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章:进入内海,吃醋的后果!

龙族的龙珠!

南无月眉心猛地跳了跳,一脸被雷劈中的表情看着轩辕天音,他知道这二人去内海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二人的事情居然是去龙族!

内海深处的确是有龙族的存在,虽然龙族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可它们在内海的地位却是所有海族都不敢去挑衅的,千百年来,龙族一直都是整个内海的霸主一样的存在,而龙族的事情虽然一向隐秘,可南无月却也知道,龙珠对于龙的重要性,若是取了龙的龙珠,那条的龙的修为和性命基本上就彻底毁了,所以想要拿到龙珠,是决计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拿到龙珠,就相当于要去屠杀一条龙,而龙族的数量本来就极少,一旦发现族人被杀,那只怕是天上地下的全族追杀,且不死不休了啊。

屠龙……

南无月浑身一个激灵,这是他想都没法想的事情,即便是轩辕天音二人顺利拿回龙珠,可他敢用吗?

一旦让龙族发现他一个人类体内藏有龙珠,只要是一想到这个后果,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南无月瞪着轩辕天音嘴角抽搐,久久不能言语,半晌,才哆哆嗦嗦地道:“神女阁下…这除了龙珠就没有其他…其他东西可以代替的吗?”

轩辕天音瞥了他一眼,“有,只不过效果都没有龙珠好而已。”见南无月似乎想要点头,轩辕天音也知道他想说什么,还不等他说出口,又道:“你若是不想要龙珠也没什么,我其实一开始就准备去龙族的,给你寻一颗龙珠也只是顺便而已。”言下之意就是,就算你不要龙珠,我同样会跟龙族扛上。

南无月一双凤眸眨巴了一会,同时在心里衡量了一番,道:“既然神女阁下总归是要去得罪龙族的,那么还是顺道再得罪一下,屠条龙,取颗龙珠回来吧……”

东方祁看着他,沉吟半晌,道:“你觉悟真好。”

……

有了南无月的亲自相送,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进入内海的诸多检查都异常的顺利,过了内外海域的防线,轩辕天音将南无月亲自签发的金色通行证交给一个模样甚是怪异的奇装男子后,在他跟南无月的注视下,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体内灵力急速运转,然后快速地一跃进入了深海之中。

说也奇怪,自二人服下了南无月给的秘药之后,轩辕天音便发现自己的耳后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仔细摸过之后才发现,耳后两边居然长出了类似于鱼鳃的东西。

难怪在她进入海里后,她发现即使不用术法,她也能正常的呼吸。

海里不比陆地,在轩辕天音二人越往下游,光线就越发的暗,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眼前就已经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了。

东方祁一手紧紧抓着她,一手自怀中摸出一颗婴儿拳头大小般的夜明珠,靠着明珠上的莹莹浩光,二人一路急速往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二人只觉双耳一阵嗡鸣之声后,身体被一股莫名的吸力一扯,还来不及有所反应,整个人便好像穿过了一层无形的结界。当二人终于可以脚踏实地时,才发现已经身处于海底,而四周却不再是之前那般黑暗,周围被各种珊瑚树和叫不出名字的海底植物给照得犹如白昼。

轩辕天音抬眸打量着四周,眼底也不由地划过一抹惊叹之色,“原来海底就是这个样子的。”看着远处一些若隐若现的连绵起伏,跟陆地上的山脉是一模一样。

东方祁将手中的夜明珠收回怀中,抬眸看了四周一眼,点头道:“海底跟陆地其实很像,若认真算来,只怕海底世界比陆地的面积更为庞大,它们同样有山脉,峡谷,只不过能见识到的人,少之又少而已。”话落,东方祁微微皱眉思索片刻,又道:“若是从我们入海的位置来判断,我们现在应该处在内海南海域中,而南海海域一向是鲛人族的地盘。”

“鲛人族?”轩辕天音微微一挑眉,不是说鲛人族因为天敌众多,存活率一向少之又少吗?怎么到了这里居然还可以霸占整个南海海域,成了南海海域里霸主般的存在?

见轩辕天音神色诧异,东方祁便也猜到她心中在想些什么,淡淡一笑,为她解释道:“南海海域的族群分布很复杂,族群至少不下五个,但是鲛人一族历来都是这些族群的王者,而且鲛人族的数量并不少,男性鲛人几乎全是战士,且一个族群的强盛不仅是战斗力,还得有丰富的资源和财富,鲛人族在资源和财富方面仅此于龙族。”

“其他族群跟人族倒是接触的少,不过鲛人族却一直跟人族有交易,鲛人族的鲛绡从来都是陆地上那些贵族富豪和皇室喜欢的东西,更甚至一尺鲛绡在陆地上可以拍卖出百万金。”

鲛绡这种东西轩辕天音还是知道的,有传说鲛人擅长织出一种极薄的丝绸,叫做鲛绡,轻而韧,表面极其光滑,且遇水不沾。

鲛绡从古至今都是人族皇室追捧之物,但是鲛绡却又难以织出,一位鲛人一生,也不过只能织出几尺而已,鲛人的一生最多几百年,哪怕它们实力已经越过炼虚合道,转换了神力,其寿命也不过再延长几百年而已,是以鲛人一族在对待生命时,比任何一个族群都要看重。

不过……

轩辕天音皱眉看向东方祁,似想起了什么般,思忖道:“我记得鲛人族似乎特别厌恶人类吧?”

东方祁倒难得的凝重点了点头,“的确,虽然鲛人族跟人族有交易,不过却还是极其厌恶人族,不仅因为是异族,更因为人族一些人总是在打鲛人的主意,若不是鲛人族无法占领人族城市,只怕以鲛人族对人族的厌恶,早就对沿海城市发起了战争。”

闻言,轩辕天音耸耸肩,道:“看来是没有办法了,幸好之前有南无月给的秘药可以隐藏我们身上人类的气息,但是我们要去龙族的地盘,就只能自鲛人族的地盘上横穿过去,为了咱俩这形象不被鲛人族的发现,只能使用变化术了。”

说着轩辕天音右手捏决,指尖金光闪烁,“天道无极——乾坤幻影,千幻之术,换!”

随着轩辕天音一个‘换’字落下,一阵金光瞬间将轩辕天音整个儿的笼罩了进去,东方祁看着被金光笼罩的女人,好看的眉心挑了挑,他倒是知道术法中有变化一术,不过他却是很期待看看轩辕天音变成鲛人的模样。

金光闪烁间,一双白皙光洁的手臂缓缓自金光中探了出来,一直在一旁紧紧注视着的东方祁在瞧见那光裸的手臂时,眼睛抽了抽,待得金光尽数消失后,东方祁一双清泉般清洌的眸子顿时闪过一抹惊艳,不过在他打量完此时鲛人模样的轩辕天音时,一张清俊的容颜顿时黑了下来。

轩辕天音一张小脸原本就极为艳丽,如今化为鲛人族后,一双狭长的眸子顿时变成了海一般的蔚蓝之色,那一眼不经意撇过的风情,更是妖娆妩媚了几分,脸颊上出现的淡淡鱼鳞犹如纹绘的图腾般,让得一张魅惑的小脸更是妖异了不少,平日里以引为傲的修长双腿此时已变成了蓝色的鱼尾,即使是如此,身材却依然凹凸有致,线条修长迷人,特别上上肢和身体两侧间连有半透明皮质翼和飘须,显得极为漂亮飘逸,一头青丝柔顺的披在光裸的后背上,隐隐露出背上透明且柔软的背鳍。

不过让得东方祁黑脸的并不是其他什么,而是这个模样的轩辕天音在他的眼中着实太过暴露了一点,只要一想到这个样子的她被其他男人瞧见,东方祁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干脆塞进自己的袖中,不让她在人前露面才好。

轩辕天音正张开双臂仔细打量着自己时,不料身边之人突然伸手一拽,径直将自己给扣在了怀中,感受到腰间温度异常的双手,轩辕天音呼吸一滞,却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身边的男人给狠狠堵住了嘴,虽说二人吻也吻过了不少次了,不过像现在这般激烈疯狂的热吻,倒是从来都没有过,轩辕天音脑子一阵发晕,几乎以为这个男人会将自己吞进腹中一般。

良久,东方祁才意犹未尽般地放过了轩辕天音,只是在瞧见轩辕天音被吻的红润的唇瓣后,清洌的眸子再次一深。

双臂紧紧扣住轩辕天音的纤腰,东方祁将头埋进她的发丝中,嗅着发间的幽香,呼吸微微急促,平复半晌,才低哑着嗓子道:“仅此一次,若是以后再这样穿着,我怕我会杀人,但凡是瞧见你模样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轩辕天音此时心跳如鼓,喘息着翻了一个白眼,不过被东方祁抱得着实太紧,不仅自己的心跳如鼓,连他的心跳都听的异常清楚,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语带戏谑地问道:“任何人吗?”

东方祁双臂再次收紧,将怀中柔软的身子再次贴紧自己几分,“任何人。”说完轻笑一声,又补充道:“我除外,谁见着了,我便杀谁!”

感觉到东方祁话里的认真,轩辕天音也确实察觉到他身上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时,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后背,嗔怒道:“你哪里来的这么重的杀心,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东方祁微微一顿,将二人距离拉开少许,看着轩辕天音如海水般蔚蓝的双眸,问道:“若是你突然发觉我并不是你心里所想的那般模样,你可还会愿意爱我?”

轩辕天音眸光轻轻一闪,随即啐了他一声,别开脸道:“谁爱你了。”话一出口又觉得这话是不是说得有点伤人,复又转过头,瞪着他道:“你本来就是个腹黑无耻的大尾巴狼,你以为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很好吗?”

东方祁低低一笑,低头跟她鼻尖对着鼻尖,笑道:“是,我的确是狼,不过我就对你一人狼,你也的确不爱我,只是愿意嫁给我而已。”

轩辕天音闻言俏脸一红,顿时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还真是不知羞啊!”说罢,一手推开这个无耻的男人,“表再闹了,我给你变装,然后好离开这里,再闹下去今日就准备在这里过夜好了。”

看着一脸笑意盯着自己的男人,轩辕天音咬了咬牙,右手快速捏决,金光闪烁间便朝着他一指,“天道无极——乾坤幻影,千幻之术,换!”

当金光散去,轩辕天音瞧见半人半鱼的东方祁后,小嘴张了张,瞪着眼前鲛人模样的男人,愤愤道:“我才应该说仅此一次,若是你这般模样让其他女人瞧见,我一定会将那些看过你的女人通通杀了,不光是女人,凡是一切母的,都杀掉!”

听着轩辕天音这番话,东方祁神色居然出奇的愉悦,笑看着一脸愤愤模样的轩辕天音,诚恳地道:“好,都杀掉!”

“走啦!”轩辕天音瞪了似笑非笑的男人一眼,转身拉住他就朝前面走去,被轩辕天音瞪了一眼的东方祁却依然笑得愉悦,看着二人紧扣的十指,补充道:“能见到你这番吃醋的模样,这是我来到内海最大的收获。”

闻言,轩辕天音脚下一个趔趄,转头瞪着他,“你很喜欢看我吃醋?”

东方祁诚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很喜欢。”不过当瞧见轩辕天音双眸危险的眯了眯之后,又立即补充道:“当然,经常吃醋对我俩的感情没什么好处,偶尔一次就可以了,据说醋上一醋有益身心健康,且更有益感情的升华……”

不得不说,二人感情的确升华了,一顿胖揍之后,轩辕天音满意地活动了一下双手,转身就走,边走边道:“打是情骂是爱,瞧我多欢喜你啊,咱们俩的感情的确不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