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二章:返回轩辕宗,闭关!(三卷完)

二人看似谈了很久,其实待二人返身回去时,轩辕天音那里为女魃清除记忆才做到一半。

轩辕天音神色沉凝地看着被应龙扶在怀中的女魃,左手结印,右手拈花轻点女魃眉心,一阵阵金光闪烁间,似在将什么能量强行灌入后者的体内,应龙神色紧张地盯着女魃,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而黑白无常二人因着好奇轩辕天音的手法,是以也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竟是都未发现东方祁和梵音二人刚刚有离开过。

梵音琥珀般透彻的眸子轻轻一闪,随即轻声叹了句:“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果然千变万化,她们也的确是得天独厚,难怪会招致别人的嫉恨。”

别人?

东方祁挑了挑眉,看了梵音一眼后却是不语。

而就在这时,轩辕天音手印一变,拈花指直接改掌印上女魃的天灵穴,轻声喝道:“天道无极——万般皆空,前缘尽消,忘!”

‘轰——’

一股强大的灵力冲击瞬间自轩辕天音体内爆发,而就在轩辕天音一个‘忘’字脱口而出的之时,只见那轻轻印在女魃天灵穴上的右手顿时金光一闪,随即一个金光闪闪的‘卐’字符咒顿时从天灵穴直接印入女魃的意识海中,而女魃此时的神色却从痛苦渐渐变为迷茫,又从迷茫渐渐变为平静,当所有金光尽数没入女魃体内之后,轩辕天音才深吐了一口气息,收回了手。

“好了,现在的,前世的,所以记忆全部清除了。”轩辕天音收回了手,才应龙淡淡一笑,便欲起身,而身边突然伸出一双手,恰合适宜的将她给扶了起来。轩辕天音侧头对着扶起自己的东方祁笑了笑,目光扫过另一边的梵音,挑了挑眉,道:“劳烦佛子等了这么几日,不如咱们就将这地儿让给应龙,让他跟女魃独处一会儿,咱们换个地儿继续聊聊?”

虽然她之前一直在施术为女魃清除记忆,可是却还是知道东方祁跟梵音二人离开过,原因嘛…她肯定不会说是因为少了那在身后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一双目光。

东方祁笑了笑,似乎并不介意让轩辕天音知道自己刚刚有跟梵音单独离开过,见轩辕天音挑眉看着梵音,扶着她的手松开一只,轻轻为了整理了一下额前微乱的发丝,笑道:“你倒是不觉得累,既然佛子答应了你等上一等,难道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等不了了?”

轩辕天音闻言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什么,反而是看向梵音时莫名一笑,道:“不过是想问佛子几个问题而已,若是佛子回答得合我心意,或许我也能送一样佛子感兴趣的东西。”说罢,深深地看了梵音一眼,便自己朝一旁走去。

梵音看着轩辕天音的背影眸光一闪,垂眸间却已跟了上去,东方祁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的背影,挑了挑眉,自然也是要跟上去的。

白无常靠在黑无常身上,看了看径直抱着沉睡中的女魃发呆的应龙,又看了看那朝远处走去的三人,抬手摸了摸下巴,对着身边的人笑吟吟地问道:“小黑,你说阿音要跟那佛子说什么?咱们要不要去听听?”

黑无常闻言脸上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面无表情,扫了轩辕天音三人离去的背影一眼,淡漠着声音道:“你若哪天不八卦会死吗?”

“不会!”白无常义正言辞地道,“不过会无聊啊…”说完神色又恢复成一脸笑吟吟的模样,眯着细长的眸子继续道:“再怎么说当初在清平城的时候也有咱俩的一份功劳,去听上一听也是无妨的吧,何况是去听向来无情无欲的佛子的八卦,再则…那个姓东方的小子,我实在好奇他的身份究竟是个什么,小黑…你不好奇吗?”

黑无常神色不变,只是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冷声道:“我觉得你应该去一遭地狱第五层,然后再去一遭地狱第一层。”

一句话让得白无常瞬间哑然。

地狱第五层和第一层乃是蒸笼地狱和拔舌地狱!

凡是进入这两层的幽魂,一般都是在阳世时爱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好八卦者,大多进入这两层的幽魂都是长舌妇!

……

如今女魃体内的浊气封印,北方十城中感染瘟疫的百姓也会慢慢好起来,看着这满目荒凉干枯的大地,轩辕天音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为十城百姓之后的日子担忧,粮食没了,这北方入冬又早,经历了大旱和瘟疫,只怕之后这一段日子里,北方百姓的日子要难过一点了,这干枯的土地怕是一两年内变不回原来的样子。

“放心,既然天昊帝已经开了国库放粮,便不会不管后续的一切事情,虽然日子比平时要难过一点,可是吃饭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看见轩辕天音的神色就是知道她心中在想着什么,东方祁牵过她的手,在手中处捏了捏。但轩辕天音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神色轻松,眉心依然轻蹙,道:“天昊皇帝的确是开国库赈灾,可是灾粮一层一层的放下来,能到百姓手中的到底有多少,谁能知道。”

轩辕天音没有明说,东方祁却还是听懂了,贪官污吏不管是哪朝哪代都是有的,他们就如蛀虫般,怎么除都是除不干净的。

“我会让月影随着后续拨下的灾粮一起来北方,如若发现中途有人阳奉阴违,贪赃枉法,必会严惩不贷。”东方祁沉声道。

对于东方祁的话,轩辕天音笑了笑,她相信凭着东方祁在天昊的威信,那些想要往灾粮方面伸黑手的家伙们也得掂量掂量了,而一旁的梵音却是讶异地看了东方祁一眼,似乎对于东方祁这种心系苍生的举动有着惊讶,不过惊讶也只是一瞬,在瞧见东方祁身边的轩辕天音时,梵音淡淡笑了笑,其实之前东方祁的有一句话,他是承认的。

情之一字的确是在天地间最厉害的法,连魔都因为心中有情而心系苍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我佛无量,苍生之福。”梵音淡笑着看着二人,那双琥珀般的双眸犹如这世间最透彻且澄净的星子。

轩辕天音却听了一笑,看向梵音道:“其实我挺好奇,佛子既然已经历劫成功,为何还迟迟不回梵境,而是将周身法力封印,游走于这片大陆间。”

一问之后她也不等梵音回答,便又继续道:“今日见佛子眉宇间似乎有所困惑,佛也会有所惑?不如让我猜猜你究竟是为什么而惑可好?”

梵音淡笑不语,却也点头示意让轩辕天音继续说。

见此,轩辕天音也不客气,打量了他一圈,道:“凡是有因必有果,因果这种事,想来佛子比我更懂,那我就先不说这个果,直接问因吧。”

“当年妙华莲华池边,那一救之情到最后被定为动了痴念,这个‘痴’到底是出于痴情还是痴其他的什么?佛子可为我解惑?”

见梵音不语,轩辕天音笑了笑,继续道:“佛子别怪我有此一问,虽然我是一介凡人,不过却也知道身为佛子,不论是心,还是身,或者是念,都是已经到了不动亦不乱的境界,一尾小小的龙鱼,哪怕她变化后再是美丽妖娆,只怕也乱不了你的那颗佛心,那么佛子当初被罚十世轮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梵音低垂的眼睑轻轻颤了颤,随即低低叹了一口气,抬眸看向天际,道:“的确是痴,痴的却不过是历练红尘百世而已。”收回目光,看向轩辕天音,神色间有了一丝其他的情绪,“我只是没想到,她竟会执着于此。”

闻言,轩辕天音狭长的眸子添了一抹薄凉,神色已冷,道:“看样子那小龙鱼倒委实悲催了一点,拼了大好的前程,一身的修为和一条命,不过也是成全了佛子能经历红尘一番的愿望。”

“既然佛子红尘已经经历了,也功德圆满了,那么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是啊,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梵音眉宇间闪过一丝迷茫,倒是将轩辕天音的话重复了一遍,似在问自己,又似在思索着什么般。

他的这幅模样,倒是让轩辕天音微微一怔,随即眸光闪了闪,道:“你可知道她消散之前说过什么吗?”

梵音眸光动了动,良久才听到他问道:“什么?”

轩辕天音无声一笑,目光紧紧看着他,道:“她说她不悔,悔只悔人妖殊途,她说若是重来一世,她依然会如此选择,至死不变。”

晴朗无风的天气,莫名刮起一阵狂风,有那么一瞬,轩辕天音感觉到梵音的心境似乎有过强烈的波动,就如同这来的莫名的狂风般,似乎这狂风就是梵音那时的心情。

轩辕天音右手轻轻抬起,手腕上所带着的轩辕心锁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一阵淡淡的光晕,心锁中间镶嵌的那颗血色的宝石红光一闪,一道微弱的气泽便自那颗宝石中飘了出来。

掌心金光一现,将那道气泽包裹住,然后轩辕天音摊手一递,放在梵音面前,道:“这是她的气泽,我花了很大一番力气才给保存了下来,若不是轩辕心锁中有特殊的保存之法,只怕这气泽也留不到至今,如今我还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只怕今后护不住它,你天生佛性,灵根深厚,若是你肯将它存于自己的元神中,或许今后她还能回来,就是不知道佛子肯是不肯将它养出来了。”

见梵音目光盯着自己的掌心那团金光未动,轩辕天音继续冷声道:“当然,若是佛子不肯,我也尽到了相识一场的责任,今后该如何便是如何,这也是她的命数罢了。”

阳光下,轩辕天音摊手站在梵音身前,掌心里的那团金光闪烁间,隐隐有红光流转,若是仔细看,那红光似乎是一条小小龙鱼的模样。

当初沈夫人消散之时,连东方祁都没有察觉到,轩辕天音将最后一丝光辉给收进了轩辕心锁内,其实她当初也没想过其他什么,就是冥冥中觉得,若是让沈夫人的神魂就此消散,她不忍心而已,念着将来若是有可能,也许能重新给她塑魂,不过要塑魂重生何其困难,轩辕天音在心底也并没有报以大多的希望,只是因果因果,谁有能料到佛子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历劫完成,又谁又会料到历劫成功后的佛子居然没有立刻返回梵境,而是留了下来,所以再次见到梵音之时,她便觉得,或许这正是个机会,才有了之前的一番类似质问的话。

若是梵音真的对沈夫人没动什么念想,她就不会将这团气泽取出来,不过看刚刚梵音的反应……

她赌对了!

梵音未动,轩辕天音也没有动,那右手托着那团气泽,就这么直直地摊在他的眼前,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只见梵音眉宇间似看破了什么般,琥珀般的眸子更是透彻了不少,“给我。”

轻轻的两个字,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轩辕天音唇角勾了勾,将那团气泽递给梵音,见梵音小心地将它护进自己的元神里后,才道:“佛子只怕是回不去梵境了吧?”

梵音无奈一笑,看着轩辕天音那意有所指地目光,道:“你明明知道,又何必说出来,而且…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当然是她希望的,她迟早去对梵境中的一些人动手,自然不希望佛子回去,毕竟梵音跟那些家伙不同,“你不后悔?”

“那里…早就不是当初的梵境,回不回去也没什么大碍,或许当初在诸佛离开时,我也跟着一起离开,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一些事了。”梵音摇摇头,淡声道。

“你不回去也好,你回去了才会让那些家伙不安心。”轩辕天音嗤笑一声,梵音的身份在梵境中代表着什么,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真的想梵音留在梵境掣肘他们,“既然不回去,那么你怎么去哪?”

对于轩辕天音的问题,梵音笑了笑,目光看向西方,道:“我准备去西大陆。”

龙昊西大陆?

轩辕天音闻言一怔,随即皱眉道:“东西大陆的那道屏障可不好过,若是你不自封法力还能过去,如今你法力封印,别说过去了,只怕那明昊海都是不好渡。”当初天道留下隔绝东西大陆的屏障其实也是为了防止两个大陆的人有来往,且东西大陆各自封印着魔族和妖族的通道,别说是轩辕天音如今的实力,只怕她就算三花聚顶,也过不去那道屏障,梵音想要跨过屏障,除非解除自身的封印,可一旦解除封印,天道留下的禁制就会立刻察觉,“你会被这里的天地规则驱除出去的。”

梵音自然也知晓这里的天地规则,但是却淡淡一笑,看着轩辕天音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能帮你什么?”轩辕天音不解地挑眉看着他,连东方祁都是怔了怔。

“你的血,驱魔龙族的血脉…有你的血,既然我解除封印,天地规则就不会将我赶出去了。”梵音笑道。

闻言,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好吧…居然还可以这样作弊,她算是又开了次眼界了。

梵音要的血可不是普通的血,而是轩辕天音的心头血,是以在听说是要抽取轩辕天音的心头血之后,东方祁脸色就如覆了一层寒冰般,那盯着梵音的双眸冷厉得能戳他,不过梵音在对上他这种恨不得戳死自己的目光时,却是笑了笑,抬手一指,隔空点在轩辕天音的心口处,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轩辕天音连一丝痛觉都没有,就瞧见一丝心头血如丝线般缓缓被抽了出来,然后没入了梵音的体内。

而也在同时,一个旱天雷突然在三人上方响起,整个天地间突然变色,狂风大作,仿佛到了末日般,甚是骇然可怖。

“看来天道有所察觉有人动了驱魔龙族的血脉,这怕是发怒了。”梵音抬眸看着天际,随即笑了笑,道:“你在这方天地中被保护得很好,仅仅是动了一丝心头血,就惹的天地发怒,果然是天道的血脉。”

头上狂风呼啸不停,连远处的应龙等人都给惊到了,应龙抱着女魃和黑白无常速度赶来,神色间一片疑惑,“怎么了这是?怎么突然天地异象了?”

“你将自己的气息放出去吧,否则我可是要被天罚劈了。”梵音看着轩辕天音道。

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被保护得这般严实的,不过在瞧见那聚集翻滚的雷云,只怕这天罚着实不轻,也不敢在耽误,立刻周身金光一闪,属于她的气息顿时暴涨开去,而奇怪的是,在她气息散出的一瞬之后,天上剧烈翻滚的雷云顿时一停,然后便是察觉出什么般,竟然就这么散开了去。

当阳光重新返回大地,轩辕天音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我在来这里时瞧见几个城池被施了时光冻结术,如今瘟疫已除,你还是尽快去扯了术法吧。”梵音见空中恢复了平静,对着轩辕天音点了点头,道:“我就不在此逗留了,此番解了北方一劫,你似乎就要达到大乘之境,大乘之境对于以后神力蜕变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这次事了,还是静心闭关为好。”

轩辕天音自然也感觉到自己体内浮动的灵力变化,即使梵音不提醒,她也会在处理完此番事情之后,回轩辕宗闭关了,不过在听到梵音现在就要走,倒是挑了挑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道了声‘后会有期’后,便看着梵音踏入了空间裂缝中。

待梵音走后,黑白无常二人也要带着戚家那几人的魂魄回地府去了,而应龙却在抱着女魃走之前,看着轩辕天音道:“你迟早会破空离去,上界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能帮你的甚少,不过女魃会留在这里,我也会留在这里,待你离开这里后,我会替你好好守着这片大陆,希望待你再次回来时,能看见你已站在了那众神之巅。”

……

当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再次回到凤羽城后,城中已经开始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在瘟疫爆发时,凤羽城的损失本来就小,如今瘟疫没有了,自然也是最快恢复的,二人到了凤家,跟凤谦说了后续一些事情后,便再次启程转回其他的七城中,轩辕天音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解除冻结术,随着轩辕天音的解术,她体内灵力的浮动更加明显了,待最后一城的冻结术解开后,二人便不再停留,唤出月笙直接返回轩辕宗。

虽然二人并未多停留,不过二人救下北方的事迹已传遍整个天昊大陆,特别是北方的百姓,在得知他们全是因为轩辕天音和东方祁的原因而幸存了下来,家家户户都在自家的祠堂里为二人供上了长生牌,而天昊皇帝也特此为轩辕天音在皓月皇城皇家广场上立上了金身雕像以供后人瞻仰。

对于这些事情,轩辕天音可没什么心情去关注,二人一回轩辕宗后,连东方道一都没有去见,就只见进了密室闭关,而这一闭关,就是整整两年……

------题外话------

今天应该是高考最后一天了吧?

考完就解放了,既然解放了,那我也得再开始嚎上一嚎了…

妹纸们…票呢…每月一张的评价票是否可以砸给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