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一章:你特么把姐当成宵夜了啊?

两军对垒大战一触即发的场面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是很有出戏感的,就如同两方人马已经磨刀霍霍,随时准备冲向对方砍杀,而这个时候一个人如同导演般地跳出来,喊了一声‘卡’……。

所有的激情都被这一声‘卡’给灭得连星火都不剩了。

鲛人族二王子舜息这一方的人在看见后方那被冻成了冰雕似的深海魔鲸,一张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那深海魔鲸可是他们的王牌‘武器’,如今这仗还没打,却被冻成了一座巨大的冰雕,他们脸色能好看得起来才怪呢。

但是鲛人族王流光这方的脸色同样不好看,流光一张妖冶俊美的脸庞一阵白一阵青的,那个人类女人居然敢这样叫本王的名字?!

后方其他鲛人们同样是以一种杀人的目光瞪向轩辕天音,他们王上的名字岂是这样随意让人叫的?!

被两方人马皆用如此杀伐的目光给盯住的轩辕天音她的重点却显然不在下方这些家伙的身上,她在将深海魔鲸冻住之后的同时便落到这庞大的‘冰雕’之上,此时她正一脸好奇地蹲在‘冰雕’之上,研究着被冰封住的深海魔鲸。

轩辕天音落下的位置有点巧妙,将将踩在深海魔鲸的双眼之间,而深海魔鲸虽然是被冰封住了,也只是动不了,却并不是不清醒,也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

“咦?这大家伙居然成斗鸡眼了?”轩辕天音朝身边的东方祁招招手,指了指脚下因为自己的走动,而变成了斗鸡眼的深海魔鲸。

东方祁抬手揉了揉眉心,对于智商瞬间如同小了十岁的轩辕天音,虽然他觉得很萌很可爱,不过现在的重点应该不是这些吧?况且…你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人家双眼之间,它不成斗鸡眼谁成啊?

“天音……”东方祁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逗鱼玩的女人,想要提醒她此刻是个什么场合,却不料话未出口,便察觉到脚下的‘冰雕’传来阵阵震动,东方祁神色一变,一句‘小心’刚刚脱口而出,脚下整个冰面突然塌陷。

‘嘭——’

一声巨响,深海魔鲸强行破冰而出。

“昂——”

开启狂暴血脉后的深海魔鲸本来就是一个极其易怒的炸药桶,更不要说还被冻结在冰里这么久,如今这庞然大物一出来,一双猩红的双眼已经杀气腾腾,且整个气息都极为的狂躁。

因为深海魔鲸破冰而出的剧烈震荡,海底掀起了翻天巨浪,连带着整个地面都开始摇晃起来,而下方峡谷中的军队也在这剧烈摇晃中开始站立不稳,若不是靠手中武器死死钉在地底或山壁之上,只怕这些军队中有不少人都会被这突然掀起的巨浪给卷走。

二王子舜息在听见深海魔鲸愤怒发狂的吼声后,双眼不着痕迹地看了看不远处峡谷出口处的鲛人族王流光,心里也知道之前那突然传来的女人的声音想必也是流光的人,虽然他并不认为就凭一个女人和一个看起来跟小白脸似的男人真的可以拦住深海魔鲸,不过他还是学会了一点谨慎,准备先下手为强。

趁着一股强烈的巨浪卷过,二王子舜息周身寒气大涨,双目阴冷的看着流光,对着身后的那红尾的鲛人战士道:“红岩,吩咐全军给我杀,虽然流光他们的人数比我们多,不过只要深海魔鲸将那两个不自量力的家伙解决了就会立刻来相助我们。”

被叫红岩的红尾鲛人战士闻言立刻露出一个森寒的笑容,配上左脸上那一道从眉心划至左耳下的刀疤,甚是瘆人。

“儿郎们,二王子有令,给我杀,让王都里的那群乌龟王八蛋瞧瞧我们的厉害……”

‘轰——’

一声令下,两万大军顿时如打了鸡血般朝着流光所带来的王都精锐之师冲杀了过去,伴随着的还有他们的阵阵叫骂声。

“杀啊,杀了他们,王都就是咱们的了……”

“杀!杀!王都就在不远处,兄弟们上啊。”

瞧见二王子的叛军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流光身后的一位鲛人将领神色顿时一变,“王上,二王子这个时候让所有人冲上来,他是准备以命耗命啊!”

这位将领能看出来的,身为鲛人族王的流光如何会看不出,其实他不难猜出此时舜息心中想的是什么,他肯定是想以他两万人马用玉石俱焚的打法,耗去他整个王都的精锐之师,哪怕不是耗去整个,也是拼着要耗去自己一大半的精锐力量,然后等深海魔鲸解决了那个女人,这里将无人可以再阻挡他回王都的脚步。

不过…真的就这么让他如愿吗?

流光湛蓝的眸子看向对面大军的身后,那里正处在能量风暴的中心,那个女人的身影却始终都看不见。收回目光,流光眼皮低垂,并不看快要冲到近前的大军,整个人神色依旧带着一丝慵懒的气息,淡淡开口吩咐道:“防御阵,启!”

‘嗡嗡嗡——’

随着流光的一个‘启’字刚刚落下,就见整个峡谷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两边山壁唰唰地掉落岩石下来,带起一阵阵浑浊的海水气泡,而原本杀气腾腾抱着‘杀一个是一个,杀一双赚一个’心理的两万大军顿时被这突然的剧烈颤抖给震得东倒西歪,就在他们挣扎着勉力站稳之后,只见流光所站那块地儿的前二十米处突然竖起一道光墙,不仅是这里,连带着两万大军的后方同样竖起了一道厚厚的光墙,将将把两万大军给如包饺子般困在了中间。

二王子舜息跟身边几个近身将领由于慢了一步,被隔绝在了光墙之后,只能神色骤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怎么也打不破这层厚厚的光墙。

流光淡漠着一张俊脸,看着眼前被困在封印阵的两万人马,看不出心中所想,只是拿眼穿过中间的光墙,看向后方的舜息,淡声道:“舜息,我知道你们要来,而这里又是必经之路,我怎么可能不会提前做一些准备?”话落不再看对面双目欲喷火的舜息,转眸看向被困在结界中的大军,大声道:“给你们一点时间,降者不杀,否则……”否则什么流光并没有再说,只是缓缓举起右手,只见他右手刚举过头顶,峡谷两方峭壁之上王都精兵手拿寒铁重弓齐刷刷地对准了下方被困在结界中的两万人,其意思不言而喻——不降,就死!

“二王子不要冲动,就算他们使用阵法困住了咱们的人,但是那阵法怎么可能抵得过咱们的深海魔鲸。”

就在舜息一张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时,身边的将领立刻出声提醒并安慰道。有了身边将领的提醒,舜息顿时脑子清醒过来,对啊…他还有深海魔鲸,如此一想,舜息立刻转身朝身后的海域看去。

而此时……

东方祁一张清俊至极的玉颜从来都没有黑得这样彻底过,自刚刚这深海魔鲸破冰而出的时候,他本想立即出手抓住轩辕天音,可谁知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轩辕天音消失在气流漩涡之中。

此时对着发了狂的深海魔鲸,东方祁的心里同样开始出现了狂躁的情绪。

脚踏巨浪,东方祁一双清泉般清洌的眸子中有红光闪现,不过这次却不似以往那般一闪而过,而是在眸底深处越积越多,红色的光芒渐渐覆满整个瞳仁。

周身气息如雪山寒冰般冷冽,面对着如巨岛般大小的庞然大物,东方祁右手一抬,掌心中红芒顿时实质化,犹如一把刚刚嗜血完的绝世魔剑般,带着森然的杀气,脱手而出,直直朝着深海魔鲸的眉心疾射而去。

‘轰——’

一阵血雾爆出,这方海水瞬间被鲜血染红。

由于刚刚东方祁出手太快,那深海魔鲸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待它反应过来时,眉心处已出现一个极深的血洞,它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看着那剧烈翻滚的深海魔鲸,东方祁好看的眉心微微一皱,果然是个庞然大物,若是平常妖兽挨上那一剑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深海魔鲸却只是这么一点外伤而已。

轩辕天音突然消失不见,他放出灵识将这里寻了一个遍都没有寻到她的气息,这让得东方祁的心情顿时更暴躁了点,眉宇间的杀气也更是浓郁了几分。

而就在他心中大为不耐,准备下对那深海魔鲸下死手的时候,他整个人却是突然一怔,然后目光死死盯住不远处正在剧烈翻滚的深海魔鲸。

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对……

‘轰隆隆隆——’

就在东方祁愣怔间,突然五道银白天雷直直划破海水,穿过空间,然后重重的劈在那翻滚中的深海魔鲸身上。

东方祁神色微微愕然,这不是…天音的天雷阵吗!?

而也就在此时,那剧烈翻滚中的深海魔鲸的动作却突然一顿,随后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声,与此同时,一束巨大的金色光柱突然自它体内破体而出,在金色光柱破出体外之后,却在四周快速演变成数百上千的金色光剑,然后似受到什么指引般,齐刷刷地再次朝着深海魔鲸全身上下飞刺而去。

“擦你妹啊!居然把老娘给吞进了肚子中,你特么知不知道你肚子里很臭啊,差点没熏死老娘!”

这突然爆发出来的熟悉的怒骂声,让得愕然中的东方祁脚下一个趔趄。

抬眸看着如一道白光快速自深海魔鲸腹中掠出来的轩辕天音,东方祁神色微微僵硬了,目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刚刚消失不见,自己用灵识找遍了四周都没找到…其实是因为她刚刚被这深海魔鲸给吞进了肚子里?!

开什么玩笑!

轩辕天音此时脸色很难看,之前这深海魔鲸破冰而出时,她一时不察,脚下滑了滑,正当她想闪身退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一把就将她给扯了下去。事情发生得太快,再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就合着海水一起被卷进了这深海魔鲸的肚子里。

当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在人家肚子里后,气得想杀人,这深海魔鲸的內腹里犹如铜皮铁骨似的,防御极强,她试了好多办法都没用,好不容易使用‘天雷阵’和‘轩辕剑阵’打破了深海魔鲸的肚子,轩辕天音此时一出来,顿时一脸凶狠地朝着那瘫在地上无力动弹的深海魔鲸掠了过去。

“擦你妹的,你特么出门太急,忘记吃宵夜,把姐给当宵夜吃了啊?”

------题外话------

还好,还来得及对你们说出这句话…

端午节安康…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