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章:南海海域戒严?

虽说轩辕天音不想在野外过夜,不过想要寻一座城出来却是不大容易的,二人走了几日,别说是城市了,连一个海族都没瞧见,当然…那些时常自头顶上方成群结队游过的珍珠鱼、斑马鱼不算。

终于在第五日里,轩辕天音二人再次走出一片珊瑚树林后,一座类似于人类的城池终于出现在二人的视线范围内,当瞧清楚这座城市的样貌后,轩辕天音一张小脸顿时抽了抽,神色颇为怪异的道:“我小时候听故事里讲海底都是水晶宫殿来着,且一直深信不疑,时至今日当我亲眼瞧见后,却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首歌!”

东方祁疑惑地打量了一眼不远处的看似还比较雄伟,且用深海珊瑚礁打造出来的城池,问道:“什么歌?”

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什么歌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首里的一句歌词正是我现在的心情,且也是我想说的话。”见东方祁挑眉看着自己,轩辕天音扯了扯嘴角,继续面无表情地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东方祁嘴角微微一抽,瞧得轩辕天音此时面无表情的模样,想来这海底的城市给了她很大的打击。

不过打击过打击,虽然轩辕天音从小的童话故事梦破灭了,不过却并不妨碍她要进城的想法,是以她快速的收拾好已经幻灭的童年念想,朝着那通体朱砂红的珊瑚城走去,当瞧得城门上三个如甲骨文般带着文艺气息的大字后,东方祁眼尖的瞥到轩辕天音的眼角抽了抽。

用珊瑚礁建造出来的城池就叫珊瑚城,那如果是用海中微生物的排泄物而风化的礁石造城,这座城的名字又该叫什么?

轩辕天音一边面无表情地朝着城门走去,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可是就在要踏进城门时,看守城门的士兵却是‘唰’地一下,只见手中寒光一闪,两杆长矛便拦在了轩辕天音二人身前。

“站住,近日城门严查,凡是入城者,须得交上身份证明。”

轩辕天音被横在身前的长矛拉回了神识,抬眸看向城门两旁的护卫,从这两个海族的面容和形态,轩辕天音便知道了他们的原身——海马!

“城门严查?何时开始严查的,我们怎么不知道?”东方祁在听见这守城护卫口中的‘近日’二字后,眼神便是一闪,“当日我们离开时可没有什么严查。”

轩辕天音一听东方祁这话便知道这人是在套话了,若换成自己是决计不会上他这个当的,不过很显然这两个守城的护卫不是她,原本这两个海马护卫也只是为了例行下公事问问而已,瞧得轩辕天音二人的形态也知道二人是鲛人族的,鲛人一族在这片海域历来身份尊贵,哪怕是普通的鲛人都要高他们一等,而这两位的容貌和气度比他们以往见过的鲛人都要贵气不少,想来只怕在鲛人一族里身份也是不低,如今见他们询问,且还问得这般理直气壮,两个海马护卫心里就直打沭。

先前开口拦下二人的护卫神色一收,声音也是放软了不少,看着东方祁,语气恭敬地道:“想必二位大人是出城有段时日,所以并不知道城中戒严的事情,因为王上的病情加重,三日前王都就传出了整个南海戒严的命令。”

整个南海都戒严了?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对视一眼,眉心齐齐一皱,而他们二人的神色看在这两个护卫的眼中又自动被理解成了担忧的神色,鲛人族从来就以鲛人族王为天,是以这个守城护卫也没做他想,随呵呵一笑,道:“大人们倒是不必担忧,王上虽然病情加重,不过有宫中医师在,病情尚且还在控制中。”

东方祁眸光一闪,点点头,沉声道:“那就好,我二人正是因为王上的病情才去外海跟人类交换了陆地上的珍惜药材,如今须得尽快赶回王城,让开!”

“这……”两个守城护卫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犹豫,虽然这二位话是如此说,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但是震慑于东方祁此时淡漠的神色,想要叫二人出示证明,却怎么也不敢开口,一时之间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放人呢?还是不放人呢?

瞧见这两个家伙犹豫的神色,东方祁本来就淡漠的神色更是冷了几分,目光凌厉地看着二人,道:“怎么?若是耽误了王上的病情,你们是想找死?”

见东方祁这般声色俱厉的模样,原本心中就在犹豫的两个护卫更是犹豫起来,而就在二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城中护卫队那边也发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只见一个看着似乎是守城护卫队长模样的海族走了过来,先是打量了轩辕天音二人一眼,便侧头问向守城门的二人,“发生什么事儿了?”

见到自家队长了,两个守城护卫似乎见了主心骨般,一人先附在队长耳边嘀咕着什么,边嘀咕边拿着一双眼睛瞄了瞄轩辕天音二人。在听到属下的禀报后,那队长神色先是一惊,随后不着痕迹地看了轩辕天音二人一眼,待身边的属下退开后,队长扯了扯嘴角,朝着二人客气的呵呵一笑,道:“原来是为王上去寻药的二位大人,还请大人不要责怪,主要是咱们也是奉命行事,若是二位大人能给出个证明,小的立马让二位大人进城。”

这队长倒是个有心眼儿的,一番话说得也在情在理,若是轩辕天音二人再说什么,倒是会让人起疑了。东方祁端着一张淡漠高傲的脸,那眼瞥了那队长一眼,冷哼了一声,道:“证明?我二人秘密出城,就是不为了引人注意,何成会带什么证明在身上?”见那队长神色变了变,却又补充道:“我二人奉命前往天阙城寻天阙城主交换救治王上的药物,要我们的证明没有,倒是有天阙城城主给的金色通行证证明,这证明当初也是为了掩饰我二人的行踪所用,以免行踪暴露,让得给王上寻来的灵药被夺。”

听到天阙城城主的金色通行证后,那队长警惕的神色却一松,天阙城自跟他们签订条约一以来可从来没有发放过金色的通行证,是以知道用这个通行证的人根本没有,如今这二人说有天阙城城主发放的金色通行证倒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若他们真的能拿出这通行证,这二人身上的怀疑倒是可以解除了。如此一想,那队长眼珠子转了转,朝着东方祁点头哈腰地一笑,道:“大人说的是,若是有那金色的通行证,二位大人的身份自然能证明,就是不知道那通行证……”

见队长一双眼睛直直盯着自己,东方祁朝轩辕天音点点头,道:“给他看看。”

话音一落,那队长直觉眼前快速金光一闪,然后就瞧见那位冷得更冰山有一拼的鲛人族女子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而那手中赫然捏着一张金色的通行证。

这种通行证可是做不得假的,所以那守城队长只需一眼便瞧出这金色的通行证的的确确是天阙城城主亲自发放的,随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恭敬起来,这种人物的身份想来在宫中也不低,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珊瑚城守城队长能够得罪的,“大人请,大人请,小人们也是职责所在,还请大人们不要怪罪,二位大人重命在身,可要小人去通知城主大人接应二位?”

轩辕天音收起通行证,冷冷哼了一声,道:“我二人行踪和身份本就是保密,通知城主不是要昭告所有人吗?若是此次药材出了纰漏,你能负责?”

闻言,守城队长立刻吓出了一头冷汗,负责任?这种责任谁负得起啊,是以立刻点头哈腰地道:“大人说的是,大人说的是,这事儿的确得保密……”

“你不要跟着我们了,我们也只是休息一日就会赶回王都。”轩辕天音冷冷的留下一句话,最后连看都难得看守城队长一眼,径直朝着城中走去,待二人彻底走得没影之后,那守城队长才抬手颤巍巍地抹了一把冷汗,心道今日真是差点玩完啊,若真是耽误了那二位大人的事情,别说他这队长位置不保,只怕连整个珊瑚城都会倒大霉。

其实这位队长殊不知那二位‘鲛人族的大人’心里同样也松了一口气,并在心里暗道:还好蒙过去了,否则他们可不想刚进入内海就被全海通缉啊。

蒙混过关的二人此时已经进入了珊瑚城,看着这城中的模样,轩辕天音觉得,其实除了这些房屋都是用珊瑚礁和巨大的海螺建成的外,其实跟人类的城市也没有多大的区别,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各种海族百姓,除了让轩辕天音觉得是在逛变异的海鲜市场外,也没有多少的违和感,更甚至她还在街上瞧见不少鲛人族的族人,只不过这些鲛人族的族人显然要比其他的海族看上去地位高贵了那么一点而已。

二人在城中选了一家酒楼便住了进去。每个海域都有自己通用的货币,南海属于鲛人族的地盘,是以所用的货币是一种较为稀有金色珍珠,名为珠铭,也因为这类金色珍珠少有,在南海海域的海族也使用已含这种珍珠的活贝,称为合币,因为珠还未最后成长,倒是有点预付款的形式。

不过这种金色的珍珠在二人离开城主府时,南无月倒是为二人准备了不少,以备二人不时之需。

酒楼茶楼一向是听闻八卦最方便的场所,所以轩辕天音二人在开好了一间上房后,便留在了大堂边准备用饭,边耳听八方,这个时段正是用饭的高峰期,是以整个大堂倒是坐了不少食客。

俗话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必有八卦秘闻,这不,轩辕天音二人刚刚坐下,便听得旁边桌的几个食客在谈论如今鲛人族王的病情。

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听了将将一盏茶的时间,倒是让得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把心里疑惑的事情给听了清楚。

原来那鲛人族在很多年前有过分裂,当年二王子一脉谋反篡位,想要搬到当年还是太子的鲛人族王,不过却谋反失败,但是老族王不忍心杀子,便将二王子一脉和依附他的一些家臣给一起驱逐流放出了南海海域。那二王子倒也是个人物,流放出去后不仅不死,还凭着自己的凶悍在东海一处偏远海域给打了一小片栖息地出来,不过地盘是有了,这位二王子却始终无法释放当年的那场失败,便时常会派人来骚扰王城,并趁机杀死如今的鲛人族。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二王子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但也是屡败屡战,如此锲而不舍的暗杀明杀,让得他这次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给鲛人族王下毒成功,寻常的毒肯定是不行的,能躲过宫中重重排查,而顺利毒倒鲛人族王的毒必定是不寻常的,所以这不寻常的毒也难倒了宫中所有医生,而为了整个鲛人族的安定着想,不得已宫中开始对外找寻医术高明的神医来为王上驱毒,而为了防止东海那边二王子一脉的奸细混入南海海域,所以也造成了今日整个南海海域戒严的事情。

听着旁边一桌聊得欢畅的几人,轩辕天音摸着下巴,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东方祁看着她这幅模样,了然般地挑了挑眉,道:“怎么?想去王都给那位鲛人族王驱毒?”

轩辕天音瞥了一眼这跟自己肚中蛔虫似的男人,却也不否认地道:“如今整个鲛人族地盘戒严,我们也每个城都能蒙混过去,所以我在想还不如去接了这皇榜,若是治好了这鲛人族王,说不定就能顺利穿过南海海域,还能让鲛人一族欠个人情。”

东方祁点点头,“想法不错,鲛人一族虽然厌恶人类,却也重承诺,若是真的治好了这鲛人族王,倒也不失一个好办法。”随之话音顿了顿,挑眉看向轩辕天音,问道:“不过…你会医术?”

轩辕天音神色一正,理所当然地道:“不会!”

东方祁嘴角抽了抽,不会你还想什么?

他的神色自然落进了轩辕天音的眼中,也知道他这神色代表的是什么,不过轩辕天音双眸眯了眯,一脸莫名地看着东方祁,笑道:“虽然我不会,可是我知道你会啊。”

“哦?”东方祁不为所动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

轩辕天音嗤笑了一神,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当初随随便便就能用药材调制出治我晕车症的香囊,难道还能证明你会医术么?虽然不知道你的医术怎么样,不过比起鲛人族那种三流医术来说,你绝对比他们要强些。”

东方祁眼神一恍惚,似也想起当初在皓月时,轩辕天音住在他府中的日子,还有当初他们去往清平城同乘一辆马车时的记忆,薄凉的唇勾起一抹柔软的浅笑,随即目光看向轩辕天音,轻笑道:“难为你还记得,既然你如此相信我的医术,这倒是不能让你失望了啊……”

瞧得东方祁如此说,轩辕天音一双眼睛立刻弯成了一双月牙儿,看来这男人的医术不低啊,既然如此…那明日就改道去王都揭皇榜吧,就是不知道治好这鲛人族王后,她该提个什么要求出来呢?!

远在王都王宫中的鲛人族王躺在巨大的蚌壳中的身子突然狠狠打了个冷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