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四章:前往北方,时光冻结术!

安抚百姓和恢复皓月城中的秩序的旨意,一道接着一道的从宫中发了出来,其实自从轩辕神女归来的消息传出之后,整个皓月城的百姓哪里还有之前的惊惶不安,早就沉浸在看见那庞大的神龙的喜悦中了,所以不过一个时辰后,天昊皇帝就带着整个皇室中的皇子皇女浩浩荡荡的朝着右相府来了。

当府中老管家一边朝东方祁禀报皇上驾临右相府,一边拿着一双老眼惊奇地看着东方祁身边的轩辕天音,并在心里暗暗道原来两年前被大人带回府中的姑娘就是轩辕神女啊,一想到自家大人居然连神女都追到手了,老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欣喜之色,却一想到神女阁下这身份是不是太高了点,而自家大人虽然以后也会是轩辕宗的宗主,但是在神女的前面又着实不算什么,以后大婚之后,那不是在家中毫无地位可言,想到这里,老管家的眼底中又闪过一抹忧郁之色。

轩辕天音疑惑地看着这老管家一会欣喜一会忧郁的惆怅神色,朝身边的东方祁递了个眼色,又对着那甚为惆怅的老管家努了努嘴,暗道你这管家怎么了?以前他看着我可没有这般惆怅啊……

东方祁轻咳一声,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老管家是跟着他从轩辕宗出来的,他自小都是由老管家带大,看着这位老管家的神色,自己怎么又会不明白此时他心中到底在惆怅着些什么呢。

极力压下想要上扬的嘴角,东方祁清了清嗓子,对着老管家提醒道:“轩叔,皇上都到大门口了,还不去将皇上请进来!”

东方祁的一句话让得甚为惆怅的老管家顿时一醒神,拍了下自己的脑门,道:“哎呀,老奴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老奴立刻去,立刻去。”虽然自己主子的身份不用去亲自迎接皇上,可是府中没一个人出去迎接这也忒不懂规矩了一些,刚刚还在惆怅中的老管家顿时腿脚麻利如飞般,一转眼就奔出了花厅。

当轩辕天音靠在臂扶上吃了三块糕点之后,就瞧见老管家引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院子里的月亮门,天昊皇帝那一身金灿灿的龙袍在阳光下尤为的晃眼,目光扫过一群皇室中人,轩辕天音身子倾斜,朝东方祁凑了凑,道:“其实就算我们今日不出手,这皇帝也换不了人,你看他周身的气泽,仍有龙气徐绕,得天命守护,完全就是天生的帝王命嘛。”

东方祁同样身子倾斜,靠在臂扶之上,也凑近了轩辕天音一点,学着她的样子咬耳朵道:“气泽龙气什么的我倒瞧不见,不过若是今日我们不出手,就算有天命守护,这皓月城也得动荡一番,能避免一番动荡就解决了一出逼宫谋反的戏码,其实也是不错的。”话音顿了顿,东方祁看着轩辕天音的眸中闪过一抹莫名地笑意,然后眼角若有若无地扫了一眼外头快要进来的人,身子再次朝轩辕天音凑了凑,二人的距离又近了几分,只要他薄唇微微一动,就能碰到轩辕天音的耳尖,默默在心里数了数一二三,在天昊皇帝一众人一脚踏进花厅时,东方祁又动了,薄唇轻轻扫过轩辕天音的耳朵,低声道:“那糕点可好吃?要不要再让轩叔端些上来?”

轩辕天音毫无察觉此时二人这姿势太过亲密暧昧,一门心思盯在了东方祁所说的糕点身上,完全没注意到那一脚踏进来的天昊皇帝一脸古怪的神色和老管家又出现的欣喜又忧郁的惆怅神色,更加没注意到天昊皇帝身后那群皇子皇女一张张能塞进一个鸡蛋到嘴里的惊讶表情。

不得不说,右相大人这不动声色的宣示主权的行为很成功!

“神女大人……”天昊皇帝正欲带着身后的皇子皇女朝轩辕天音躬身一揖时,就被轩辕天音挥手打断,“不要对着我行这么大的礼,这会让我觉得你们是在参拜我的牌位。”朝着一旁的椅子指了指,又道:“坐吧,其他什么事都可以不用说了,先说说北方的情况,本来我是准备去北方的,但是东方祁说帝京恐怕出了什么事儿,所以我俩又转道赶来了这边。”

天昊皇帝自然也察觉到这位神女大人似乎不怎么注重规矩,是以从容地落座,朝着轩辕天音点了点头,也不再多废话其他的什么,直接说重点,“半月前北方十城传来大旱的消息,说是十城里的粮食皆被渴死,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城中百姓,我本来欲开国库赈灾放粮,就在调齐运送灾粮的队伍之时,就又传出北方爆发瘟疫的消息。”

“瘟疫爆发实在太过迅速,北方十城中在几天内瞬间沦陷了八城,唯有阗威城跟凤羽城还在抵抗瘟疫,不过阗威城中历来隐秘,城中的状况我们得到的消息并不是很大,所以也不大清楚里面的身亡究竟如何。”

“阗威城?凤羽城?”轩辕天音疑惑地看向天昊皇帝,“这二城中的主事是谁?”

天昊皇帝闻言似乎笑得有点尴尬,抬眼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干笑道:“阗威城和凤羽城位于北方之北,已经超出天昊内域,神女可能有所不知,内域之外被称为外域,虽然皆是天昊的国土,可是皇权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威信,能在外域扎根,雄踞一方的只有那些隐世家族,是以…是以主事这二城的人,皆是两家隐世中的大家族。”

闻言,轩辕天音眸中闪过一抹幽光,挑眉看向天昊皇帝,道:“可是鬼灵戚家和凤家?”

“神女果然英明。”拍了一个明显的马屁之后,天昊皇帝朝着轩辕天音笑着道:“阗威城主事的是鬼灵戚家,而凤羽城主事的就是凤家,也正是因为这两大世家盘踞在二城之中,是以这二城并没有像其他八城一般被瘟疫整个儿覆盖。”

“这瘟疫的症状是如何?”东方祁端着茶杯,轻轻浮了浮水面上的几片嫩芽的新茶后,突然出声问道。

“染了瘟疫的人皆是腹痛呕吐,不过一日的时间,整个人就变得面黄肌瘦如同苍老了二十岁般,第二日浑身起水泡,且用脓血流出,一般染了瘟疫的人,都熬不过第三日。”天昊皇帝沉声道。

听到天昊皇帝的描述,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皆是神色凝重起来,这瘟疫着实感染和病发的速度太快了。

“将运输灾粮的队伍停在天星城,明日天亮之后我跟天音便启程赶往北方,先查看一下北方的情况,若是抑制住瘟疫之后,送粮的队伍再进入北方十城。”

似乎因为有了东方祁和轩辕天音的出手,天昊皇帝对着北方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落了地,不过在听见东方祁直呼神女的名字,且还呼得这样亲密时,天昊皇帝的身子忍不住抖了一抖。

心道右相大人连神女阁下都能拿下,果然不愧为真男人也!

一番商讨之后,天昊皇帝又带着身后的皇子皇女浩浩荡荡的回了宫,此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老管家领着一群下人将饭菜端进了花厅,一一看着他们摆放好之后,挥手让他们退下,看着已经落座的二人,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其实老管家眼见着这天色暗了下来,想着这位神女大人之前在右相府客居时住的清音阁已经重新打理了出来,随时可以让神女阁下住进去,可是见到自家主子那双恨不得时刻黏在神女阁下身上的眼睛,那到嘴的话又给他憋了回去。

这到底是说呢还是不说呢?老管家在二人用饭的过程中一直在纠结着,不过待二人用完饭后,老管家就不纠结了,因为他家主子说:“轩叔,将她换洗的衣物着人拿去扶云苑。”说罢,伸手牵过吃得有点撑的神女阁下晃出了花厅……

谁说古人就不八卦的,一晚上的时间,神女入住右相卧房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皓月城,又用了一白日的时间,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天昊内域中的城市,且传的还是神女跟右相大人已经同住一屋,同睡一床,同盖一条被子的消息。

当神女大人在听见这个传遍整个天昊内域的八卦时,她已经在前往北方十城的路上,且在听闻这个八卦后,神女大人阴沉着一张脸,将同是身为八卦中的另一个主角给揍了一顿。

……

北方又称极北之地,因着无常的时季,一年中有大半年都处在冰雪季节中,是以前半年的时间正是种植和收获粮食的时节,若是误了这前半年,那么剩下的后半年,城中百姓就只能在冰雪中忍着饥寒寻找一些野生动物来做食物了或者是拿着极北之地的特产,去到其他地域城市中去换取粮食。

现在正值收获粮食的时节,却不料一场大旱接着又是一场瘟疫,让得极北之地的百姓们苦不堪言,当轩辕天音来到北方十城中的第一座城市时,被脚下那一片狼藉,满城恸哭的景象给弄得眉心紧皱,没有一刻是松开过的。

缓缓自空中落到城中,轩辕天音跟东方祁还有化成人形的月笙,边走在混乱的大街之上,边查看情况,看着满城的尸体和空间中散发着的阵阵恶臭,轩辕天音不得不挥手打出一个结界,笼罩在三人的四周。

行了大半个城,三人终于在一处城中官员零时搭建的几处棚子里找到了江雪城的主事官员,在了解到这里召集的人都是城中仅剩的百姓后,轩辕天音神色黯了黯。

“阿音…这些瘟疫都没办法控制住吗?”月笙虽说是妖族,却也并不像其他妖族一般将人族当做蝼蚁般的存在,看着如此凄惨的景象,月笙自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轩辕天音摇摇头,“这观察过这些感染瘟疫的百姓,却着实瞧不出这瘟疫来源,但是这瘟疫来得蹊跷,并不像什么疾病引起。”咬了咬唇,眸中闪过一抹犹豫,继续道:“或许…这瘟疫应该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散布出来的毒,若是能找到散布瘟疫的源头,这场瘟疫就能化解,甚至这样感染了瘟疫却还没有死的百姓还可以恢复正常。”

“那我们就去查啊。”月笙道。

“这些城中已经快变成死城是查不出什么原因的,如今我们得尽快赶去凤羽城,他们还在抵抗瘟疫,城中应该没有这么大的伤亡,要查瘟疫的源头也会好下手点。”轩辕天音沉吟片刻,眉心紧蹙,“但是这些感染了瘟疫且还活着的百姓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

“那怎么办?”月笙焦躁了抓了抓头,看着这些被瘟疫感染的百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倒是东方祁沉吟片刻,望着轩辕天音问道:“你可有什么其他的法子,可以暂时封印住这些瘟疫吗?”

轩辕天音摇摇头,“封印中这些瘟疫的法子我倒是没有,但是……”眸光闪了闪,继续道:“我可以施术将这里的时间暂时封印住,等到解决了散布瘟疫的源头,再解封时间。”

封印时间空间,让得城中所有的东西都停在这一秒,对于现在这种情况,轩辕天音的这个办法或许也是唯一有效的办法了。

只不过…东方祁眉心一皱,看着轩辕天音,神色凝重地问道:“这个术法对你可有损害?”

看着东方祁这个模样,只怕这个术法真的是唯一的有效办法,只要对轩辕天音有损害,他是打死都不会同意了。

“损害倒是没有。”轩辕天音朝他安抚般地笑了笑,“只是时光冻结术一向被我们驱魔龙族列为禁术,不允许族中任何人使用,不过如今这也是为了城中百姓的性命着想,想来还是会被诸位先祖所谅解的。”

有了轩辕天音的解释,东方祁的神色总算是松了松,轩辕天音挥手撤开结界后三人迅速升空,看着脚下偌大的城池,轩辕天音神色肃然,双手缓缓合十,当第一个手印凝结成功后,天空之上突然狂风骤起,惊天的雷鸣之声也随即炸响。

抬眼看了看上方的遮天云雷,轩辕天音眸中金光流转,沉声道:“轩辕列祖列宗在上,今日驱魔龙族第六十五代传人轩辕天音违背祖训动用禁术实乃迫不得已,北方瘟疫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天音动用‘时光冻结术’只为能救一救城中百姓,还请诸位先祖能谅解天音。”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不再停顿,一个接着一个的复杂手印缓缓凝结成形,一阵金光顿时冲天而起。

“天道无极——大若无量,大威天龙,时空逆转,时光冻结,凝!”

‘嗡嗡嗡——’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整个城市的空间齐齐发出震动,大片金光自空中降下,随后金光慢慢笼罩住整个江雪城,被金光笼罩住的江雪城一切都变成了静止状态。

风止,水凝,时光冻结。

似乎动用了禁术的原因,轩辕天音一张冷艳的小脸上微微透着一抹虚弱的苍白,朝扶着她的东方祁笑了笑,道:“成了,不要再耽误时间了,下面还有七个城池同样需要将时光冻住,然后我们再赶去凤羽城,务必要尽快将这场瘟疫的源头找到才是。”

看着轩辕天音虚弱的模样,东方祁沉着地点了点头,“你先好好休息,去下个城池就不要御空了。”朝一旁月笙看了一眼,道:“月笙,接下去的路就靠你带着我们了。”

“好!”月笙点头,其实不用东方祁吩咐,月笙也知道该自己出马了,瞧着轩辕天音这幅虚弱的模样,有着‘护犊’情结的月笙早就急了,若不是这些城中百姓实在太过可怜,只怕月笙第一个就要跳出来阻止轩辕天音动用那什么劳么子的禁术了。

虽然月笙还知道不能阻止轩辕天音一个城一个城的去施禁术,却还是在心里恨恨的道若是找到了那个散布瘟疫的家伙,他一定要把他揍得连他父母都不认识他……

------题外话------

该补的章节都补齐了,不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