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四章:清新小郎君,芙蓉弱官人!

在海上呆了大半月,也同样在海上睡了大半月的轩辕天音,虽说她不会晕船,可是每天夜里睡得浮浮沉沉也是不大舒服的,所以当她终于脚踏实地的睡了一晚的结实大床后,且没有前半月里那种浮浮沉沉的晃荡后,她这一觉睡得极好极舒服,是以这极好极舒服的一觉也一下睡到了晌午。

当轩辕天音半醒半睡间睁开眼睛后,第一眼就瞧见如睡美人似的右相大人那张清俊无双的俊脸,轩辕天音羡慕嫉妒恨的在右相大人那张零毛孔且如温玉般的面皮上打量了一圈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平日里总是比自己先醒来的人居然还在睡,这让得轩辕天音心里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她在雀跃自己难得比某人先醒来,若是不做点什么,似乎有点对不起昨天晚上被某人气得几欲吐血的事情。

指尖有微弱金光闪烁,轩辕天音轻手轻脚的撑起半个身子,右手食中二指颤微微地朝着东方祁一张清俊无双的脸庞点去……

整日里都是一副从容淡然的样子,趁着今日他还没醒,用金符给他脸上画朵花……

轩辕天音弯着一双月牙似的双眸,小心控制住呼吸,看着指尖离他的脸庞越来越近,心里就先忍不住小激动起来,快了…快了…

“天音想要干什么?”

就在轩辕天音的指尖快要触及东方祁的脸庞时,原本熟睡中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并且一手牢牢的抓住了她那只想要点在他脸上的右手。

轩辕天音:“!”

看着神色淡然且双眸清澈的东方祁,轩辕天音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人绝对不是刚刚才醒过来,刚醒过来的人哪有这样清明的眼神。

轩辕天音微微收了收自己被抓主的手,在察觉到收不回来时,只能朝东方祁眯眼一笑,“那个…刚见着一蚊子趴你脸上了,我想帮你打打…呵呵…帮你打打。”

“蚊子?”东方祁身子动了动,侧躺着看着轩辕天音,神情似笑非笑,将轩辕天音那只被抓在手中细滑白嫩的手拉到眼前打量了一圈后,道:“你打蚊子还动用灵力?”

轩辕天音一噎,也知道这男人肯定是察觉到了自己刚刚那细微的灵力波动,随即面不改色盯着他认真地道:“这不是怕一巴掌拍下去会打着你脸嘛,想着用灵力将蚊子赶跑啊。”

瞧着眼前的女人面不改色且一副认真的神色说着这种三岁小孩都不相信的话,东方祁眉峰挑了挑,“那倒是辛苦你了……”话落,东方祁眼眸一深,看得轩辕天音心尖儿一跳,“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想做…唔……”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轩辕天音话还未说完,原本侧躺着东方祁身形快速一翻,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就被东方祁压在了身下,也堵住了嘴。

舌尖轻启牙关,极其熟练的探了进去,轩辕天音只觉一股冷香顿时充斥满口满鼻,所有思绪被这一吻完全拍飞。

待得东方祁意犹未尽地重新还了她呼吸后,轩辕天音一张小脸绯红,只能躺在他身下急促的喘气。

“这是对于你一醒来就辛苦的帮我赶蚊子的谢礼。”东方祁轻笑一声,随即又压低脑袋去啄了啄那殷红饱满的唇,在轩辕天音愤愤的目光中,笑道:“若是天天醒来你能帮我赶上一回蚊子,我觉得都是可以的。”

‘梆梆梆——’

轩辕天音闻言小脸一黑,正欲开口,房门却这时被轻轻敲响,床上的二人顿时一怔,随即东方祁抬手帮轩辕天音理了理发丝,头也不抬地问道:“谁?”

“大人,小的是李三。”门外传来李三那微带献媚的声音。

二人对视一眼,莫非天阙城城主回来了?

“先去洗漱,我让人端饭菜上来。”东方祁吻了吻轩辕天音的眉心,边说着边起身下床,自屏风上拿过外袍,仔细穿戴好便朝着外屋走去。

不过多久,轩辕天音便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李三的声音便传来进来。

“大人,刚下人来报,城主正在回来的路上,并且差人来传了话,让二位大人先去城主府稍等片刻。”

“嗯,好,你先回去,我们稍后就去。”

“可要小人为二位大人准备马车……”

听着外屋的说话声,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心道果然是那南无月要回来了,不过一想到南无月那忽男忽女的性别和当年夜闯东方祁的房间,放言要嫁给他的豪言壮举,轩辕天音便觉得只怕待会在城主府上会有场好戏可瞧了。

当轩辕天音洗漱完出去后,李三已经走了,东方祁坐在桌前端着一杯香茶正细细品着,见轩辕天音出来后,道:“好了?先坐会儿,我已经让小二去准备饭菜了。”说着将另一杯倒好已放凉的茶递给她。轩辕天音接过茶后,猛地灌了一口,朝内屋努了努嘴,道:“水给你放好了,你先去洗洗。”

东方祁淡淡一笑,自她手中接过空了的茶杯,看着她突然道:“天音,你有没有觉得……。”

“觉得什么?”轩辕天音不解地看着他,说话说一半,可真不是个好习惯。

东方祁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色一片柔和,温声道:“我们这个样子很像已经成婚很多年的…夫妻?”

轩辕天音被他口中的‘夫妻’二字给一震,脑中回想了一下这段时日他们二人的相处模式,貌似真的很像…。

“我时常在想,待所有事情都解决后,待很多年后,我们应该就是这般,没有轰轰烈烈,没有高贵显赫,有的只是温馨平淡和细水长流。”

“这样的日子,你可会觉得无趣,可愿意?”

轩辕天音抬眸看着他,这还是他们二人第一次谈论以后的日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他说温馨平淡和细水长流这两个词时,她的心里却是有着淡淡的向往,同时心里也是柔软了一片。

“过日子不就是这样吗?细水长流很好啊……”轩辕天音收回目光,唇边凝出一抹浅笑。

但是她却没说,不管是平平淡淡还是危险重重,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她都觉得很好。

……

这天阙城主府果然不愧是南方第一沿海大城的城主府邸,哪怕是见过当初段家那极其奢华的模样,跟这天阙城主一比就完全低了一个档次,倒不是说这城主府有多奢华,而是从府邸里所布置的意境就完全是两个区别。

待客大厅内,轩辕天音眸光不着痕迹地打量了四周一圈,单是她这么粗粗一撇,就能察觉到四周至少有不下五个防御阵,这五个阵法相辅相成,若是一旦启动,只怕就算是炼神还虚境的强者都是插翅也难飞出去。

而且轩辕天音还注意到,即使是刚刚上来奉茶的两个丫头,都是脚步轻盈,气息内敛。

炼气化神境!

这要是在其他的家族和宗派里也算是个拔尖的人才了,在这天阙城主府里却是个奉茶的小丫头,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不仅轩辕天音在打量着着城主府,一旁恭敬站在门边的城主府管事也在无声息地打量着轩辕天音二人,不过这位管事越打量,心里的震惊却是越大。他算是城主府中的老人了,自上上代城主时,便一直在府中做管事,自然也瞧见过不少强者高手,可是却没有一人能跟这两个年轻人可以做比较的,单是这二人的一身气度和那探不到底的气息,就让得这位管事心惊不已,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地道不愧为轩辕宗的人,这身实力连他这个炼神还虚境的人都是看不透啊。

一番无声的打量中,就在这个当口,门外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若是单听那略急的步伐,轩辕天音还以为是个前来传话的小厮,不过当一抹蓝色修长的身影跨进门槛后,轩辕天音倒是挑了挑眉。

来人一张如冠玉的俊脸上带了一丝红晕,似乎因为之前那一番疾行所至,一双凤眸微挑,左眼下角一颗朱砂泪痣硬是把这一张俊朗的面容添了一丝妩媚的风情,但是不管轩辕天音怎么瞧,都觉得这来人正是符合了那一句‘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的形容!

可是似乎这只是轩辕天音一人的臆想罢了……

只见那‘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的蓝衣男子在一踏进大厅后,一双微挑的凤眸当先便扫了东方祁一眼,随即轩辕天音便眼尖的瞧得这人的额角青筋跳了跳,随即似不想再看东方祁似的,飞快地转开了目光,这一转,便是将目光转到了自己的身上,顿时轩辕天音便觉得这男子的目光似乎炙热了不少。

一阵清风拂过,轩辕天音还未回神,便见那抹蓝色到了自己眼前,然后一句极为不清新脱俗,也极为不弱官人的话便自这男子的口中冒了出来。

“他娘的东方祁,老子就知道来的人是你,本来在回来的路上想着若是你便将你打出去,但是瞧见这位美人,哼…暂时让你在劳资家中坐会儿。”说罢,蓝衣弱官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轩辕天音的一只手,笑眯眯地道:“美人…敢问芳名叫甚?年龄几何?可有婚配?”

轩辕天音呆滞了,看着这位笑眯眯抓住自己手的蓝衣男子,心中忍不住一抽——这就是那位夜闯东方祁房间,放言要嫁给他的天阙城城主南无月?!

等等…这不对啊!

他不是应该一来就扑向东方祁吗?怎么朝自己扑来了?

性取向改变了这是?

还没等轩辕天音脑子转回来,身旁突然一阵罡风将将擦着她面皮扫过。

‘轰——’

一声灵力碰撞声,顿时在大厅里响起,而刚刚抓着轩辕天音手的南无月也身形极快的退到了不远处。

“他娘的东方祁,当初老子说要嫁给你,你他妈的吓得跟见鬼似的连夜跑了,如今老子不想嫁给你了,想娶一房媳妇儿了,你他妈还来破坏,老子是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你如此见不得我好?”南无月一张美如冠玉的俊脸顿时黑了一片,不过这一开口,顿时破坏了他这俊美如玉的形象。

而被他怒视的东方祁显然神色也是不怎么好看,抬手抓过轩辕天音的手,看着南无月冷声道:“什么仇什么怨?你抓着我的女人,还问我什么仇什么怨?”

南无月原本黑沉的神色一顿,随后打量了对面二人一圈,皱眉道:“你的女人?不是说是你师妹么?”

“谁说的?”东方祁冷声问。

“前来给老子传信的人啊,说是轩辕宗来了一对儿师兄妹……不然老子这么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干嘛?不就是为了你轩辕宗的师妹吗!”南无月瞪眼道。

轩辕天音:“……。”

南无月瞧得二人紧握的双手,顿时呸了一声,骂道:“搞半天居然是你的女人。”骂完抬手拂了拂衣袖,随着扯过一把椅子,便坐了下去,微挑的凤眸看向轩辕天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嘀咕了一句‘好白菜被猪拱了’后,便眯着眼睛不知道想啥去了。

轩辕天音眼角瞟着东方祁似乎额前青筋跳了跳,想笑却使劲憋着,这感觉着实辛苦,不过看着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南无月,轩辕天音倒是大为意外,似乎这天阙城主有点脱线啊!

“说吧,你来我这天阙城是要做什么?”南无月抬眸看向东方祁,身子懒洋洋地窝进椅子里,神情吊儿郎当,完全就是一副纨绔二世祖的模样,可一点也瞧不出有爱慕东方祁的样子啊。

而东方祁似乎对他也不客气,在他话音一落,便冷声道:“内海通行证,拿来!”

内海通行证?

南无月突然一笑,目光带着一丝探究地看着东方祁,笑道:“我就说嘛,你当年可是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再踏足天阙城呢,今日怎么跑来了,原来是为了内海通行证。”双手一抄,笑得恶劣,“可是我凭什么要给你啊?想要通行证…你拿什么来换?”

东方祁抬眸定定地看着他不语,若是平常人,只怕在东方祁这冷冽的目光下已经开始神色闪烁了,不过这南无月却是挑眉而笑,丝毫不为这目光所动,更甚至戏谑地道:“不如这样,内海通行证我给你,你将你的女人给我当媳妇儿,如何?”

东方祁眼神一沉,“给你当媳妇儿,你有那能力?”

闻言,南无月双眼一眯,哪怕是一直在旁边没吭声的轩辕天音都察觉到南无月身上一闪而过的杀气。

不过那杀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南无月眸光一转,看向轩辕天音,一张俊脸顿时笑得如百花盛开般,“美人,如此倾城佳人何必吊死在这么一块棺材板儿上面,他这人我打小就认识,简直就是无趣至极,跟着他过日子你也不怕憋屈得慌?”

“不如你一脚把他踢了跟我如何?”

轩辕天音闻言轻咳一声,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古怪的瞧着南无月,顿时将南无月看得一头雾水且茫然,问道:“美人,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原本轩辕天音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提当年他跟东方祁的那桩事儿,不过越是提醒,她越是问了出来,“你不是当初扬言要嫁给他么?怎么如今这么讨厌了?可是因爱生恨?”

南无月被问得嘴角一抽,不过瞧见轩辕天音正一错不错地看着自己,一脸好奇的模样,顿时大手一挥,颇为嫌弃地道:“嗨…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那不是当初年纪小,眼神儿不好么?”

轩辕天音闻言在心里组织语言半天都没组织出个啥,顿时眼神儿飘向南无月的‘年少轻狂’,只见‘年少轻狂’的右相大人似乎脸色更黑了点。

而南无月就当没看见黑了一张脸,浑身冒着寒气的右相大人般,一双凤眸依旧亮晶晶地瞧着轩辕天音,问道:“美人,你觉得我方才的提议怎么样?”

轩辕天音抬手阻止了就要对南无月出手的右相大人,还顺便挠了挠他的手心,给他顺了顺毛后,才对着南无月淡淡笑道:“我觉得不怎么样,南城主不如换个提议看看?”

“美人这么说,可是瞧不上本城主?”对于轩辕天音的拒绝,南无月反而挑眉一笑,随即目光似挑衅地扫了一眼东方祁,道:“你做本城主的城主夫人可比当他的右相夫人来得快活。”

看着南无月一再挑衅东方祁的行为,轩辕天音算是看出来了,这人根本就是为了激怒东方祁来的,随在心里再次肯定,这绝对是因爱生恨的表现啊。

不过虽然轩辕天音一向也是喜欢挑衅东方祁,甚至喜欢看他吃瘪,不过自己的男人还是自己疼,她能欺负,可不代表着别人能一再的去欺负。

不得不说,轩辕天音天天在东方祁那儿吃亏,不过一旦对上别的人,那战斗力绝度是爆棚的,尤其是一张嘴。

所以……

只听轩辕天音唇角一勾,看着南无月似笑非笑地淡淡道:“南城主这话倒是严重了,这可不是什么瞧得上瞧不上能说的,至于那快不快活我不清楚,我倒是比较好奇,我若是做了你的城主夫人,这白日里还好说,可是到了晚上,咱俩到底谁是夫谁是妻……”

南无月顿时脸色扭曲了一半,不过当轩辕天音最后一句话问出来后,不仅是南无月的神色扭曲了,就连东方祁的眼角都是抽了抽。

她问:“这谁是夫谁是妻也其实不打紧,打紧的是…这传宗接代的活儿,是你来还是我来啊?”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里顿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轩辕天音眉梢一挑,看着脸色五彩缤纷连着变的南无月,笑了:“虽说做个右相夫人可能是要无趣些,不过好歹也是一爷们,只怕做了你这城主夫人,白日里是爷们,到了晚上就成了姐妹儿,这差距…我怕是接受不了的。”

‘嗡嗡——’

就在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只见原本还懒洋洋窝在椅子里的南无月顿时周身气势猛涨,如寒冰般的森然杀气顿时将整个大厅充满,一道凌厉的风刃直直朝着轩辕天音面门飞去,东方祁神色一变,顿时想出手,却被轩辕天音捏了捏手心,原本要出手的动作一顿。

就在那道凌厉的风刃飞射而来时,轩辕天音眸中金光一转,那道风刃将将停在了眉心处,离眉心只有半指之距。

轩辕天音抬手一挥,屋内被暴涨的灵力给掀起的强烈罡风顿时停止,这一手让得神色阴沉的南无月眸子一缩。

“难怪看如此挑衅本城主,倒是小瞧了你。”南无月再次懒懒地窝进椅子里,眯着眸子看着轩辕天音,问道:“你到底是谁?天昊东大陆上何时出了这么一个人物?”

不怪南无月不知道轩辕天音的身份,昊天大陆虽然格局简单,但是地域却极其广阔,哪怕单单是天昊东大陆也相当于一个位面的面积,是以神龙女神已经出现的消息,并不是所有地域都能传到。

对于南无月的问题,轩辕天音淡淡一笑,“我是谁不重要,不过我刚才的一番话,似乎戳到了南城主的痛楚了?”

“东方祁,管好你的女人,不要以为老子真的不能杀了你们俩。”南无月眸光寒光一闪,盯着东方祁冷声道。

对于南无月的警告,东方祁却是跟没听见似的,完全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虽然他也疑惑为什么轩辕天音会在言语间故意去激怒南无月,不过却也相信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所以他此时只需要坐在一旁看着就好。

而轩辕天音也跟没听出南无月话里的森冷杀意般,摸着下巴笑道:“南城主若是不想看见我,就将内海通行证拿来吧,我保证以后你都瞧不见我的。”

“想要内海通行证?”南无月冷冷一笑,“做梦!”

“唔…做梦吗?那南城主这一脉的诅咒就一直代代传下去好了,反正忽男忽女也没什么影响,习惯就好。”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起身对着东方祁道:“走吧,我对那内海也没什么兴趣了,去与不去其实也并不怎么打紧。”

东方祁闻言低垂的眸子快速一闪,随即听话般的起身,什么话也没说,牵过轩辕天音便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二人快要踏出大厅时,身后传来南无月的声音。

“站住!”

轩辕天音唇角微勾,却并没有闻言停住脚步,反而拉着东方祁径直出了门。

可是当二人刚刚踏出大厅时,身后一道蓝色的身影瞬间掠了出来,眨眼间便拦在了二人的面前。

南无月一张俊朗的脸上带了一丝复杂的情绪,目光直直看着轩辕天音,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轩辕天音挑眉状似不解地看着他,反问道:“我有说什么吗?”

南无月额上青筋跳了跳,深深吸了一口气,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容后,道:“你不是想要内海通行证吗?这事儿咱们还可以好好谈谈。”

“内海通行证?”轩辕天音笑了笑,然后笑容瞬间一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不好意思,我又突然不想要了。”

南无月:“……”

瞧得南无月一脸想掐死自己,却又强行忍住的憋屈模样,轩辕天音顿时乐了,这种踩着人痛脚还使劲踩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你南无月能捏着内海通行证充大爷,姐同样就可以捏着你南家一脉的诅咒装祖宗,且还是你南家得恭恭敬敬伺候的祖宗!

不得不说,轩辕天音这姑娘,还真是专业睚眦必报二十年!

------题外话------

昨天写完已经过了12点了,所以只能今早补发上,今天的更新在晚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