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二章:以轩辕之名!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清冷的喝声带着丝丝嘲讽,淡淡不屑,响彻整个皓月皇城的上空。

伴随着这喝声落下,秦岚的脸色瞬间黑沉了一片,抬头看向四周,目光中森寒之意一闪而过,怒道:“是谁?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敢侮辱我秦家?”

别说是秦岚一行人的脸色黑了,整个皓月城中的人在听清这声炸响般的嘲讽之声时,不管是偷偷躲在门后眯着一只眼睛朝门缝里往外探情况的,还是呆在屋里惶惶不安的,皆是神色一怔,唯独宫家大院的前厅里突然传出一声惊讶的呼声。

此时宫家的前厅里自秦家突然出手,协同多名长老和禁卫军包围了宫府后,气氛就一直沉闷凝重,原本这样的气氛中突然爆出一声惊呼,委实有些不合时宜,但坐在首座之上的宫家家主在瞧见这声惊呼是自己一向看重且为人稳重内敛的儿子宫斐时,原本紧蹙的眉心松了松,问道:“斐儿,你怎么了?”

宫斐俊逸的脸庞上讶异一收,随即目光闪过一抹欣喜,看向首座上的宫家家主,道:“父亲,刚刚那道声音…是…是元大人,元大人居然赶回皓月了。”

元大人?

厅中数位长老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位看似颇为老辣的老者开口问道:“少主,你说的那位元大人,可是约两年前被皇上看中的驱魔师?”

“是的大长老,当日在迷雾山脉我跟这位元大人有过几次接触,所以她的声音我立刻就能听出来。”宫斐朝开口的那位老者点点头,随即转头看向首座上的宫家家主,抬手一揖,恭敬却又认真道:“父亲,昨日秦家那群人威胁我们闭门不出,父亲身为一族之长考虑到整个家族的存亡才逼不得已妥协了,如今既然元大人回来了,那么儿子觉得,此番正是我宫家的一个机会。”

“你的意思是……”宫家家主神色一闪,似乎有点神色动容地道:“我宫家站出来跟秦家那些人全力一战?”

“家主还请三思。”闻言,底下的几位长老皆是神色一变,“昨日家主也曾看见,秦家那群人谋逆是蓄谋已久,秦家三子在禁卫军中当个副统领,却也能瞒着所有人讲大部分的禁卫军给策反了,还有那守在咱们三大世家外的那些强者,连太上长老的给请了出来,若是咱们跟秦家全力一搏,且不论胜败,就算是咱们真的胜了,但整个宫家也都毁了啊。”

“更何况那位驱魔师大人就独独一人,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就真的能拼得过秦家吗?”

其实几位长老说得非常在理,至少对于保存宫家而言,是非常正确的,两个大世家的火拼,不管是胜的还是败的那方,都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败的那方落得个全族灭亡,胜的那方也会有着不小损失,甚至是大伤元气,是以宫家的几位长老皆是不敢以全族的运数去赌这个啊。

听着几位长老的话,原本有些意动的宫家家主也沉默了,这个赌太大,他着实赌不起,即使知道若是秦家今日成功上位,他们以后的日子恐怕会不怎么好过,可至少宫家能不保住,宫家的传承不会断在自己手上。

而宫斐却闻言心中一急,面上却还是一派稳重地道:“秦家隐藏的实力和手段的确超过了我们之前的预料,可是我却有另一番看法。”

“我对元大人虽然不能说十分了解,却也了解个三分,她的性子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绝对不会这么堂而皇之地跑来皓月城提皇室解围,更何况…对于秦家和元大人之间,我更相信此番胜得人绝不会是秦家,各位长老不要忘了,元大人可并不是独自一人,她的身后还有右相大人,更甚至如今或许还得加上一个轩辕宗……”

……

朗朗晴空之上,随着秦岚的一声怒喝声落下后,四周空间突然一个震动,随即一个扭曲的空间漩涡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漩涡中,两道白色身影缓缓踏了出来。

当瞧清这突然出现的人时,秦岚原本一双恼怒的眼睛中,瞳孔却狠狠一缩,随之神色大变,不仅是秦岚神色变了,连着秦岚身后的秦家众人和秦家众人身后的禁卫军也是脸色一白。

比之他们的色变,而皇宫中原本惶惶不安的宫人们却是欢呼起来,一改之前的颓废惨白之色。

“是右相大人……。”

“真的是右相大人,右相大人回来了,那群乱臣贼子也该倒霉了。”

“瞧见没?秦家的那群人看见你跟见着鬼似的,你究竟做过些什么,让得他们都敬畏你如鬼神般?”轩辕天音心情颇好的扫了一眼下方,随即抬眼对着身边的男人揶揄地道。

东方祁不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即看着她淡声道:“只要你不敬畏我如鬼神,避我如毒蝎,旁人如何,我并不大在意。”

原本是想调侃他的,却没想到反被这男人拿来又表了个白,轩辕天音抬手摸了摸鼻尖,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便抬眼朝着左下方那处宫墙之上穿着龙袍的天昊皇帝看去,“哟…天昊皇上好久不见,刚一回皓月城就让我赶上了一场狗咬主人的戏码,还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闻言嘴角一抽,这恐怕是他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调侃,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正大光明的调侃。不过嘴角抽搐之后,天昊皇帝眼角瞟去下方秦家家主那一双几欲喷火的双眼,顿时觉得这两日来的郁气和怒气给散得一干二净了,随朝着上方踏空而立的轩辕天音笑了笑,展出一个尴尬且难为情的表情,道:“惭愧,惭愧,倒是让元大人看笑话了。”装嘛,演戏谁不会,再好的戏子都比上皇室中人在这一行中的炉火纯青,虽然被轩辕天音给调侃了,不过天昊皇帝对着轩辕天音还是非常客气的,丝毫没有一丝帝皇的架子,十年大比中发生的事情还没有这么快能传回皓月来,不过天术师大比之后,轩辕天音去了轩辕宗且被轩辕宗宗主给收为第二位嫡传弟子的事情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往外传,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不说轩辕天音自身本事就很高,再加上她如今顶着这么一个轩辕宗宗主嫡传弟子的身份,就不是能轻易得罪的,是以在称呼轩辕天音上,天昊皇帝是一点架子都没有的称了她一声‘大人’。

轩辕天音跟天昊皇帝这一唱一搭说得倒是眉开眼笑,秦家众人的神色却是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而秦家家主秦岚的神色由为的水,一双眼睛如含了毒般地盯了轩辕天音一眼,随即便把目光看向了她身边的清俊无双的东方祁,抬手朝他一揖后,沉声道:“当日东方大人离去时,便已经辞去了右相一职,虽然右相辞官这件是非常隐秘,又没有大肆张扬出去,可也瞒不过秦某,今日东方大人即不是天昊右相,那么肯定就是以轩辕宗未来宗主的身份来此,若是依着东方大人如今这个身份,只怕这俗世间的皇权更迭便是管不得了吧?”

“秦某虽然只是一介俗世家族族长,却也知道隐世一门之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隐世一门中的人,皆是不可干涉俗世中的事,若是违背了这个规矩,哪怕轩辕宗是整个天昊东大陆上的第一宗门,也是会被所有隐世一门的门派和世家群起讨伐的。”

当日东方祁离开皓月城一路向北去寻轩辕天音时,确实是找到天昊皇帝封印辞官,由于怕他的离去而引起朝堂上的动荡,是以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公开,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还是时时如毒蛇般盯着皇室的秦家,东方祁原本就是轩辕宗的人,按理说他便不应该管天昊的国事,不过当初他挂着右相的头衔,又并没有参与国事,只是处理着天昊国中的重大灵异事件,便无人可说什么,如今他既已辞官,那今日他的到来就更不能多管什么了,更何况相这种人与人之间争权夺位之事,本来就不在他应管的防范内,哪怕他没辞官,也是不能管的,毕竟还有条隐世一门中的规矩在那里。

闻此言,东方祁倒是神色淡淡没开口,天昊皇帝却急了,若是今次东方祁不管,那么秦家逼宫谋逆之事,还真的无法逆转了,“右相虽然当初辞官,可是也没有规定他不能再接任右相一职……”

话未说完,秦岚却是冷冷一笑,语带嘲讽道:“再接任右相一职?皇上何不说直接让东方大人仗着轩辕宗的名头干涉俗世中的事更管用一点……”

“你……”被秦岚这么一嘲讽,天昊皇帝顿时一噎。

而就在这时,一声轻笑却从上空传来。

“原来隐世一门中还有这么个规矩啊,这倒是让我又了解了一件事。”轩辕天音双眼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东方祁一眼,她可不相信这个男人会不记得这件事,可即使他记得,当初大舜城的时候他也是那么肯定的要先回皓月,如今她倒是回过了味来,因为有她在身边,所以这个男人才如此笃定的赶回皓月来处理这件逼宫篡位大戏,他不能管这件事儿,而自己却是能管的……

东方祁眸中带了丝笑意地看着她,给轩辕天音递了一个‘能者多劳’的眼神后,随即便面色淡定,眼观鼻鼻观心的等着一旁准备看戏,且还是看的轩辕天音亲自登台唱大戏。

在心里骂了身边男人一句‘狐狸’之后,轩辕天音眉梢一挑,看向下方秦家众人,狭长的眸子那么一扫,然后眸光闪了闪,唔…那秦家家主身后,用一脸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神色瞪着自己的女人不就是那位宫廷第一天术师秦霜么?

咦?这个女人还活着啊?

见秦霜一双眼睛里似淬了毒般,轩辕天音又在心里将东方祁骂了一声‘烂桃花’后,便移开目光看向正主,悠悠地道:“诚然东方祁的确是不能管这桩子事,不过我还是可以管上一管的。”

“你秦家逼宫谋反而已,何必说得那么大义炳然的,居然还扯上天机,你也不怕天机一个恼怒,降罪你秦家,把你秦家这几百口人都打入畜生道去重新投胎啊?方才我听你说天昊皇帝毫无建树,且天术师大比年年垫底让得天昊百姓皆是对皇室起了怀疑,这个皇帝有没有什么建树我不知道,但至少天昊国内却是一片安宁,百姓安居乐业,至于你所的天术师大比年年垫底之说,这恐怕就是个笑话了,皇室参赛者为何会年年垫底难道你秦家家主会不知道?这不正是你秦家暗中搞得鬼吗?”

“你一派胡言!”秦岚脸色涨红,不知道是被轩辕天音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给揭穿的羞恼,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只见他双目似要喷火般,狠狠瞪着轩辕天音,怒道:“我秦家如何会做这样无耻的事情?”

轩辕天音嗤笑一声,用惊奇地表情看着他,道:“你连乱臣贼子这么无耻的事情都做了,这暗中对皇室参赛者出手的事情为什么就不会做?”随即摸了摸下巴又道:“况且我可不是胡说,众所周知,我是这届天术师大比代表皇室参赛的人,在迷雾山脉中你秦家的人对我出手可不是假的,不仅我知道,宫家少主可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又想了想,似想到什么般,突然‘啊’了一声,接着道:“正是因为你秦家的人几次三番在迷雾山脉中对我出手,俗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都不能忍了,所以…我逼迫无奈之下只得狠下心肠对你秦家的人出了手,要说起来,你秦家那些人,还是全部死在我的手里的呢。”

众人:“……”

此话一出,别说是秦家的人,就连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整个人也晃了晃,然后在身边大总管的搀扶下才稳住了身子,以免栽倒下去。待重新站稳之后,天昊皇帝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了轩辕天音一眼,心道这元大人果然是个擅长往自己身上拉仇恨的主儿,当日秦家的所有人死在迷雾山脉中,秦岚那老家伙还发了好大的火,势要找到下黑手的人为那些迷雾山脉中的秦家子弟和他的两个女儿报仇,可是找了一年多都没有查出那个背后下黑手的人,居然元大人这么悠悠地说出来,只怕秦岚要疯了吧。

秦岚的确要疯了,不过在要疯不疯的边缘,他还尚存了一分理智,知道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什么,咬了咬牙,将心里那股疯狂的怒气强行压下去,狠狠深呼吸了几次,阴沉着道:“我秦家子弟的确在迷雾山脉中遭奸人暗害,若真是你做的,我秦家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过眼下尚不是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你污蔑我秦家暗中暗害皇室参赛者,仅凭你一人,可说明不了什么,而且…你说你能管这件事儿,只怕也是不能,虽然轩辕宗的事情一向隐瞒,不过你被轩辕宗宗主收入嫡传弟子的事情,也还是瞒不过所有人的,你身份轩辕宗的人,同样属于*一门,如何能干涉俗世?”说着冷笑一声,继续道:“若是你今日非要管,来日轩辕宗被所有隐世一门中的人讨伐,那你就是整个轩辕宗的罪人了。”

“谁说元大人是污蔑你们,谁说只有她一人,本少主就可以证明你秦家在迷雾山脉中确实有暗害过皇室参赛者。”

就在秦岚话音刚落,一道沉稳且清越的声音自众人身后传来,秦家众人一愣,随即转身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一群人正浩浩荡荡地朝着宫门的方向走来。

宫家的人?

秦岚神色一沉,随即便看见那走在人群前方的正是宫家的家主宫天隋和宫家少主宫斐,以及宫家的几位长老和所有宫家子弟,而宫家那几位长老手里拎着的正是昨日他安排在宫家大门外看守宫家众人的几位秦家的长老。

待到走近,宫天隋先是朝半空中踏空而立的东方祁和轩辕天音拱了拱手,其实早在远处看到二人这踏空而立的实力之后,宫家家主的眉心就猛地跳了跳,同时修行之人,对于能踏空而立这种能力可是相当的清楚的,只有真正到了炼神还虚境才可以,而如今整个皓月城四个城门被秦家的严厉把守,要想不惊动任何人的进来,光是能踏空可是不行的,这半空中的二位明显是突然出现的,又不惊动所有人,又能突然出现,除了空间穿梭,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而空间穿梭这个能力又唯有炼虚合道境的强者才能做到。

炼虚合道境界啊…想想就觉得头晕且骇然。

“臣下护驾来迟,还望吾皇恕罪。”宫天隋朝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躬身一礼,宫家的态度和立场是什么,显而易见了。

而一旁的宫斐却不是他老子那般严谨,他一到,首先便抬头朝半空中的轩辕天音挥了挥手,笑道:“元大人,这么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对于宫斐其人,轩辕天音还是比较欣赏的,随也朝着他点了点头,笑道:“还不错,看来宫少主也过得挺好。”

宫斐摸着鼻子笑了笑,目光扫过不远处的秦家众人,对着轩辕天音又道:“叙旧的话待会再说,现在嘛…还是先处理了眼下这件事情吧,等事情过后,还请元大人到宫府一坐,好让在下也尽尽地主之谊才是。”

“好啊!”轩辕天音欣然同意,不过却在话音刚落,却听见身边传来一声淡淡的带着微微醋意地声音道:“天音似乎很喜欢这位宫家少主。”

轩辕天音闻言嘴角微微一抽,随即侧头看向身边之人,只见某人一双清泉般清洌的眸子正幽幽的盯着自己,被东方祁这种眼神这么一盯,轩辕天音瞬间背脊一凉,立刻安抚道:“我最喜欢你!”

右相大人幽幽的眼神立即一改,满意了。

看着右相大人满意的神色,轩辕天音松了一口气,干笑道:“那个…现在还是处理正事要紧,不要忘了北方还等着咱们去呢。”说罢,轩辕天音将目光看向下方秦家众人的方向,因为宫家人突然到来,这里的气氛又微妙了不少,盯住神色连变的秦家家主,轩辕天音续而再次一笑,道:“还真是劳烦秦家家主对我轩辕宗如此着紧,不过…”眉梢一挑,一双狭长清冷的双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缓缓地道:“是谁告诉你,我管了这件事儿,轩辕宗就会被群起讨伐的?”

对上轩辕天音这种目光,秦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一紧,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果不其然……

只见轩辕天音从出现后就没动过的身子,在半空中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随即一股仿佛要让得天地都为之变色的威严瞬间从她身上猛然散发出来,在这股威压中,她缓缓一步踏出,带着响彻整个皓月皇城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道:“我以轩辕之名,第四代神女的身份再此宣布,秦家一脉作乱谋逆,倒行逆施,企图危害天昊皇室正统之罪,剥夺秦家一脉世家贵族身份,所有族人皆押至天牢,等候皇室宣判,若有违抗者,杀无赦!”

------题外话------

同样是补昨天的…o(╯□╰)o今天的二更,我绝对不会再犯昨天那样鱼唇的错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