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一章:出关,黄泉碧落亦相随!

常人都道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自两年前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回到轩辕宗后,轩辕天音就径直进入了玉雪峰上的密室闭关,两年的时间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并不长,可虽不长,在这两年里,东方道一等人还是会隔上一月半月跑来玉雪峰上转悠一圈,在察觉密室里没用任何动静时,又悻悻地打道回去。

轩辕宗在这两年里倒没什么变化,不过天昊大陆的格局却是变了变,自北方十城瘟疫之后,十城百姓的数量几乎减少了一半,特别是阗威城,更是一个活下来的人都没有,整个阗威城竟是成了空城,想当年阗威城和凤羽城被并称为北方第一第二大城,如今这般模样,倒是让人看了唏嘘不已。

在轩辕天音闭关之后,天昊皇帝一系列安抚民众,赈灾的举动倒是让得原本不怎么看重皇室的北方百姓对于皇室存了感激之心,也让得皇室在外域上有了一定的掌控权,而天昊皇帝在得知阗威城中发生的真相后,尤为震怒,同时并将阗威城的管辖权交给了凤家,不仅是因为凤家在这次瘟疫爆发后的所作所为保得凤羽城中绝大部分百姓免于瘟疫的侵害,更因为凤家的背后还有轩辕天音的支持,一时之间,原本在时间洪流中摇摇欲坠,几欲没落的凤家,瞬间成为了北方外域隐世家族中唯一一个龙头老大般的存在。

不过大陆的格局如何变化,都影响不了隐世方外的轩辕宗,在十年大比落幕和轩辕天音解决了北方瘟疫回来闭关之后,轩辕宗内再次恢复了以往的低调模样。

宗内弟子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这一日,同样是晴空万里无云,轩辕宗的弟子如往常般在浩然殿前的广场上修炼,时而有弟子因为掌握了新的术法而发出惊喜的声音。

石阶上,大长老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一手握着一只鸡腿,一手举着一个酒葫芦,醉眼迷蒙的翘了个二郎腿,时不时的仰天灌两口酒,不过却在仰头间,那原本迷蒙的醉眼里却是有精光一闪,眼风精准却不露痕迹地看向下方场地中那些成功掌握新术法的弟子身上。

看着这样一幅泼汉无赖的大长老,他身边那一脸严谨,不苟言笑的二长老倒是跟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宗主师兄让你来监督这些弟子修行,我看你却是来这里偷懒的。”二长老冷冷地瞥了一眼大长老,特别是在瞧见那一只不断抖动的大脚,面上肌肉便是抖了抖,“你这般模样难怪将莫言那小子也给教成了一幅无赖样。”

对于二长老的话,大长老不在意地嗤笑了一声,将右手中抓着的鸡腿狠狠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回道:“长老中有你这么一个古板无趣的老家伙就行了,我还整日板着张脸干嘛?万一将这些小家伙们都给教成了你们宗桓那呆愣样岂不就无趣了?”瞧见因为自家徒弟被说成了二愣子似的,二长老立马就是虎目圆瞪地瞪着大长老,岂料大长老呵呵一笑,朝他摆了摆手,然后伸个懒腰将手中啃得一干二净的鸡腿骨头一丢,侧头看向玉雪峰的方向,叹道:“也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都两年了还没出关,没有那丫头在,总觉得这日子过得没有激情啊。”

瞪眼瞪了一半的二长老在听见大长老的这番话后神色倒是一收,不过也只是瞬间,变又瞪着一双虎目看着大长老道:“什么丫头丫头的,大长老可不要对师祖不敬……”

师祖?

大长老一口口水差点不呛着自己,对天翻了一个白眼暗道那丫头若是听见你这般叫她,才会觉得是不敬呢……

‘轰——’

就在大长老心里的话音还未落下,玉雪峰上便传来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在这股威压陡然降临之时,场中的弟子们皆是感到心口莫名一滞,脸色瞬间惨白,别说是他们,就算是石阶之上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也被这威压给压制得浑身动弹不得。

大长老神色骇然地‘嘶’一声,跟二长老对视一眼,好恐怖的威压,这种压势只怕距离破空飞升也不远了吧。

而在这股威压突然爆发的一瞬间,轩辕宗后山主峰上,一道身影便是快速地朝着玉雪峰上掠了过去,几个呼吸间,就见那到身影便出现在了幽静的院子里。

“好强的势压,那丫头是要出关了?”

同样站在院子里的东方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右侧的山壁之上,那里正是密室的石门,听到东方道一的询问声后,东方祁头也没回,只是轻‘嗯’了一声,便不再搭理身后的人。

而东方道一对于东方祁这种反应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两年来,每次他来这里,这小子都是这副样子,一双眼睛时常盯着那道石门,那模样都恨不得将那石门给盯出几个洞来,东方道一还为此打趣过东方祁几次,说这么黏媳妇,以后天音丫头若是再要闭关,只怕还得将他一并给带进去闭关才行……

盘踞在这方天地的威压一直没有散去,而原本晴空万里的天色突然骤变,白昼变为黑夜,狂风肆起,连天地都为之变色。

东方道一双目圆睁,倒抽一口凉气,“嘶…这是功法进阶了?”

似乎是在回应他的话般,东方道一的话音刚落,只见原本紧闭的石门突然炸开,密室内顿时一片金光溢出,在金光闪烁间,闭关两年未出的轩辕天音瞬间自里面掠了出来,然后直直冲向高空,此时她的周身气息浮动距离,而在她的顶头上方,两朵金光灿灿的金莲已然成型。

三花聚顶已凝聚两花,而在两花的另一边,一朵同样的金莲正时隐时现,看模样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轮廓来。

这下东方道一连倒抽一口凉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瞪着一双老眼,呆滞地看着闭目虚空而立的轩辕天音,喃喃道:“这丫头究竟是个什么怪胎啊?她这模样哪里是刚刚踏入大乘期,第三花已经出现,只怕这丫头是到了大乘后期了啊……”

‘轰——’

又是一阵威压从天而降,而这次的气势显然比之前那阵威压更是恐怖骇人,这是天地威压降临!

只见原本还负手而立的轩辕天音睫毛轻轻一颤,随即在缓缓睁开时,一直负在身后的双手却是已到了胸前,然后双手快速结印,当一个印决接着一个的凝聚成功,这方天地的天地灵气瞬间如受到指引般,齐齐朝着轩辕天音涌来。

似乎有了天地灵气的相助,轩辕天音的体内混沌之珠便是狠狠一颤,随之一股庞大的灵力瞬间传遍轩辕天音的各个经脉和骨骼。

若说轩辕天音在最初得到‘天罡伏魔经’时,这本功法属于人阶级别,那么在血玉化龙时的进阶后就是地阶功法,而如今‘天罡伏魔经’再次进阶,就是正式迈入天阶功法一列了。

世间功法皆是有阶别的,像大陆上一些隐世家族中,他们同样有祖传一脉的功法,但是大陆上再强的功法也只是在地阶,而且还是少之又少,天阶功法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东西。

不过由于这次‘天罡伏魔经’的进阶,混沌之珠中的封印也得以再次解开,从而也让轩辕天音了解到,天阶功法并不是最强的一种,天阶之上还有一个神阶,当初在大洪荒时期,‘天罡伏魔经’能引得众神畏惧的原因正是因为它是一本神阶功法,且还是神阶中的神阶,所以当初在得到‘天罡伏魔经’的时候,夙离曾提醒过她,不要将她身怀‘天罡伏魔经’的消息走漏出去,否则哪怕这片大陆有天道的守护,那些上界中的家伙也会拼了命的下来抢夺。

从天地异象开始到轩辕天音掠出密室升空也不过只是瞬息,随着轩辕天音手中印决凝聚成功,原本黑下来的天空顿时渐渐开始恢复光明,而空气中急速涌动的气压也在这一刻尽数散去。

待天地异象退去之后,整个轩辕宗内不明所以的弟子们皆是狠狠松了一口气,而玉雪峰上,轩辕天音自空中掠下回到了院子中后立刻便被某人抓住打量了个遍,在确定这两年里她似乎将自己调理得不错之后,才放心般得松开了手。

“丫头,看你这气息,只怕是到了大乘后期吧?”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了这件事儿,不过东方道一还是为了保险期间试探地问道,一双老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轩辕天音,看得轩辕天音几乎以为自己是他嘴中的一块肥肉般,恶寒!

虽然这老头儿的眼神让轩辕天音背脊发凉,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道:“嗯,的确是到底大乘后期。”

“嘶!”猜中是一回事儿,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儿了,东方道一‘嘶’了一声后,随即一张老脸顿时红光满面,大笑道:“好…好…老夫总算是可以在有生之年亲眼看见有人可以破空飞升了。”

“你会不会想太多?”轩辕天音嘴角一抽,虽然自己到了大乘后期,也聚集了两花,不过真要三花聚顶,破空飞升还早着呢。

东方道一满面红光地朝她摆摆手,道:“想什么想太多,难道你觉得老头子我还活不到你破空飞升之日不成!”

好吧,这老头儿都这么说了,她难道还能说不能不成,轩辕天音撇了撇嘴,看着东方道一这欣喜的神色,眸中精光一闪,道:“怎么就你人?我家那位姑祖婆婆呢?还有澈儿呢?”

完全沉浸在欣喜中的东方道一根本就没看见轩辕天音眸中那一闪而过的精光,听到她的询问,想也没想的朝她指了指禁地的方向,道:“祖师带着那小家伙在空塚中修炼呢,你在闭关期间她有带着小家伙来瞧过,不过见你似乎不会这么早的出关,就逮了那小家伙进了空塚,说是也要为那小家伙弄什么特训。”

“那一时半会他们是出不来的是吧?”轩辕天音漫不经心地问道。

东方道一沉浸在欣喜中,笑呵呵地点头:“自然,特训哪能这么快就出关的。”

“唔…你身上可有联系姑祖婆婆的东西?”轩辕天音依旧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一直沉浸在可以亲眼看见破空飞升中的东方道一依旧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地点头道:“有,当日祖师逮着那小家伙进入的时候给了我一块传音佩,说若是有事寻她时可以用穿传音佩找到她。”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嘴角微微勾了勾,那模样像极了阴谋得逞后的小狐狸般,淡声道:“是吗?正巧我有事寻她问一问,师父能将传音佩给我用用吗?”

一句‘师父’瞬间让得东方道一心花怒放,这可是这丫头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又乖巧的叫自己一声师父啊,东方道一立刻二话没说,从怀中摸着一块碧玉剔透的传音佩出来,边递给轩辕天音,边笑呵呵地道:“有什么事情也可以跟师父说,只要是师父能办到的,绝对给丫头你办到。”

心花怒放中的东方道一完全没有看见身边东方祁那一脸不忍再看,默默将头转去一边的动作。

轩辕天音捏着传音佩对着东方道一异常乖巧的一笑,笑得东方道一直在心里道这丫头乖巧起来可真是个逗人喜欢的模样,简直是越看越欢喜。

越看越欢喜的轩辕天音将传音佩往轩辕心锁中一扔,然后突然神色一变,朝着东方道一的身后惊呼一声,道:“师父,那是谁?”

“嗯?谁?”东方道一立刻回头,可是……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东方道一刚一回头,轩辕天音立刻双手结印,便朝着东方道一一指,一阵金光闪烁间,东方道一扭着脖子的造型瞬间定型。

“唉…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把为师给定住了?”东方道一在察觉自己被定身咒给定住之后才反应过来今日的轩辕天音似乎有点没对。

当然没对,这丫头太乖巧了!平日里她哪有这么乖巧过?事出有异必有妖啊,可是如今自己被定身咒给定住了,悔时已晚啊……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转到东方道一正面去,然后再次笑得跟小狐狸似的,慢悠悠地道:“师父啊,这次我一闭关就是两年,如今好不容易出关了就想出去走走,唔…若姑祖婆婆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东海了。”

东…东海?

明昊东海!?

这下东方道一终于知道轩辕天音肚子里打得什么主意了,这丫头居然是想去明昊海上寻龙族啊……

“丫头…你听说…那明昊海上太过危险,海中海族的族群众多,你这么贸贸然地去明昊海域太危险了……”

轩辕天音瞧得东方道一脸色都变了,也知道这老头儿是真的关心自己,清冷的眸子中瞬间暖了一片,脸上戏谑地笑意收了收,看着东方道一认真道:“师父,当初你跟姑祖婆婆反对我去明昊海上寻找龙族是因为我实力不够,如今我已经到了大乘后期,怎么也要为了神龙去闯上一闯。”

轩辕天音这声‘师父’顿时喊得东方道一一怔,他能听出来这句‘师父’是出自她的真心,不过在听见轩辕天音还是执意要去寻找龙族,东方道一脸色变了几变,“你这个讨打的丫头,你以为你的大乘后期就很不得了了是吗?明昊海中的海中千千万,深海内域中还有好些老怪物的存在,大乘后期在它们眼里那就是个屁!”

连大乘后期都不放在眼里的海族?

轩辕天音倒是挑了挑眉,不过却依旧不改心中的决定,“那也要闯上一闯,它们总不能已经转换神力了吧?那还不早就破空飞升了!”见东方道一闻言又要开骂,轩辕天音笑着捋了捋他的一把胡须,道:“而且就算打不过,我难道还不会跑吗?要知道我跑起来,这世上除了一个人,只怕还没人能追得到我…所以…师父啊,您老还是将心放进肚子里吧…”说完,轩辕天音也不再管东方道一如何气的吹胡子瞪眼,直接朝一旁的东方祁招了招手,笑眯眯地道:“明昊海上这么危险,你可愿意陪我去闯上一闯?”

东方祁眸光温柔缱绻的看着轩辕天音,清泉般的清洌的眸子中如承了星光,只要一眼,便是万年般,薄唇轻启,低沉悦耳地嗓音在轩辕天音耳边响起:“只要是你,哪怕碧落黄泉,我亦步步相随。”

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上渐渐扬起一抹明媚灿烂的笑容,阳光下,白皙娇嫩的手泛着光晕摊在东方祁的面前,道:“手牵手,才能步步相随。”

阳光,明媚的笑容,在这一刻定格在东方祁眼中,也深深印在了心底,哪怕很多年过去,他依然记得那笑容里的明媚和掌心里的温度……

看着头也不回就牵着手踏空离去的二人,院子中被定身咒定住的东方道一成了一道无比凄凉的背景图。

“臭小子,臭丫头…你们就这么走了,老头子我岂不是要在这里顶着日头晒两个时辰!”

------题外话------

木有票,不嗨森…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