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五章:进入凤羽城,瘟疫的源头

‘时光冻结术’被驱魔龙族一脉列为禁术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从第一座江雪城开始,直到第七城的封日城,轩辕天音一路施展这个术法,哪怕如今她已经到了炼虚合道境的大乘后期,也着实被累得如同生了一场大病般的虚弱。

虚弱的轩辕天音此时被东方祁抱在怀里,感受到这男人身上散发着一阵冷过一阵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她觉得有必要找月笙给她寻条毯子来,若是这么一路待在他的怀里,等赶到凤羽城时,她大概会被冻感冒。

轩辕天音这个找月笙寻毯子的想法在脑中还没转过一圈,那抱着她浑身散发冷气的右相大人便突然低下头,一张清俊无双的脸庞上看不出是个什么表情,问道:“你施展禁术太过频繁,此时体内空虚,不趁着赶路的时间好生休息,还一直动来动去的干什么?”

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轩辕天音第一次发现原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右相大人原本一张太过好看的脸似乎更好看了一些,好看得让她都有点头晕,原本想诚实的说他身上的气息太冷,她想寻条毯子来披一披,不过就是这么一晕,轩辕天音不知道自己哪根筋突然搭错了线般,待她反应过来时,她就已经说出了口:“睡不着。”

右相大人挑了挑眉,“睡不着?”

见轩辕天音默不吭声,脸上却露出一副想拍死自己的神色,继续挑眉问道:“那你要怎么才能睡得着?”

想着那句‘睡不着’已经被自己给不经大脑的说出了口,本来有些困的轩辕天音干脆做出一副自己的确是睡不着,还很有些精神头地模样,想了一会儿,就随口扯了一个让自己待会可以继续睡下去的原因道:“以前睡不着时都是边听歌边入睡的,这个办法其实不错……”话落,突然灵光一闪,朝着东方祁扯出一个明显是带着戏谑意味的笑容,道:“不如你给我唱一个?”

东方祁默默地看了她一会,看得轩辕天音都觉得自己都快笑僵的时候,便听到他说:“歌不会唱,前段时日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曲子,你将眼睛闭上睡觉,或许我可以哼给你听听。”

轩辕天音拽着他衣襟的手抖了一抖,脸上神色如见鬼般盯着他,真的假的?她不过随口胡扯而已,他真的要唱?

不仅轩辕天音的手抖了抖,连二人身下正在奋力扑腾翅膀的月笙也是在空中打了一个不太明显的趔趄,月笙颤巍巍地回头看了自己背上的二人一眼,在瞧见右相大人似乎刚刚并不是开玩笑,满脸的认真,月笙暗道了一声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能将一个傻子变成一个精明的傻子,懂得用什么花样去追姑娘,同样也可以把一个精明的聪明人,变成一个傻子,连脸面这东西都可以不要了,也要豁出去般的为博美人一睡,歌都不会唱的人,哼都要哼一首曲子出来。月笙默默地看了那个从精明人变成傻子的右相大人,佩服中又带着痛苦的转回了头去。

轩辕天音带着狐疑的神色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果不其然…右相大人没有诓她,他的确开始在哼一首曲子。

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丝丝魔魅般,在这首不知名却带点古老又荒凉的曲子中,轩辕天音眼皮子一阵重过一阵,就在她快要睡着之际,她记得自己似乎睡意朦胧地问了句,“这是什么曲子?我似乎感觉到了洪荒的气息,听起来好苍凉的感觉。”

之后东方祁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着实不清楚了,脑袋一歪,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已经睡着的女子,东方祁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睡梦中的轩辕天音拽着他衣襟的手依旧没有松开,还在他怀中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睡姿,继续深睡了过去。抬头看向前方天际,东方祁眼中似有一缕红芒闪过,转瞬即逝,眼神悠远且有些沉思。

轩辕天音这一觉睡得着实舒服,体内枯竭的灵力已经被补回了七七八八,当她在东方祁怀中圆满的伸了个懒腰醒来时就发现,此时他们已经到了离凤羽城外二十里地的官道上。

月笙身形缩小到小蛇般大小,再次钻回了轩辕天音的手腕之上,不过在回去之前看东方祁的那一眼,简直用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出那一眼里的复杂情绪。

“进城之后直接到凤家,这比我们在城内到处去了解情况要稳妥得多,凤羽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想来凤清儿他们已经日夜兼程的从古瑶城赶了回来。”

对于轩辕天音这个提议,东方祁自然没什么意见,决定之后,二人身形缓缓一荡,边踏入了空间裂缝中,消失在了原地。

凤羽城,凤家。

在古瑶城时收到家族传音的凤谦在得知城中爆发瘟疫之后,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便带着所有凤家子弟日夜兼程的赶了回来,在回城的路上途径其他几城,在瞧见那些城中的惨景后,凤谦一行人着实也为凤羽城捏了一把汗,不过当他们赶回凤羽城之后,在瞧见城中虽然百姓也有被瘟疫感染,却情况已经比预想中的好了不少时,那悬着的一颗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今日已经是他们回来的第五日了,城中的瘟疫虽然没有别处城池那些散播的迅速,却也还是在慢慢扩散,若是再寻不出解决的办法,不说整个凤羽城的百姓都会被感染,连他们凤家都逃不过。

“城中被感染了瘟疫的百姓是否已经完全被隔离了起来?”凤谦坐在首座上,脸上神色一片凝重。

下方的凤家长老立刻道:“已经全部被全部隔离,为了防止他们的亲人接近和有想逃跑的人,三长老已经带着一对弟子在隔离他们的那座庭院四周布下了结界,并轮流守在了外面。”

凤谦闻言松了口气般地点了点头,话语间似乎带了一丝疲惫,又问道:“听诸位长老所说,在瘟疫爆发前,城中出现过一个诡异的青衣女子?派出去寻找那女子的弟子可有消息传来?”

“已经派了三队弟子出去寻找,皆是没有消息传来,那女子着实有点怪异,当日看见她的人,当夜里就突发了高热,然后城中就开始出现瘟疫,不过…听那些见过她的人说,那女子似乎神智有些不大清楚,又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只不过那女子长得太过丑陋可怕,并没有人敢贴近她去听听她在念叨着的是什么。”

“大长老爷爷,你们怀疑那青衣女子就是散布这瘟疫的源头?”坐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凤清儿突然疑惑地看着说话的大长老,道:“可不是说她神智不清么?她如何散布的瘟疫?”

“这……”被凤清儿的问题弄得一噎,大长老想了想,皱眉道:“的确是不确定那女子就是散布瘟疫的源头,唯一的凭证就是自她在凤羽城中出现后,城中才开始有的瘟疫,而且那女子不仅是样貌丑陋可怕,着实是因为那女子脸上…跟城中染上瘟疫的百姓后长出的脓包一模一样。”

“啊!”

染上瘟疫后长出脓包的模样凤清儿这几日也是见过的,一想到那可怕的脓包长满了整张脸且还有脓血流出的模样,凤清儿就觉得胃里开始有点不大舒服了。

身边凤十九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正想对着首座上的爷爷说些时候时,只见那一直坐在首座上沉着脸色的凤谦神色突然一变,随即抬头看向门外某处,沉声道:“不知是哪位朋友莅临我凤家,我凤家向来好客,朋友何不出来,老夫也好让下人为你泡上一壶热茶?”

凤谦的话,顿时让得整个前厅里的凤家长老和凤清儿两兄妹惊了惊,居然有人隐藏在这里都没被他们发觉?若这要是敌人……想到此处,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几变。

‘嗡嗡嗡——’

就在凤家众人神色连变间,只见前厅大门处的空间突然开始颤动,一阵嗡鸣之声过后,一个黑色的空间漩涡出现,空间漩涡中,两道白色身影,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不愧是凤家的家主,我们这地儿都没踩热就被发现了啊。”

一道清冷带着丝笑意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听见这声音后,凤清儿跟凤十九率先从椅子里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那自空间漩涡中出来的二人。

当看清二人的面貌后,连一向严肃的凤家老家主凤谦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神色猛地站了起来,一双老眼直直的盯着那白色妖娆的身影,嘴唇抖了抖,愣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反而是凤谦身后那位叫岐鸣的中年男子突然‘啊’了一声,神色震惊地指着轩辕天音,惊声道:“神…神女!”

整个前厅中的人,除了凤谦和那中年男人跟凤清儿两兄妹知道轩辕天音的身份,其他几位长老同凤家的几名年轻弟子这次并未有去过古瑶城,虽然他们知道第四代神女已经出现,可是去没见过神女长得是什么模样,如今乍然听到那中年男人的惊呼声,所有人皆是如被雷劈了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轩辕天音。

这…这姑娘就是第…第四代神女阁下?!

轩辕天音看着厅中似乎被自己给吓傻了的众人,有点不自在地抬手摸了摸鼻尖,看着那如见了鬼般,还伸着手,指着自己的中年男人,诚恳地道:“诚然我突然出现是有点吓人,不过我觉得作为你们的老宗主,你们这些后辈是不是也该给我一把椅子,给我敬杯茶先?”

已有一百多数的后辈凤家老家主回过了神来,立刻上前就要恭恭敬敬地对着这位年轻的老祖宗行礼,却在行至一半时,被轩辕天音给拦了下来,百余岁的后辈抬头不解地看着她,轩辕天音抽着嘴角笑道:“我方才同你们开玩笑呢,我一向不大注重这些规矩,而且虽然我辈分比你们大了不知道几何,不过依着我这年纪可着实受不住你这么大的一个礼,还是不要拜了得好……”眼角瞟见凤清儿跟凤十九似乎想笑又强忍着的模样,轩辕天音对着二人挑了挑没,似笑非笑地道:“虽然我受凤家主的大礼受得心里难安,不过你二人的礼,我却是可以受得心安理得的,清儿…十九啊…来,给你们祖宗我拜上一个试试如何?”

凤清儿跟凤十九顿时脸色一僵,幽幽地盯住他们二人年轻的祖宗,默默地想,要不要这么小气啊?不就是刚刚笑话了你一下吗!

顶着轩辕天音这似笑非笑的眼神,凤清儿跟凤十九二人顿时觉得压力如山大,这叫还是不叫,让得二人纠结了起来,拿眼瞟了自家爷爷一样,只见自家爷爷也正瞪着他们,这叫吧,他们着实叫不出口,这不叫吧,他们相信他们家爷爷肯定会揍得自己二人今后一段时日里同样开不了口,那到底是被揍了呢?还是不被揍呢?

凤十九神色闪烁,目光游移,突然在看见轩辕天音身边的东方祁时,双眼亮了亮,朝着东方祁递了一个分外可怜且‘祖宗她夫君行行好,帮帮忙,顺带管一下自家夫人’的神色。

瞬间秒懂了凤十九眼神中的意思后,祖宗她夫君的右相大人颇为赞赏地看了懂事的凤十九一眼,拉过身边自家‘夫人’的手,温声道:“天音,时间紧迫,正事要紧。”

被东方祁口中的正事要紧瞬间转移了注意力的轩辕天音立刻点头道:“对,正事,你们之前说的那个诡异的青衣女子可否跟我细细说说?”在凤谦的指引下,轩辕天音跟东方祁落座在首座上,看着此时已经坐在下首的凤谦继续道:“我们得到北方爆发瘟疫的消息后,就一路朝这边赶来,前面经过七城,我施术将城中一切给封印冻结住,如今只要找到瘟疫的源头并解决掉,想来那些感染瘟疫的百姓就会痊愈,刚刚我听你们说在瘟疫爆发前,城中出现过一个诡异的青衣女子,却听得不大清楚,那是个怎么样诡异的女子?”

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的几位长老在听见轩辕天音询问之后,神色间带点激动的看着轩辕天音,恭敬地道:“瘟疫前北方十城突然大旱,不少其他城中的百姓都来到凤羽城,是以城门口的守卫在进出城的管理上就疏忽了不少,那女子何时进的城,我们并不大清楚,只知道突然一天,那青衣女子出现在大街之上,似乎神色恍惚,在四处寻什么人,她曾经拉住几个百姓询问过什么,可是她可能因为神志不清,声音太轻,又凌乱,是以那几个百姓并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不过就在当夜,那几个被她拉住过的百姓就开始突发高热,第二天就腹痛呕吐起来。”

“等等…你方才说那女子神志不清,容貌如何?”轩辕天音神色一紧,抬头看向说话的大长老问道。

大长老被她这肃然的神色给盯的心里猛的一跳,立刻道:“恩,那女子的确是神志不清,容貌…容貌异常丑陋可怖,不过除开她脸上长满的那些脓包,她原本的样儿倒是顶漂亮的。”

轩辕天音低着头不语,看样子似乎在想着些什么,放在桌面上的右手,食指有节奏般的轻轻扣着桌面,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

“瘟疫爆发之前,还闹了大旱,这大旱来的可有迹可循?”轩辕天音沉吟片刻,问道。

凤家众人对视一眼,随即大长老摇头,道:“没有,这场大旱跟瘟疫一样来的突然且蹊跷,不过……有不少其他城逃来凤羽城的百姓说,大旱之前,他们看见北方天际似乎出现了不好的兆头,漆黑的夜幕被一片血色光芒渲染了大半边的夜空,随即第二天城中突然闷热,然后就开始闹旱灾了。”

轩辕天音右手食指依旧不紧不慢的敲着桌面,冷艳的小脸上划过一抹深思,“闹旱灾、瘟疫、青衣女子、神志不清且还在寻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前厅的人都紧张地看着首座之上的轩辕天音,在这沉默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轩辕天音脸上划过一抹若有所思,看着众人缓缓道:“或许…我猜到这场瘟疫的源头了……”

------题外话------

今天是六一,祝所有看文的亲,儿童节快乐,么么哒!

因为儿童节,一大早就要带孩子出去玩,所以今天就把今天的更新提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