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八章:阗威城的古怪!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沉默,随之便听见应龙的呼吸声似乎急促了不少,轩辕天音抬头瞟了他一眼,这一眼却让她愣在了那里。

俊美如天上太阳般耀眼的男子,那一双银色的眼眸中,噙了丝水光。

“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造诣可没人敢去质疑什么,你能出手再加配上忘魂汤的效果,女魃的记忆问题倒是不用担心了。”白无常身子懒懒地朝旁边一靠,硬生生的隔着一个臂扶也愣是靠在了面无表情的黑无常身上后,又对着轩辕天音勾出了一个笑,却笑得有点莫名沉凝,“不过问题来了,她体内的浊气已然爆发,记忆清除之后,谁把那浊气给继续封印进她的体内?”

“当初她身上的封印是地藏王耗损无上法力给强行封印住的,如今地藏王已经进入沉睡,距离他醒来的时间只怕还有万年,咱们这里一群人中,有谁可以将那浊气给封印住?”

闻言,轩辕天音和应龙齐齐一愣,前者是压根就忘记了还有封印这回事儿,后者则是在听见能彻底清除女魃的记忆后就将封印的事情早就忘到了脑后去,如今白无常这么一提醒,二人在瞬间想起来,似乎不能将那浊气给封印住,即使清除了女魃的记忆也是没用的啊!

瞧着应龙随即黯然下来的神色,轩辕天音指尖不急不缓地扣着桌面,沉吟道:“当年地藏王是怎么封印的?”

“你不会想要效仿吧?”白无常闻言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续道:“听说当年地藏王为了能封印住女魃体内的浊气,曾拉下老脸,亲自前往了西方大梵天寻佛陀借了架菩提木打造的七弦琴,同时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金刚经以无上法力弹奏了七七四十九日才将封印形成。”

“不说光是连续弹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和金刚经四十九日了,你觉得你的现在的能力可以跟地藏王做比较?更何况那弹奏用的琴也不好找,否则当初地藏王也不用亲自去大梵天找佛陀借了。”

其实实力修到如今的炼虚合道之境后,不眠不休连续弹奏个七七四十九日对于如今的轩辕天音来说还是可以的,只是边要弹奏又要将灵力灌入琴音中去压制女魃体内的浊气倒是有些困难了,别说她现在是炼虚合道境,哪怕她如今到了上神的阶别,都不敢说能跟地藏王一较高下啊……

白无常的话却如一盆冷水般,瞬间浇灭了轩辕天音跟应龙二人的热情,一时之间整个屋内倒是显得尤为的沉默和压抑。

“或许…一个人不行,我们这么多若是加在一起如何?”就在众人沉默时,一旁一直未怎么开口的东方祁倒是淡淡出声道:“想来如今女魃体内的浊气虽然是爆发了,不过却也并不是全然爆发吧?当年地藏王设置在她体内的封印应该只是被她冲破了一点,而并不是完全的冲毁,否则她如今也不会只是恢复了一点记忆,而是应该已经想起了以前全部的过往,我听之前凤家主所说,女魃当初在城中寻人,因为神志不清,说话都是含糊得紧,估摸她如今也只是知道自己要寻人,却并不大记得自己要寻的人是谁。”

“依着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女魃体内的封印仍在,只是不完整,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修补那个封印,并不需要完全的再去设一个封印在她体内,修补封印和重设封印还是有着距离的,若是天音一人不行,我们这里有五个人,可以轮流弹奏修补,想来成功率还是颇大的。”

东方祁很难得这样一次性说出这么多的话来,不过听着他不紧不慢的分析,别说是轩辕天音双眼亮了亮,就连一直在旁边泼冷水的白无常都是满脸的震惊且觉得这个办法似乎不错的样子。

“你说有理,我觉得可以一试。”白无常侧头跟身边黑无常对视一眼,在瞧见黑无常终于拿正眼瞧了自己一眼,并且还微微点了点头,顿时心情明媚了不少。用后背在他肩上蹭了蹭,白无常抬头拿眼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又道:“合咱们五人之力或许可以一试,不过琴呢?普通的七弦琴可不行……”

话未说完,就见对面的轩辕天音右手轻轻在虚空一抹,一架周身淡淡有宝光流转的七弦琴便出现在几人的眼前,顿时将白无常还未说完的话,又给他噎了回去。

轩辕天音右手一招,那漂浮在空中的‘降魔’便被她抱在了怀里,对着白无常挑了挑眉,轩辕天音道:“琴,刚好我有一架!”

白无常看着那宝光流转的‘降魔琴’,一张妖娆的脸顿时抽了抽,若是他的感觉没有错的话,那把琴上散发的气息绝对是西方梵境独有的梵香,而那琴的琴架子,正是用菩提古树打造的!

办法想到了,琴也有了,那么就不用再磨叽什么了,五人即可动身离开了凤家大宅,走得匆忙既然连招呼都忘了跟凤家人打一个就直接划开空间踏了进去,当凤谦带着凤家几位长老来询问轩辕天音等人是否要安排饭食的时候才发现人去楼空,留下凤谦等一众人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默默无语……

凤羽城再往北走便是阗威城,而一路上为了赶时间,轩辕天音终于第二次有幸踏上了应龙的背,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响起,可轩辕天音几人并没有觉得凉快多少,反而越朝着北走,这空气中的闷热之感就越是明显,连带着吹来的风中都夹带着丝丝热气。

东方祁将手里的锦帕递给轩辕天音,眼角不经意间瞥见了身后那一黑一白的二人后,神色古怪:“黑无常的一双眼睛着实有点瞎。”

轩辕天音那正在擦汗的动作一顿,随即顺着东方祁的古怪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他们身后,黑无常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似乎更面无表情了一些,双目紧闭,盘膝坐在那里,似像在冥想,又似睡着了般,而他盘起的双腿间,白无常正一脸惬意的枕在那里,似乎还作死般的如一只大毛虫似的扭来扭去。

轩辕天音拿着锦帕擦汗的手微微一抖,险些将手中的锦帕就这么直直砸过去并警告他要注意影响,岂料耳边传来右相大人低低地自语声,他说:“难怪那家伙整日里一副娘娘腔的姿态,原来竟是下面那个,那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轩辕天音闻言差点一口口水呛进嗓子眼儿里,诚然,右相大人从来就不是个爱八卦的人,不过一旦八卦起来,原来竟是这般的可爱。轩辕天音咬着唇看了看黑白无常二人所在的方向,整日里一副娘娘腔姿态的白无常不扭来扭去了,因为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而整日里面瘫着一张脸的黑无常,此时那张脸上却似乎有点丝淡淡的笑意……

轩辕天音在心中慢慢思忖了一番,她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右相大人其实小黑才是下面那个这种话了,虽然扭曲了二人的正确位置有点不大厚道,不过在瞧见白无常那副如便秘般难看的脸色时,轩辕天音便觉得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酸爽感觉!

不得不说,应龙作为坐骑还是非常敬业的,似乎没过多久,一座城池的大概轮廓就这样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了前方,而就在这时,原本一直紧闭双目的黑无常却突然睁开了双眼,猛地站了起来,以至于起得太突然,导致了一直枕在他腿上的白无常直接被他给忘记了而‘哐’地一下跟应龙坚硬如玄铁的鳞甲做了个亲密的接触。

“应龙,前面有点不对劲!”

在黑无常冷着声音说话的同时,应龙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般,在空中盘旋一圈便停了下来。

“好重的怨气!”不仅黑无常跟应龙察觉到了,轩辕天音也是神色一变的站了起来,双眸紧紧盯着前方的城池,虽然因为隔得远而瞧不见城内的情况,但是城池上空那盘踞不散的浓浓黑气,轩辕天音只需一眼也能感觉到那黑气里的强烈怨气。

白无常边揉着被摔疼的脸,边爬了起来,细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紧紧注视着那在空中盘踞不散的冲天怨气,“这些盘踞不散的怨气有点不简单啊,跟那些染上瘟疫而枉死的怨气可大不相同,这些怨气中所含的情绪全是深深的恨意呢。”继续揉了揉脸颊,白无常意味深长地道:“这阗威城里绝对发生了其他的什么事。”

“应龙,就在这里下去,阗威城中有古怪,我们先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进去,等天色黑了下来后,咱们在偷偷进去瞧瞧,那怨气久聚不散,城中绝对出现了大量的枉死冤魂,否则城池上空决不会形成如此庞大的怨气。”轩辕天音拍了拍应龙的背脊道。

而应龙闻言后,立刻双翼一振,快速的掠了下方,待回到地面后,应龙周身银光一闪,再次恢复了人形。在恢复人形后,应龙立刻神色有点焦急地看向轩辕天音,在瞧见应龙的神色,轩辕天音安抚地朝他摇了摇头,道:“你先别着急,我看那股怨气应该不是女魃造成的,你要知道,那些怨气肯定是城中百姓枉死后形成的,但若是因为瘟疫而横死的人,在死后绝对不可能引起这么庞大的怨气聚集,且那些怨气中全是含着强烈的恨意。”右手轻轻一晃,一个精致的粉底盒就被轩辕天音拿在了手上,打开盒子,在四处探了探之后,轩辕天音神色凝重的看着几人皱眉道:“阗威城中果然出了一些古怪的事情,城池上空聚集了那么浓郁的怨气,可是城中却搜寻不到任何怨灵的存在……”

有怨气却没有怨灵,这是怎么一回事?

闻次一言,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变。

轩辕天音眉心紧皱,抬头看向天空中那团浓郁的黑气,按道理来说,阗威城是鬼灵戚家所在的大本营,有戚家在,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的枉死百姓?且不说被感染瘟疫的百姓,那些怨气也根本就不是死于瘟疫的百姓而凝聚成的,还有城中居然连一只怨灵都找不到,那些形成这股怨气的怨灵们到底去了哪里?

‘砰——’

就在几人疑惑间,阗威城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天巨响,顿时让得轩辕天音几人惊疑不定的看了过去,而应龙却是神色大变,突然道:“是女魃,女魃在跟人动手!”

------题外话------

还有三天就要高考了,看文的妹纸中有高考的么?这段时间就养养文吧,等高考结束了再看哦…。

同时祝所有高考的妹纸们考试顺利,加油加油加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