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七章:另一种生生世世!

凌乱不堪的大街之上,风萧瑟瑟的,配上应龙如此苦涩的笑容和那双银眸中疲惫,竟生生显出了几分萧瑟和落寞来。

见轩辕天音一副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模样,应龙再次朝她笑了笑,道:“你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吧,做这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干什么?这可不是我所认识的驱魔龙族的传人。”

应龙一副有问必答的坦诚模样,轩辕天音倒是更加不知道从何问起了,摸了摸鼻尖,一向直来直往的轩辕天音倒是有点结巴了起来,“那个……”

“什么那个这个的…阿音,你觉得咱们几个这么晃眼儿的人站在大街之上讨论这个问题真的好么?”见轩辕天音憋了半天才憋出两个没甚用的字时,一旁从右相大人给予的打击中缓过神儿来的白无常妖妖娆娆地往黑无常身上一靠,朝轩辕天音眨巴了一下那双细长的双眼,轻佻且欢脱地笑道:“我觉得不管是叙旧还是要问什么要紧的问题,都得在个正儿八经的地方才行,这空空荡荡的鬼大街上,我可没心情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的哟。”

“当然,小黑和小应也没心情回答你的问题的。”白无常又补充了一句。

话落,小黑面无表情地伸手推开了他,小应在听见他脱口而出的‘小应’两个字后,身子抖了抖,且离他远了点。

“这位…某些地方是不是有些问题?”右相大人不动神色地伸手揽过轩辕天音,轻轻地在她耳边道。

“要看你指的哪方面了。”轩辕天音低声回了他一句,抬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白无常,点头道:“我也觉得这大街之上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现在这凤羽城中想来也没有什么酒楼茶楼是开着的,幸好城中有亲戚在,不如就去那借个地儿吧。”

一番话落,轩辕天音当先划开空间,拉着东方祁头也不回的踏了进去,而身后三人在瞧见她这一手‘穿梭空间’,顿时给惊得眼睛瞪了瞪,这才分开多久,她的实力就到了这一步?

瞧着走得没影儿的二人,白无常笑得一脸莫测地抬手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味深远地道:“当初她出生时被驱魔龙族一脉的族人传言说,她是历代驱魔龙族传人中,灵力最为接近第一代传人的丫头,甚至有断言说她以后的成就会超越第一代传人,如今这么一看,那传言果真是不假。”

……

当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再次回到凤家后,凤谦几人着实没想到,这小祖宗出去溜达了一圈,才刚刚一个多时辰,她就又带了三个人回来,那三人中,且不说那一黑一白穿着怪异的两个人,居然还有一个银白锦袍男子他的双眼居然是银色的眼眸,这明显就不是一个人类啊。感受到这三人身上隐隐散发的气息,凤谦什么话都没问,在听见轩辕天音需要一间安静的屋子讨论事情后,直接领着他们去了后院最清净的院子。

待得奉茶的丫头退出去后,轩辕天音就直奔主题,看着对面的三人,问道:“说吧,女魃身上的浊气是怎么回事儿?若是我没记错,她如今已经是转世身,那浊气在千万年前就应该随着她的陨落而一起消散在天地间了吧,为何如今又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应龙捧着茶杯,低着头,在听见那‘陨落’两个字时,捧着茶杯的手顿时紧了紧,看他那副沉默的模样,想也知道是戳到他心口的痛处了,若是现在让他回答这个问题,显然是有点为难人,是以轩辕天音的目光直接略过他,看向了白无常。

这自然不是她乐意看向对面这个朝着自己笑得一脸腻歪的家伙的,不过眼角瞟了一眼白无常身边瘫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的黑无常,轩辕天音觉得,要让他说话,还不如再直接去戳应龙的痛处,让应龙来说更轻松简单点。

白无常松松斜斜的靠在椅子的臂扶上,曲起右手,只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轩辕天音道:“在回答你要知道的事情前,阿音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如何?”

轩辕天音朝他挑了挑眉,示意他问来看看。

一双细长的眼睛里有精光流转,白无常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她,复又看了看她身边的东方祁,问道:“你俩…什么关系?”

轩辕天音端着茶杯准备喝茶的动作一顿,她原本以为这家伙在这么严肃的气氛下是要问个什么严肃的问题,没成想到这货直接是问自己跟东方祁是什么关系?诚然,爱八卦是不分国界,不分性别,也不分年龄的,不过这个节骨眼儿里,聊八卦,且还是当着人的面聊八卦,真的合适吗?

轩辕天音放下手中茶杯,抬头就瞧见对面不仅是白无常一脸兴味的盯着自己,就连一旁的应龙跟从来都不关注八卦的黑无常也都盯在自己跟东方祁的身上,轩辕天音脑门上的青筋跳了两跳,压着一颗急速跳动的心,面色淡定地伸手握住了东方祁放在桌上的右手,挑眉看着白无常道:“同你跟小黑那样的关系!”

小黑面无表情的脸更加面无表情了。

而东方祁被轩辕天音握住的手在听见这句话后,抖了抖,一双如清泉般清洌的眸子古怪的扫了对面二人一眼。

“这个答案…你满意否?”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无常,见他悻悻地摸了摸鼻尖,那细长的双眼还颤巍巍地扫了一眼身边的黑无常,在心里冷哼一声,这货一看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她倒要看看待会回去之后,他的日子会不会好过……

“咳……”应龙轻咳了一声,拿眼看了轩辕天音一眼,这丫头倒真不愧是轩辕家的女人,那一张嘴就能说死人似的,轩辕家的女人果然不能惹,看好戏的人好戏没瞧上,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腥,这不是作死吗?!

“当年我们在人界沾染上的浊气并不简单。”在感受到身侧的黑无常身上一阵冷过一阵的气息,应龙觉得再这么下去,只怕这里会变得不怎么清净了,是以只能自己开口为轩辕天音解释而岔开了这八卦的话题,“寻常浊气怎么可能会让我二人返回不了上界,那个时候的人界一直处在战乱中,争帝之战不仅造成了人族伤亡惨重,连神族同样也陨落了不少在那里,人界浊气大多于贪、嗔、痴、三毒汇聚,又加之战场上的怨气相结合,一旦被沾染上,便是生生世世。”

“虽然我和她同为上古之神,可是这种浊气,即使是我们自己都不能轻易的化解,当初她…为了我,悄悄将我身上的浊气过渡到自己的体内,使得她本来就被浊气侵蚀的神魂,更是被完全的吞噬了,当初冥海上的一战,她在清醒过来的瞬间就存了跟那些浊气一同消亡的准备,只是由于是上古之神,在消亡的瞬间,本能的保留住了一丝神魂,幸而才有了如今的转世。”

“按你的意思…这浊气如此不简单,沾染上了便是生生世世,那为何地府还会允许她的一丝神魂转世?”轩辕天音疑惑道。

“当年她陨落后,我知道她的一丝神魂残存了下来,便去了九幽……”应龙抬手揉了揉眉心,想继续接着说,却不料被白无常给打断,道:“关于地府的事情,还是由我来说吧。”

“当初女魃那一丝神魂游荡到地府,因着她的身份和事态的严重性,处理这件事的是地藏王,所以我们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在地府有听老人讲过,当初地藏王怜悯,虽然不能清除掉她神魂中的浊气,但却是可以封印。”

“封印?”轩辕天音讶异地挑了挑眉。

白无常点头,继续道:“是的,地藏王耗无上法力,亲自给她设的封印,再加上忘魂汤,只要她忘却前程往事,不再想起以前的种种,即使她转世后,浊气也只是深埋在她的体内,根本不会造成再度爆发而侵蚀了她的神智。”说到这里,白无常突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耸耸肩道:“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可谁知道她心中对应龙的执念太深,即使是转世为人,哪怕碰触到一点点有关于应龙的事情,她居然就能冲破地藏王的封印……”

“都怪我…”应龙突然哑着嗓子道,俊美的脸庞上划过一抹痛色,“我原本只是想寻到她的转世,能就这样陪着她一世也是好的,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我这么四处寻她,却让她感觉到我气息后,居然神魂苏醒了过来……”

轩辕天音沉默了一瞬,看着应龙道:“所以你发现她苏醒后就去了地府,想要再次给她喝下忘魂汤?”

“喝下忘魂汤又有什么用……”白无常撇了撇嘴,“她能感受到应龙的气息苏醒过来,那么她就能再苏醒过来第二次,第三次!”

“哎…可怜的人儿哟,明明寻到了爱人,却不能相望相守,只能拼命的离她远一点,更远一点……”

听着白无常怪声怪调的叹息声,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斜睨了他一眼,随即眸光闪了闪,看着应龙突然问道:“就算她喝下忘魂汤后记忆不再苏醒过来,你准备就这么陪着她?她如今转世为人,人的一生有多少年?普通人也就一个百年而已,百年后呢?看着她再死一次,然后你又痛苦一次?”

“能有百年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应龙无声勾唇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苦涩,“而且…就算百年后她死了,那又如何?她若死了,我就等她再次转生,再去寻到她罢了。”

若她死了,等她再次转生,再次寻到她?

其实…这样又何尝不算是另外一种生生世世呢!

轩辕天音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唇角微勾,轻笑道:“那么…她此时在何处,你们可知道?把忘魂汤带上吧,顺便把我也带上,忘魂汤若是只能暂时让她忘却前程往事,那加上我,就可以让她彻底忘记……”

‘唰——’

原本神色疲惫的坐在椅子里的应龙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唰’的一声猛地站了起来,一双银色眸子中闪过一抹狂喜和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天音,微微激动地道:“你…你刚刚说什么?让她彻底…忘记?”几步快速走近,双手紧张且激动地握住轩辕天音手臂,不确定地再次问道:“你…你可以让她彻底忘记?即使是我在她身边,她都不会再想起来?”

就在应龙欣喜紧张地盯着轩辕天音,想要她给自己一个肯定答复时,一旁的东方祁坐不住了……

“她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就肯定行。”伸手拉出被应龙抓住的手臂,右相大人轻轻在轩辕天音手臂上揉了揉,微微皱眉且低沉着声音道:“还有…能否不要这么用力的抓着她,会疼!”

应龙闻言脸色闪过一抹尴尬之色,有点局促地道:“抱…抱歉,我太激动了。”

轩辕天音朝东方祁安抚地笑了笑,示意自己刚刚并未被应龙抓得很疼,“我觉得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驱魔龙族祖传的术法才是。”

“放心,只要能找到女魃,给她喝下忘魂汤,我就有把握能让她彻底忘记以前的一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