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九章:再遇戚威

阗威城上空随着那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城市上空盘踞的那一大团黑气也随之剧烈翻滚起来,黑气中似有无数人脸在挣扎,痛苦的、怨恨的、不甘的、一张张人脸相格外狰狞,似要挣破那团黑气而出般,一时之间,阗威城方圆数百里都风云色变,狂风拔地而起。

而就在同时,轩辕天音手中粉饼盒中的罗盘指针也开始快速晃动起来,看得这一幕,轩辕天音神色一变,‘啪’一声合上盖子,盯着阗威城方向,沉声道:“有人在城中放出了怨灵,引动了那团黑气中的怨气开始暴动了。”

就连一向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笑容的白无常也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目光中有冷色划过,冷声道:“看来有人胆子大得包了天,居然敢生生炼化了那些怨灵,难怪整个城池的上空会有如此浓郁的怨气久久盘踞不散。”

“别废话了,快点进城,那人在用怨灵在对付女魃,如今女魃神志不清,又是转世身,只怕并不是那邪术的对手。”一旁应龙却是神色中带了抹焦急之色,只要一想到女魃会出事,他脸色都跟着白了一片。

“你也别太担心,女魃虽然神志不清又是转世身,可是体内浊气却着实厉害,那些个邪术倒是也奈何不得她,我倒是有点好奇,这城中是何人敢要生生炼化那些怨灵,这种为天道所不容的恶毒手段,可是头一次见着。”白无常细长的眼睛眯了眯,脸上再次挂起一抹吊儿郎当的笑容,只是那笑却始终不达眼底,浑身的冷冽气息倒是涨了不少。

轩辕天音眸中幽光一闪,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着阗威城的方向掠去,心中却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谱儿,这种炼化生魂的手段,她可不是第一次见到,当初在古瑶城时,戚柳梦就用过。

鬼灵戚家真是越发的猖狂了,城中的百姓没有多少死于瘟疫,却被戚家人生生提取了生魂给炼化,难怪阗威城上空盘踞着如此浓郁的怨气,而城中却寻不到一只怨灵,她总算找到了答案。

好一个鬼灵戚家,居然敢趁着瘟疫横行时,干这种伤天害理之事,难怪阗威城的消息传不出去,就连凤羽城中的消息天昊皇帝也知道一二,唯独对阗威城的消息打探不出,居然是鬼灵戚家的人在暗中搞鬼。

五人身法极快,眨眼间出现在阗威城中,而城中的景象却让得五人的神色更是阴沉了不少。

满地的狼藉,满地的尸体,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那些死去的百姓根本不是染上瘟疫死亡的,瞧得那些人死前痛苦的神色,这明显是被抽取生魂而造成的。

“这鬼灵戚家果然是个祸害,当日在古瑶城我就不该放他们一行人离开,早知道会有今日这番杀孽,我当初就该彻底灭了他们!”轩辕天音神色冷厉,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响,侧头看向同样神色冷厉的黑白无常二人,冷声道:“待擒了那些家伙,将他们带回九幽,生生世世囚于极恶之狱中,永世镇压以赎今日所造之孽!”

“放心,这等家伙连转世的可能都没有。”黑无常冷声道。

随着一路查探过去,竟是连一活人都找不到,北方的战斗似乎还在继续,五人见搜寻不到活人就准备朝着战斗的地方赶去,不料却在中途遇见了两拨人突然从前面不远的小巷子里一路打了出来。

轩辕天音脚步一顿,抬眼半眯着眸子盯着那两拨打斗的人,待看清人群中间的一人后,眉梢微微一挑。

而那两拨人似乎也打得忘我了些,倒是没有一人发现不远处正站在五个人看着他们。

“大公子,老夫还是劝你不要负偶顽抗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家主的儿子,怎能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来,不如随老夫回去,待家主他们回来后,去家主面前认个错,也许家主看在你是他亲生儿子的份儿上还能饶过你。”

被身边护卫护在身后的戚威哪里还有当日在古瑶城中轩辕天音初见他时的模样,此时他一身狼狈,身上数十道大大小小的伤痕,虽然神色间尽显疲惫,不过一双眼睛里却甚是凛冽,横剑一扫,挡开一个朝他扑来的戚家弟子,朝着刚刚那说话的老者,恨声道:“三长老,你劝我不要负偶顽抗,我倒是要劝你不要再助纣为虐,如今的父亲可还是那个父亲?这阗威城中的百姓怎么死的,你真当我不知道?父亲他为了那什么劳么子鬼功法连人性都没了,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知道造如此杀孽也是为天道所不容的。”

“家主的做法虽然极端了一点,不过也是为了我戚家着想,待家主他们将那女人擒住,抽取了她的生魂炼化后,家主的鬼灵神功必将大成,到那时,我戚家在这天昊东大陆还需怕谁?”三长老不屑一笑,随即阴沉着脸色看着人群中的戚威道:“我戚家称霸整个东大陆指日可待,可不能让你给破坏了,大公子昨夜想要偷偷出城是想要去干什么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想去轩辕宗吧?还真是日防夜防,也防不住家主养了一只白眼狼。”

“三长老,你们行事如此狠毒,父亲更是为了练成鬼灵神功而妄造杀孽,这根本不是为了戚家好,而真正将戚家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戚威抬手剑指三长老大声地道。

三长老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冷哼一声,“冥王不灵,既然大公子不肯随老夫回去,那么就将擒下后,待家主回来再行处置你吧。”话落,朝身后众人一挥手,沉声道:“动手,除了大公子,其余人等全杀了。”

“我还道这鬼灵戚家都是些该死之人呢,原来还是有一个好的。”

就在戚威一方的人准备要拼命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却从一旁悠悠地传了过来,让得他拼命的动作一顿。

这熟悉的声音是……

戚威转头一看,当看见轩辕天音时,双眼猛地瞪大,是她!

“你们是何人?”

戚家三长老半眯着眸子同样在打量轩辕天音一行人,古瑶城中的十年大比他并没有去,是以他也认不出轩辕天音来,只是见这突然出现的几人周身气势皆是不凡,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三长老却并没有下令动手。

刚刚戚威跟三长老的对话,轩辕天音几人是听得一字不落,特别是在听见戚家家主似乎欲准备擒住女魃抽取她的生魂后,应龙的神色就一直没好过,此时被戚家三长老询问,应龙一双银色眼眸顿时杀气腾腾地盯了过去,似乎大有将这位三长老抽筋扒皮的冲动。

在对上应龙这么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神后,三长老却是脸色一变,银色眼瞳!“你是妖族的人?”

应龙眼眸一眯,身上的杀意更重了几分。

轩辕天音在一旁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这位三长老报以了同情,这老家伙完了,本来戚家要对付女魃生抽她灵魂的做法就已经惹怒了应龙,而他居然还生生将一个上古之神当做了妖族,只怕这下是不死都难了。

“戚大公子,多日不见看来你如今过得并不大好啊,所以那句‘别来无恙’我还是不问了吧。”轩辕天音直接无视掉三长老,反而朝着戚威淡淡道。

戚威原本黯淡的双眼在看见轩辕天音时就亮了,十年大比之上神女出现早就成为了这届大比的热门话题,一想到轩辕天音的身份,戚威顿时心中送了口气,朝轩辕天音苦笑了一下,随即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说出来的话,却让得戚家三长老一行人顿时色变。

“戚威见过神女大人,既然神女大人已经来了阗威城,那么我也不用再拼死出城去轩辕宗了。”

神女?

居然是神龙女神!

三长老神色一变,却也反应极快,知道自己这一行人是抵不过轩辕天音,立刻转身就想逃,却不料他反应快,有人比他反应更快。

只见三长老身形刚刚一动就欲逃走,一道白影就快速的掠了过去,然后所有人就看见三长老在半空中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瞬间砸了下来,在他砸下来的同时,那掠出去的白影又是一闪,直接来到三长老身边,看似一脚轻轻踹出,三长老就如一个皮球般,咕噜咕噜直接滚到了轩辕天音脚边。

这一系列的变化不仅看呆了戚家众人,连轩辕天音也惊得小嘴张了张,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那踹了人,却还一副从容优雅的右相大人,轩辕天音吞了吞口水,给右相大人点了个赞。

三长老就这么一个照面就被擒住了,剩下那些跟着三长老出来追捕戚威的戚家弟子哪里还敢反抗半分,早就被如此生猛的右相大人给骇得直接丢下了武器投降了。

右相大人那一脚委实踹得不轻,三长老在地上挣扎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就在他还在挣扎着想爬起来时,轩辕天音冷冷地声音便传来过来,“小黑啊,这家伙就交给你了,待擒住了剩下的人后,全部给待会地府去。”

三长老还没反应过来轩辕天音口中那小黑是谁,就瞧见他们五人中,那穿着古怪黑衣的冷面男子朝自己走了过来,只见那男子袖中一根黑色的铁链瞬间而出,然后三长老只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确是什么不知道了,不过其他人却瞧得一清二楚,只见那黑衣男子袖中突然射出一条黑色铁链,直直没入三长老的体内,他们却没有瞧见有半丝血迹出来,然后那黑衣男子拽着铁链的右手轻轻一抖一拉,众人就瞧见三长老的灵魂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那黑衣男子给扯了出来,这一幕看得戚家众人顿时脸色白了白。

黑无常面无表情的拉出了三长老的灵魂,然后在戚家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面无表情的将三长老的灵魂给装进了一个古怪的布袋中,便继续面无表情的站在了轩辕天音的身边,从头到尾竟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轰——’

远处再次传出轰鸣之声,被黑无常给震住的戚威顿时回过神来,朝着轩辕天音急声道:“神女大人,我父亲他……”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远方传出的能量波动,抬手朝戚威摆了摆,打断了他要说的话,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阗威城所发生的事情我也知晓了一个大概,我今日来这里正是因为这件事。”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目光直视戚威,沉声继续道:“原本我在看见城中的景象后并不打算放过戚家一人的,不过我见你良知未泯,现在便带着你身边的人离开阗威城,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见戚威似乎还想说什么,轩辕天音继续道:“戚威,你要明白,你父亲造成阗威城所有百姓枉死,再加之他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阴毒,为天道所不容,你若想要替他求情,大可不必了,若是我今日饶过他,谁来给全城百姓讨回这个公道?”轩辕天音抬手朝上方一指,续道:“瞧见了吗?阗威城上空怨气盘踞不散,即使我今日饶过了他,孽报也会相随而来的。”

戚威嘴巴张了张,见轩辕天音神色冷厉,便心知自己再如何求情也无用,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般,颓废地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也知道父亲他做下如此杀孽定然是得不到好的,不过他毕竟是我的父亲……神女大人,若是你拿下我父亲之后,将会如何处置他?”

“抽出灵魂,永镇炼狱为他做下的杀孽赎罪。”轩辕天音冷声道。

戚威身子一颤,喃喃地道:“永镇炼狱…那岂不是…岂不是连再世为人的机会都没了?”

“那也不一定。”白无常笑眯眯地靠在黑无常的肩上,挑眉看着戚威,道:“只要他什么时候赎完了这些罪孽,他就什么时候可以出极恶之狱去重新投胎了。”

戚威看着这笑得妖娆却穿得古怪的白衣男子,一双眼睛似乎因为他的话重新亮了亮,问道:“若是我这一生做尽好事善事,可能为我父亲减轻一些罪孽?”

白无常闻言眉梢更是挑高了几分,道:“父债子还一说倒是有,也可以替他还清一些罪孽,不过…你父亲似乎之前还有杀你来着,你不恨他?”

“虽然不恨却还是有些怨怪的。”戚威倒是诚实地摇了摇头,随即苦笑道:“不过不管如何他都是我的父亲,即使他要杀我,也始终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深深吸了一口气,戚威朝轩辕天音再次行了一个大礼,恳求道:“戚威愿意用今后余生行善事为父亲积德赎罪,还望神女能在擒住他后,能给他一次机会,我现在立刻带人离开阗威城,从此以后,再无鬼灵戚家人。”话落,戚威对着轩辕天音三拜之后,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阗威城。

看着戚威等人离开的背影,轩辕天音轻叹一声,“痴儿!”

“虽说是痴儿,不过这人孝心还不错。”白无常摸着下巴点了点头,“看在他的孝心挺感动人的份儿上,待会对他老子下手时,还是轻点吧。”

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结果这货在瞧见轩辕天音看向自己后,竟然无比妖娆的朝轩辕天音抛了一个媚眼儿,“阿音…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美很正义?”

轩辕天音小脸一黑,立刻转头拉过身边快要忍不住对白无常出手的东方祁,头也不回的走了。

边走边道:“离他远点,蛇精病会传染的!”

东方祁握着手心中白嫩细滑的小手,诚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题外话------

离高考还有两天…

各位要高考的妹纸加油…

“天道无极——召唤文昌大帝,祝逢考必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