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一章:除了她,我别无所求!

琴声悠悠,佛音空旷而娴静。

整整三日,阗威城上空飘扬的琴声都没有断过,当第四日天刚破晓之时,躺在地上一动未动的女魃突然全身开始颤抖起来,精致漂亮的脸庞上一层浊气时隐时现,不远处,用降魔琴弹奏的轩辕天音额头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双狭长的眸子中金光正在急速流转,显然此时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能不能将浊气重新封印,成败就此一举了。

白无常懒懒地坐在黑无常的身后,一颗脑袋有气无力地搭在他的肩上,看似是黑无常在撑着他,实则前者的力量全是放在了他的了身上,侧头对着黑无常的脖子处吹了一口气,见前者原本放松的身体顿时僵硬后,才赶在他发怒之前,赶忙道:“小黑,这最紧要的关头越是凶险,你说阿音那丫头能撑得住不?这若是撑不住,浊气一旦反噬可不得了,别说是女魃从此将被浊气侵蚀,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连阿音自己都会沾染上这浊气……”

他这一席话惹得三人侧目,黑无常是面无表情地斜睨了他一眼,而应龙却是焦急地看了他一眼,便转头死死盯着地上的女魃,至于最后看他那一眼的人便是东方祁了,东方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似乎不忍直视他此刻的样子,一眼之后便嫌弃地瞥开了眼睛,看向了轩辕天音,不过别看此时东方祁的模样淡定从容,只是那双隐在袖中的手,却是无意识般的渐渐拽紧。

四人的一番动静皆被一旁的梵音静静看在眼里,如琥珀般透彻且沉静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即在那块石墩上坐了三日未动的梵音慢慢站了起来。

能步步生莲者,整个四海八方除了那西天的佛祖,就只有天生佛子了,佛子应天命而生,由天地孕育,每一次降生的佛子皆是出生于妙华莲华池中。

只是十步之距,他的脚下即使是早已干枯的河床,也是开满了朵朵白莲,梵音转头看向一旁的轩辕天音,朝她微微摇头,道:“你继续不要停下来。”说罢,衣袍一撩,便盘坐在女魃身边,右手拈花一指,轻轻点在女魃眉心之间,左手结印放置胸前,顿时一阵佛光闪烁,跟笼罩在女魃周身的金光相互辉映。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是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既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嗡嗡嗡——’

当梵音所念的心经最后一字落下后,整方天地顿时发出嗡鸣之上,九霄之上,极西之处,一片佛光降临,瞬间笼罩整个大地,哪怕是北方的其他城池,都被佛光笼罩,整个极北之地都散发出一片光明之色。

原本浑身颤抖,神色间充满痛苦之色的女魃却在此时像是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般,神色间痛苦之色渐除,面容一片安详且娴静,在她体内一直剧烈翻动的浊气此时早已销声匿迹,再也寻不到一丝气息。

除了女魃外,感受最深的就是轩辕天音了,原本她体内的灵力近于枯竭,疲惫不堪的状态,如今却是浑身舒畅且身心皆是从未有过的宁静和空灵。

待梵音收回手后,一旁的应龙早就探过去,细细查看女魃,再发觉女魃体内的浊气完全被封印之后,神色顿时一喜,“浊气被重新封印!”抬眸感激地看着梵音,应龙原本想道谢,却被梵音抬手打断,“上神无须多谢,梵音虽是佛子,却跟上神二人差了不止几辈,上古时期,如若不是上神二人,人界争帝之战不知还要造成多少杀孽,能为光明之神出一份力,原本就是我等该尽的责。”

虽然梵音如此说,不过应龙还是感激地道了声多谢,他跟女魃千万年来经历生离死别,他苦苦寻找千万年,如今终于找到了女魃,且女魃体内的隐患终于解决,说不激动是假的。

‘噗——’

而就在几人欣喜激动时,身后突然传出一声异响,轩辕天音直觉回头,就见原本坐在自己身后的东方祁却不知怎么的,脸色苍白,眉宇间添了一抹不正常的痛苦之色,唇边血迹犹在,显然刚刚那声响是他吐血的声音。

轩辕天音神色大变,一闪身直接来到东方祁身旁,一把将他扶住,脸上从未有过的惊慌之色,“你这是怎么了?”抬手指尖触及他的脉搏,脸色再次一变,惊慌道:“你的心脉怎么如此乱?东方祁…你刚刚干什么了?”

东方祁眉心紧蹙,虽脸色苍白痛苦,却抬头朝轩辕天音笑了笑,低声道:“没事,大概刚刚在恢复时过于急切点,岔了气。”

这种鬼话轩辕天音打死也不信,不过在瞧见东方祁神色间似乎在强忍着痛苦的模样,咬了咬唇,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

淡淡檀香袭来,轩辕天音刚一侧头,就瞧见梵音站在了自己二人身边,原本平静淡然的神色中带了一抹思衬探究,目光细细地打量着东方祁,琥珀般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情绪。

“把你的手给我。”

东方祁淡淡看了梵音一眼,却并没有动,倒是梵音见前者没动后,一撩衣袍蹲了下来,自己抓过他的手,细细探起了脉来,不过这探脉却探得委实有点奇怪,只见梵音先是把了把东方祁的脉象后,眸子眯了眯,随即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抓着东方祁手,掌心相对,五指紧扣。

‘嗡嗡——’

二人紧扣的双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共鸣般,顿时佛光大绽,看得其他人皆是面面相视。

梵音神色一震,双眼紧紧盯着自己二人紧扣的双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般,震惊抬头看着东方祁,“天生佛性!”

在场的几人本就不是寻常人,天生佛性这四个字代表的什么,他们怎么会不清楚,佛子应天命而成,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天生带有佛性,整个天地间,除了佛子,即便是佛祖都是经历了一番劫难才立地成佛,成就了一身佛性,而佛子不同,生来便自带佛性,不用历劫,那梵境莲台之上也有他的一方席位。

如今梵音却说东方祁是天生佛性,这意味着什么,他们都清楚。

白无常此时如见鬼般瞪着东方祁,颤着手指着东方祁,不可置信地道:“天生佛性?开什么玩笑,天地之间如何能同时出现两位佛子?”而且…而且这家伙的秉性,就连只是相处了几日的他都能了解到,这家伙哪里来的悲天悯人之心,他完完全全就是一只狡猾奸诈且无耻又醋劲十足的狐狸,若他是佛子,自己跟小黑都能成为地藏王了!

不仅是白无常不相信,轩辕天音几人同样不相信,可这话是梵音亲口说出,怎会有假,一时之间,所有人皆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梵音却是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东方祁一眼之后,道:“的确是天生佛性,不过却不纯粹,你的体内还有一半其他的力量,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不管是人、神、还是佛,一具身体内绝不可能出现两种力量,否则一旦这两种力量爆发,最先崩毁的便是你自己,虽然我无法得知你体内另一半的力量是什么,不过却能感觉到,这两股力量互相压制着,也同时在竞争主控。”

“你之前吐血的原因,想来是因为刚刚那段心经引起的。”梵音继续道:“你倒是胆子大,明知这些经文和佛音会引起体内力量暴动,却坚持弹奏了般若波罗密心经和金刚经整整三日,若不是你体内另一股力量异常庞大,且有压过佛性的可能,你之前就不会是吐一口血这么简单了。”

轩辕天音闻言脸色一白,扶着东方祁的手一紧,看着梵音急声问道:“那他现在如何?那两股力量可有化解的方法。”

梵音垂眸不语,就在轩辕天音快要忍不住伸手去摇他的时候,梵音道:“我不知道,要如何化解,只能看他自己。”

“可是……”轩辕天音神色一急,正想说‘可是你是佛子,怎么会不知道’却被东方祁捏了捏手,给打断了,东方祁朝她淡淡一笑,柔声道:“你别这么激动,我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你没听见梵音说若是这两股力量一旦爆发,最先倒霉的就是你!”轩辕天音瞪着他道。

似乎缓过了一阵,东方祁的神色已不见之前的痛苦之色,抬手摸了摸轩辕天音的脸颊,柔声哄道:“可是刚刚佛子也说如何化解要看我自己啊,我有办法化解,只是…时候还没到而已。”

梵音眸光一闪,侧眸看了东方祁一眼,见身边二人还在说些什么,便再次垂眸起身,站到了一旁,那垂下的眼眸中似有什么情绪一晃而过。

他的确说过要如何化解只能靠自己,不过他却没说,自古以来,能跟神佛对抗的力量,唯有…魔!

“你真的不是在诓我?”这边轩辕天音依然不依不饶地瞪着东方祁,显然东方祁的信誉在她那里已经大打折扣了。

东方祁无奈地朝她笑了笑,随即眸底闪过一抹深意,凑近她几分,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当然没有,我很惜命的,若是没了命,将来如何娶你?”

轩辕天音闻言羞恼地瞪了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男人还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虽然羞恼,不过在听见‘娶你’两个字的时候,轩辕天音的心口却是猛地一跳,担心有,欢喜更有。

见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红晕,东方祁眼眸顿时一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心里是如何期待盼望,她能成为他的妻。

“女魃封印成功了,我去给她将记忆清除,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似乎有点受不住此时东方祁这样深深地看着自己,轩辕天音立刻转移话题,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那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

看着轩辕天音逃似的背影,东方祁眼底掠过一抹笑意,看着她开始动手清除女魃记忆后,笑意瞬间敛去,起身看向一旁的梵音,淡声道:“能聊聊么?”

似知道东方祁会找上自己般,梵音并没有什么意外,点了点头,当先朝着远处而去。

东方祁再次回头看了轩辕天音一眼,便缓缓抬步跟了过去。

干枯的河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即使是这样,二人走在上面也如履平地般。

“你如今历劫成功,那就说明沈公子已经身死,我记得当初天音救治了沈公子之后,他若无意外定能长寿的。”

梵音脚步一顿,侧头看向东方祁,倒是有些意外他第一句说得并不是自己的事,见他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梵音点点头,道:“的确无意外的话能寿终正寝。”

“那是为何?”东方祁挑眉。

梵音默了默,道:“虽然记忆消失,可是感情却会留下,他顺着感觉再次回到了湖心小筑,最后郁郁而终。”

虽然梵音说得无比简洁,不过东方祁岂是这么容易被简洁过去的人,即使梵音不说,他也猜到了大概,怕是沈公子回到了湖心小筑最后想起了什么,所以情殇心死,早早的结束了一生。

他能猜到沈公子当时的心理,只怕是想随着沈夫人而去,却没有想到,沈夫人身死是魂飞魄散,而他的死亡,却是历劫重生,从此红尘情爱在他的眼中皆是虚妄。

不过如今看来……

东方祁眸底深深,看着梵音,道:“佛子似乎有所困惑?”见梵音抬眸看向自己,笑了笑,继续道:“沈公子对沈夫人情深一片,我却想知道佛子对那尾小龙鱼是个什么想法?”

梵音琥珀般的眸子一闪,挑目看向远方,却并没有回答东方祁的问题,而是缓缓道:“西天诸佛皆是历经红尘百事才得以归位,唯独我,天生天养,自生来便已是佛身,无须经历爱恨离别,百态人生,但越是不经历,就越是向往,当年妙华莲华池边,我到如今却依然不知心底是如何想法,被罚下界经历十世轮回,到底是心甘承认动了痴念,还是只想借着这个缘由离开梵境去经历向往已久的百态人生,命盘中早已分不清,男女间的情之一事,对于我们来说,从来都不知,不懂,也不动过。”

话音顿了顿,梵音神色间出现一抹迷茫之色,像极了迷途的孩童般,抬手摸上心口处,又道:“经历了十世轮回,待得归位之时,皆是想起,可不知为何,独独这一世,我记得尤为清楚,原本是要离开的,可每次欲离开时,却又莫名的留了下来,这也是为何我会自封法力,留在这里的原因,我想留下来,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缘故。”

东方祁闻言挑了挑眉,随即轻笑出声,道:“若是只听你前半截话,或许我得为那位痴情的小龙鱼觉得不值得,但是这后半截,想来便是她听见,也该欣慰了。”

“连佛子亦会动情,可见这情之一字,才是天地间最厉害的法。”东方祁眸光深深地看着梵音,随即沉声道:“所以,佛都避免不了,魔…更避免不了。”

梵音神色一震,看着东方祁,只见此时的东方祁那双清泉般清洌的双眸中,有红光隐隐流转,“你知道你的体内……”

“知道一半,却并不完全记得。”东方祁淡淡道,“所以故请佛子不该说的事,还请不要对天音提起。”

“刚刚我没说,之后自然也不会提起。”梵音笑了笑,“不过你说不完全记得是什么意思?”

东方祁默了一瞬,沉声道:“意思就是我的记忆并不完整,就像我根本不清楚我到底是谁,你之前说得没错,要解决我体内的状况唯有我自己,而办法就是不再用那一半的佛性去抵抗魔性,待得魔性完全将佛性吞噬,我体内的封印就会解开,记忆也会随之而来,不过虽然我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可是我也知道一旦我的封印彻底解开,我便不再是我,我不愿意失去现在的一切,所以能压制一日便算一日。”

“因为驱魔龙族的那位传人?”

“除了她,我别无所求!”

------题外话------

天音:听说今日是全国高考的日子?

东方祁:何为高考?

天音:就是跟科举差不多。

东方祁点点头:哦,所以呢?

天音挑眉:所以我们得为考生加油啊…

东方祁摸了摸下巴,问:加油可有辛苦费?

天音眼眸亮了亮,看向大众,问:你们说呢?有辛苦费没有?若是有,我可以考虑放神龙出来为你们助威加油,且有神龙庇护,保尔等金榜题名可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