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章:我想跟你一起睡!

和风暖日,万里无云,这种天气正适合扬帆出海。

一艘高大的红色楼船,迎着明媚灿烂的阳光快速的驶出极西海域,船身上那代表轩辕宗的标志异常的晃人眼,也让得海底里一些蠢蠢欲动的妖兽在瞧见那个标志时,都是惊慌的远远逃开。

“阿嚏!”

甲板之上,轩辕天音懒懒地打了一个喷嚏,揉着鼻子对着身旁的东方祁道:“那老头儿绝对是在骂我。”

东方祁笑看了她一眼,“能不骂么?你将师父他定在玉雪峰顶上,那么大的日头,等他两个时辰解除了定身咒,但愿他不会中暑。”

轩辕天音打着哈哈一笑,似乎也觉得将东方道一给那么扔在那里有点不厚道,“我这也是权宜之计,若是把先将他定住,咱们怎么可能出来的这么顺利。”

在心里重复念叨了三遍‘这是权宜之计,自己也是出于无奈’后,轩辕天音果然觉得心里那么一点的愧疚情绪也没有了,心安理得的端过身边小桌上的冰镇果汁,慢慢喝了一口,抬头眯着眼睛看着远方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

自他们从轩辕宗出来已经是第三日了,轩辕宗的蓬莱岛位于明昊海外海域上的极西海域,当初她只顾能顺利溜出轩辕宗,倒是忘记了规划一下出来的路线,不过好在身边有东方祁在,所以轩辕天音也没觉得有什么准备不充分的。

“明昊海这么大,咱们一路从宗内出来,要怎么走?龙族栖息之地都是你们口口相传,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坐标吗?”轩辕天音收回目光,看着身旁的东方祁问道。

闻言,东方祁瞟了她一眼,淡声道:“我还以为你只管出来,不管路线呢。”见轩辕天音神色似乎有些窘迫,轻笑一声后,继续道:“轩辕宗虽然一直位于明昊海上,不过却也只是外海域,整个明昊海分为内外海域,外海域一直是被人类中的隐世宗门和世家所控制,所以在外海域很少能瞧见有什么真正的强大海族在这里游荡,至于内海…很少有人进入过内海,或者可以说进入内海的人类,没有一个是活着出来过,所以内海的一些情况并不为人所知,千年前曾有人类强者跟明昊海上的海族有过约定,内外海域互相永不侵犯,如若是擅自进入,不管闯入者是什么身份,都是死。”

“那照你这么说这内海如此神秘,即使我们进去了,也怕是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咯?而且……”轩辕天音眉心紧蹙,“不允许人类擅自进入内海域,那咱们怎么过去?”

看着轩辕天音神色突然沉凝了下来,一旁东方祁却是突然一笑,他这一笑让得轩辕天音神色莫名,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东方祁笑着摇摇头,目光中噙了一抹宠溺,看着她道:“当初在宗内,师父让你多看点关于天昊东大路的札记,你总是看两眼就不知道丢在哪个角落里了,所以每当一遇见需要的时候,你总是一头茫然,你啊……”伸手轻轻拂过轩辕天音额前被海风吹得微乱的发丝,温声道:“若是我以后没跟在你身边,你当如何是好。”

轩辕天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可你不是一直在么,难道你还会突然消失不成!”

轩辕天音从未想过,在不久之后,今日之话竟然会一语成谶,以至于每当她回想起今日时,总是会在心里想着会不会就是因为自己太过依赖身边有他,让得老天都看不下去她的懒,从而让自己一个人不得不开始学着筹谋打算。

对于轩辕天音这个爱翻白眼的小习惯,东方祁总是觉得莫名的可爱,瞧着她两眼一翻,东方祁忍不住轻笑一声,道:“是,我会一直在的。”只不过眼底却是快速地划过一抹情绪。

“那不就是了,不过你能这么说,那就是说进入内海还是有其他的办法的吧?”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她可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无缘无故的提起天昊东大陆的那些札记。

东方祁点点头,“内海域的确神秘,不过也只是一些内海深处而已,明昊海域极其宽广,而海中的族群也极其多,极其复杂,它们跟人类世界一样,有在内海深处常年深居简出的,也有在内外海域线里活跃的族群。”

“千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类向往内海的神秘,总是想着进入内海寻宝,而内海的一些族群也同样向往人类世界的多彩和丰富的资源,是以在几百年前,人类跟内海中的一些海族成功的签订了一个交易条约。”

“什么条约?”轩辕天音双眸一亮,“你不会是说人类跟海族相护通商吧?”

“差不多。”东方祁点点头,“内海深处的珍珠,珊瑚总是受人类中的富商喜爱,它们用珍珠和珊瑚跟人类做交易,交换一些它们需要的陆地上的商品,同时也允许一些得到通行证的商人进入内海。”

“通行证?”轩辕天音闻言神色一愣,然后抬手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有了那通行证就可以在内海畅通无阻了?”

“不是畅通无阻……”东方祁摇摇头,“而是有了通行证,我们可以进入内海一些指定的区域,虽然是一些指定区域,不过还是会被全程监视。”

见轩辕天音摸着下巴不语,似乎在思忖着什么,东方祁指尖轻叩臂扶,发出阵阵‘哒哒’声,意味深长地道:“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只要有通行证就可以了,至于进入内海后想去哪里,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儿了,监视什么的,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轩辕天音缓缓放下摸着下巴的手,忽地一笑,监视什么的自然不是问题,不过…“那通行证要怎么弄?”

“整个内外海域的分界线都有结界和各个海族把守,唯独南方天阙城。”东方祁道。

天阙城?

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看着东方祁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天阙城是南方沿海第一大城,三百年前也正是天阙城城主南天阙跟内海域中的几大海族族王签订的内外海通商的条约。”

“南天阙?”轩辕天音眸光闪了闪,心道这个天阙城城主能跟内海中几个族群的族王签订这样一个条约,那他肯定在当时也是一个极为了不得的强者,如若不是他实力惊人,只怕还没那资格让得几族族王能放下骄傲跟他一个人类签订条约。妖兽大多心里都是瞧不起人类的,特别是那种海上一族的族王,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人类签订条约,只怕还得有让他们忌惮的实力才能震慑住它们,否则…别说是条约了,只怕还未提出这个建议,就会被那些海族给撕成碎片了。

轩辕天音躺在躺椅里的身子微微坐起,看着东方祁道:“那咱们这是要先去趟天阙城咯?”

东方祁点点头,“从轩辕宗出来,咱们就一直是在往南走,你没发现?”

当然没有!

轩辕天音又躺了回去,看着东方祁盯着自己有点无奈的目光,便朝着他笑了笑,道:“不过这天阙城内应该还不错吧,唯一一个能进入内海的城市,其繁华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反正咱们也不是赶什么时间,到了天阙城后先到处去瞧瞧呗。”似想到什么般,又蹭地一下坐了起来,凑近东方祁,问道:“那如今这个天阙城城主你可认识?咱们又不是商人,这通行证怎么办?”

在轩辕天音提到如今这个天阙城城主时,东方祁的神色居然难得的闪过一抹犹豫,这种神色让得轩辕天音大为吃惊,随即双眸一眯,再次凑近东方祁几分,“认识?”

对于轩辕天音这种眼神,东方祁轻咳一声,道:“认识,当初在我独自离开轩辕宗后,去的第一个城市便是天阙城。”

“然后呢”轩辕天音目光依旧紧紧盯着他,这个男人这种神色真是太难见了,而且她总觉得这个男人似乎还有什么没有说。

不得不说,轩辕天音的情商虽然低了点,不过直觉从来都是很准的。只见东方祁眸光微微闪烁,瞥了一眼已经快将鼻子贴上自己鼻尖的轩辕天音,道:“然后认识了如今的天阙城城主,在天阙城待了一段时日,最后因为一些事情,我就离开了……”

唔…眼神闪烁,说得可真含糊啊。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随即撤回身子,再次慵懒地窝进躺椅里,斜睨着东方祁,缓缓吐出四个字,“男的女的?”

东方祁一愣,似乎有点没跟上她的节奏,愣愣的看着她。

瞧见他这模样,轩辕天音突然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是问你那天阙城的城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咳……”这下东方祁是反应过来了,随即轻咳一声,目光微闪地道:“天阙城城主历来都是南家代代莅任。”

见轩辕天音不语,只是淡淡的斜睨着自己,那小模样完全就是一副‘姐不想动粗逼供,你还是自己从实招来’的神色,东方祁嘴角不动声色一抽,继续道:“这代天阙城城主叫南无月,南家这个家族很特殊,据说南家血脉是被诅咒的血脉,跟常人不同。”东方祁说着瞟了一眼轩辕天音,又道:“每个南家后人生下来皆是性别不定。”

“性别不定?”轩辕天音挑了挑眉。

东方祁点点头,再瞟了她一眼,道:“白日里是男,夜里则会变成女。”

啊?

轩辕天音一双眼睛猛地瞪大。

东方祁再次轻咳一声,点点头,道:“我出轩辕宗时也不刚过十一岁,当初在天阙城遇见南无月却并知南家的这个诅咒,是以因为觉得跟他兴趣颇为一致,关系就较为亲近些……”

说到这里,轩辕天音神色突然古怪起来,盯着东方祁半响,突然问了一个比较犀利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南家这个秘密的,还有你当初离开天阙城,是因为出了些什么事情?”

东方祁神色一僵,随即瞟了瞟她,言语有点支吾,最后见轩辕天音似乎神色开始有点不对了,才立即道:“先说好,我跟他绝对没有什么,你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

“你说,我不生气。”轩辕天音道。

“不是生气…”东方祁嘴角抽了抽,神色微微有点扭曲,“是…你不许笑。”

啊?不许笑?

轩辕天音微微一愣,不过却立刻回神,点头道:“好,我不笑。”

“我在天阙城时一直住在城主府中,因为同为男子,所以南无月来找我,从来都是直接进来,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就在…就在某天夜里,南无月突然又闯了进来,跟我说……”东方祁说到这里,神色已经是非常扭曲了,似乎让他回忆祁当年的那晚,让他异常的痛苦且难受。

“跟你说什么?”轩辕天音见他半天没说出个什么来,顿时有点不耐烦地了。

东方祁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轩辕天音一眼,用一种视死如归地表情,沉痛地道:“他说要跟我一起睡,等他成年后就嫁给我……”

轩辕天音‘额’了一声,神情有点呆,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当夜就离开了天阙城!”

轩辕天音眨了眨眼睛,看着东方祁一脸扭曲的神色,默了默,然后突然大笑出声,整个笑声在海上传出老远。

“你说了你不笑的!”

轩辕天音边笑边揉着肚子看着脸色难看的东方祁,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一说到这代的天阙城城主时,脸色会如此怪异了,试想一下,当十一岁的东方祁将南无月当作一个正常的男孩子,并且还是关系很亲近的兄弟时,他的兄弟某天夜里跑来他房间,并告诉他要跟他睡觉,且长大了还要嫁给他,这种惊悚的经历,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果然是一种难以启齿的噩梦。

看着东方祁微微难看的神色,轩辕天音使劲咬了咬唇,忍着笑意,道:“好,好,我不笑,不笑了……只不过我实在没想到右相大人果然魅力无人能挡,十一岁就能让天阙城城主拜倒在你的裤腿下……哈哈哈哈……。”

闻言,魅力无边的右相大人瞬间黑了一张俊脸,且在心里悔道:着实不该告诉她实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