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章:进入天阙城,情趣一说!

南方天阙城是南海外海域的第一大城,又因为三百年前天阙城城主跟内海海族签订过相互通商的条约,从而让得更多的商人都慕名而来,导致天阙城三百年来成为天昊沿海城市中唯一一个璀璨的明珠。

天阙城是海上通商要道,是以每天来往的船只异常繁多,哪怕码头的负责人再好的脑子和记忆,都是很少能记住这些来往船只的背景。不过就只今日夜幕刚刚降临时,一艘高大的红色楼船在缓缓驶进三号码头时,却引起了这片码头负责人的注意,不因其他,只因为那红色楼船上代表着天昊第一宗——轩辕宗的标志。

所以当轩辕天音和东方祁自船上下来后,就发现码头的负责人带着浩浩荡荡的随从已经列队等候在了码头甲板上,看到这样一幅‘隆重’的场面,饶是轩辕天音和东方祁这样淡定的二人也不由地抽了抽嘴角,同时在心里暗暗后悔当日出来时,着实不该用这艘船。

太招摇了!

看着面前这笑的一脸献媚的负责人,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低调潜入计划失败’的意思。

码头负责人姓李,原名叫李三,同时也是天阙城城主府里的人,因为李三当上码头负责人之后,凡是认识他的人,无不恭敬的叫他一声‘李三爷’,哪怕那人是某某城有名的富商,在对上李三时,也是要恭恭敬敬的喊声三爷的,虽然李三只是城主府的一名下人,不过谁叫他如今是掌管整个码头的负责人呢,自己的商船要想在天阙城停靠和出货,只能看这位李三爷的脸色行事。

李三在瞧见从船上下来的二人后,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异色,虽然他不认识这一男一女二人,不过常年锻炼出来的眼色还是有的,这二人身上的气度,可不是他这些年见过的那些富商和高官能比的,特别是那艘船上代表着轩辕宗的图腾标志,也让李三知道这二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二位大人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李三朝着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拱手一揖,近距离看着二人,更能从这二人身上感受到那股极为让他心惊的气息,“小人是天阙城主府中的外门管事,也是这天海码头的负责人,今日一早小人就见城中喜鸟到处飞,原本还想着可是有什么喜事儿要降临咱天阙城,没成想迎来了轩辕宗的二位大人……”

喜鸟到处飞?

闻言,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献媚的码头负责人,轻笑出声,道:“你这张嘴倒是会说好听话。”

“大人可是冤枉小人了,小人可是说的老实话啊。”李三嘿嘿一笑,似乎见轩辕天音并不像那些隐世宗门弟子那般高傲,看着像挺好说话的,顿时双手搓了搓,又道:“二位大人来到天阙城不知是来玩的?还是来办事儿的?若是里玩的,小人可以带二位大人在咱天阙城好好玩玩,若是来办事儿的,只要有小人能帮得上忙的,二位大人尽管吩咐。”

“哦?”轩辕天音挑了挑眉,“那我们还的确有件事儿要办,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上忙了。”

“大人尽管说,若是能帮得上,小人绝对为大人办好咯。”李三一听,这轩辕宗的二位大人还真的有事儿要办,脑子里极快的一转,轩辕宗的大人可不是像他这样的人能随便接触到的,若自己真能为二人办好了事儿,只怕到时候自己的好处也是不小。

“内海的通行证。”轩辕天音淡淡道。

额!

当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李三一张献媚的脸立刻僵住了,内海的通行证?

李三神色不大自然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道:“这通行证历来都是城主大人发下的,小人还…还没那个能力为大人办到……”

需要城主亲自发放?

轩辕天音侧头看向身边东方祁,在瞧见东方祁点头后,也不由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果然还是要去跟那不男不女的城主大人打交道啊。“既然需要城主亲自发放,那我们二人还是去一趟城主府吧。”

“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城主大人前几日就去了城外的避暑山庄,并不在城内。”李三见轩辕天音听见城主并不在城里后眉心皱了皱,生怕这位轩辕宗的大人因此而不快,眼珠子一转,立刻道:“大人可否在城中客栈等上一等,小人立刻派人去城外寻到城主,请城主大人尽快赶回来?”

“这样也行。”轩辕天音点点头,如今已经到了晚上,他们也并不赶时间,等上一日两日也没什么,只要能顺利拿到通行证就好,就是不知道这城主在瞧见东方祁后会不会轻易拿出通行证了,这么一想之后,轩辕天音便道:“我们今日就住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里,若是天阙城主回城后,可以派人去那里寻我们。”

“好…好…城中最大最好的酒楼就只有天风楼,小人立刻备车带二位大人过去?”李三闻言一喜,立刻问道。

轩辕天音却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还想在城中看看,你不用跟着我们,还是早些派人去通知你们城主吧。”

见轩辕天音二人的确是不想有人跟着他们,李三也立刻会意地点点头,“那小人就打扰二位大人了,小人马上派人赶去避暑山庄通知城主大人。”

轩辕天音点点头后便没再多说什么,就跟东方祁离开了天海码头,在快要彻底看不见码头时,轩辕天音才对着身边之人道:“这人虽然献媚了点,心思又重了点,不过为人的确八面玲珑,处事也极其圆滑。”

东方祁闻言一笑,眼角余光撇了身后一眼,道:“能当上整个天阙城码头的负责人能处事不圆滑么?不过天音是怎么看出来这人心思重的?”

轩辕天音白了他一眼,她就不相信这男人会看不出来,看出来了还要问自己,是想要考自己吗?原本不想回答他的,不过见东方祁一直笑看着自己,便只能没好气地道:“眼底的算计太多,虽然隐藏得很好,不过还是瞒不过我。”

东方祁伸手牵过轩辕天音的右手,边走边点头道:“唔…眼神儿不错。”虽然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神色从容,声音淡然,不过那双清泉般清洌的眸子中所含的温润笑意却出卖了他此时从容淡然的模样,显然右相大人非常喜欢这种逗弄身边女人的小把戏,当然…右相大人觉得不会承认这是小把戏,在他的心里,他称这个为‘情趣’。

天阙城不愧为南方沿海第一大城,它除了有每日来往不绝的商队外,就连城中的夜市也融合了八方四海的特点,看着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摊子和摊子上各种新奇的商品,即使是轩辕天音也不得不承认天阙城确实很繁荣,哪怕是比皓月皇城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喜欢?”

东方祁侧头一看,就瞧见身边的女人正盯着街道两边的各种小摊双眼泛光,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轩辕天音的眼中看到这种欣喜的神色。

东方祁问轩辕天音是不是喜欢,轩辕天音能不喜欢么?

想当初还在二十六世纪时,她除了降妖除魔之外,最喜欢的爱好就是逛街购物了,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几年了,她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的来逛夜市。

见轩辕天音边点头,一双眼睛还骨碌碌地朝着两旁小摊上转悠,东方祁温润一笑,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暖声道:“那以后我日日陪你出来逛可好?”

轩辕天音闻言从那些摊位上收回目光,抬眸看向东方祁,见他眼中的柔色一片似盛了星光,小脸上凝出一抹浅笑,轻声道:“好。”

二人样貌本来就不俗,再加上周身气质使然,这么相视一笑,顿时让得身边来往的路人都不由地停下脚步,眼带惊艳的看着二人。

似乎也察觉到周身的动静后,轩辕天音小脸微微一红,随即快速地拉过东方祁朝前方走去,“去看看那些摊子上在卖什么,我似乎看见前面有卖小糖人的。”

从卖小糖人的摊位出来后,就见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手里一人拿着一支刚做好的小糖人,轩辕天音一双狭长的双眸顿时完成月牙儿,边咬着手里的小糖人,边戏谑地看着身边一脸无奈却又老老实实拿着一支糖人的男人,笑道:“真该让皓月城里那些认识你的人来瞧瞧,右相大人也有在大街上吃小零食的时候。”

东方祁一脸无奈的看着笑得如小狐狸似的轩辕天音,抬手揉了揉眉心,又看了一眼自己另一只手中的小糖人,道:“这可也是你的,我却是不大爱吃甜的东西。”

“不爱吃么?”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将自己啃了一半的小糖人递到他唇边,“尝尝看,其实味道挺不错的。”

东方祁闻言皱眉看了一眼小糖人,又看了一眼一脸笑意的轩辕天音,见轩辕天音满眼里都是‘快尝尝啊’的神色,双眸中闪过一抹幽光,然后真的就着轩辕天音的手,咬上了那被啃了一半的糖人上。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轩辕天音一脸笑意地凑进东方祁,目光紧紧盯着这个男人吃糖人的神色,问道。

东方祁深深地看着她,清洌的眸子在轩辕天音殷红的唇上转了转,意味深长地笑道:“唔…味道的确不错!”

“!”

轩辕天音顿时觉得气血直往脸上冲,刚刚东方祁那略带深意的眼神和意味深长的一句‘味道的确不错’,即使轩辕天音再迟钝,也知道这个男人那话中的歧义是什么。

羞恼的瞪了一眼东方祁,轩辕天音直接转身朝前面走去,这个男人简直是越来越无耻了。

看着轩辕天音几乎落荒而逃的样子,东方祁轻笑出声,眸光看向自己手中的小糖人,挑了挑眉,味道的确不错啊,他又没说错!

轩辕天音在夜市中逛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心满意足地拉着东方祁朝天风酒楼走去,在酒楼大堂时,又为了要一间房还是两间房跟东方祁‘争论’了一番之后,当轩辕天音终于舒服的躺到床上时,已经到了深夜。

听着屏风后传来的阵阵水声,显然之前在大堂下面的‘房间数量争论’是右相大人赢了,轩辕天音抱着锦被往大床里面滚了滚,刚洗完澡出来,发丝上还带着阵阵幽香,不过轩辕天音此时可是睡不着的,屏风后面的水声让得她小脸一阵阵发热,就在她抱着被子滚来滚去时,水声停了,轩辕天音动作顿时一僵,然后立刻回踩了尾巴的猫般,赶紧滚到大床的最里侧,双眼一闭——装睡!

不多时,装睡的轩辕天音就察觉到床榻外侧突然一陷,然后身后一阵冷香顿时飘了过来,轩辕天音抱着被子不动,身后的人似乎也没察觉到什么般,径直躺了下去,随后便再没了什么动作,连呼吸声都渐渐均匀起来,听着身后的动静,轩辕天音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一口气还未彻底松完,腰间突然一紧,一只手臂便横了过来,同时身后某人的胸膛便贴了上来。

“你这么抱着被子睡能睡着?”

可能是因为刚刚才洗完澡的原因,身后之人的身上还带着淡淡温热的水汽,跟平日里微凉的体温太不一样,饶是如此,轩辕天音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温热的鼻息就在自己的耳边,轩辕天音紧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始终将装睡绝活儿贯彻到底。

那温热的鼻息又贴近了自己几分,轩辕天音心中一紧,便听见某人再次低声道:“想不想知道装睡的后果是什么?嗯?”

一个‘嗯’字被东方祁咬得几乎千转百回,轩辕天音却听得心跳加速,立刻如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抱着被子利落的再次朝里侧一滚,后背紧紧贴着墙,胸前抱着一床薄被,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东方祁道:“喂…已经让了你半个床位了,你可不要再过分啊。”

东方祁闻言双眸一眯,眸底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突然轻声道:“唔…似乎你这半个床位我已经占了不少日子了,今日天时地利人和,再更近一步也不错。”

轩辕天音神色顿时一呆,随即再次抱紧了怀中的被子,瞪着他道:“想都别想!”

“不要想什么?”东方祁再次贴近几分,似乎不到目的不罢休般,看着轩辕天音使劲瞪着自己,顿时神色一黯,幽幽地道:“我只是想同你一起睡觉,天音你这么防备我作何?”

“!”想同你一起睡觉!?

轩辕天音立刻一脸黑线,她怎么就觉得这话这么熟悉呢?!

“虽说这天阙城是沿海城市,不过入夜后的气温还是比白日里低,你又将被子全部抱在怀里,我没有被子盖,会冻感冒的。”东方祁一错不错地看着她道。

只是想要被子?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神色狐疑地看了他半晌,见他似乎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后,便干笑一声,把怀中被子递给他,道:“要被子啊,不早说,给你……”

“自然是要被子。”东方祁点点头,随即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不然你以为我想要什么?唔…天音刚刚在想什么?”

对东方祁这么一瞧,轩辕天音顿时神色一僵,立刻道:“我什么也没想,睡觉!”

“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儿?”东方祁却不放过她,挑眉笑问。

似乎被看穿了想法般,轩辕天音立刻恼怒道:“是你说什么天时地利人和,什么可以再近一步的,我自然朝那什么地方想了……”

“我说天时地利人和可以再近一步是指我抱着你睡。”东方祁无辜道。

看着他无辜的神色,轩辕天音顿时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心里骂道你以前哪次不是抱着老娘睡的,真当老娘傻啊!

虽然心里在骂娘,不过轩辕天音也知道不能跟这个男人在这个话题上计较下去,否则待会发生什么事还真不好说,毕竟自己的脸皮和无耻程度可比不上他。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瞪着身边一脸无辜之色的男人,咬牙道:“好,就当我想岔了,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见轩辕天音一副想要咬死自己的模样,右相大人立刻识趣的点了点头,“可以,睡觉!”再逗下去,只怕将猫儿惹急了,自己就会被赶出去了,所以右相大人非常识时务的闭了嘴,且非常自觉的抱过气得咬牙的轩辕天音,一边将头埋进她脖子里,一边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毛。

逗猫嘛,逗得恰合适宜就是情趣,逗过了就是找抽,是以右相大人总是将这个爱好牢牢的控制在情趣的范围内,毕竟他不大是个爱找抽的人……

------题外话------

【小剧场】

话说因为轩辕天音不会骑马且晕马车的原因,导致每每在外面都是走路,且还是走的山路,对此右相大人总算是看不下去了,是以抽空逮了轩辕天音去教她骑马…

某日,二人在官道上练骑马,轩辕天音正精神高度紧张的拽着马缰时,坐在身后的右相大人突然贴近她的耳边道:“瞧见前方百米处的那男子没?”

轩辕天音:“看见了。”

右相大人淡淡道:“冲过去,撞死他!”

轩辕天音一愣,不解:“我跟他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撞死他?”

右相大人斜睨了她一眼,淡声道:“无冤无仇?那你怎么还不拉缰绳将马停住?”

轩辕天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