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五章:南家隐秘,阴阳果!

城主府待客大厅的院子里气氛有点古怪,院子四周的下人和护卫们都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家城主大人突然从房内冲了出来将那漂亮的跟似画中走出来的男女二人给拦了下来,看着城主大人一张脸色连番变的模样,一旁隐在四周的护卫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冲出去将那二人给拿下,可是虽然城主大人气得脸色都青了,却也愣是憋死了自己也没动手,是以四周的护卫觉得,他们还是在旁边看看就好,就不去掺和了。

南无月看着眼前板着一张棺材板脸的女人,顿时在心中怒骂难怪这个女人会是东方祁的女人,这一张看着欠抽没表情的脸简直就是神雷同,真是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

在心里骂过之后,南无月之前那种激动复杂又暴躁的情绪总算平静了一点,随即心里也明白这女人现在如此的作态是为了什么,明白之后,南无月神色一改,那种纨绔二世祖的神色顿时又挂在了那张如玉的脸庞上,此时他的神色间可看不出之前在屋里那般杀气腾腾啊。

“美人儿…咱这不是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你若是看不上内海通行证,你可以换啊,想换啥跟我说说看,凡是我能办到的,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闻言,轩辕天音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南无月,这家伙倒是能屈能伸,刚刚还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模样,一眨眼立刻又笑吟吟的对着自己了,而且还在他身上完全寻不到一丝杀气,仿佛之前在屋里那杀气冲天的模样只是自己的幻觉般,果然是个人物。

而被轩辕天音这么似笑非笑地盯着的南无月却心里一突,他总觉得被这女人给这么盯着浑身都开始有点发毛了。

再次回到大厅里后,整个大厅已经被下人们打扫干净了,之前南无月爆发出来的灵力波动所产生的强烈罡风把屋内的一些桌椅早就掀翻,更是打碎了一地的瓷器,不过看着如今这干干净净的屋内,想来这城主府中的下人还真是训练有序,是半点都看不出之前那凌乱的模样。

两个丫头重新为厅中三人奉上茶后,便恭敬地退了出去,南无月端过手边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抬眸看向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见二人都是垂眸饮茶不说话,轻咳了一声,看着轩辕天音笑道:“刚刚不过跟姑娘开个玩笑,还请姑娘不要介意,你也知道,我跟东方二人十余年未见,难免心情有点激动。”瞥见十余年未见的东方祁连个反应也没有,南无月嘴角抽了抽,继续道:“知道姑娘也来自轩辕宗,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轩辕天音闻言放下手中茶盏,抬眸看向南无月,似笑非笑地缓缓吐出两个字:“轩辕。”

南无月捧着茶盏的手一抖,茶水顿时撒了一身,不过他却没有动手去擦,只是神色将近呆滞地瞪着轩辕天音,嘴巴哆嗦了一下,半晌才直着舌头结巴道:“姓…姓啥?我…今儿赶了点路…有点累…没听清……”

轩辕天音看着他,重复了一遍:“轩辕…天音。”

这下南无月手没抖了,而是整个人‘噌’地一声站了起来,一双微挑的凤眸直愣愣地看着轩辕天音,然后又直着目光看向轩辕天音身边的东方祁。就在轩辕天音以为他会说个什么出来时,只见南无月瞪着东方祁,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操你奶奶的,你居然连神女都搞到手了!”

轩辕天音闻言脸黑了。

东方祁的脸色也黑了。

二人黑着一张脸看着南无月,不过此时他的一双凤眸就如垂死之人回光返照般,双眼登时亮得吓人,胸膛几经起伏,然后看着轩辕天音连话都激动得说不完整般,道:“有救了,南家到我这一代终于有救了……”

话落,南无月随意将手中茶盏一放,快步走到轩辕天音跟前,想都没想就直接一撩衣袍朝着轩辕天音就要跪下,将将跪倒一半,横空伸出一只脚,抵在了他的双膝下,将他下跪的动作给一挡。南无月抬眸一瞧,便见到轩辕天音正眉心微蹙地盯着自己,见自己看过去,便道:“南城主这是做什么?我还没死呢,可不喜欢有人这样跪我。”话落,轩辕天音脚尖微微用力一抬,直接将南无月给踢站了起来,才继续道:“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南城主这样随便就给人跪下的行为可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黄金啊。”

闻言,南无月居然苦涩一笑,道:“男儿,正如神女所说,你觉得我是个男人吗?”

轩辕天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模样认真地点了点头,“从白日里来看,你确实是个男人。”

“你也知道是白日里,可一到了晚上,我连门都不会出。”南无月摇头道。随即是想到什么,拿眼撇了一下东方祁,又道:“十余年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在晚上出了一次房门,结果还将人给吓跑了。”

东方祁似乎也想起了十余年前的事儿,顿时神色又冷了冷。可南无月却不管他神色有多冷,似乎也看开了什么般,朝着东方祁就瞪了过去,继续道:“你说你,之前咱们相处的也不错啊,你跑什么?就算你不愿意娶我,但是白日里咱们一样也可以做兄弟啊,你居然就这么跑了,你还当老子是兄弟吗?”

轩辕天音抬手扶额,这会儿她可真有点同情东方祁了,神色有点扭曲地看了一眼还是一脸怒容盯着东方祁的南无月,心道,他没当时就出手宰了你,就已经是把你当兄弟了,谁能试想一下,平日里好不容易遇见个合得来的兄弟,会在晚上穿着一身女装跑去自己床前跟自己说成大了要嫁给自己,这谁都会被吓跑吧。

东方祁浑身嗖嗖地冒着寒气,南无月却突然哼了一声,摆手道:“瞧你那棺材板的死人样,真以为爷稀罕啊,如今爷也不稀罕当你什么媳妇儿了,爷以后自己娶媳妇去。”话落,脸色怒容一改,笑眯眯地看着轩辕天音,道:“那个神女阁下,你之前说我南家这个诅咒,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啊?”

南无月眼带期许的看着轩辕天音,而被看住的人却是但笑不语,随即南无月心中一悟,立刻又道:“神女阁下要去内海,虽然没有内海通行证也阻挡不了你,不过进了内海后也诸多不便,我想神女阁下去内海也并不是为了在内海上游玩一圈的吧?”

“我南家自三百年前跟内海的海族签订了条约之后,虽说能允许商人进入内海,但是总有诸多不便,不过我们却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内海通行证有两种,往日里发放的只是普通的,我南家还有一种金色通行证,凡是持有这种通行证的人,在内海却是要比拿着普通通行证的人要自由一些。”

见轩辕天音依然神色不为所动,南无月咬了咬牙,再次道:“若是神女阁下真能解除我南家的诅咒,天阙城将会是神女阁下永远的朋友,还有进入内海的秘药,我也会为神女阁下奉上。”

“秘药?”这下轩辕天音有反应了,挑眉看着南无月,问道:“什么秘药?”

轩辕天音开了口,南无月总算松了一口气,“这秘药是三百年前我南家先祖研制出来的,进入内海后,只要吞下这秘药,即可隐去身上人类的气息,也可方便潜入内海后不必被一些海族发现人类的身份。”

闻言,轩辕天音的神色总算露出一抹感兴趣的模样,显然这秘药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轩辕天音以手支着下颚,看着南无月懒懒地道:“说说看,你南家的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自家的隐秘南无月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据南无月所述,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的,据说南家也并不是身来就是忽男忽女这种诡异的形态,那时候的南家人都很正常,但是却也只是个普通的家族,而就在几百年前,南家的某代家主却在一次航海中突然失踪不知去向,族中派人寻了几年都未寻到,族中长老觉得家不可一日无主,否则南家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指不定会变成更小的家族,不过当时家主却虽已成婚,但尚无子嗣,是以只能从族中旁系里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族人来成为家主。

在一切事情都准备妥当时,就在家主继任的那日,失踪几年的南家家主却突然回来了,而那位德才兼备的旁系子弟自然变继续做回了他的旁系子弟,不过好在那位子弟也是个心性豁达的,否则这南家只怕又会出现一场家主之争的明争暗斗,就在众位长老欣喜家主归来,而族中并为出现什么血拼事件时,南家就开始发生怪事了。

先是归来的家主在夜里不在于恩爱的家主夫人同房,即使是同房也是在白日,然后族中的旁系开始莫名死亡,起初所有人都怀疑这些死亡的旁系族人是遭人毒手,不过经过一段时日的探查,证实那些族人的确是死于意外。

可是这意外也太意外了些,不到一年,族中旁系族人便通通死了个干净,一时之间整个南家都蒙上了阴影,觉得南家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受了诅咒,一时之间整个南家都人心惶惶,而就在所有族人人心惶惶时,南家家主终于有后了,家主夫人生了一个男孩。

故事到了这里,轩辕天音除了觉得南家旁系子弟死的蹊跷外,觉得这个故事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南无月深深吸了一口,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沉声道:“孩子出生后一直便是家主自己亲自带养,却在有一日奶娘却发现了孩子的异样,某天夜里家主有事并没有赶回来,所以奶娘便抱了孩子去洗澡,当解开衣服时才发现好好的少爷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姐,奶娘的惊呼声惊动了家主夫人,孩子是自己生的,她自然认得出,可她明明生的是个男婴,怎么会突然变成女婴,这让她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这个当口,家主回来了,见众人发现了这件事儿,便心知瞒不过去了,才道出实情来。”

“他在海上失踪那几年具体怎么回事儿他也没说,就说他被海水冲到了一座孤岛上,在孤岛的一处荒废遗迹中误食了里面的一种果实,当他吃完后,便发觉自身的灵力猛涨,他为此还欣喜若狂过,可是到了晚上他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男性特征居然缓缓消失,还出现了女人的特征,他原本以为只是自己会这样,但是当孩子出生后,他却留了心,带在自己身边教养,另他绝望的是,他的后代果然也出现了这忽男忽女的怪相。”

说道这里,南无月苦笑了一下,看着轩辕天音道:“都说南家代代出强者,可谁又知道这其实是因为当年南家先祖误食一颗果实而造成的。”

“自从先祖误食了那奇怪的果实之后,他的实力大涨不说,凡是南家后人皆是代代灵力强悍,可代价却是不男不女。”抬手揉了揉眉心,南无月一张美如冠玉的俊脸上带着一抹疲惫,“其实我宁愿南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不要现在这般尊荣,只要能做个正常人便好。”

“你们先祖可有没有提过那座孤岛在什么地方?”轩辕天音皱眉问道。

“没有。”南无月摇摇头,“自先祖回来后,也几次派人去寻过,可是却再也找不到那种孤岛了。”

“那他有没有说过他吃的那果实是什么模样?”轩辕天音继续问道。

南无月一愣,皱眉思忖了一会儿,道:“我记得族中札记中有写,先祖曾说过那果实似乎浑身有黑白之光交替,当时他瞧着那果实如此神异便觉得是寻到了什么神果,便吞了下去。”

轩辕天音指尖轻叩桌面,眉心微微轻蹙,“黑白之光交替,吃完又有洗髓伐毛的功效,还能助涨灵力,且影响后代……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只有一种东西可以做到,且也是浑身有黑白光晕笼罩。”

闻言,南无月神色立刻一变,双眼紧紧盯着轩辕天音,颤着声音问道:“神女知道那果实为何物?”

轩辕天音看了他一眼,垂眸沉声道:“阴阳果。”

“阴阳果?”身边一直不曾开口的东方祁抬眸看向她,问道:“什么是阴阳果?”

轩辕天音沉思片刻,道:“阴阳果,顾名思义就是内含阴阳之气的灵果,按理说这种灵果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当年远古时期,因为这阴阳果可害苦了不少人,是以人帝下令毁了阴阳岛,从此阴阳果便消失在世间,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阴阳果的出现。”

“那…神女可是有办法接触这阴阳果带来的变化?”南无月紧张地问道。

“有是有,不过有点麻烦。”轩辕天音顿了顿,看向南无月皱眉问道:“你到底是想做男人还是想做女人?”

南无月嘴角一抽,看着轩辕天音小心翼翼地问道:“这跟解除阴阳果有什么关系吗?”

“自然有关系。”轩辕天音点点头,“其实不管你想做男人还是想做女人都挺麻烦的,只不过做女人倒是更要麻烦点。”

南无月闻言吐出一口气,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道:“我做男人,自然是做男人!”说完,又看着轩辕天音,继续问道:“不知神女大人所说的麻烦是……?”

“你会忽男忽女主要是体内阴阳果的关系,阴阳果里的阴阳二气太过庞大,若是你想要做女人,就得找极阴之物压制住体内的阳刚之气,这样你就可以做女人,不过如今极阴之物我目前还没想到合适的东西,所以我才说若是想做女人有点麻烦。”轩辕天音摸着下巴,继续道:“若是做男人,就用极阳之物压制你体内的阴气,等阴气压制住了,我可以施法给你彻底拔除体内,这样你就可以做男人,且不会影响到后代了。”

“神女有极阳之物?”南无月激动地看着轩辕天音问道。

轩辕天音撇了他一眼,摇头:“没有。”见南无月神色一僵,又道:“不过我此行的目的倒是能寻到极阳之物。”

闻言,东方祁挑眉看着她,轩辕天音朝东方祁笑了笑,对着二人道:“世间最阳刚之物,莫过于龙族的龙珠!”

“有了龙珠,阴阳果的效力必会除去……”

------题外话------

话说高考之后又是中考…难怪留言区这样冷清。

各位准备中考的妹纸加油,好好复习,等考完了记得把票票给我哦!

加油加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