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九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要这个!

金碧辉煌得有点晃人眼睛的殿内一阵沉默。

沉默中,轩辕天音就这样直直盯着鲛人族王一双蔚蓝眸子里情绪连番变动最后归于平静,半晌,他慵慵懒懒地一笑,转身走到身后椅子边一坐,道:“谁说本王没有中毒的?本王没中毒,还能如这般时睡时醒吗?”右手慢慢地把玩着腰间挂着的一颗明珠,漫不经心的朝二人努了努嘴,“坐吧,说说看你们揭皇榜的目的是什么?”

闻言,轩辕天音也不客气,拉着东方祁就朝着一旁的椅子里坐了下去,但她却没回答鲛人族王的话,反问道:“有中毒中得你这般轻松惬意的?不如你先说说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如何?”

把玩明珠的手微微一顿,鲛人族王抬眸看着轩辕天音,他发觉这个女人果然是没怕过他,松开腰间的明珠,以手支额,用一种好似跟老友喝下午茶聊天的轻松语气道:“有意思!本王若是告诉你了,难道你们会帮本王解决?”

轩辕天音瞥了他一眼,意简言赅地道:“我记得我揭得是治病的皇榜。”

“你们还真是来给本王治病的啊。”鲛人族王以手支额地点了点头,又道:“条件呢?我不信你们没有条件,否则只怕你们早就跑得远远的了,不可能来本王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你倒是知道个清楚。轩辕天音瞥了他一眼,对上鲛人族王那双蔚蓝如大海般的眸子,神情微微一晃,那眸子中似乎有无数把的小钩子般,钩得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轩辕天音的异样顿时引起了东方祁的注意,也将将在这个时候,一直跟轩辕天音对视的鲛人族王依然用手撑着脑袋的看着轩辕天音,而另一只空着的手却捏决成印,一股无形的海水瞬间如藤蔓般,将东方祁整个儿的绑在了椅子里动弹不得。

那清凉的海水爬上自己身上时,东方祁就察觉到了,可是这毕竟是海中,是以他慢了一步,就慢一步,便被人捆成了粽子。东方祁侧头看向身边神情依然恍惚的轩辕天音,眸中有血红之光一闪而过。

‘咔嚓咔嚓——’

就在东方祁准备蓄力震开身上的束缚时,一阵细碎的结冰声响起,东方祁微微一愣,随即便瞧见缚在自己身上的海水绳子正在快速冻结成冰,不仅如此,连带着整个宫殿内都开始迅速结冰,温度陡然下降。

看着大变模样的水晶宫殿,鲛人族王神色顿时一惊。

“*术还是少用为好,鲛人族王若是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我便可,何必费如此大的劲儿呢。”

鲛人族王一张妖冶的俊脸顿时一沉,眸光深深地看着对面笑意吟吟的轩辕天音,此时也不在装什么妖冶友好的美人鱼了,声音一沉,道:“你没有中术?”虽说这话是疑问句,不过语气却已经是肯定句了。

“中了啊。”轩辕天音朝他诚恳般地点点头,又伸出两个手指比划了一下,拉出一个小指甲盖的距离,道:“就中了那么一丢丢而已。”

看着轩辕天音手中比划的距离,就中了那么一丢丢?

鲛人族王的神色有点不好看了,这比说没中术还要打人脸的好吧。

“你们南海海域如今戒严了,可我二人又想穿过南海海域去往东海,这就是我们揭皇榜为你驱毒的目的。”看着鲛人族王不太好看的脸色,轩辕天音瞥了一眼后就当做没看见,继续道:“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你想知道,我又不会不告诉你。”

“去东海?”鲛人族王眸光一闪,“去东海做什么?”

轩辕天音朝他笑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随即神色快速一收,面无表情地道:“这就跟你没关系了。”

鲛人族王额前青筋欢快地跳了跳,不过却也知道出了南海海域的确就不关自己的事儿,但是这女人的态度真真叫他恼火,“想要顺利出南海海域可以,帮本王做一个件事儿,做完之后,就让你二人过去。”

闻言,轩辕天音眸子微眯,看着鲛人族王,道:“我记得我揭的皇榜是治病驱毒。”

鲛人族王闻言朝椅子里懒懒一靠,笑得恶劣道:“虽然本王中毒了,可惜这个毒奈何不得本王,所以你们揭得那皇榜无用。”

“你们不是想出南海吗?没有本王的王令,只怕你们想出南海也出不去,帮本王做了这件事儿,本王好了,你们也就好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鲛人族王的话音一落,轩辕天音脚下踩的地方迅速结冰,转眼间蔓延了整个宫殿,将之前冻了一半的宫殿给完全冻上了。

“我觉得我现在将你拿下会更好一点。”轩辕天音看着鲛人族王皮笑肉不笑地道。

鲛人族王抱着前胸打了个颤,看着变成冰雪世界的宫殿,哈出一口白气,不在意地道:“那你们更走不出南海海域了。”说完,双手在手臂上狠狠搓了搓,“你们就不问问本王要你们做什么事吗?”

轩辕天音不看他,努力在将宫殿里的寒冰再冻厚点。

东方祁同样不看他,鲛人的脑子果然小,这么简单易懂的事情,难道他们会不知道。

脑子小的鲛人族王见二人不答,好看的眉峰挑了挑,不知打哪里变出来的一床珍珠白的薄被将自己三下五除二的裹上后,也不在意这二人不理会自己,更不在意这二人是人类的身份。裹着被子继续道:“本王那不成器的弟弟总是隔三差五的跑来行刺我这个哥哥,一点都不理解我这个做哥哥的心情,这不…这次他不知道打哪里寻来的无色无味的毒药,总算是被我不察给喝了下去……”自被子里伸出一双手,右手里却握了把小巧精美的剪子,漫不经心地修着左手的指甲,接着道:“本王想着多年未见这个弟弟了,当年他被先王放逐出南海时还是百来年前的事情了,心想不如就趁着这次中毒,让本王那弟弟回一次王都吧,也算是了却他一番心愿,更全了本王思弟心切的心情。”

轩辕天音在听见鲛人族王那加重语气的‘了却’和‘思弟心切’这几个字时,嘴角抽了抽。心道,你不怕不是想‘了却’弟弟的心愿,而是想‘了却’了你的那个弟弟还差不多吧,你也不是‘思弟心切’,而是‘死弟心切’还差不多!

“不过呢…我这弟弟也不知道打哪里养成的喜好,居然喜欢养上了深海魔鲸,这种杀伤力强大的宠物真是令本王头疼不已,这段时日本王一直在想办法,想怎么样让我这弟弟终于可以回来王都,又怎样才可以将那深海魔鲸给拦在王都以外。”鲛人族王妖冶俊美地脸庞沉了沉,不过也只是一瞬,俊美的脸庞上又挂起一抹慵懒魅惑的笑容,蔚蓝的眸子仔细瞧着被修剪出来的左手指甲,对着指尖轻轻吹了一口气,笑望着轩辕天音,问道:“人类女人,你说…本王该用什么办法将那头深海魔鲸给拦在王都十里之外呢?若是那大家伙一进城,说不得本王在千年王都都得毁在它全力一幢之下,而且王都百姓众多,若是在这大家伙一幢之下出现了什么损伤,可着实有损本王这爱民如子的名声,本王的子民出现了伤亡,本王这心情就会不好,本王这心情一旦不好,就会下严令彻底封闭整个南海海域,到时候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只水蚊子,也别想从本王的地盘上溜出去……”说罢,鲛人族王也不打量自己修长白皙的左手了,转而笑眯眯地看着轩辕天音。

轩辕天音在心里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就是想让姐帮忙去拦下那头深海魔鲸么?何必说得这么拐弯抹角的,这鲛人族王可真会打算,那小算盘打得啪啪的响,帮他把深海魔鲸给拦住了,同时也协助他把二王子一脉给彻底拔除了,他需要付出的仅仅是将自己二人给放出南海,毛都没掉一根,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抱歉,我们只懂治病救人,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一概不懂。”轩辕天音抬眸朝鲛人族王看去,不过一看之下,轩辕天音突然双眼就直了。

这种直愣愣又泛着绿光的眼神,看得鲛人族王身子突然一抖,裹着被子的鲛人族王不着痕迹地把身子挪了挪,这女人的眼神就像一只饿狼看见猎物时的模样。

鲛人族王抬手摸了摸自己俊美妖冶的脸庞,莫非这人类女人看上本王了?

而轩辕天音的一双眼珠子也随着鲛人族王的挪动而跟着动了动,这下鲛人族王心里基本已经确定这个人类女人怕是瞧上自己的了,心想他就说自己这般美貌,那人类女子如何会无动于衷,感情之前一直在忍啊,这不…可能忍的时间太长了,这下她忍不住了。

难怪她之前一直不拿眼睛瞧着自己,这下就能解释得通了。

鲛人族王在心里自恋的想了一圈,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瞧着轩辕天音那张小脸,心里觉得这人类女人长得还是不错的,虽说鲛人族的扮相不如自己,不过在整个鲛人族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容貌了,她若是真看上了自己,或许自己可以考虑下云云……

“你……”鲛人族王拽紧身上被子的手松了松,原本想笑得更迷人一点问轩辕天音怎么了,结果一个‘你’字刚出口,就见不远处的轩辕天音突然动了,整个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鲛人族王神色有一瞬间的愣怔,心道:不是吧,这么猴急?在这里就想扑倒本王了?

唯有一旁的东方祁在轩辕天音动了之后,默默地转开了脸。

一阵淡淡幽香传来,鲛人族王心中想象的投怀送抱没有来,而是身上裹着的被子突然一紧,紧接着便是一股大力传来,他裹在身上的被子被轩辕天音整个儿的抽了出去。

他一怔,嫌被子碍事儿?这女子果然干脆果断,行事也颇有大男人的风范。

鲛人族王双目紧闭,嘴里却道:“女人,这个月的发情期虽然还没到,不过你若是想,本王还是可以勉强一二的,只是这地儿着实不是办事的地儿,不如咱们换个地方,里面去?”

‘咔嚓——’

东方祁坐着的椅子扶手被他给捏碎了。

轩辕天音原本一脸欣喜的抓着那床珍珠白的被子的手一颤,抬眸古怪地看着此时双目紧闭,一脸娇羞且满脸写着‘任君采撷’四个大字的鲛人族王,一脸的茫然。

他这是怎么了?

任君采撷的鲛人族王等了半天没等到想象中的投怀送抱,随将紧闭的双眼睁开一条缝,见轩辕天音一脸古怪的瞧着自己,顿时也是一怔,问道:“怎么了?”

轩辕天音瞥了一眼鲛人族王大张的手臂,小脸挂满了黑线,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裹着的这床被子!”

鲛人族王:“……”

美貌输给了被子的鲛人王族此时心情很不美妙,瞥见轩辕天音摸着那穿珍珠白的丝被的神色,鲛人族王的心情更是不美妙了。

摸着手中细滑且轻柔的丝被,轩辕天音抬眸看向脸色不好的鲛人族王,举了举双手,道:“我觉得帮你解除深海魔鲸的事儿的确还可以谈谈,我们帮你拦下它于王都十里之外,除了让我们能顺利离开南海,我还要这个……”顿了顿,轩辕天音对着鲛人族王笑意吟吟地道:“这应该就是鲛绡吧?我知道这东西在你们鲛人族也是宝贝难得,我也不贪心,给我四套制成成衣的量就好。”

一瞬静默之后。

鲛人族王脸色古怪,神色扭曲地快步离开了宫殿,并重重的甩上了宫门,走之前,他还没忘记将轩辕天音手里捧着的那床用鲛绡制成的薄被。

被大力关上的宫门上给吓了一跳,轩辕天音茫然地转头看向东方祁,用眼神询问这位鲛人族族王他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如到了更年期一般,这性子说变就变了?

东方祁淡笑的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看向被重重甩上的宫殿大门,眸间冷厉一闪而过,淡淡道:“或许是因为鲛人族王的发情期提前到了,又没有得到好好的疏解,所以性子有点不阴不阳而已,没什么的。”

发情期提前的鲛人族王这一走就是半个月没露面,轩辕天音二人也心安理得的在这水晶王宫中好吃好喝的住了下来,毕竟鲛人族王那日走得突然又匆忙,可却也没说要将这二人怎么办。

轩辕天音二人在水晶宫中住得不错时,而整个王都中的气氛却是变了变。

据说宫中传来消息,王上的毒越发严重了,宫中医官束手无策,招进宫的民间神医是一波换了一波,可还是没人能查出王上究竟是中的什么毒……

让王都中的百姓更惊慌的还并不是王上中毒昏迷不醒的消息,据说不久前,东海边境出现了一队人马正浩浩荡荡的朝南海而来,而那队人马领头的人,据说是百年前被先王给放逐出南海的二王子,而这二王子在这个时候带着人马回南海,他们可不认为人家只是来玩一圈就又回去的。

不少经历过百年前那场叛乱的王都老人们坐在自家门前的一个老蚌里,看一眼繁华的王都,叹道:“恐怕百年前那场没打起来的内战,如今是要打起来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