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六章:再见应龙!

凤羽城作为北方十城中的第一大城历来都是繁荣的,可如今因为一场大旱,一场瘟疫,原来繁荣昌盛的北方第一城竟然整个城中都静悄悄的一片,哪怕是走了几条街都没有撞见一个活人也委实凄凉了些,凌乱的街道和家家户户紧闭的大门,即使偶尔走过一户虚掩着大门的人家,也在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后,被主人家慌忙地给关紧了。

自轩辕天音在凤家说出自己或许猜到了瘟疫散发的源头后,便叫上东方祁匆匆地出了凤家大宅,从凤家出来后,一路走了几条街,轩辕天音二人看到的都是这样一幅凄凉的景象,此时轩辕天音神色有点莫名难测,只是偶尔抬头看向天际时,那双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了一抹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怜的情绪。

天上的日头虽然高挂,却如蒙了一层薄纱般并不大刺眼,按理说这样的天气是不应该如此闷热的,如今却还是闷热得有点异常,轩辕天音抬手搭在眉骨上作棚状,低低地自语道:“神魂转世后苏醒了吗?可为什么她苏醒后还是神志不清,甚至连浊气都跟着她转世了?”话落,似乎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目光延伸至远方,“神志不清的人居然还不忘寻人,这得有多大的执念才能支撑你走到这一步,可如今你四处游走,又重蹈了千万年前的事情啊。他一样在满世界的寻你,如今北方这么大的动静,只怕他也应该感觉到了,若是再次相遇,你还能再次清醒过来吗……”

“虽然如今日头并不怎么晃眼,但你这么一直看着,也还是会伤眼睛。”就在轩辕天音盯着天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眼前便是一黑,一只微凉的手自身旁伸来轻轻覆在了她的双眼上,随即便听见东方祁淡淡的道。

刚刚从凤家大宅出来后,轩辕天音就向东方祁述说了一个关于上古之神跟神女的凄美故事,同时也是这场诡异的瘟疫的来源,诚然在刚刚那个故事中,他对于那位舍己救爱人的神女很欣赏也很同情,可是他却并不大怎么同情那位最后失去了神女的上古之神,他私心里觉得,即使没有见过那个神女的面容,但毕竟是自己倾心爱着的人,哪怕是听声音,那位上古之神也应该能辨别出是与不是,连自己爱的是谁都分不出来,那位上古之神也委实脑子昏了点,而最后死在爱人手上的神女也委实倒霉了点。

哦,忘记说了,那位脑子昏了点的上古之神就是应龙,而另一位倒霉的神女自然就是女魃了。

当年的一场人族争帝之战,女魃和应龙同时染上人界的浊气因而不能再回上界,看着应龙因为被困人界日日消沉,女魃心生不忍,在应龙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将应龙身上的浊气渡到了自己的身上,应龙回了上界,而女魃却因身上浊气太重,从而失去神智为祸人界。

女魃本就是旱神,凡是她所经之处,皆会出现大旱,江河干枯,寸草不生,所以北方十城会突然大旱,以至于十城中所有作物皆是渴死,又因女魃身上沾染上了人界的浊气,是以凡是她所过之处,都会发生瘟疫横行的情况。

“既然已经知道了瘟疫的来源,你还在纠结于什么?”覆在轩辕天音眼睛上的手被她拽开后,东方祁朝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是在纠结应龙若是找了过来,女魃却不能恢复神智,应龙又会出手杀她一次?还是在纠结女魃一直不能恢复神智,应龙找到她后却不再对她出手,你是否要为了这天下苍生对女魃出手?”

“你觉得应龙寻了她千万年,好不容易终于寻到了女魃,即使女魃不能恢复神智,应龙会再次对她出手吗?”轩辕天音翻了一下眼皮子,白了东方祁一眼,道:“应龙不对她出手,我就出手?你说得倒是云淡风轻,可是我却听得胆战心惊,若那个时候我真对女魃出手,只怕要同时对付的还要算上应龙了。”她可没忘记当初见到应龙的时候,那家伙为了寻找女魃,都已经快渐渐从神道偏入魔道了,当着他的面儿要将他辛辛苦苦寻来的女魃给宰了,她敢肯定应龙绝对会立刻弃神道直奔魔道而去,到时候就是应龙满世界的追着自己要打要杀了吧。

被一个上古之神追杀……轩辕天音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自己先抖上了一抖。

“神族不是一向都是满口的仁义道德,将天下苍生这四个字挂在嘴上吗,说不定应龙在见到女魃又开始造成生灵涂炭后,为了这天下苍生再次对女魃拔刀呢?”东方祁突然无声勾了勾唇角,目光看向远方,淡淡地道。

听着他的这句话,轩辕天音疑惑地看了看,而东方祁却始终没有将看向远方的目光收回来,这奇怪的反应,让得轩辕天音又凑近了他几分,盯着他疑惑道:“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似乎很讨厌神族啊?”

因为轩辕天音凑得近了几分,东方祁微微一侧头,微凉的唇瓣就触上了轩辕天音的额头,贴近亲了亲,东方祁垂眸看着她,一笑,道:“唔…大概是因为自从见识过那位上界的人仙后,对‘神’这个字眼儿便没了什么好感吧。”

见轩辕天音盯着自己眨了眨眼,东方祁牵过她的手,拉着她朝前走去,边走边岔开话题的道:“那你刚刚究竟在纠结什么?”

被瞬间岔开话题的轩辕天音先是‘哦’了一声,道:“我在想女魃身上的浊气,按理说千万年前随着她身死道消后,浊气就已经消散于天地间,而她如今又是一丝神魂转世,为何在转世后的她的身上还会有浊气存在,这个我就不大能理解了。”话落,似又想到什么般,轩辕天音脚步一顿,她这么一停,拉着她手的东方祁自然也停了下来,侧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轩辕天音空着的那只手抬起一拍自己的脑门,抬眸看着东方祁,道:“既然当初女魃的神魂能转世,那么就肯定得通过地府的幽冥司,渡了三途河,喝了忘魂汤后才能转世投胎,想要知道女魃身上的浊气为何会随着她转世再出现,问问地府的人不就知道了。”

轩辕天音一向就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这一想通之后,立马挣脱了被东方祁还牵着的右手,就准备打开地府之门,完全忽略了身边的男人在听见她说到‘地府’二字时,脸上那一瞬闪过的微妙表情。

看着轩辕天音缔结手印,正在打开地府之门,东方祁眉心皱了皱,他似乎记得地府中有个非常骚包且一见着轩辕天音就想扑上来的白衣男子……看着阴风乍起,地面上突然出现的一扇黑色大门,右相大人觉得,他有点不大想见着那个家伙。

可是事实总是与愿有违的……

只见那扇散发着阴森冷意的黑色大门缓缓开出一道只能一人通过的缝隙后,一道白色的身影便迅速从门内蹿了出来,不仅蹿了出来,那白色的身影还直直朝着轩辕天音扑了过去,边扑边响起一声尤为欢脱且如打了鸡血般激动的声音道:“阿音…这么就不久见,可想死我了!”

东方祁双眼一眯,在白影快要扑上轩辕天音时,快速一步跨出,直直挡在了轩辕天音的身前,并在同时怀中也撞进了一个人。

“阿音,这么久不见,你的身子倒是越发的硬朗了不少啊……”

东方祁神色淡淡地任由怀中那位揩油般的捏着自己的腰间,边淡声道:“这么久不见,鬼差大人的眼神儿倒是越发的差了不少,摸了这么久,可摸得还顺手?”

一边埋头揩油的白无常那一揩油的手一顿,“怎么声音不对啊,而且这次居然没有躲开……”边疑惑着边抬头一瞧,顿时原本想展出一个妖娆笑容的表情瞬间一僵,随即如被抱了什么恶心的脏东西般,立刻‘啊’了一声儿,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急急跳开,还边伸出一只手,颤巍巍地指着东方祁,道:“这是什么鬼?怎么变成一个男人了?!”

“噗呲——”

一声喷笑声自旁边传来,白无常僵着脖子慢慢瞧过去,在瞧见那喷笑出声的正是自己原本想扑就没扑成功的轩辕天音时,一双细长的眼睛顿时泛起了莫名的水光,委屈且颤巍巍地道:“阿音…你嫌弃我躲开了不说,为何还要让我抱了个男人……”

“我以为……被抱了的人是我,吃亏的大概也是我。”被白无常控诉的轩辕天音还未说话,倒是一旁的东方祁接了他的话头,右相大人伸手轻轻拂了拂衣裳,一派动作从容中透着优雅,优雅中又透着绝对的嫌弃,一双清洌的眸子认真的看着白无常,诚恳地道。

白无常:“……”

好吧,狭路相逢…右相胜!

看着难缠如白无常这般也被右相大人给着实噎得不轻,虽然觉得不大厚道,不过轩辕天音还是在心里悄悄的为了右相大人点了三十二个赞,要知道…每次她打开地府之门,私心里是最怕遇见白无常的啊。

这方白无常被右相大人给噎得浑身颤了颤,不远处的那扇黑色的地府大门也已经完全打开,当轩辕天音眼角瞟见从门内又走出两个人来时,双眼猛地一瞪,直直地盯着那二人中的另一人不可思议地道:“应龙!”

这是怎么回事?

那跟在黑无常身边,穿着一袭银白锦袍,如太阳般耀眼俊美的男子,不正是上古之神应龙吗?!

“应龙…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

再次见到应龙,轩辕天音着实感到吃惊,却也觉得在情理中,女魃出现了,应龙迟早会遇见,只是她却没想到,再见到应龙时,他会是从地府里出来。

如今的应龙跟当初轩辕天音初见他时似乎看着不一样了,虽然那张俊美的脸庞上依然可以瞧见疲惫之色,可是神色间却少了当初的那抹戾气,看来他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至少从入魔障中走了出来。

对于轩辕天音的问题,应龙难得地对她笑了笑,只不过笑容中多少带了点苦涩的意味,“我满世界的寻她,又怎会感觉不到她苏醒过来的气息,既然你都能突然想到问题所在,而找上了地府,我在见到北方这一场瘟疫之后,怎么又不会想不到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