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八十章:万魂朝拜,再遇故人!

轩辕天音拉着东方祁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的三人自然也跟了上去,原地留下那些跟着戚家三长老追捕戚威的戚家子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没反应过来,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自知道轩辕天音的身份后,他们就没想过今日能讨得了好,如今见神女一行人说走就走了,都悄悄的在心里松了口气儿,而这口气儿刚松到一半的时候,那清冷的声音再次从前面悠悠地传了过来。

“念在你们也是听命行事且并不是罪魁祸首的份儿上,我饶你们一次,离开这阗威城另谋生路去吧,若是再让我遇见你们做坏事儿,戚家三长老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榜样!”

……。

阗威城出城十里外是一处极阔的平原,原本这时节应该是山清水秀的,可因着之前的一场大旱,平原上早就江河干枯,大地干裂,如今这里一眼望去,竟是如黄土平原般的荒凉,哪里还有原来的模样。

在平原下方一处干枯的河床边,此时飞沙走石,森寒的怨气冲天,怨气聚集的中心隐约有几道人影若隐若现。

“家主,那女子一身实力着实太古怪了,这些怨灵好像根本就奈何不得她,若是我们再释放下去,只怕怨灵没把她给吞噬了,反而会反噬我们啊。”

怨气聚集的中心,一个灰袍老者神色凝重地对着身边一青袍中年男人沉声道,只不过这里几人的目光皆是紧紧地盯着头顶上方,在那里,正是怨气聚集的最深处,也是怨灵的所在处,因着数十万的怨灵同时出现,这一带被强大的怨气凝聚成了一个飓风点。

这青袍中年男人正是戚家家主戚崇光。

戚崇光一双如鹰般凌厉的双眼紧紧盯着头顶上方怨灵聚集的地方,不难发现在怨灵包围的中心有一道青色曼妙的身影,此时戚崇光眼底被阴鸷覆盖,原本一张阴沉的脸色上更是添了一抹不正常的黑气,“本家主耗费了一城的生魂,说什么今日也要拿下那女子,只有提取了她的生魂,我相信我的鬼灵神功必将大成。”话落间,眼底闪过一抹狠色,喝道:“大长老,你协同二长老一起,将剩下的怨灵全部放出来,我就不相信,再加上十万怨灵,还拿不下她!”

闻言灰袍老者也是戚家的大长老老眼里闪过一抹犹豫,随即狠狠一咬牙,双手再次叠加印决,并同时覆在了身边二长老的后心上,只见有了他这一叠加,四周的飓风刮得更是猛烈了几分,连同上方的怨灵又是一阵鬼哭狼嚎,越发显得凄厉可怖。

“天道无极——大若无量,大威天龙,普善光明驱魔咒,散开!”

‘嗡嗡嗡——’

就在戚崇光三人全神贯注之时,一道清冷的喝声猛地传来,随之便见一大片的金光狂卷袭来,眨眼间笼罩了整个河床的上空,与此同时,被金光覆盖住的怨灵们,顿时发出声声惨叫之声,原本因为那重新添入十万怨灵而猛涨的怨气顿时弱了下去。

这突来的一幕让的戚崇光神色一变,随之朝着身后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怒喝了过去,“是谁?”

“是谁敢来多管闲事?”

而回答他的却是一声长啸,只见后方一道银光快速掠来,直冲上方那青衣女子所在的地方,这一变化让得戚崇光更是神色阴沉,大为恼火,不过在恼火的同时却也在心里暗想,难道是那青衣女子的同伴?

‘砰砰——’

连着两声巨响自上方传来,数十万的怨灵顿时被那股惊人的能量波动给震得四处飞散出去,甚至还有些直接被这狂暴的能量给震得魂飞魄散。

应龙神色焦急地一把抱过怀中女子,身形不停,直接掠了下去,待落地之后,银眸紧张地看着怀中女子,急声道:“小光,小光你没事儿吧?”

此时的女魃似乎因为之前太过耗损体内的浊气却对抗戚崇光的怨灵,体内浊气虚弱,竟神智稍稍清晰了些,原本因为浊气而毁了的脸,却也好上了几分,只是面容依然可怖。

感觉到身边熟悉的气息,女魃睫毛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眼,在瞧见应龙时,眸底闪过一抹迷茫,但终究还是出声问道:“你是…谁?你认识我?我…是谁?”

察觉到女魃此时神智清晰,应龙眼底划过一抹喜色,抱着她的双手颤了颤,道:“小光,我是应龙啊。”

“应龙?”女魃神色间闪过一抹茫然,随之眉心一皱,似在努力回想什么,“我叫小光?我不认识你,可是…却觉得你很熟悉。”女魃抬手轻轻拂上自己的心口处,道:“这里…这里感觉到了熟悉。”

“想不起来没关系,我找到你就行了。”见女魃似乎因为努力去回想,神色间带起了痛苦之色,应龙立刻焦急地道:“别想了,不用去想,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你叫妭,是上古旱神,同时也是光明之神,我是应龙,是…你的爱人!”

“爱人……?”女魃微微一愣,随即突然神色痛苦,猛地双手抱住了头,发出一声惨叫,“啊……”

“小光…小光…你怎么了?小光……”

“别叫了,你也别刺激她了,她体内的浊气在回升了。”就在应龙神色焦急间,赶来的轩辕天音立刻查看了女魃一番,随之松了口气般地道:“你应该感谢那几个老家伙,若不是他们刚刚耗损了女魃体内的浊气,只怕待会我们也得麻烦一阵子。”

“小黑,先将忘魂汤给她灌下去,让她暂时睡一会,把眼下的事情处理了再来解决其他的事情。”

似乎是因为轩辕天音的提醒,应龙立刻想起了什么般,将怀中的女魃交给黑白无常二人,缓缓起身,道:“我的确应该好好‘感谢’他们三人。”话落,应龙一双银色的眸子凌厉地看向对面已经彻底被弄呆的戚崇光三人,身上的杀气顿时大涨。

而戚崇光三人自应龙救下女魃,然后再看见突然出现的轩辕天音和东方祁时早就愣住了,当日在古瑶城中,他自然也是瞧见了那场大战的,轩辕天音是什么人,他如何不清楚,只是他却没想到,这突然跑出来搅局的人会是轩辕神女。

如今被应龙这么杀气腾腾的给盯住后,戚崇光也立刻回过了神来,随之双眼警惕的看着他们,他能察觉到,这个盯着自己一行人的银眸男子绝对实力不俗。

“应龙,女魃已经喝下了忘魂汤,你还是去看着她吧,这三个人就交给小黑他们处理,虽然你想替女魃教训他们,不过这事儿你不能参和。”轩辕天音在一旁摇头道,虽然戚家这三人罪大恶极,可是应龙毕竟是上古之神,对凡人出手,终究对他不好,而且这事儿扯上了地府的秩序,还是由她跟地府的人来解决最为合适。

似也知道轩辕天音这番话是为自己好,应龙身上升腾的杀意却是怎么也压制不住,轩辕天音看得眉心一皱,道:“应龙,不要冲动,你刚刚稳定了心神,你想因为这些家伙而重入魔道不成?”

闻言,应龙身子一颤,随即缓缓收回了目光,身上的杀意也被他极力压制了下去,回头看了女魃一眼,沉声道:“好,我听你的。”话落,直接回身走向女魃,重新将她自黑无常手中接过抱住,便不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女魃,那模样好像生怕自己一眨眼,女魃就会消失一般。

见劝住了应龙,轩辕天音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戚崇光三人,随之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道:“鬼灵戚家的人胆子倒是包了天,竟然敢趁着瘟疫横行时,不好好保护阗威城的百姓,反倒私自抽出全城百姓的生魂炼成怨灵,如此阴毒且有失天道的做法,别说是天道容不下你们,我也容不下。”

随着轩辕天音这句话,戚崇光神色一变,却也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暴露了,如今反而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打算,同样冷哼一声,道:“我等这么做,同样也是逼不得已,那女子就是瘟疫传出的源头,只要杀了她,瘟疫自然会解决,牺牲一城的百姓,救得天下所有人,这自然是最妥当的做法,我戚家何来的罪?神女大人难道不知道两害相较去取其轻的道理?”

戚崇光冷冷一笑,目光扫过被应龙抱在怀里的女魃,继而转回目光看向轩辕天音,继续道:“只不过看此番情形,这女子跟神女大人是认识的,那么戚某倒是要替我北方十城所有受瘟疫残害的百姓问神女大人一声,这场瘟疫如何会爆发,神女大人可有责任?”

见戚崇光反而反咬一口,倒是反过来质问轩辕天音,东方祁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不过轩辕天音却是突然轻声一笑,道:“我的确有责任,所以我才会赶来北方,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为那些枉死的百姓给个公道。”

“鬼灵戚家残害阗威城数十万百姓,手段残忍天地不容,以轩辕之名,替天行道,罚你三人永镇炼狱,生生世世偿还这世所做的孽,什么时候还清,什么时候才可入轮回!”

‘轰——’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庞大的威压瞬间笼罩了这方天地,只见轩辕天音右手轻抬,指尖直指戚崇光三人,一束金光瞬间闪出,直射三人而去,“你们不是喜欢生抽他人灵魂吗,今日就让你们尝尝被人生生抽出灵魂是何等的感觉。”

“天道无极——九转阴阳,拘魂!”

戚崇光三人脸色一白,在金光射来之时便抬手想要抵抗,可是那束金光却无视了所有般,还是直接穿过了他们的结界,打在三人的身上,戚崇光三人顿时惨叫一声,灵魂深处传来的撕裂般的剧痛,顿时让得三人神色痛苦的扭曲起来,“不…你不能这么做…不……”

轩辕天音眼底闪过一抹寒光,神色越发冷厉,右手印决一变,金光瞬间大振,“给我出来!”

‘唰唰唰——’

三道白光一闪,戚崇光三人的身子顿时如一摊软泥般倒了下去,而此时三道透明的生魂正被金光紧紧束缚在半空。

将三人生魂强行抽出之后,轩辕天音看也不看一眼,对着身边的黑白无常道:“这三人的生魂就叫给你们了。”说罢,轩辕天音抬头看向天空之上的怨气,一步踏出,身形顿时升空。

“我知道你们心中有怨恨,害你们的人,我已经处置了,生死有命,虽然不能让你们重新活过来,不过我为你们化解自身的怨气,你们早日入轮回,重新转世去吧。”

轩辕天音双手合十,手印接连变化,随着手印的变化,这方天地间的金光瞬间暴涨。

“天道无极——大若无量,大威天龙,九转阴阳,普善清心咒,诛邪!”

‘嗡嗡嗡嗡嗡——’

大片的金光一阵翻涌,然后一寸一寸快速蔓延整个大地,一炷香的时间,整个阗威城皆是被金光所覆盖,凡是被金光笼罩住的怨灵没来由的觉得心中一阵平静祥和,周身的戾气也随之慢慢被净化干净。

待得所有怨灵被净化后,云层之后大片白色光晕倾斜而下,看着那白色的轮回之光,轩辕天音的脸上总算是如释重负地浅浅一笑。

阗威城上空站满无数生魂,看他们此时的模样再不复之前的怨恨神色,皆是神色安详且带着一抹感激,齐齐朝着轩辕天音躬身一拜,然后顺着轮回之光,渐渐消失。

万魂朝拜,哪怕是见惯生死阴阳的黑白无常二人也不由为之震撼。

……

“就在这里真的行吗?”

轩辕天音超度了一城枉死百姓之后,几人依然留在了这片早已干枯的河床边,应龙有些担忧地看向轩辕天音,此时轩辕天音正好间附近方圆十里给布下了结界。

“这里已经被我布下结界,一般是无人可以闯进来的,此时女魃已经喝下了忘魂汤,还是尽早给她修补体内封印为好。”轩辕天音挥手自轩辕心锁中拿出‘降魔’琴,是以应龙将怀中女魃放在地上,又道:“况且咱们是一个一个轮流的来,旁边还有你们几个守着,难道你还担心会出什么事不成?”

应龙微微一想,随之也觉得有理,便点了点头,将女魃轻柔地放在了地上。

“好,你先来,我们几人在一旁为你护法。”

轩辕天音点点头,抱着‘降魔’琴席地而坐,只见琴身发出淡淡宝光,随着轩辕天音轻拨琴弦,一阵低沉悦耳的琴音顿时响起。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金刚经的佛音悠然响起,因着轩辕天音在弹奏时夹带了自身灵力,这琴音瞬间传遍整个阗威城。

随着时间缓缓过去,轩辕天音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体内的灵力快要耗尽,就在这时,身边一手极为和适宜的按在她将要拨动的琴弦之上,更是行云流水般的接了下去,轩辕天音朝身边东方祁虚弱一笑,也知道他是来接替自己的,立刻闪身让开了位置,退到了一旁打坐恢复灵力。

一个接替一个慢慢下去,佛音一直没有断过,地上躺着的女魃如同睡着了般,只是周身被金光笼罩,而且能眼见着她体内的浊气正在逐渐消失,原本一张被浊气毁了的容颜,这时也恢复了原貌,露出一张精致却漂亮的容颜。

白无常有气无力地弹奏着‘降魔’琴,一双细长的眼睛可怜巴巴看向身边的黑无常,似委屈地道:“小黑,我没力气了。”

闻言,黑无常原本淡漠的双眸顿时一闪,随即撇了他一眼,一语双关地道:“没力气了?那让我来!”

“那可不行。”白无常立马摇头,“即使我在没力气了,有些事儿也只能我一个人,这位置还是不能搞错了。”

黑无常面色一寒,撇了他一眼,将头转向了一边,不看他了,不过白无常那厮却是痴痴笑了笑,笑容看起来无比的淫荡无比的贱。

“能要点节操不?”一旁轩辕天音听不下去了,这时她体内灵力已经恢复过来了,也知道白无常那货是真的支持不下去了,拍了拍被这货弄出的鸡皮疙瘩,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来接你。”

轩辕天音起身朝他走去,刚走两步后就猛地一顿,随之快速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喝道:“什么人在那里?给我出来!”

这一喝,让得其他几人顿时神色一凝,有人进来了?怎么可能?四周都被布置了结界,怎么可能有人能进来,且他们还没发现。

轩辕天音盯着空无一人的后方,冷笑一声,道:“别人察觉不到你的存在,我可察觉得到,这四周的结界是我布置的,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闯过外围的,不过越到中心,我的感应就会越强,你还是出来吧。”

话落,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随之那方空间轻轻一震,一道人影便从空间裂缝中跨了出来。

当看清这出来的人后,饶是轩辕天音在淡定,也不由地双眼猛地瞪大,随之发出一声惊呼,“啊…居然是你!”

“善哉!我佛无量,原本只是路过此地,没曾想到居然遇见故人。”

随着那人走出空间裂缝,那赤着的双足,每踏出一步,那方土地之上便突然出现一朵白色圣莲,一袭白纱长衫随着清风轻扬,俊朗如玉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安详的笑意,只是眉心那点朱砂却给这端庄宝象的面容上,添了一抹凄艳。

“步步生莲!”白无常在瞧见这一幕之后,顿时惊呼出声,随之看着来人的容颜,更是如见鬼般,双指一颤,差点弹错了音,“梵音佛子!”

“正是梵音,白使者还是静心弹奏,不然之前你们的所在都是要白费了。”梵音淡笑朝着白无常点点头,随即将目光看向轩辕天音,道:“当日你为我驱除妖毒,似乎还未曾对你道谢!”

轩辕天音神色一凝,随之跟东方祁对视一眼后,转头再次看向梵音,半眯着眸子道:“你苏醒了?或者说…你历劫结束了?”

梵音淡笑点头。

虽然此时他再不复当初那长发模样,不过面容却未曾改变,正是当初轩辕天音在清平城中救下的那位沈公子,也是西方梵镜下来转世历劫的佛子。

“既然你历劫成功,为何还不回去?”轩辕天音疑惑地看着他,随即神色一变,又道:“不对,你是怎么留在这里的,这里…这里你们梵镜的人根本不可能留下来!”

对于轩辕天音的问题,梵音依然带着一抹淡笑,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又什么都在心间般,道:“你没发现我此时有何不同吗?”

轩辕天音闻言一愣,随之眯着眸子仔细打量着他,然后眼底幽光一闪,“你封印了你周身的法力?”难怪,难怪他能留在这里,没有被天道给驱逐出去。

“不对啊,你既然已经历劫成功,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梵音轻轻摇头,随即抬眼看向西方天际,语气悠远且空灵,“或许,是想待在这里想明白一些事情。”

轩辕天音眉梢一挑,梵音这模样似乎被什么事情给困扰了啊,佛也有困扰吗?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接替白使者,而不是去深究我的问题。”梵音收回目光,朝轩辕天音淡淡一笑,随即目光看向一旁已经明显很吃力的白无常,之前他就撑不住了,如今又弹了这么一会儿,只怕快要到极限了。

轩辕天音闻言一愣,随即才想起眼下重要的事情来,立刻转身走向白无常接替了他,狭长的双眸深深地看了梵音一眼,道:“若佛子无事,不如就在此等上一等,待我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后,咱们再叙叙旧可好?”

对上轩辕天音这样的目光,梵音依然好脾气的点了点,见轩辕天音得了自己的答复后,便全神贯注的将体内灵力全部灌输到了琴中,梵音眸光一转,看着轩辕天音指下的‘降魔’琴,眸底不着痕迹的一动,便轻轻垂下了眼眸。

有些事情,他也很想弄明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