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七十一章:逼宫谋反?

紫色光束冲天而起,这样的异动,让得附近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里,东方祁跟轩辕天音神色凝重的对视一眼,北方突然传出的危机让得二人也没有心思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且他们也并不想让太多人关注,是以只见二人身形一荡,便消失在了原地,将一旁那群戏班子里的成员看得双眼齐齐一突,随即满目骇然之色。

“强者…那才是真正的强者啊,想不到…竟然被咱们给遇见了。”一成员盯着不远处那张已经空无一人的桌子,吞了吞口水,喃喃地道。

‘嗡嗡嗡——’

一条僻静无人的小巷中,四周空间轻轻一震,只见一个扭曲的空间漩涡突然出现,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自空间漩涡中跨了出来。这二人自然是刚刚从酒店二楼天台上用空间穿梭走掉的轩辕天音和东方祁。

自空间漩涡中出来后,二人也没做停留,步履微快地朝着前方巷口走去。

“现在我们立刻赶去北边?”轩辕天音边走边问道,原本她的确是想去北边看看的,因为凤家就在北方,可是一直有点犹豫,毕竟十年大比之后,她是想要闭关直至到达大乘期,好去明昊海上寻找龙族的栖息地,当日古瑶城中突然降临的上界强者,让得她突然警惕起来,如今天道之力越来越不稳定,若是再有上界强者突然下界,她不敢保证自己身边的人会不会遇到危险,神龙复活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可是从几次跟凤清儿跟凤十九的接触下,她也察觉到凤家似乎也遇上了危机,凤家是轩辕无双的血脉后裔,不管怎么说,她不能眼看着凤家有危机而不去帮他们,两件事夹在一起,让她犹豫不定,如今此番北方爆发诡异的瘟疫,还甚至威胁到整个天昊东大陆,如此她便不得不去一趟北方了。

“不,先回皓月皇城。”二人脚步不停,转眼已经走出小巷,东方祁抬目扫视一圈四周,目光盯在一家买卖骆驼的交易店,大舜城是整个西域最大甚至是最繁荣的一座城池,每天来往的商队可想而知,而各城商队要穿过沙漠和险地来到大舜城也并不怎么容易,来往间不少商队的骆驼都会死在各种流沙或者沙漠风暴之中,所以大舜城内买卖骆驼的商店非常多。如今他们二人要离开大舜城必须先要使用骆驼,即便是有月笙等可以变身的‘高等坐骑’,也得在出城二十里后才能让他们现出原形,毕竟不管是月笙还是血玉、啸月或者耀光,他们的本体都异常的庞大,即使是在高空飞行,也会让下面的人群看见而产生恐慌,这并不是东方祁跟轩辕天音乐意看见的事情。

对于东方祁不立马赶去北方而是要返回皓月皇城的决定,轩辕天音并没有发出一个字的疑问,完全是他怎么说,那就怎么做的态度,这是一种完全的信任,可东方祁在寻找好买卖骆驼的商店之后,却还是继续对着轩辕天音道:“天昊皇发出紧急令不仅仅是北方的危机,若是我没猜错,如今皓月城中应该陷入了僵局。”

东方祁没有明说,不过轩辕天音却眸光微微一闪,一双眸子半眯,道:“秦家!”

总有那么一些人野心勃勃,在国家遭遇危机之时,想到的不是先救国家和万民与水火之中,反而将目光看向了皇宫中大雄宝殿内的那把象征着权力的黄金椅。

而想要解决北方的危机,就必须先安定天昊皇室,谁都知道攘外,必先安内这个道理。

夕阳西下,日暮时分,整个大舜城在残阳下显出一种宁静的美丽,就在城门快要关闭的前一刻钟,二个白衣男女,一人牵着一匹骆驼,缓缓的出了城,二人的影子在夕阳的余晖下被无限拉长,直至他们消失在城门外,厚重的城门轰然关闭,隔掉了一切城门内守城士兵的所有疑惑。

“奇了怪了,都快晚上了居然还有人出城,谁不知道晚上的沙漠是最危险的。”待城门关闭之后,看守城门的士兵中一个年长的老兵摇了摇头,将一旁的墙角上的酒葫芦一拿,朝身后城内走去。

夜幕降临,沙漠中的气候日夜温差很大,白日里是炎炎夏日,到了夜晚气温就会突然降下,更甚至到了深夜,气温可降至零下。

轩辕天音二人出城之后,一路不停,却并未往正经路线走,而是骑着骆驼所过之处是越走越荒凉,在终于远离大舜城二十里外之后,二人才拉下缰绳让骆驼停了下来。

只见二人一下坐骑,轩辕天音的广袖中便掠出一道紫光。

紫光乍现,顿时将整方天空被渲染成莹莹紫色,半空之中,浑身泛着幽幽紫光的庞然大物就这样盘横在那,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对视一眼后,齐齐踏空掠上那庞然大物的头顶之上,“月笙,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皓月皇城。”

月笙庞大的身躯在空中猛的一震,随即背脊处‘唰’的一声,一对数百米长的宽大龙翼顿时展开,龙翼在空中狠狠一拍,带出‘呼呼’风声,然后庞大的身躯迅速升空,并如一道极光般,飞掠了出去。

轩辕天音二人盘坐在月笙硕大的脑袋之上,挥手打出一道金色光盾挡在二人面前,以抵挡迎面而来的狂风,不得不说,自月笙化龙长出一双龙翼之后,他的速度是血玉他们三个中最快的一个。

不过即使月笙速度是最快的一个,也不能用一晚上的时间从西域赶回皓月城,而且在天蒙蒙亮时,轩辕天音就让月笙找了一处无人之地,自空中降了下来,随后一整个白日,都是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自己在御风飞行,以避免月笙在白日里飞行,对所经其他城池时而造成城中百姓们不必要的恐慌。

……

皓月城中,蓝色的月玲花将整个皇城都染成一片蓝色的海洋般,空气中淡淡的幽香,让得城外十里处都能隐隐闻见。

今日的皓月城内不似往日那般热闹繁华,城中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偶尔能看见有一些穿着家族统一训练服的队伍时不时的在大街小巷中步履匆匆的走过,各大城门被严格把守,即使是白日里都没有打开城门。

巍巍皇宫脚下,宫门之前,秦家家主带着族中长老和百名精英弟子站在下面跟宫墙之上的人无声对持着,身后一群身穿铠甲的士兵在阳光下是那样的刺眼。

兵变、谋反!

这两个词,让得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几欲吐血,特别是当他看见秦家家主身边他亲封的宫廷第一天术师秦霜时,更是神色阴沉,一双眼睛若是能瞪死人的话,他一定一个将秦霜给盯死了。

秦家家主秦岚无声一笑,那笑容中包含了终于快心想事成的愉悦,还有多年积压的阴狠,戏谑的目光盯着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如一只戏耍无力反抗的猫般,笑着道:“皇上,你德行被上天不容,所以天昊北方才降下如此天灾,这是上天对皇上再统御天昊的不满惩罚,老臣也是为了整个天昊的万民着想,不得已才以清君侧为名,恳请皇上为了天下万民自行退位。”

在看见天昊皇帝一张暴怒的神色,秦岚再次悠悠地道:“若是皇上还等着城外天机营进城护驾,老臣劝皇上就不要再等了,天机营各营四周被布下结界,他们是出不来的,更何况皇城四门早被封锁,就是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也飞不进来,皇上的求援消息也传不进去。”说着话音一顿,似想起什么般,秦岚轻‘啊’了一声,又道:“若是皇上在心里还等着其他三大家族的人的话,也是不必了,我秦家筹备多年,岂能让他们坏了我秦家大业,三大家族皆是被我命人严加看管,所有人不得出府邸一步。”说到最后,秦岚似乎已经看见了天昊的皇权更迭,看见了那象征着权力的龙椅近在眼前,连‘老臣’都不用了,直接用上‘我’。

而宫墙之上的天昊皇帝每随着秦岚说出的一句话,脸上神色却阴沉一份,不过在眼底却有什么幽光一闪而过,他在等…等那个人的回来,秦家再如何筹备多年,却始终还是不能知道皇室的所有秘密,昨日他就启动了皇室的紧急令,他只需要拖延时间,等到那人的回来,那么这场逼宫谋反也就结束了……

“秦岚,你好大的胆,你秦家一直为朕所重用,功垂千秋,如今你狼子野心逼宫谋反,你也不怕混了你秦家这一切?”天昊皇帝始终是天昊皇,在之前的震怒之后,神色便再次恢复了平静,淡淡地看着宫墙之下的秦家众人,目光慢慢扫过,最后定在他们身后的皇家禁卫军身上,沉声道:“皇家禁卫军从来只为守护皇城和皇室存在,什么时候尽成了秦家的私兵?尔等如此谋逆,可还对得起昔日对你们教导有加的禁卫军统领?”

禁卫军统领站在天昊皇帝身边,目光浮浮沉沉地看向下面那些由他亲自带上来的禁卫军,脸上神色莫名,这样的神色,看得下方不少禁卫军士兵皆是尴尬躲闪的垂下了眼睛。

秦岚见到身后禁卫军士兵的反应,脸色一沉,随即冷哼一声,高声道:“禁卫军的确是守护皇城和皇室的存在,可是皇上你却不再值得他们守护,他们为何要觉得愧疚?”

“皇上在位多年,对于天昊却没有一点建树,天术师大比,皇室年年垫底,这些早就成为了百姓对皇室的不满和怀疑,今次天灾降临天昊,就是上天对你的惩罚,难道皇上还要执迷不悟?即使是为了你的皇权,连天下万民都不顾了吗?”

“我秦家以清君侧为名,也并不是无的放矢,由宫廷第一天术师连夜卜卦,占卜上天的天机,天机显示,皇上无德,所以天降瘟疫,若皇上执意不肯退位,那么整个天昊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秦岚神色似庄严,将最后一段话用灵力散了出去,整个皓月城的百姓皆是听的清清楚楚。

一时之间,不管是那些在家门口四处打量的人,还是坐在家中神色焦虑不安的人皆是脸色齐齐一变,唯有其他三大世家的家主在自己府邸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闪过一抹嘲讽不屑的冷笑。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整个城中炸响开来,比之刚刚秦岚的声音更为响亮,也更为有力。

“就凭你秦家这种不入流的小术师也配说占卜天机,得天机启示?你何时占卜的?可有人看见?没人看见,你怎么说都行,不如趁着今日大家都在,让你秦家的宫廷第一天术师跟我一起再次占卜试试,看谁才能真正得到天机,如何?”

------题外话------

这是补发昨天的,昨天发晚了,已经过了12点,所以只能今天补发了…

上一章
下一章