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三章:想活容易,想死难!

清冷的声音伴随着强大威压在皓月皇城的上空缓缓传开,整个皓月皇城在一瞬间的静默之后,突然爆发出哗然之声,相对于各处传来的哗然声,宫门处却显得尤为的安静,人人都是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那半空迎风而立的白衣女子,不知是被她刚刚的话给吓住了,还是被此时她那淡漠且庄严的神色给震住了,一时之间,整个宫门前的时间仿佛被人给暂停住了般。

鸦雀无声!

‘啪——’

宫墙之上原本搀扶着天昊皇帝的大总管腋下一松,那夹在腋下的拂尘掉落宫墙砸在宫门前,发出一声清脆的落地声。

而这清脆的落地声就如打破时间凝固的术法般,随之一声声的抽气声顿时响成一片。

“不可能!”

一声尖利带着满是不可置信又夹着浓浓嫉妒之味的声音顿时响起,随即便看见原本站在秦岚身后的那位宫廷第一天术师秦霜一脸嫉恨却又怨毒的神色死死瞪着轩辕天音,道:“你休要骗人,昊天大陆已经一千多年未有神女降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神女,元天音……你可知冒充神女是什么罪名?你以为你说自己是神女,你就是神女了吗?”

秦霜的一句话瞬间惊醒了秦家众人,秦岚神色一变再变,同样咬牙道:“的确,冒充神女是大罪,即使你是轩辕宗的人,也一样逃不过。”说着冷笑一声,又道:“为了干涉俗世,你们轩辕宗倒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此荒谬的说法,也亏你想得出来……”

“荒谬?冒充?”

轩辕天音垂眸淡淡看着下方秦家众人,红唇微微勾起一抹似嘲似讽的笑意,眸中金光流转,将秦岚刚刚的话,同样的讽刺了回去道:“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也亏得你们能想得出来啊……”缓缓摇摇头,似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般,轩辕天音再道:“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质疑的呢。”

“不到黄河不死心,既然你们质疑我的真假,那我就给你们一个答案。”轩辕天音看着下方的眸光一厉,随即双手抬起,十指相扣,当第一个手印凝结之时,整个空气都开始凝固住了般,这个手势,代表着什么,没人会不清楚。

秦家人质疑她的身份,她就用最有力的证据去打破他们的自欺欺人,能证明轩辕一族的身份,唯有神龙。

“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风云色变,狂风起。

‘嗷——’

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响彻九霄。

金光乍现,将整个皓月皇城都笼罩了进去,此时此刻,那些被迫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的百姓皆是跑出了家门,站在大街之上,满目震惊地抬头看着天空。

金色的五爪神龙破空而出,犹如潜龙出海之势,如一座绵延不绝的山脉般,庞大的身躯上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浩浩龙威,一双硕大的金色龙目泛着冷光,一眨不眨地紧盯着秦家众人,凡是被神龙这种冷冽的目光盯住的人,无不是感觉到一座大山当头压下,压得他们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神龙…真的是神龙……”

秦家众人身后的禁卫军中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声,随即便见那些被秦家策反的禁卫军们齐齐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对着踏空而立的轩辕天音‘噗通’一声,直直跪了下去。

“神女饶命,我等愿意束手就擒,等候发落……”

“神女,皇上…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秦家三公子乃副统领,我们都是一些小兵,家中皆有妻儿老母,若是我等不听话,最先倒霉的就会是我们的家人啊。”

“神女,皇上…逼宫谋反的罪,我们自知逃不掉,今次我们认罪,还请神女和皇上饶过我们一家大小,我们都是被逼的啊……”

在神龙出现之后,轩辕天音的身份哪里有需要多说,听着这些禁卫军的话,轩辕天音的神色一阵冷过一阵,而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早就在轩辕天音说出自己的身份后就已经彻底呆滞住了,如今被下面的禁卫军们求饶的话一闹,反而回过了神来。

双眼激动的看了看半空中的轩辕天音,天昊皇帝强行压制住心底的激动,面上却是一片镇定威严的模样,沉声道:“念在你们皆是被奸臣胁迫,朕可以既往不咎,现在…儿郎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对准那群威迫你们的奸人,用你们的双手,捍卫天昊,捍卫你们的家人。”

不得不说,天昊皇帝不愧是做皇帝,这一席话,瞬间让得原本心里还些是因为轩辕天音的威慑而求饶的禁卫军们立刻彻底归心,一句‘既往不咎’,一句‘捍卫天昊,捍卫家人’让得他们心底里的热血再次沸腾。

这突来的变化,让得秦家一行人措手不及,而秦家所有人也知道,这次的逼宫谋反,他们是彻底失败了,不是败在这些禁卫军再次维护皇室,而是败在了那半空中踏空而立的女子身上。

第四代神女出现了,她的话就等于是神谕。

宫天隋跟宫家几位长老目瞪口呆的张了张嘴,看着空中那几乎笼罩了整个皓月皇城的五爪金龙,骇然的吞了吞口水。

“还是少主有远见,这次我们果然赌对了。”其中一位宫家长老颤巍巍地说道。

有远见的宫家少主此时身子歪了歪,可看不出哪里有什么远见的模样啊。

而就在这时,城中四处也传来了阵阵马蹄声,这突来的响声让得所有人一怔,轩辕天音眼风处轻轻一扫秦家众人,随即似想起了什么般,漫不心惊地‘哦’了一声,道:“之前来的时候瞧见城外的几个军营貌似被人下了术法,里面的将士出不来,所以顺便帮了一帮,想来应该是他们进城了吧。”

随着轩辕天音话落,原本就脸色惨白的秦家家主身子突然一晃,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完了,什么都完了……

看着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的天机营将士,秦岚双眼失神地抬头看向上空,突然爆发出一股大笑,笑声中充满了绝望和不甘,随即一口逆血喷出,他秦家筹谋多年,原本胜利在望,没想到转瞬间就落得个惨败收场,后面等着他们秦家的是什么,没人会不清楚。

抬手抹了一把嘴边的血迹,秦岚狠狠盯着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不甘地道:“人算不如天算,我是失败了,可是却不是败给你,我秦家的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我们自己手上。”说着,秦岚右手一抬,掌心对着自己的天灵盖,而其他秦家长老和弟子虽然眼中闪过一抹惧意,却依然如秦岚般,齐齐转运体内灵力,抬手对着自己的头顶之上,竟都是选择了自尽。

“你…你们都疯了吗?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秦霜一张惨白的脸上带着恐惧,神色中似乎带了一丝癫狂,脚步凌乱的朝着身后退去。

惊恐的双眼盯着秦家众人,秦霜嘴唇哆嗦着,不知道在低声说着什么,随即双手抱头尖叫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跑。

而就在这时,一束金光如灵蛇般,速度掠过半空,直直缠向秦霜,然后猛地一收,秦霜整个人竟是被一股大力给扯了回来,不仅仅是秦霜,就连原本那些准备自尽的秦家所有人也都是被金光换成的光绳给捆得严严实实,想挣都挣不开。

轩辕天音淡定地收回了指向他们的右手,随即淡淡地道:“人家都说想死容易,想活难,可是很不凑巧,这句话在我这里不大行得通,在我这里就换成了想活容易,想死难。”目光清淡地扫了一眼下方被她绑着粽子似的秦岚,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不见到达眼底,“秦家家主还是先别着死,你们若是就这样死了,待以后我那徒弟知道了,肯定得跟我闹会别扭,毕竟他想找你们秦家报仇,可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

“天昊皇上,既然这秦家人一心寻死,而且交给你,你同样会处死他们,反正都是个死,不如就把他们给我吧,至少在他们死之前,还能让我那小徒弟报个仇,了却一桩心事。”轩辕天音收回看着秦家众人的目光,转眸看向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笑吟吟地道。

被轩辕天音这笑吟吟的表情给盯的浑身一抖的天昊皇帝立刻朝轩辕天音躬身揖了揖,非常有眼力地道:“但凭神女处置,秦家人数有点多,可要我先帮神女暂时关押起来?”

“那倒不必。”轩辕天音抬手摆了摆,随即指尖轻点眉心,只见眉心处一道灰芒掠出,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那灰色光芒在空中变成了一块古朴的石碑,石碑上散发着令人心惊的能量波动。

轩辕天音朝下方秦家众人笑了笑,“你们就先去这里面待上一待吧,可别想整出什么幺蛾子来,那里面可有着两个脾气不好的家伙。”抬手朝着石碑轻轻一挥,只见石碑上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将下面被捆成粽子的秦家人给吸进了石碑中。

这神奇的一幕,看得下方其他人直接一愣,无不在心里感叹神迹啊神迹,不愧是轩辕神女。

石碑重新化作灰色光芒钻回轩辕天音的眉心之后,轩辕天音轻轻拍了拍手,朝天昊皇帝眯眼一笑,道:“唔…解决了,剩下的安抚百姓的事儿,就是你的了,等事情处理完后,去右相府寻我们,然后再来讨论讨论北方的事情……”

看着空中突然消失的轩辕天音和东方祁,连带着盘卧在天空之上的五爪金龙都一起消失,留下来的众人嘴角齐齐一抽,神女果然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

说走就走的神女阁下跟右相大人眨眼间就出现在右相府中,当初东方祁出皓月城去追轩辕天音时,虽说封印辞官,可是府中的一切却还是留了下来,走了近两年,府中却依然被管家打理得仅仅有条,这次秦家谋反,唯一没有被他们控制的府邸,也只有右相府,所以当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回来时,府中的下人们皆是该干嘛的都在干嘛,虽然心情比较激动自家大人回来了,不仅回来了居然还把神女给带回来了,却仍然压住了那颗想要去瞻仰神女的心,老老实实地干着自己手中的活儿。

只不过那打扫卫生的、修剪花草的、还有端茶送水的,已经来花厅转了不是一圈两圈。看得坐在花厅里的轩辕天音眼角抽了抽,她很想提醒那个在门前扫地的小厮,你那刚扫做一堆的垃圾又被你扫出去了,还有修剪花草的花匠,窗前那盆吊篮再被剪下去就秃了,然后在看了看身边这位倒茶的小伙子,别再倒了,水溢出来了,快将你家右相大人的衣袍给打湿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