下去。

轩辕玄霄伸出手牵着上官雪妍走在这个他们曾经熟悉的山谷。

这山谷和上面杂草丛生的崖边不同,这里却是鸟语花香的,景色很美,有山有水,小动物也在里面欢快的跑来跑去。看见他们也会停下好奇的看看,好像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外人出现,一点也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这里的一切都没变,好像更加繁盛了,你闻,这香味是是不是很熟悉。成熟了,我们去看看。”上官雪妍停下做深呼吸,然后开心的向一个方向跑去。

轩辕玄霄跟在她身后,也向那个方向跑去,他脸上带着醉人的笑意,现在的妍儿多像自己初认识她的样子。笑的纯净,无邪。

“玄霄,给你尝尝看。”轩辕玄霄到的时候,上官雪妍手里抓着一些红色的小野果,那香味就是它散发的。上官雪妍用锦帕简单的擦一下,就咬了一口,心想还是这个味道。当年在谷中的时候她就是喜欢吃这个果子,他们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野果,上官雪妍就叫它飘香果。因为它的香味不但特别吸人,还吸引谷中的其它生物。可是这野果是长在树上的,它们也只能等着它老的时候,从树上落下的时候,才能吃到。

上官雪妍边吃,边还好心的丢给路过的小动物飘香果。

“这些拿给墨儿他们吃,对了,他们两个去哪里了?”上官雪妍又摘了一些,用锦帕包着,这时才想起从到了崖底儿子就没跟在自己身边。这山谷里大型猛兽没有,都是一些小型的,可爱的,她到不担心儿子有危险,再说有宸在呢。只是奇怪他们去哪里了,怎么没跟着自己。

“我跟他们说,这里有很多好玩的,他们就自己玩去了。”轩辕玄霄才不会说儿子是他故意支走的,他想和她重温过往。

“那我们去找他们,这里很多年没来过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上官雪妍突然想起他们还是小心为上,谁知道这十年过去了,这里会不会有什么未知的生物出现。

“啊!”突然一声高喊声,在平静的山谷中响起,惊动了谷中的那些小生物,也惊动了他们两人。

“墨儿,少泉?”上官雪妍听见声音,跃身而去,那是墨儿的声音,他们遇到了什么事。

上官雪妍在心中想可不要是儿子遇到了危险,所以用了十成的功力跑过去。等他们到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己儿子蹲在地上,不像有危险的样子,反而是对着他前面的一团东西说着什么。

“你是谁呀,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从上面落下来的。你又是怎么落下来的,你什么时候落下来的?”轩辕云墨好像在自言自语,因为从头到尾就听见他自己的声音。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彼此望一眼,难道儿子面前那一团看不出是什么的黑物,难道是人不成。可是那黑黑的一团看着也不像是人呀。

“少泉,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没遇到危险吧?”上官雪妍问站在自己身边的轩辕少泉。

“母亲,我们没事。只是被他给吓着了。我刚刚和二弟看见这里有个木屋,就想上去看看。没想到刚开门就见他从屋内滚了出来,然后顺着台阶就滚下来了,于是二弟就喊了一声。”轩辕少泉指着地上那一团的东西说,他们是真被吓着了。没想到这里除了他们还有人在这里。

“这是人吗?”上官雪妍迟疑的问,怎么会一点都看不出来呢。那明明就是一团看不到样子的东西,怎么就是人了?

“娘亲,他就是人,刚才他滚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脸,可是现在我无论怎么问,他都不回答我。是不是摔死了,娘亲你给他看看。”轩辕云墨站起身,看着地上的那一团黑物肯定的说。

“好吧。”上官雪妍听完儿子的话,蹲下。那是包裹在布片中一团,那布片完全看不到原来的颜色,更不要说什么花纹了,绣线了。

穿衣服?这就说明眼前的这一团就是人呀。她又往下看看,怪不得看着像一团,他的双腿断裂,膝盖以下都没有了,膝盖上面也是萎缩的严重。就好像他只剩下了躯干和双手,原本的衣袍穿在现在的他身上拖地,更加看不到下肢了,这人现在又蓬头垢面的,看着就像一团会蠕动的活物。

“现在晕过去了,很可能就是滚下来的时候摔得。他应该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看着样子怎么说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奇怪伤成这样就然还能活着,看来他的意志很顽强,不过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今天要不是我们来这里,他也许两天后没了。”上官雪妍给他诊断一番说,他现在好奇这人是谁,又是怎么掉下来的,还有是什么支撑他挺过了这几年。

上官雪妍喂他一粒丹药,这样就可以暂时保住他的性命了。自己还不知道他是谁,所以暂时不会让他死。

上官雪妍喂完他药,就让他躺在原地,没在理会,想来他也是习惯躺地上。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小木屋抬脚走了上去,这个小木屋是玄霄搭建的,那时的自己怀孕,不适合住在山洞里。所以玄霄就用剑砍下树木搭建了这一间简单的小木屋,那时候这木屋就是他们的家。上官雪妍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一切,因为有人在住,它也变了样子,不过大致还是没变。上官雪妍拿起屋里桌子上的一株绿色植物,转头看着外面地上的那一团,他难道懂医术?要是那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伤那么重还能活下来的原来因,他一定是在时常给自己用药。

“墨儿,这就是娘亲和爹爹的小木屋,还有你也是在这小木屋里出生的。到处看看吧,我们以后也许不会再来了。”上官雪妍以后也不打算来了,美好的记忆留在心中就行了。

“嗯。”轩辕云墨在屋子里到处看看,这里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自己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在王府里出生的。自己曾经想过自己是不是在哪个山洞出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

这个小木屋看着不大,是有木头为墙,蒲草为顶简单搭建的,就连里面的碗筷都是木头掏成的。娘亲就是在这里孕育并生下自己的吗?条件可真够差的,娘亲当年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上官雪妍从屋里出来,就去了水边那是谷中唯一的一条河流,记得岸边有一块大石,自己喜欢躺在那块大石上看星星。

上官雪妍来到水边那大石还在,她躺在上面看着天空。这里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家,虽说住的时间短,不过在这里让自己遇到了此生最重要的人,还有了墨儿,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的?其无论是什么,也都不很重要了,现在的自己感觉很满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