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章:王城五十里之外

消失了大半月也跟外界装病装了大半月的鲛人族王总算再次出现在了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面前,而这次的鲛人族王似乎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是以他一来,就直奔了主题。

“我突然在想我是不是筹码要少了点。”轩辕天音看着桌上的四个托盘,每个托盘里都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叠轻薄柔软,泛着珍珠白光晕的鲛绡,这正是半月前轩辕天音开口对鲛人族王提出的条件。

当初这家伙一听说自己要鲛绡,气得一张脸都黑成锅底了,她还以为自己这次是不是狮子大开口给开过头了,结果这才大半月的时间,她要的鲛绡就已经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显然是自己错估了鲛人族的鲛绡的存货量,亏了!

而鲛人族王在听见轩辕天音这一句话后,一张妖冶俊美的脸庞顿时黑了下来,一脸肉疼加咬牙切齿地瞪着轩辕天音道:“这已经是我族所有鲛绡的存货量了,再多也没了,本王连自己那份额都让了出来,你居然还觉得要少了?”

轩辕天音闻言只给了鲛人族王一个‘你们鲛人族要不要这么穷啊’的眼神,顿时让得鲛人族王一阵气结,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人类女人,简直是太得寸进尺,太贪得无厌,太特么无耻了。

“你以为我族制成鲛绡很容易吗?一个鲛人一生所制成的鲛绡也不过手帕大小,人类女人,你知足吧!”

似乎感觉到鲛人族王那想扑过来掐死自己的心情,轩辕天音顿时神色一收,将桌上的鲛绡连带着那四个水晶托盘给一并收进了轩辕心锁内,看得一旁的鲛人族王额前青筋跳了两跳后,才笑眯眯地道:“既然族王如此说,我自然是相信的,只不过……”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鲛人族王,慢悠悠地问道:“为何族王就如此相信我们能帮你拦住那头深海魔鲸呢?或者说族王为何就相信我们?相信我们两个人类?我记得鲛人一族似乎对人类都一直听厌恶的吧?”

“且不说族王在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后没有下令杀了我们,居然还放心让两个人类住在你的王宫中,这着实让我很好奇?族王可先为我解惑一二?”

随着轩辕天音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了出来,一旁的鲛人族王原本脸上的愤怒肉疼的神色倒是渐渐收敛起来,见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正好奇地看着自己,鲛人族王嘴角扯了扯,随即冷哼了一声,道:“本王可从没相信过凭你们两个弱小的人类就可以拦下那头深海魔鲸,相信你们的是先知,若不是先知早在一月前特地进宫来告知本王,你们在踏入王都之时就会被我王军给包围。”说罢,鲛人族王瞥了轩辕天音一眼,再次冷哼道:“人类就是人类,还真以为我王都是这么好进入的么?”

先知?什么先知?

鲛人族王的话倒是让得轩辕天音二人一愣,感情他们的行踪一直都被那个什么先知给知道的啊?

“那个先知是……。”轩辕天音看向鲛人族王,一个能预先知道自己行踪的人,这如何不让轩辕天音心中一紧,若是这种先知每个海族中都有一个,那她之后在海里的一切行动不就直接给摊在人前了吗?

看着脸色连变的轩辕天音,似也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般,鲛人族王哼了哼,解释道:“你不用这么紧张,先知只是能预言一些未来所发现的事,若是有影响整个族群的事情发现,一般先知都会有所预见,然后会提前示警我们,这是我鲛人一族特有的,其他族群并没有,所以你根本不必担心。”

只是预言吗?

轩辕天音垂眸暗想,若只是预言或者预先预知一些事情,那倒是没什么打紧的,一般这种类似天机提示的东西,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方向,却根本不能精确无比,她可不相信这鲛人族先知的能力还能超过天机去。

而看着垂眸不语的轩辕天音,鲛人族王却没有告诉她,先知说鲛人一族将有大灾难,只有寻到天降救世主才能免去鲛人族的这场大灾难。他曾问过先知,谁是天降救世主?而救世主又在哪里?先知却只给了他一颗警示珠,说救世主出现,这颗珠子就会提醒他。

他得到珠子后便一直挂在身上从不离身,可珠子却从来没有过动静,直到那日大总管带着这二人进殿时,一直没有动静的警示珠突然发出一阵光芒,那个时候他便知道,他要等的那个解救鲛人族的救世主终于来了……

“那只深爱魔鲸到底是什么?”东方祁见鲛人族王看着轩辕天音那复杂的神色,眉梢挑了挑,他总觉得这鲛人族王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对上东方祁那清洌的眼神,鲛人族王眸底深了深,随即再次笑得一脸妖冶魅惑地道:“不就是本王那不成器的弟弟养出来的宠物吗?”朝东方祁眨了眨蔚蓝的眸子,轻飘飘地道:“不过那宠物可不是一般的宠物,本王那弟弟的运气也着实好,居然就让他获得了一头深海魔鲸,要知道整个海域,除了龙族和玄龟一族以外,深海魔鲸在深海中可一直排在凶悍榜第三名呢。”

这话一出,轩辕天音的小脸首先变了,用吃人的目光看向鲛人族王,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什么深海魔鲸是仅此于龙族的存在?”

“也不是这么说。”鲛人族王对着轩辕天音安抚地笑了笑,“龙族可是咱们整个海域里的霸主,那深海魔鲸怎么可能跟龙族相提并论,只不过嘛…。这深海魔鲸的体积庞大堪比龙族,而且有狂暴血脉,一旦发狂起来,就跟疯子似的乱跑乱撞,如此之外它倒也没什么威胁……”

“啊…对了,请二位务必将这个大家伙给拦在王都十里之外哟,否则让这个大家伙一旦靠近王城,只怕城中所有子民都将不能幸免。”

体积堪比龙族…还拥有狂暴血脉,这还不算什么威胁?

轩辕天音看着对面鲛人族王笑意吟吟地一张脸,此时她恨不得将那装着鲛绡的四个水晶托盘一一砸在他那张脸上!

“之前有消息回来说,本王那不成器的弟弟带着的两万属下已经到了南海边境,以他们的速度来看,只怕不出五日就会到达王都,所以这几日二位还是好好休息。”鲛人族王看着轩辕天音已经呆滞的小脸,心情没来由的舒畅了不少,总算从失去那些鲛绡的肉疼中恢复了一点点。所以鲛人族王一张俊美妖冶的脸笑得越发欢畅,然后在轩辕天音将近呆滞的目光中,轻飘飘地走了……

……

五日之后,的确如鲛人族王所说的一样,二王子带着几万人马正浩浩荡荡的来都了王都五十里外的一处峡谷中。

乌压压的鲛人大军将整个大峡谷都覆盖,除去鲛人战士外,还有不少其他的海族,其中由虎鲨和血鲨这两个种族,带着浓郁的煞气和血腥气站在大军的最前方,显然那位二王子是准备让杀心最重的它们当前锋了,而大军的后方,一只体型庞大犹如一座黑色巨岛般的深海魔鲸,一双猩红的眼睛更是时刻盯着前方那座若隐若现的水晶宫殿,庞大的身躯上散发着浓郁狂躁气息。

大军中,一只体型优美修长的雄性鲛人手持三叉戟,俊美且阴鸷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兴奋之色,目光紧紧盯着前方,似要穿过眼前的重重障碍,直视那座璀璨的宫殿和宫殿之上高坐王座的那人。

被放逐出南海百年时间,一路上的挣扎、求生、恶斗,怎么也抵不过今日能重新回到王都的心情。

“二王子,据探子来报,王都中已经陷入了恐慌中,而宫中也没出现什么动静,据说…王上…一直在昏迷沉睡中。”身边一红尾鲛人低声禀报着,从其微微颤抖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对于能够重新回到王都,他们都是多么的期待。

“既然我那哥哥还在沉睡不醒,那我们还等什么…二郎们,百年放逐今日终于回归,我们要让当初驱逐我们的王城为我们的回归而颤抖,而害怕……今日王城注定会是我们的……”

一声高喝万军振动,所有人带着兴奋且即将复仇的成功的目光齐齐看向王城的方向。

而见得全军被自己煽动起来的高昂情绪和战意,阴鸷的蓝眸中快速划过一抹自得的快意。

“舜息,你永远都是这样急躁,从来都不肯多花些时间好好去探虚实,当年父王就说过,你却总是不服,总是觉得只要有绝对的武力,什么都是空谈,可是舜息…你去次次输在同一个错误上。”

就在大军准备朝着王都方向前进时,一道慵慵懒懒的声音却从四面八方幽幽的传来,而之前还一脸自得笑意的二王子舜息,整张脸上的神色彻底阴沉下来。

“流光!”舜息神色阴沉,一双蓝眸微微带着狰狞之色,快速的扫过整个峡谷,“流光,你居然没有中毒!你猜到我会打来王都,哈哈哈…也对,流光你从来都是奸诈阴险,怎么可能会栽在毁神水上。”

“可是那又怎样?你即便是没有中毒,你即便王城军队比我多几倍,可是…。你们抵得过深海魔鲸几次狂暴的撞击……哈哈哈”

随着二王子舜息森然的大笑声落下,只见四周海水突然出现强大的震荡,峡谷之上,黑压压的鲛人战士手中拿着人类最精湛的寒铁的重弓,弓弦如满月,泛着寒光的箭头,齐齐对着下方几万叛军。

鲛人族王流光神色庄严且肃然地出现在峡谷的入口处,他的身后是整个鲛人一族的精锐王师。

看着这样的阵势,二王子舜息不怒反笑,目光幽深地看着鲛人族王流光,嘎嘎怪笑道:“我的好哥哥,今日你为了对付我是拿出了整个鲛人族的所有精锐之师,你说这些人若是全部葬生在这里,鲛人一族可还会成为南海霸主?”

“你同样也是鲛人一族,舜息。”流光目光淡淡地看着神色将近疯狂的弟弟,神色看不出悲喜。

“鲛人一族?哈哈哈……”舜息双眸染上猩红,目光狰狞地看着他,恨声道:“就是因为我是鲛人一族,所以我才会这样做,我若得不到,那我宁愿彻底毁了。”

“流光,你跟那个老家伙不是一向最看中鲛人一族的根基和存亡吗?今日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跟那个老家伙一生都在意的王城,尽数毁在我的手里……魔鲸,开启狂暴血脉,给我杀,凡是阻挡你的人,通通都杀掉。”

‘昂——’

随着舜息一声令下,原本掉在后面的深海魔鲸突然发出一声高昂且尖锐的吼声,庞大的身躯突然被浓郁的血脉之力给撑成了暗红色。

狂暴血脉被彻底开启了……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冰封千里!”

就在深海魔鲸的狂暴血脉被开启,血红着一双眼准备大杀四方之时,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自众人头顶上方传来,随着声音落下,所有人都惊骇的瞧见这方海水正在用肉眼能看见的速度迅速冻结成冰,然后将整个体积庞大的深海魔鲸给凝在了寒冰之中。

“深海魔鲸…我还一直在这深海魔鲸到底会是个什么模样,原来跟蓝鲸差不多,只是多了一种变异的狂暴血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出现在深海魔鲸的头顶之下,“流光,原来你叫流光啊,唔…这大家伙我给你拦住,至于你那不省心的弟弟就交给你自己收拾了哟。”

------题外话------

今天只有这么点,因为我想看盗墓…嘤嘤嘤…还有今天的跑男有绯月的男神,所以…你们懂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